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亮出尾巴的非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撞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一只很有可能成为好兄弟的半妖,居然是道士假扮的。他大步走出帐篷,站在门口,久久不能平静,心情渐渐由茫然、震惊转变为羞愧与愤慨,猛然转身,大声说:“你怎么可能是道士?你根本就不是人类嘛。”

    慕行秋刚走出帐篷,虽然大家都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陷阱,他还是决定会一会这位“庞山故人”,听到老撞的质问,微微一笑,“我的确是道士,也是人类。”

    老撞坚定地摇摇头,“不可能,一块打架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你浑身都是妖力……没准你是妖族的后代,不小心流落到人间。”老撞眼前一亮,“让异史君咬你一口,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慕行秋的确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但他知道自己是纯粹的人类,庞山对他进行过最为全面的检查,他身上若有一丁点的妖族血统,当年也会被大执法师申准拿出来当成罪证,“抱歉,我对自己的身份没有疑问。”

    老撞迈开大步向前走去,高大的身躯在夜色中像是一座移动的山峰。

    据点已经被封闭,四个角落里分别耸立着一座斩仙台——高达十几丈的木架哨塔,顶端建造的不是飞妖巢穴,而是一团淡绿色的妖火,火焰上方飘浮着一颗仍在跳动的巨大心脏,偶尔发出鼓似的声音。

    营地里静悄悄的,没有火光,也没有其他妖兵走动。在帐篷附近一座普通的地洞门口,老撞止步,“你肯定有妖族的血统,要不然就是你生错了。”

    慕行秋仍然微微一笑,走进地洞。

    地洞里很干净,有刚刚收拾过的痕迹。没有灯光,慕行秋以天目看到了邀他出来的庞山故人,“果然是你。”慕行秋轻声叹息,诸多可能当中,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种。

    对面的男子个头不高,虽是夏天,却穿着厚厚的皮毛外衣,再仔细看,会发现遮住上半身的厚毛其实是他的尾巴,尾巴雪白而蓬松。越过肩膀折到身前,尾尖垂到腰间。

    非妖裴子函的相貌没有停留在过去的某一阶段,正常生长,脸上的孩子气完全消失,多了一分成熟,更多了几分镇定,这是他从前在庞山修行的时候很少出现的神情。

    在道统里,非妖是异类,长有尾巴又被同门弟子所发现的非妖更像是生活在狼群里的羊。那几年里,裴子函每时每刻都在心惊胆战,脸上总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他能凝气成丹。大大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现在的他,面带微笑,负手站立,从前每月出现一次、恨不得一刀砍去的尾巴。如今大大方方地亮出来,成为他最引以为傲的一部分。

    “好久不见。”裴子函说。

    “六年。”

    “我想我应该给你一个解释。”

    慕行秋摇摇头,“用不着。事情很清楚,需要听你解释的是小青桃。”

    小青桃是裴子函的堂姐,还有一个裴子齐,三人都来自芙蓉山非妖家族,一同进入庞山,在裴家算是一件盛事。

    “恐怕没有机会了。”裴子函神情略显黯然,“而且她无法理解我的状况,刚加入庞山她就结交到了新朋友,即使在最艰难的时期,身边也有人保护她、劝慰她。不,她和我的境遇截然不同,我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而你,野林镇的慕行秋,或许能够明白我的选择。”

    两人都曾经被视为异类,慕行秋遭受的猜疑一点不比非妖少,但他们的反应却不同,慕行秋总是倔强地反抗,最后成为念心科的唯一弟子,裴子函却总是隐忍,直到他再也不想忍。

    “裴子齐呢?”慕行秋问,当年裴家三姐弟只有小青桃离开了老祖峰。

    “死了,作为庞山道士死的,和其他人一样。”裴子函淡淡地说,好像那只是一名寿终正寝的亲人。

    “芙蓉山被妖兵毁掉了。”

    “我知道,巨妖王曾经派人去劝降,可是他们却拒绝背叛人类。这是战争,妖族是弱势一方,我们没有宽容的余地与资格。”

    “这是战争。”慕行秋重复道,心中对老撞的那一点点愧疚也消失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慕行秋的问题稍显突兀,裴子函却明白这句话的所指,“老祖峰之战一年之前,我在后山找到了巨妖王,他从人形转化为狼的场景一直在我脑子里闪现,我觉得从他身上能找到一些什么。”

    裴子函扬头想了一会,他已经好几年没再想过那个场景了,“兽妖、半妖、非妖,无论我们有多像人类,身体里都藏着一只野兽,这不是法术幻化出来的兽形,而是真实存在的祖先印记,从十几万年甚至百万年前就开始代代传承,只有深受人类影响的非妖,才会对此感到羞耻。巨妖王被夺走妖丹之后露出祖先之形,可我没有妖丹,之前连内丹也没有,为什么仍能保持人形呢?我对此感到好奇。”

    “漆无上给你答案了?”

