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二十一章 借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玉露入道多年,自从五年多以前度过情劫顺利升到吞烟境界,她就有预感,自己的修行境界快要到头了。道士的这种预感通常都很准,因为这种预感本身就会令他们失去至关重要的进取之心,仅仅三年之后,孙玉露的修行境界迅速升到吞烟五重,果然止步不前。

    两年多的停滞并不算长,大部分道士这种时候还会继续尝试,孙玉露却有自知之明,她的资质在道士中间只能算是中等,能达到吞烟五重已属不易,苦修下去或许还能再取得一点点进展,却要耗费几十年的时间,得不偿失。

    于是,孙玉露减少了每日存想修行的时间,转而研习灯烛科的大量法术技巧,现在的她不能说是样样精通,但是对魂魄之力的了解已经堪比那些还在孜孜修行的星落道士。

    一接触到霜魂剑内的力量,她心中就不由得发出感慨,这股力量太强大了,普通的灯烛科法器能容纳一百只魂魄就已可堪一用,容纳千只算是利器,容纳万只可称宝物,能容纳超过十万只的法器,在孙玉露的印象中寥寥无几,霜魂剑即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她唯一亲手触摸过的法器。

    司命鼎不受数量限制,可以随意拘魂研魄,在灯烛科道士的心目中,它已经不是法器,而是性命所归的居所、魂魄之力的象征,正因为如此,当年风如晦以神魂驱使司命鼎的时候,灯烛科道士才会集体叛逃,因为她们觉得风如晦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的亵渎。

    面对如此强大的魂魄之力,孙玉露就像是突然拥有无数筹码、可以随意下注的赌徒,刚开始还有点矜持,很快就变得大手大脚,只是她心里总留着一线清明:这些筹码并不属于她,她可以挥霍。但不能据为己有,更不能毁坏。

    带着这样一丝客人心态,孙玉露一直没有使出全力,更没有做出防备。事实上,她也没什么可防备的,七日之后的死魂没有自主意识和能力,被拘束之后完全受法器控制,不可能反噬施法者,除非慕行秋突然使阴招,但她相信这名念心科弟子绝无歹意。

    当那丝凉气钻入手心。顺着经脉流入泥丸宫的时候,孙玉露猛然一惊,但是已无力抵抗,就连根本隐遁之法的护持之力都没来得及对入侵者做出反应。

    孙玉露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失去了去自己的一切控制。

    另一个人却重见光明,看到了最为熟悉的身影,时光似乎没有流逝,他的相貌并无变化,只是眼神比从前更加内敛。头上没有了簪子。

    她想露出一丝微笑,可是这具新身体却不愿意服从她的意志,肌肉僵硬得像是一块块木头,时间紧迫。她将全部意志都集中在嘴唇和喉部,沙哑地叫了一声:“小秋。”

    慕行秋全心施法,不停催动霜魂剑内的魂魄之力,同时也在暗暗体会孙玉露的施法技巧。希望能从中学到一招两式,可是突然之间,孙玉露停止了施法。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提示,魂魄之力又变成一股直来直去、霸道刚猛的龙卷风。

    七团妖云立刻发现了这一变化,同时发出了最后一招——妖云之怒,这是妖族的怒吼,声浪由妖云内部发出,带着淡绿色的妖火前仆后继,每一团妖云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出上百次吼叫,七股声浪配合默契,有的直接与龙卷风纠缠,有的从侧面进攻,像一群恶狼围攻落单的猛虎。

    就是这一刻,慕行秋听到了“小秋”两个字,这个称呼从孙玉露的嘴里吐出来显得十分古怪,慕行秋马上明白正在说话的人是谁,他差点因此中断了施法,龙卷风瞬间下降了数百丈,他急忙继续施法,可是心情激荡,几乎难以自持,“你真的还活着。”

    空中的斗法风云突变,地面上的道士全都不明所以,丰东晨和张素琴仍在修补头顶的无形护罩,阻挡那些已经充斥整座山谷的浓厚的不洁之气,它们可不是随意飘动,而是持续不断地向护罩施加压力,想要占据这一小块仅剩的空间。

    辛幼陶等三人也在不停驱逐仍在滴滴降落的妖云之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慕行秋和孙玉露的奇怪对话。

    “孙玉露,专心点!”张素琴不好指责慕行秋,只能严厉地喝斥同门道士。

    “快瞧!”辛幼陶指着天空大叫。

    一股强大的声浪正从天而降,外表的妖火在不洁之气当中燃烧得更加旺盛,七名妖云使已经能分出力量直接攻击众道士了。

    新君殷不沉仰着头,无限崇敬地望着那股气势越来越壮的带火声浪,激动地大声说:“妖云之怒!妖云之怒!羽王,睁大你的眼睛,你的翅膀再厉害,能挡住这样的力量吗?兽妖根本不是未来,妖术才是未来!一切妖族都可以学习的妖术!感谢老君,是他重新挖掘出远古的妖术,感谢我们这些新一代异史君吧,是我们让这些妖术成为真正的武器,而不是一堆文字……”

