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二十章 七云七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谷狭长,大致呈东西走向,南北两边高山耸立,天色尚未明亮,七团妖云在远处飘浮,异光闪烁,像是七朵不祥的艳丽花朵。

    新君殷不沉是作为俘虏来的,身上仍然捆着逍遥索,站在那里没做别的事情,一直在摇头,“你们打不过的,圣云是妖族强盛时期的妖术,无论是以一对一,还是以七对七,你们都没有胜算。”

    没人搭理他,道士们正在布置法器,之前几次遭遇妖云都是仓促应战,防护不严,这回站在原地,他们有时间展示自己最强大的法术,尤其是丰东晨和张素琴这两位星落道士,更是竭尽所能,想要挽回道统的声誉。

    “你们的五行法术讲究相生相克,妖术其实也差不多,应对得当方能事半功倍,我跟你们说过,圣云共有三大妖术,圣云之箭只是其中最不厉害的一项,还有圣云之雨和圣云之怒,你们布置的这些法器顶多能挡住圣云之箭。让我帮忙吧,只有妖术能最好地对付妖术,我只需要五件妖器,方法比你们简单得多。我的条件也简单得多,请慕行秋收我为徒……”

    面对殷不沉的唠叨,道士们全当没听见,羽王伐东却是勃然大怒,他也被逍遥索捆绑,就站在殷不沉身边,“叛徒,蛟王殷胜千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就不怕巨妖王将你们灭族吗?”

    “唉,你只是一只普通的飞族,除了扇翅膀,什么都不懂。魔尊正法比整个铁脊蛟龙一族和我父亲重要,比巨妖王重要,比整个妖族都重要,魔族最高深的法术尽在其中,老君耗费八百年心血才让它们重见天日,我怎么能让它们在道士手中失传?传承正法就是我的职责。所谓背叛与忠诚,在职责面前毫无意义。”

    羽王听得呆住了,就是这个新君殷不沉,多年来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将极简单的一句牢骚也当成背叛的证据汇报给巨妖王,如今居然说出这样一套话来。

    无论殷不沉说什么,道士们只当听不见,他们不相信妖族的胡说八道,更不会接受他的帮助,殷不沉和羽王的唯一用处就是令妖施展妖术时有所忌惮。

    法器布置完毕。天也快要亮了,辛幼陶抬头望去,惊讶地指着南山峰顶,“他们想干嘛?观战吗?真是不要命了。”

    至少有二百名妖兵站在峰顶,他们听说了这场斗法,发现据点的封闭也已解除,于是跟来观战,只是步行的速度较慢,战斗即将开始他们才赶到峰顶。后面还有更多妖兵走在路上。

    慕行秋也望了一眼,看到了散修欧阳槊和人奴邓羡,离两人不远耸立着兽妖老撞,正在大声说话。“圣云无敌,你们瞧着吧,圣云无敌!它们就相当于当年的妖火之山,很快妖族又要发动一次大战啦。咱们都没赶上第一次战争,这回他奶奶的一定要多杀人类、多占领土。待会圣云获胜,先拿这两个人类开刀。”

    老撞斜睨欧阳槊和邓羡。他奉命在斗法分出胜负之前保护这两个人类,但他一点也不掩饰心中的蔑视与憎恨。

    邓羡使劲啃咬自己的指甲,以抑制全身的颤抖,没听到老撞的威胁,只是反复念叨一句话:“我说过要早点逃走的……”

    欧阳槊冷笑一声,“没赶上第一次战争是你们的幸运,断流城外可没有几只妖兵活着离开。”

    “摘下你的角!”老撞怒吼道。

    欧阳槊仍是兽妖的装扮,身份既已暴露,他也不再委曲求全,同样向老撞怒目而视。

    峰顶的小小争斗影响不到即将开始的斗法,慕行秋取出霜魂剑,笔直地插在地上,他已经看清了,剑内的魂魄连成一个整体,芳芳就在其中,并未受到魂魄之力消耗的影响,无法分离,也没有必要分离,他尽可以全力施法,只要别一次耗尽全部力量就行。

    丰东晨执铃、张素琴持镜,两人同声诵经,为笼罩全场的无形防护加持法力,孙玉露周身飘着五件灯烛,负责监护霜魂剑,慕行秋毕竟不是真正的灯烛科道士,所学的驱魂之术极不正规,需要她查缺补漏。

    辛幼陶、申己和另一名乱荆山女道士分站三角,防止有少量不洁之气渗透进来,辛幼陶分到了几件辅助法器,可以像道士一样施法了。

    高空中七团妖云飘来了,随意分布,没有定式,俯视地面上的敌人,形态千变万化,内部异光愈盛,突然一个声音如雷鸣般响起,压下了峰顶众妖兵的喧嚣和谷底殷不沉的唠叨,“道士,你们准备好了吗?”

    慕行秋等人尚未回话,站在边上的殷不沉大声喊道:“小心点!慕行秋记得魔尊正法,千万别把他打死了,其他人无所谓!”

