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六章 投鼠忌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取出逍遥索分别捆住新君和羽王,收回闪电与法器,“我正想会一会你们的妖云使。”

    “圣云使,不是妖云使。”新君湿漉漉的大眼睛像是要哭出来,嘴角却浮现微笑,“现在我是你的俘虏,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吹嘘,圣云使一直都在空中,你想见他们,用不着等到现在。”

    慕行秋用法术将脸上的胡子以及全身的种种伪装去掉,恢复本来面目,“什么事情都需要时机,你就是我需要的时机。”

    新君盯着道士的面孔,“呵呵,待会你就知道你把我看得太重要了,圣云使只想抓住道士,就算不得不杀死全营的妖族,他们也不会犹豫。”

    邓羡探头进来瞅了一眼,看到新君已被俘虏,不由得大喜过望,见到妖兵变了一副模样,又是一喜,没胡子的英俊青年的确更像道士,跑过来说:“还是动手了,其实不用等到现在,早就可以把他生擒活捉。”

    新君终于露出一丝惊讶,“你居然出卖我!”

    邓羡满脸恨意,抬腿想要踢上一脚,犹豫片刻还是放下了,“你是妖族,我是人类,我从来就没有真正效忠于你,说什么出卖?”

    “可是我对你很好啊。”原本镇定自若的新君有点恼羞成怒,人类奴仆的[长][风]文学背叛似乎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我信任你、重用你,将一切事情都交给你打理,允许你在营地里自由自在,甚至对外声称你是非妖,抬升你的地位,我把你……当同族看待,甚至愿意传你妖术,可惜你没有妖丹。”

    邓羡的脸越来越红,终于抬起腿。在新君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谁是你的同族?为了尝试你的新妖术,这些年来你杀死多少人?你知不知道我的父母兄弟也在其中?”

    新君一个趔趄,面露茫然,“我杀死了你的亲人吗?你当时怎么不说啊?人奴多的是,我可以换人。”

    邓羡中泪水夺眶而出,“那时候我只是替你打扫房间的众多人奴之一,随时都会被你杀死……”

    新君长长地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后来是因为你把东西摆放得特别整齐。我才只将你留下,想必那时候你的亲人已经死了。真是抱歉啊,我绝不是有意杀死你的父母,尝试新妖术的人奴都不是我选的……”

    新君露出了真诚的歉意,却只是令邓瞎抑多年的仇恨与怒火更加高涨,“我、我也拿你试试新妖术,我咬死你!”

    邓羡纵身扑去,慕行秋一把将他拽了回来,“别急着报仇。七名妖云使就在营地里,你知道他们躲在哪吗?”

    “圣云使。”新君认真地纠正。

    邓羡呆了一会,擦去脸上的泪水,“圣云……妖云使已经来了?这可糟了。你能打过他们吗?不不,肯定不能。”邓羡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原地转来转去,双手搅在一起。捏得指节咯咯直响,“天刚黑的时候就该逃走的,那时营地还没有封闭。你不听我的,你们都不听我的,这回好了,圣云使来了,咱们一个也逃不掉……”

    邓羡止步,看向新君,说实话,他已经有点习惯这位半妖主人了,可是刚刚将心中的真实恨意表现出来,不知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我原谅你。”新君读懂了邓羡中的复杂意图,和善地说:“你把我的地方收拾得很好,我想我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类或妖族了,可是你得保证今后不准再踢我,如果再遇着你不想杀死的人类,告诉我就是。”

    邓羡不由自主地点下头,慕行秋轻轻叹了口气,他检测过这个人的情绪,从中找到了真切透骨的仇恨,也发现了根深蒂固的求生渴望,这种渴望可能促使其甘冒奇险,也可能导致再度卑躬屈膝。

    慕行秋将邓羡推开,“先别着急做决定,咱们还有机会。”

    “圣云使非常厉害,一个都难对付,何况是七位?早听我的就好了……”邓羡又急又怕,双手都在发抖。

    慕行秋不得不施展一点幻术,让邓羡安静下来。

    辛幼陶跑了进来,“怎么样了?”

    “七名妖云操控者已经到了,咱们没办法悄悄离开了。”

    “七名?”辛幼陶也吓了一跳,“他们操控一团妖云,还是……”

    “七团圣云。”新君平静地说,“每位圣云使操控一团圣云,当他们施展全力的时候,爆炸范围能覆盖整个据点,释放的不洁之气数十倍于正常水平,能够波及方圆五十里。除非你们当中有注神道士,还得有强**器的辅助,才有可能瞬移到这个范围以外。”

    西介国如今已被不洁之气笼罩,浓度虽然不是很高,却会大大影响到道士们施法,尤其是飞行和瞬移这一类法术。

    辛幼陶可不是邓羡,听到新君的威胁之辞,反而笑了,扭头对慕行秋说:“你要用他与妖云谈判?”