    羽王伐东呆呆地站立着,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是妖王,见多识广,早就知道圣云的存在,可第一次见识到妖云之怒,还是震惊不已。

    峰顶观战的群妖终于能够抬起头,也被那些妖云之怒震住了,“圣云无敌!”老撞第一个喊出来,随后所有妖兵都跟着大叫。

    人奴邓羡凄惨地叫了一声,双手抱头,心中悔恨莫及,欧阳槊也伏在地上,愕然不解,他和师父洪福天与妖族常有来往,可今天所见的妖术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与预期。整个世界真的已经天翻地覆了,道士不再高高在上,妖族也不再软弱可欺,只有散修仍然在夹缝中苦苦挣扎。

    天上地下、峰顶谷底,一切的一切,慕行秋通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仍然在施法,催动魂魄之力战斗。但这只是习惯行为,即使天上一无所有,敌人都已溃散,他仍然会继续施法。

    他在与占据孙玉露身体的芳芳交谈,除了第一句话,两人不再开口,芳芳发现以意念和法术交谈更方便一些。

    “我的时间不多,这具身体不适合我,很快我就得回去。”

    “芳芳,你还活着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行秋脑子里闪过无数个疑问。

    “我也说不清。我只记得碎丹的场景,眼中全是光明,接着一片黑暗,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你把我唤醒了,我感觉到你的存在,却无法与你沟通,然后你又消失了。”

    慕行秋明白过来,这是他几年前第一次以鱼龙阵催动魂魄之力时发生的事情。他将自己与剑内的魂魄连成一个整体,从而唤醒了芳芳。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也知道周围都是魂魄,我无法与它们沟通。只能将它们慢慢地连成一线,等你再次进来,好告诉你一件事。”

    这几年来,恰恰是为了保护剑内的魂魄。慕行秋极少使用霜魂剑,偶尔一用,他也是以鱼龙阵核心的身份出现。感觉不到单独某只魂魄的动向,若不是孙玉露拘研他的生魂,他永远也无法与芳芳沟通。

    “是你留给我的那页记忆吗?我一直没有参透。”

    “不只是这样,我会将记忆重新传给你,让你看得更清楚。我想告诉你,我还能修行,可我总觉得自己还缺少一点什么。”

    “神魂。”慕行秋立刻说道,他屏除一切护持之力,敞开自己的头脑,让芳芳看到他关于神魂的记忆。

    “原来如此。”芳芳明白了,“我相信幼魔早晚会将神魂还给你的,在这之前,你要继续拘魂研魄,增加霜魂剑的力量,而且你在修行的时候最好握着剑,或许你能帮助我修行。”

    “然后你会复活吗?”慕行秋最关心这件事。

    “我不知道,我好像已经不能适应任何身体了,可是我希望能继续修行,我需要你帮我重新开始。”

    “我会的。”

    芳芳沉默了一会,“小秋,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永远别认输。”

    “嗯,别让情劫挡在你的路上,度过它吧。”

    “可是……”慕行秋做不到,也不想做。

    “你想帮助我继续修行,就得度过情劫,这是唯一的选择,待会看到我留给你的记忆,你就会明白万物皆有本源,道火也是如此。”

    芳芳的声音消失了。

    孙玉露从无边的黑暗中苏醒过来,时间好像只过去一瞬,她听到了道士们急迫的叫声和山顶群妖的嘶吼助威,看到了头顶砸下来的妖云之怒,淡绿色的妖火就在数丈之外狰笑,张素琴和丰东晨已经拼尽全力,护罩还是逐渐萎缩,即将整个崩毁。

    魂魄之力形成的龙卷风也已退至百余丈长度。

    “天呐。”孙玉露大吃一惊,来不及去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立刻施法,想要重新夺回上风,她只希望一切还能来得及。

    可她的手被弹开了,力量来自慕行秋本人。

    “你在做什么?”孙玉露惊讶地质问。

    慕行秋没有回答,他看到了芳芳重新传给自己的第二页记忆,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自己必须度过情劫。

    他感到悲伤,他感到愤怒,还感到一丝难以解释的解脱,万物皆有本源,何必非要弄出龙卷风、淡绿妖火、声浪这些形式呢?

    百余丈的龙卷风骤然消失。

    霜魂剑内发出另一股力量,更加纯粹的力量。

    在慕行秋手里,霜魂剑不再是法器,而是他最亲密的同伴,两人心意相通一块施法,催生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一束光冲天而起。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