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逃的妖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感到悲伤。芳芳终归还是无法复活,凭着超强的意志和一些无法解释的原因,她在魂魄状态仍保留着某些活力,可就是因为这股意志太强大,她无法附着在任何活人体内,而减弱意志,则会让她立刻泯与众魂。

    他感到愤怒。芳芳在碎丹的一刹那看到了道火本源,那是蕴藏在世间万物体内的固有力量,每个人、每只妖、每只禽兽,乃至一草一木、一石一尘皆有的力量,如同阳光普照,可是想将阳光留在手里却难之又难。换个角度看,道统九大至宝就是以不同方式收集力量的法宝。果真如此的话,手握祖师塔的左流英其实有力量击溃妖兵,可他仍然选择让芳芳牺牲,因为他舍不得减少祖师塔的道火本源,哪怕只是一点。

    他感到一丝解脱,他说不清原因。或许是因为看到芳芳的魂魄并未忍受痛苦,多年来他一直摆脱不掉这个念头:拘研芳芳的魂魄是错误的,应该让她像普通人一样,四十九日之后完全消失。现在他知道芳芳的魂魄仍有追求,仍要继续修行,这给予他极大的安慰与信心。

    看到芳芳的第二页记忆,慕行秋就像是闭眼走路的人突然睁开双眼,从前依靠摸索小心翼翼避开的障碍物,此时此刻全都清清楚楚地显示在眼前,避开它们轻而易举,他可以直达目标了。

    慕行秋还没有到达本源,他睁开了双眼,可还是有一些障碍是目光也发现不了,他只是将三成力量提升到五成,前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他想,道统对道火本源肯定有所了解,所以五行法术才会以至简为美,甚至不想让普通凡人的眼睛看到。可道统做得并不彻底,慕行秋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没有时间深入思考,天上还有七个强大的敌人需要他击败。

    一束光冲天而起,魂魄就是一种简朴的力量,虽然还没有直达本源,但是已经去除了大部分装饰,化成龙卷风之后看上去威力更大,其实是重新给自己配上了装饰,光是最纯净的。魂魄之力用这种更加简单的形式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七团妖云以狼群战术击败了一味强横的龙卷风,可是面对更加强横直接的光,妖云反而无能为力。

    不洁之气仍在向无形护罩施压,妖云之雨仍在滴滴坠落腐蚀道士的法术,妖云之怒燃烧得旺盛至极,整座山谷都被绿色的火光笼罩,可它们都挡不住一束光。

    这束光拇指粗细,转眼之间就射中了一团妖云。

    看上去光束没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妖云被射出一个极小的窟窿。很容易就能填补上,可它做不到,躲在里面的妖云使不停地变换妖术,异光闪烁的云朵像一只被关在布袋子里的野猫。拼命挣扎,布袋的形态因此升变万化,可是猫逃不出来,妖云的那个小小窟窿也仍然存在。

    霜魂剑不停地射出光芒。每一束不是击中妖云就是击溃妖云之怒,它的力量可不只限于拇指粗细,周围的不洁之气像是被狂风席卷。迅速退出山谷,雨滴尚未落地就已挥发成汽。

    无形护罩的压力骤然减轻,兰东晨与张素琴停止施法,惊讶地看着一束束冲天而起的光,这是部分注神道士才能施展出来的法术,慕行秋怎么突然间强大如斯?

    一直喋喋不休的新君殷不沉无话可说了,嘴里只是重复着一句话,“古神啊……”

    对高等法术向来不感兴趣的辛幼陶反而最不在意这些光,他只是高兴,“哈哈,今年是我的大难不死之年,我又逃过一劫!”

    战况转变得太突然,峰顶群妖还沉浸在对妖云的无限崇敬之种,幻想着与这些强大的妖云使一道去征服人类世界,结果他们却从稳占上风变成了垂死挣扎。

    第一团被射中的妖云在高空爆炸了,云内蕴藏的异光刹那间铺满半边天空,旋即消失,一道身影直直地下坠。

    一名妖云使死了。

    他的死亡给同伴们发出了警示,其他六名妖云使立刻跳出妖云,仓皇逃走,甚至没留下半句豪言壮语。

    失去妖术控制的不洁之气和满天乌云渐渐散去,一场斗法就这么结束了。

    欧阳槊刚刚失去的信念恢复了,这个世界终归还是有些事情没变,道士们赢了,妖族输了,过程虽然惊险,结果却毫无意外。他站起身,在邓羡身上轻轻踢了一脚,“起来吧,起码看一眼,以后也好说自己亲临过战场。”

    “我早就说过快点逃走,圣云威力强大,就算是一支军队……你说什么?”趴在地上的邓羡还在重复那套老话,直到又被踢了一脚,耳朵里才终于听进去一两句话,他抬起头,茫然望着正在变得晴朗的天空,突然一跃而起,“天呐……这是……咱们真的赢了?”

