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零六章 意外的救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呆呆地看着救兵施法挡住即将坠落的不洁之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申、申庚?你不是……你不是……”

    “发什么呆?快帮忙!”

    救兵一开口,辛幼陶就知道自己弄错了,这不是申庚,而是他弟弟申己。辛幼陶还是惊讶不已,虽然他是一年前离开庞山的,可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申己,申家的幼子几年前与五行科弟子一块被困在乱荆山,得救之后就一直没在断流城新庞山出现过。

    少年时代的申己比哥哥申庚更清秀一些,脸上没有那么明显的高傲,可是才五年多时间,他的容貌居然变得跟申庚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双眼正常,神情显得有些落寞,更像被夺丹的母亲杨宝贞。

    申己的一道五行之土法术托起了不洁之气,可是非常勉强,又一次大声喊道:“快来帮忙!”

    辛幼陶终于反应过来,他的符箓所剩无几,咬咬牙,干脆直接施展五行法术击向头顶的不洁之气。没有法器的协助,施法效果会下降,法力耗费也更多,可辛幼陶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欧阳槊跑过来,手中的数尺金龙腾空而起。

    三人合力只是延缓了不洁之气下降的速度,申己说:“必须把他叫醒,要不然大家会一块死在这里。”

    辛幼陶也是这么想的,一直在犹豫不决,听到申己的话,立刻点头,然后又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自己做这件事比较好,于是在声音里灌注法力,“慕行秋!快醒来!”

    慕行秋已将体内的不洁之气去除得差不多了。听到辛幼陶的呼唤马上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正是与申庚如同双胞胎一般的申己,一转念间他认出了此人的真实身份。

    慕行秋的闪电长鞭绕过欧阳槊的金龙和申己的石盾。深深刺入不洁之气当中,闪电迅速扩展。变成一大团闪电球,托着不洁之气飞上高空。升起数十丈之后,不洁之气爆炸了。

    慕行秋和申己分别召出法器,挡住了余气的波及。

    辛幼陶的一颗心总算半落,激动不已,“第二次大难不死,我……天呐,又来一次!”

    他们只是击溃了成团的不洁之气。悬在极高处的妖云并未受损,内部的异光闪动得越发频繁,显然是在酝酿更加强大的攻势。

    “撤退。”慕行秋做出决定,伸手抓住欧阳槊的胳膊,带着他升到半空,向西北飞去。东、南两个的方向已遭围堵,上空都有妖云盘旋,慕行秋只能先放弃寻找秃子的努力,他想东南方没有战斗迹象,说明秃子并未遇到妖魔。如果秃子还在牙山道士手里,暂时不会有危险。

    辛幼陶紧紧跟随慕行秋,申己殿后。手里握着一枚宝珠,每飞出一段距离,就在身后制造一团闪光,用以迷惑高空的敌人。

    四人的飞行速度很快,可妖云更快,总是跟在他们的头顶,时不时射下来一连串的不洁之气,虽然屡屡不中,却逼得目标不停地向西飞行。

    “再往前飞。咱们就要进入妖兵的老巢啦!”辛幼陶提醒道。

    慕行秋没多少选择,施展隐形禁制。会被不洁之气击破,停下来反击。会陷入重重包围,更难逃脱。

    用辛幼陶的话说,今天的“大难不死”真是一次接着一次,四人正无计可施,又一名救兵赶来。

    万第山星落道士丰东晨突然从地面升起,加入到逃亡队伍中,“还好,你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笨。”

    丰东晨曾经说过,慕行秋若是想逃命他跟着,若是要救人大家各走各路,他果然说话算话,一直藏在西方的丛林里,直到慕行秋选择向西奔逃,他才跳出来。

    星落道士的办法与法器总是更多一些,五人连续三次瞬移,终于摆脱高空中的猎手。

    这回他们停在了一座山洞里,慕行秋和申己设置禁制,丰东晨打开乾坤袋,查看了几眼,叹了口气,“唉,空遁宝珠应该多带一些。”

    星落道士还不能随意瞬移,必须借助空遁宝珠的帮助,丰东晨这一天下来瞬移了近四十次,将法器全都耗光了。

    山洞不大,有一股浓烈的腥骚味,不知是什么动物留下来的,紧张过后,众人才闻出来,辛幼陶皱起眉头,掏出巾帕想要捂住鼻子,可是向其他几人看了一眼,悄悄地将巾帕收了起来,此后尽量少呼吸。