    “抱歉。”天上的声音说,刚刚露头的太阳又暗淡下去,整个天空都被普通的乌云占领,“我们无法保证任何人类与妖族的安全,为了异史君,我们等了一个晚上,一旦开战,我们不能再顾忌你了。”

    殷不沉点点头,对身边的羽王伐东说:“这回好了,咱们死定了,魔尊正法就此失传,你们银羽妖族又要换新王了。”

    妖云与地面上的七名道士都交过手,俘虏过其中四人,打败过另外三人,所以没必要再做试探,七云同时施法,成团的不洁之气仿佛深秋的最后一批落叶,纷纭而降,轰轰隆隆的雷鸣如同正在逼近的千军万马,峰顶群妖骇然失色,或蹲或伏,全都做出避让动作,一些妖兵甚至抱住附近的树木与岩石。

    三十三团不洁之气砸下来,掀起大范围的狂风,但这只是它们的余威,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急速下降的妖云在离地十丈左右的半空中突然停下,遇上了道士们设下的防护,这一回僵持的时间极短,妖云因为骤遇阻力,瞬间变形,紧接着发生爆炸。一次又一次爆炸,连续不停,每次爆炸都令道士们的防护下降一两尺,大片的不洁之气向四面八方扩散、挤压,撞得两边的山峰轻轻颤抖。

    峰顶群妖心胆俱裂,全都趴在地上,哪里还能顾得上观战。

    十丈高的无形护罩一下子矮下去三四丈,但是并未崩溃,丰东晨和张素琴诵经的速度越来越慢,一手接连变换法诀。另一只手召出一件又一件法器抛向天空,这是一场消耗战,等到法器用光,护罩就将失去大部分效力。

    辛幼陶等人严阵以待,暂时还没有不洁之气渗入,不需要他们动手。

    爆炸停止,整座山谷充满了不洁之气,灰蒙蒙一片,峰顶的妖兵们就算敢直起身子往下观望。也看不清道士们的身影了。

    孙玉露向慕行秋点下头,示意他可以施法了。

    慕行秋已能稳定施展第七层幻术,拥有星落七重的实力,可是仍然比不上霜魂剑内十多万魂魄所发出的力量。他握住剑柄,以泥丸宫星落五重的内丹驱动魂魄之力,向天空的七团妖云发起攻击。

    从地面到高空,到处迷漫着浓厚的不洁之气与乌云。魂魄之力隐没其间,百丈高度之后,它的形态开始变得清晰。化成一股逆势而上的龙卷风,底部直径不过一丈,随着它的升高,直径越来越大,好像一只横冲直撞的巨兽,排开挡路的不洁之气,直扑七团妖云。

    佐助慕行秋施法的孙玉露虽然早有准备,这时还是大吃一惊,这股魂魄之力实在太过霸道,与灯烛科婉约的风格截然不同。

    慕行秋不是乱荆山弟子,只学过一点灯烛科法术的皮毛,他能驱动霜魂剑内的魂魄之力,靠的是鱼龙阵法和自行领悟,直来直去,殊少变化。

    殷不沉自然认不出这种独一无二的驱魂之术,脸色微变,激动地大喊:“古神呐,这就是魔尊正法吗?原来你已经学会了!”

    慕行秋对所谓的魔尊正法根本不感兴趣,如今他拥有强大得多的内丹,不再担心芳芳的魂魄受损,驱动的力量因此比六年前更加充沛磅礴,他觉得剑内的魂魄似乎也有点兴奋。

    七团妖云继续发射不洁之气,刚一碰上那股自下而上的龙卷风就被击溃,纷纷爆散,丝毫未能阻挡风势上升。

    龙卷风征途过半,妖云更换战术,同时喷出大量雨水,倾盆而下,与龙卷风相遇,升起团团白汽,发出嗤嗤的响声,极少量雨滴落到地面,部分倒霉的妖兵只沾上一滴就痛得满地打滚。

    辛幼陶、申己等三人有事可做了,有些雨滴竟然能够腐蚀无形护罩,那些白汽里面饱含不洁之气,需要他们立刻施法驱逐出去。

    龙卷风吞下大量雨水,从上到下变得千疮百孔,上升的势头也变慢了。

    “这不是魔尊正法!道士还没有学会!”殷不沉欣喜地大叫。

    只是以灯烛辅助已经不够了,孙玉露上前一步,“让我帮你。”

    慕行秋点点头,他催动的魂魄之力足够强大,可是面临特异的妖术却有点力不从心。

    孙玉露伸手按在剑柄上,她的内丹只是吞烟境界,远没有慕行秋的法力深厚,所以她不负责催动魂魄之力,只是运用丰富的技巧对它们稍加变动。

    灯烛科法术不下三千种,可不是只有直来直去这一招。

    一股龙卷风分成了上百股,底部连在一起,顶部配合作战,一部分挡住妖雨,另一部分趁机上升,很快就已接近七团妖云。

    按殷不沉所说,妖云还有一招妖云之怒没有施展,但慕行秋已能感觉到胜利在握。

    孙玉露就在这时突然身子一僵,无缘无故地中止施法,目光呆滞地盯着慕行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