    “没有,巨妖王是战士是领袖,并非智者,异史君或许能给我答案,但他战前就消失了。”裴子函沉默片刻,接下来的叙述就简单多了,“巨妖王当时已经恢复部分记忆,但他没有妖丹,因此倍感痛苦,我帮助了他,取得了他的信任。那个晚上,是我将他带入了老祖峰,我已经打听好如何破坏瞬息台,让庞山孤立无援。妖火之山早就埋好了,飞族也在地下十几丈的深处休眠,一切都为了那个晚上。那不是完美无缺的计划,而是孤注一掷的冒险,巨妖王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我们两个都没有想到它会大获成功,更没想到这份成功会毁于断流城。”

    裴子函的解释让老祖峰之战更加清晰,慕行秋对此却不在意了,时机已过,该发生的事情都已发生,真相什么也改变不了。

    “我要将被俘的道士、人类都带走,还有那位新异史君。”

    “呵呵,你一点没变,总是将事情抗在自己身上,不管它与你有多大关系,也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你曾经帮过我,我从来没忘,这次见面主要是为了向你表达谢意。。”

    严格来说,慕行秋当时帮助的是芳芳和小青桃,他对非妖并无偏见,但好感也没到非要结交的程度。

    “需要我把你的情况转告给小青桃吗?”

    “不用,早晚有一天,她会亲眼看到成为巨妖的我。”裴子函露出微笑,只有道士才有的清澈微笑,“而且你也没办法离开这里,我要将你留下,实在不行,就只能将你杀死。我们绝不能让一群道士来去自如,更不能让你将新君带走。异史君消失之后一共留下五名传人,新君即是其中之一,他们分别掌握着一些远古妖术的记载,正在一项一项地尝试,至少还需要三十年才能全部完成。”

    “就是他帮助你修行妖术的吧?”

    “嗯,这六年来我没做别的事情,专心将内丹炼成妖丹,多亏新君的帮助,已经小有所成,能够掌控圣云。想必你已经见识过圣云之箭,那只是牛刀小试,我们还有更强大的妖术,因为不想误伤太多的妖兵,才一直没有使用。”

    裴子函即使在发出威胁的时候也显得温文尔雅,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因此尽量将威胁说得轻松一些。

    “除了杀死新君,与妖云决一死战,我们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们准备提供一个选择,七圣云对阵七道士,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双方各展所能,赢者通吃,输家……就是输家。”

    “七名道士?我这边满打满算才有六名道士。”慕行秋把辛幼陶都算上了。

    “我们会从十一名俘虏当中挑一名道士借给你。”

    慕行秋想了一会,“好。”

    “妖族和道士之间很少有公平的斗法,希望咱们能做一个表率。”

    “希望如此。最近几年我也学会了一些新法术。”

    “我知道,你在断流城吸取十万多只魂魄,这种法术连巨妖王也感到震惊,你前几天以闪电击破鱼龙阵,颇让我们大开眼界,正是为了要见识你的全部本事,其他六位圣云使才愿意接受这次公平斗法。”

    “我选时间,一个时辰之后,天亮斗法。”

    “我选地点,东北方离此二十里有一座山谷,群峰环绕,足够咱们斗法了。”

    非妖裴子函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背叛者,慕行秋心中却没有半点愤恨,只是感到遗憾,“还有多少庞山道士活着?”

    “不到十个,只有巨妖王知道他们关在何处。”

    “孟都教呢?他怎么会变成琥珀道士。”

    裴子函再次露出微笑,“孟都教是个好人,可他在逆天之术的路上走得太远了,他将自己全身都炼成了内丹,外面裹着一层厚厚的固化灵气,好像一具半透明的琥珀,可他却因此不死不活,挣脱不掉自己制造的束缚。他有一项本事,能够吸取妖力和法力,甚至能吸走妖丹、内丹。道士们也有类似的法术,但是要结阵,还要借助大量法器的协助,孟都教不用,对他来说一切轻而易举。你可以想象,若是使用得当,他会是多么强大的一件武器。”

    慕行秋从乱荆山道士那里没有问清的事实,却在一名背叛道统的非妖这里得到了解释,“此战之后,我要去救出孟都教。”

    裴子函微微躬身,没有表露出任何耻笑的意思。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