    “嗯,我觉得他会有用。”慕行秋的确是这个意思。

    “你们两个还没明白?圣云使不会谈判,只要他们发现营地里还有道士,立刻就会发起攻击,你们一个也逃不掉。”新君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好像很纳闷这两个人类为何总是听不懂如此简单的道理。

    “你怎么看?”慕行秋问,揣摩人心这种事情辛幼陶更在行,有时候甚至比幻术还有用。

    辛幼陶对新君上下打量了几眼,“嗯瞧你说话的语气,跟所谓的圣云使一定很熟,熟到他们不舍得杀死你。”

    新君马上摇头,辛幼陶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自己还有话要说,“慕行秋已经去掉了伪装、收起了法器,如果圣云使真像你说得那么厉害,肯定发现了道士就躲在羽王的帐篷里。可他们没有现身,也没有动手。为什么?因为他们投鼠忌器,你就是那只小老鼠,或许还要加上那边的飞鼠。所以他们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想让我们放松警惕,把两只老鼠救出去。”

    “飞鼠”伐东伸展着翅膀,仍处于昏睡状态,对捆在身上的逍遥索没有任何感觉。

    自从被俘之后,新君第一次露出惊慌的神情,为时极为短暂,却表明辛幼陶所言没错。

    “咱们怎么办?继续假装不知道圣云使已经知道咱们的存在吗?”辛幼陶说了这句绕嘴的话,得意地笑了。

    “嗯,我留在这里,你和其他人去新君的地洞寻找丰道士他们的下落,以香炉保持联系。”慕行秋瞧了一眼新君,补充道:“如果可能,把里面所有的妖器、妖丹都带走。”

    “没问题,就算是把地洞整个带走,我也有办法。”

    两名道士的分析与镇定极大地安慰了邓羡,他心中又生出了希望,插口道:“我跟你一块去,我知道暗室在哪,也知道哪些妖器更重要。”

    “你再这样帮助外敌,我没办法原谅你啦。”新君略显不满。

    邓羡咬着牙寻思片刻,还是决定跟道士们站在一边,“你能说出我的名字,我就留在这里。”

    新君语塞,邓羡冷哼一声,跟着辛幼陶离开帐篷。

    “谁能记得奴隶的名字呢?唉,得寸进尺,奴隶总是这样。”新君摇头叹息,“好吧,你们猜中了一些事情,可是对七位圣云使来说,十几名道士俘虏还是比我更重要,他们要讨巨妖王欢心,就只能牺牲我的性命。”

    “看来你有一个想法。”慕行秋取出传音香炉停在半空中,以便与辛幼陶联系。

    “和你一起伪装成妖族的有几个人?”

    “四个。”

    “你们四个可以离开,还有你已经找到的三名女道士也可以,至于另外十一名道士,反正你没有找到,就当心有余而力不足好了。这样一来,你顾全了道统之谊,我们对巨妖王也有交待,皆大欢喜。”

    “邓羡呢?”

    “哦,他叫邓羡,他好像对我说过……他必须留下,你们弄乱我的洞府,还得靠他收拾整齐呢。”

    辛幼陶那边的动作很快,传音香炉里响起他的声音,“丰东晨他们不在这里。”

    “知道了。”慕行秋说。

    新君露出微笑,他已经提出条件,就看道士如何选择了,他相信优势仍在自己这一边。

    乱荆山的张素琴走进来,仍然是女妖兵的扮相,“妖云使来了?”

    虽然辛幼陶保守秘密,她还是猜出了真相。

    “圣云使。”新君耐心地纠正,却没人搭理他。

    “一共七位,他们想救新君和羽王,所以暂时按兵不动。”

    “把我的建议说给她听听。”新君说。

    “他说咱们可以安全离开这里,还有十一位道士,既然咱们找不到,就不用管他们了。”

    张素琴想了一会,“这个建议很合理,我觉得咱们应该接受。咱们这边虽然也有七个人,可一个是散修,一个是符箓师,我们乱荆山的三个人不能长久施法,决计不是七名妖云使的对手。”

    “圣云使。”新君孜孜不倦地纠正。

    慕行秋摇摇头,“我不能抛下十一名道士,万第山的丰东晨帮助过我们,而且,我不相信妖云使真会放行。”

    新君摇头苦笑。

    张素琴有备而来,静静地看着慕行秋,“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用霜魂剑,这是打败妖云的唯一办法。”

    (求推荐求订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