    “慕法将,你得快点制定出一个可行的计划,我没办法带着你们瞬移了。”丰东晨虽然不像刚见面时那么生硬,客气的话里却总藏着一丝讥讽,“你想往西边去和其他道士汇合,只怕正中妖魔下怀,想必你们都已经发现了,大量妖云向东、南两个方向集中,只有西边留出一条通道,这是逼着咱们自投罗网呢。”

    慕行秋不急着制定计划,对申己说:“谢谢你的援手。”

    申己轻轻地嗯了一声,目光避开,显得很不情愿,申家与慕行秋的恩怨太多,不是说忘就能忘记的。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慕行秋必须问清这件事,他对申己还没有完全信任。

    “我一直就在这里。”申己终于直视慕行秋,用压抑着的平淡语气说话,“五年半以来,我都在妖族的地盘里侦候敌情,偶尔回一次断流城。最近一段时间,总有道士前往老祖峰,妖兵也在向这一带大量移动,所以我过来查看情况,看见你们在与妖云战斗,就过来了。”

    “谢谢。”慕行秋再次说道,没有申己及时出现,他很可能就得带着未去除的不洁之气逃亡,后患无穷。

    慕行秋转向丰东晨,“反正咱们无论如何都要向西进发,妖兵主动让出通道,那就更好了。”

    “你有计划?”

    慕行秋指着欧阳槊,“我的计划就是他。”

    欧阳槊脸色微红,但是仍挺起胸膛,不让其他人小瞧自己。

    丰东晨在散修身上打量几眼,“你想让他把咱们都装扮成妖魔?”

    “嗯,这是我在皇京就已制定的计划,我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向妖族宣战的,所以行踪越隐藏越好,战斗越少越好。”

    这是一个简单有效的计划,对丰东晨来说却是一个颇为艰难的选择,“难道我要成为十万年来第一个伪装成妖魔的星落道士吗?”

    “这有什么?又没人记载这种事。”辛幼陶不在意,“战斗越少越好”对他来说就是最强大的理由。

    丰东晨还在犹豫,申己开口了,“这个办法可行,我自己就曾经装扮过妖魔。”

    “你是谁?”

    “我是庞山五行科道士申己,我父亲是戒律科前大执法师申准,我母亲是杨宝贞。”申己的语气变得冷硬,好像随时准备与对方发生争吵。

    丰东晨点点头,“道门之后,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装一次妖魔吧。”

    欧阳槊早已做好准备,背后的大箱子一直没有丢掉,这时解下来放在地面,从里面取出各种各样的物什,“兽妖的举止不好模仿,非妖容易受到怀疑,所以咱们最好都装成半妖,相貌不用太大改动,而且半妖数量最多,很容易隐藏其中。最难的是得有一点妖气,庞山慕松玄在的时候还好,没有他,就只能另想办法了。”

    “什么办法?”丰东晨不得不直接和散修说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勉强。

    “我想大家都有妖丹,找一枚品级比较低的,附在身体上。”

    “嗯。”丰东晨对这一步没有意见,只是想让他找一枚低品级妖丹有点困难,可他明白,只有妖丹是不可能产生妖气的。

    “然后——”欧阳槊看了一眼慕行秋,得到了鼓励,打开七只小木盒,里面分别装着小蛇、蜈蚣、蜘蛛、蝎子等毒物,个个色彩斑斓,而且都是活的,就在几人的注视下缓缓蠕动,“用七星精华可以造出妖气,涂在妖丹上面,皮肤上也得涂一点,尤其是三田前后……”

    “别说了。”辛幼陶已经开始感到恶心了,“没有别的办法吗?早知如此,我多带几张纸符好了。”

    话是这么说,其实符箓师也从来不需要伪装成妖魔,没有相应的符箓。

    丰东晨转向申己,“你说你装扮过妖魔,应该有别的方法吧?”

    “我的方法不太有用,我制造不出妖气,所以从来没去过妖族聚集的地方。”

    “那你在这里待好几年能有什么用?”丰东晨不客气地说,他看出申己只是一名餐霞道士。

    丰东晨低头考虑,辛幼陶却过身,背对丰东晨和申己,偷偷向慕行秋使眼色,他的意思很清晰:五年半以前申己已经十*岁,早过了容貌迅速变化的少年时期,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跟申庚如此相似?难道他有心结还要为哥哥报仇吗?

    慕行秋并不这样觉得,申庚被关进拔魔洞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申己的容貌应该是几年来逐渐变化的结果,而不是一怒之下的临时决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也说不清。

    丰东晨终于做出决定,“好吧,就装一次妖魔,可是咱们必须做点大事出来,至少能抹去这次不光彩的经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