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一章 雨中混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里下了一场大雨,将露天休息的妖兵全浇醒了,除了羽王享有的兽皮帐篷,营地里再无避雨之地,妖兵们靠着木栅站立,时不时发出一声吼叫,像是在向雨天挑战。

    兽妖从来就不懂压抑心中的憋闷与情绪,他们无法向大雨报复,就向自己发泄,一只矮壮的兽妖走进一处积水的洼地,扯开上衣朝天咆哮,一道闪电划过半边天际,他将手中的骨盔砸向离自己最近的另一个兽妖。

    打斗就这样开始了,冲进洼地的不是一只兽妖,而是七八只,瞬间扑倒了挑战者,站起身之后,他们展开了一场混战。

    大部分妖兵除了身体强健一些,并无特殊能力,在黑漆漆的雨夜中,谁也看不清打斗的场面,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热情,汇成一片的嘶吼甚至压过了空中的雷声。

    这种场合绝对少不了老撞的身影,他转身向属于自己的百余名妖兵扫了一眼,“谁敢跟我冲进去再活着出来,我给他两倍的食物。”

    响应者寥寥,而且全是兽妖,半妖士兵不觉得自己有胃口吃下去两倍食物,他们更喜欢呐喊助威。

    老撞最后瞧了一眼飞电,带领少数跟随者冲进洼地,一旦开打,他们就各自为战,根本不在意拳脚击中的是谁。

    辛幼陶对这种场面一点都不喜欢,雨夜里他也用不着假装兴奋,低声叹了口气,“他还不如留下来给咱们挡挡雨。都说妖魔好斗,这回我算是信了,他们‘斩妖除魔’的劲头儿比道士还足呢。”

    欧阳槊是假兽妖,个头太小,没敢冲进去参与打斗。却表现出一股真正的兴奋,“可惜不能用法术,我的角也不牢固。经不得折腾。”

    申己一直在默默观察,这时说:“这倒是让大家忘记下雨的好办法。”的确。打斗开始之后,不管是参与者还是旁观者,全都热血沸腾,困倦消失了,雨水也显得凉爽而舒适。又一道闪电划过,申己抬头望天,“妖云还在。”

    妖云还在,而且增加到了三大团。藏在雨云之中,偶尔异光闪烁,显示自己的存在,它们是妖兵营地的监视者、保护者和毁灭者,若有道士冲进来,它们会发起不分敌我的强大攻势。

    十一名道士俘虏的待遇比妖兵还好些,他们被关在羽王的帐篷里,用不着淋雨。

    这绝不是适合救人的最佳时机,听着不远处的打斗声音,慕行秋突然生出一股冲动。这冲动他从小就有,只是在庞山受到了精心修剪,不知不觉中沉睡在心底。现在又被唤醒了。

    “我去打一架。”他大步走向洼地。

    “别太张扬。”欧阳槊吃了一惊,小声劝道,声音却被嘶吼与雨声彻底淹没。

    “嘿,他还能不张扬?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会直接去找巨妖王谈判,你就等着吃惊吧。”辛幼陶半是欣赏半是鄙视,摇摇头,晃掉不少雨水,对自己能与慕行秋成为朋友感到不可思议。

    在一群皮肤如老树皮、肌肉像钢铁的兽妖当中打架,可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慕行秋不能动用法力,锻骨拳的招式根本施展不开。再灵敏的动作和心法也躲不及突如其来的拳脚,眼神再差的妖魔随手一招也能击中什么东西。

    这是一场比街头孩子打架还无章法的野蛮混战。没有所谓的最终胜利者,只要混战结束时还能直着走出洼地,就算了不起的战绩,配得上成片的欢呼声。大多数半妖就是因为这个才能忍受兽妖军官的粗鲁与虐待,这一次他们有了新的欢呼对象:大概有七八只半妖走进了洼地,天明雨停,走出来的就只有一只。

    “我说什么来着,他就喜欢这个。”辛幼陶很得意,好像全身沾满雨水和血污的人是他,直到余光看见申己的阴沉表情,他马上闭嘴,知道慕行秋的这一架会让申家人想起不少事情。

    一场恶战之后,老撞的精力似乎更充沛了,晃着了膀子怒吼了几声,在飞电肩上拍了两下,“你不错,是个好杂种。真正开战的时候,你会立大功,愿意跟我比赛吗?看看到时候谁杀死的人类更多。”

    在兽妖嘴里,“杂种”是对半妖的专有称号,似乎没有太多恶意,慕行秋擦去脸上的泥浆,感到有几块骨头疼得厉害,心情却非常舒畅,“还得看谁能活下来,死人可享受不着胜利。”

    老撞大笑,没注意到了飞电用了“死人”这个奇怪的说法代指妖魔。

    有一只半妖被踩死了,由于他自不量力,其至没有同伴愿意埋葬他,天亮不久,全体妖兵开拔,尸体就被留在洼地里任其腐烂。至于伤者,既没有草药也没有养伤的时间,必须跟上大队妖兵,唯一的奖赏就是多分了几块新鲜的肉。