    “嗯。”欧阳槊不太喜欢邓羡,可还是将他当成同伴看待。

    邓羡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先是打了自己一巴掌,很疼,他有点信了,转向附近的一只半妖,狠狠地击出一拳。

    半妖士兵正呆呆站立,猛然间挨了一拳,捂着下巴惊讶地看着人类,不明白自己为何挨打,也不敢还手。

    “我们赢了!”邓羡终于完全接受了这个天大的意外之喜,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既不是与同伴欢呼,也不是痛哭流涕庆幸自己还活着,而是跑到一名兽妖士兵面前,抬腿踹了一脚,“你还得意吗?你们的大靠山被击败了。”

    妖兵失魂落魄,对这一脚毫不在意,没有躲避也没有反抗,仍然望着天空,试图寻找妖云的踪影。

    邓羡不在乎妖兵的反应,只想倾泄心中的狂喜,连踢数名妖兵,最后跑到了老撞身前,“就是你,个头最大的笨妖,还不跪下求饶!”

    邓羡的拳脚击在兽妖腿上就像是淘气婴儿的捶打,老撞好一会才垂下头,看着竭尽全力的人类,“我得罪过你吗?”

    老撞记得自己对异史君的这名人奴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即使受到喝斥也从来没反抗过。

    “哈,你全忘了,当然,那时我还是浑身脏兮兮的奴隶,你带着一群野兽冲进牢房,说是要吃人肉,想起来没有?你们杀死了十几个人奴,其中一个……其中一个是我弟弟。”

    老撞的确记不起来了,但他知道这是自己能做出来的事情,尤其是在喝醉之后,“抱歉,可我是妖,吃人正常。现在颠倒过来了,妖云使说过赢者通吃,你吃我吧。”

    老撞顺手拔出一柄匕首,递给邓羡。

    邓羡吓得后退一步,看着那柄跟自己小臂一样长的利刃,喃喃道:“没错,现在颠倒过来了,我是主,你们是奴。”他一把夺过利刃,“今天我也要斩妖除魔!”

    利刃刺进了老撞的大腿,兽妖没逃没叫,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遵守一切承诺,即使那承诺不是他本人做出来的。

    不只是老撞,先后到达的数百名妖兵一个也没逃,其中一些甚至是刚刚加入这支军队没多久的散兵游勇,连饭都吃不饱,可是也没有趁机跑掉,他们被彻底击败了,失去了逃生的意志,既然道士如此厉害,既然妖云使弃他们而去,逃亡又有何意义?就连那些长着翅膀的飞妖也呆呆地站在地面上,与其他妖兵一块接受惨败。

    邓羡正要刺第二下,欧阳槊将他拉开,“够了,他们都是俘虏,用不着杀掉。”

    “你以为妖族不杀俘虏吗?”邓羡恨恨地盯着兽妖装扮的欧阳槊,“我全家十几口人,一半被异史君的妖术杀死,一半被妖兵给吃了,他们吃活人,你知道吗?”

    欧阳槊早就知道,他无言以对,只能让到一边。

    老撞用手在腿上的伤口上擦了一下,然后送到嘴边舔了舔血迹,“你家十几口人死在妖族手里,我的整个部族数百只兽妖都被人类杀死,你们夺走了妖丹、割下了角骨,将血肉烧成灰烬。我没姓氏,因为那对我已经没有意义,我吃人,因为我恨你们。所以动手吧,刺我的脖子,像我恨你那样憎恨我吧,让他奶奶的这点破事赶快结束。”

    老撞低低地弯下身子,将脖子送到人类面前。

    邓羡双手握着长长的匕首,对准粗壮的脖子,双手因为激动而颤抖,突然大喝一声,猛地冲了上去,要用全身的力气将利刃送进兽妖的脖子里。

    一阵风从侧面刮来,邓羡站立不稳,从老撞身边跑了过去,没能刺中目标,他急忙止步转身,看到道士们站在不远处,他感到一阵怒意,马上压制下去,扔掉匕首,悻悻地走开。

    老撞直起身子,知道有人救了自己,“这算什么?要生夺我的妖丹、拆我的骨头吗?如果你想让我们背叛妖族,我就给你一个字——呸!”

    老撞向地上吐了一大口浓痰,恶狠狠地盯着慕行秋,就是这个不合常理的道士,假扮半妖骗取他的信任,也是他,用无与伦比的法术击败了七位妖云使,令数千名妖兵成为俘虏,最后还救了兽妖一命。

    老撞一点也不感激,知道这只是虚情假意。

    “你们不会受到任何折磨。”慕行秋开口,没有征求其他道士的意见,也没有道士反对他代表大家说话,“敌我不共戴天,我也无意寻求和解,我只是给你们一次在战场上与我相遇的机会,一切恩怨都凭实力解决。立刻离开此地,去百丈城告诉漆无上和所有妖族:西介国属于人类,我们很快就要收回它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