    慕行秋跟着老撞在队伍前后跑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捧着一大堆肉干,道士们吃不下这种东西,全分给了其他半妖士兵。

    “我见到了两名妖将,打听到一些消息。”慕行秋一边行军一边向同伴们介绍情况,老撞没有嫉妒之心,很高兴将自己发现的人才介绍给更上头的食主,“咱们是在向东南据点进发,在那里会与更多妖兵汇合,然后押着俘虏前往百丈城。到达据点之后,妖云可能就会离开,它们的职责是防卫边境,去往百丈城的途中用不着它们。”

    “你这场架总算没白打。”辛幼陶半带讥讽地说,“从这里到据点大概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然后咱们就能救人了。还有,咱们快点摆脱妖魔的伪装吧,我真受不了这股味。”

    慕行秋笑了笑,经历过开窍通关之后,道士的鼻子非常灵敏,的确很难适应强烈的气味,“得到时候再说,东南据点里没有妖云。却有妖术师和异史君。”

    申己很少跟慕行秋直接交谈,这时开口道:“真是那个异史君吗?我虽然只在山里巡视,可是也听到不少消息。都说异史君失踪好几年了,谁也不知道他在哪。”

    “这是一件怪事。”慕行秋回头望了一眼。他们正在一条狭窄的峡谷中急行军,妖兵缺少纪律,体质参差不齐,因此整个队伍非常松散,一大群飞妖护着羽王和俘虏飞在最前面,弱小的半妖跟在最后面步履维艰,慕行秋等人处于中间位置,前后妖兵离得都比较远。不会听到他们说话。

    “似乎有好几个异史君,可能是不同分身,也可能是冒充者胡乱起的名字。”慕行秋曾经试图问个明白,可是从老撞以至飞妖将军,都不明白他到底想知道什么,在他们眼里,异史君就是异史君,没什么可介绍的。

    “我就想知道一件事,这位异史君是不是还像传说那样喜欢吞吃小妖?”辛幼陶跑得已经有点气喘了,不能使用法术和符箓。昨晚又被了浇了一场大雨,他的体力有点支撑不住,“他要二三十名有妖丹的妖魔做什么?咱们不会成为他的食物吧?”

    中午短暂休息的时候。欧阳槊打听到一点有用的消息,“一些妖族部落有个传统,认为某些强大的妖魔永远不会死亡,即使身体消失了,魂魄与力量也会完全转移给下一只妖魔。异史君传播古神教,不少部落奉他为半神,所以自从他消失之后——”

    “每个部落都想继承异史君的魂魄与力量,于是就出现了一堆新异史君。”辛幼陶摇摇头,“真是愚昧至极。再过一阵,他们会为争夺名号打起来吧?对西介国这倒是一件大好事。”

    “打是肯定要打的。什么时候就不一定了,还得看巨妖王的管束能有多严。据说咱们要去见的这位异史君与众同不同。他是一位妖王的儿子,从小被送到老异史君那里学习妖术,属于嫡传弟子,有些妖魔叫他新君。”

    “他需要有妖丹的妖魔干嘛?是要吃掉吗?我可是连一块手指甲也不会献出去的。”辛幼陶更关心这件事。

    “我不知道,不过咱们得做个计划,因为确实有不少妖魔被这位新异史君给吃掉了一部分,而且还都很高兴。”

    “一部分?”

    “嗯,新君好像特别喜欢吃手掌。”

    辛幼陶握起拳头,看向慕行秋,认真地说:“那个新君要是敢张口,我可不会老老实实把手伸过去,就算暴露身份也不在乎,我一定要打落他满口牙齿。”

    “当然不会。我在想用什么办法趁妖云不在的时候把道士们救出来,然后还不影响咱们继续假扮妖魔。”慕行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想出两全之策。

    “嘿,你可是越来越喜欢当妖魔啦。”辛幼陶有点担心,“别忘了你是斩妖会法将,以后在战场相遇,你还下得了手吗?”

    “战场就是战场,我想的是如何获得胜利、如何保住自己人的性命,可不是能否下得了手这种事情。”休息结束,队伍继续行军,慕行秋催促辛幼陶起身,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会在未来的战场上心慈手软。

    一路上,不少妖兵掉队,又有更多妖兵汇集进来,三天后,终于走出群山到达东南据点时,羽王伐东率领的妖兵已经多达两千。

    尚未得到片刻休息,老撞马上召集他选中的近三十名妖魔,带他们去见新君,他仍然称之为异史君,“不用我多说异史君有多伟大,能得到他的召见,是咱们的福气,所以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还有,先去洗个澡,异史君不喜欢闻臭哄哄的味道。”

    辛幼陶向慕行秋投去一个目光,咧了下嘴角,再次重申自己绝不被吃的决心。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