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零四章 申忌夷的劝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foncolor=red>

    (祝大家圣诞快乐。)

    申忌夷和白倾被赵知劲送到了一处地方,虽然满腹疑惑,白倾还是配合申忌夷设置禁制和警戒,然后一直在等候其他人的消息。

    随着时间推移,白倾也开始觉得秃子有点不对劲了,这颗头颅最爱聊天,三句话不离“小秋哥”,何以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而且与慕行秋分离也毫不在意?

    “秃子。”白倾小声叫道,头颅没有反应,仍在围着申忌夷转圈。

    申忌夷微笑道:“我让他睡一会,他有妖气,我怕他会引来其他妖魔。”

    白倾嗯了一声,心中一旦产生怀疑,就越来越觉得牙山道士行为古怪,“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还有,赵首座为什么要将大家分开?你们牙山为什么非得跟慕行秋过不去?”

    附近有一只妖族巨人走过,两人屏住呼吸,灯烛科在隐藏行迹方面的确更在行,巨人在百步之外走过,对脚边不远的两名道士毫无察觉。可惜白倾境界不足,所设置的禁制只能停在原地,不能跟随她一块移动。

    巨人走过,申忌夷露出赞赏的微笑,“道统内人人皆说,在群妖之地若有灯烛科道士同行,乃是一大幸事,果然不假。”

    “这句话我已经听过许多遍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申忌夷神情慢慢变得严肃起来,“事已至止,我想也没有必要隐瞒了,我们怀疑庞山有一个夺取各家道统至宝的计划,所谓的斩妖会,不过是庞山用来打探道统内情的工具。”

    白倾愕然,“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庞山自保尚难……”

    “白道友说到点子上了。”申忌夷马上接过话头,“老祖峰一役之后。九大道统当中数庞山实力最弱,所谓的断流城新庞山,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咱们都知道。巨妖王漆无上并未偃旗息鼓,当他再次积聚起力量。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庞山,白道友也认为如此吧?”

    看到白倾犹豫不决地点下头,申忌夷继续说:“庞山不得不急,他们能想出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夺取其他道统的至宝,因为他们看到了祖师塔在抵抗妖兵时的强大力量,看到了乱荆山司命鼎的神奇之处。道统没有服日芒道士,其实九件至宝就是服日芒道士啊。”

    白倾没有被完全说服,反而渐渐露出怒容。“你这些都是猜想。我准备加入斩妖会可不是为了向庞山提供情报,斩妖除魔是所有道统的职责,不是庞山一家的事情。我相信斩妖会能击败妖族,就算不能,各家道统这回也不能坐视庞山被毁,起码乱荆山不会。”

    “真不会吗?”申忌夷又露出微笑,“让咱们仔细看看。斩妖会能有多少成员?三百?五百?还是八百?大家好像都忘了,当年的老祖峰拥有近五百名道士守卫,其中不都是餐霞和吸气,还有更高境界的道士。甚至包括一名注神道士。结果怎样?唯一的注神道士左流英逃跑了,其他人全都殉难。只凭斩妖会的几百名低等道士,怎么可能打败漆无上和他的妖兵?”

    “那时妖族有妖火之山。现在没有了。”

    “嘿,难道你认为妖族这些年来只是休养生息吗?他们在积聚力量、开发新妖术,现在的实力只怕会比进攻老祖峰时更强,只是他们失败过一次,变得谨慎不敢马上发起进攻,斩妖会撞上去只是虎口送肉。”

    “那你干嘛还要加入斩妖会?”

    “为了戳穿庞山的阴谋。请白道友想想,是谁最先提出建立斩妖会的?庞山道士。是谁不择手段非要掌控斩妖会?也是庞山道士。是谁要求所有成员必须退出道统的?还是庞山道士。”

    “退出道统是暂时的,三年之后还可以重返自家道统。”白倾不那么怒气冲冲了。

    “当然,可是在这三年期间。斩妖会成员只对慕行秋一个人效忠,没有必须保守道统秘密的义务。庞山明知斩妖会不可能打败妖族仍然暗中推动斩妖会的成立,为的就是这些秘密啊。”

    “一群低等道士。能掌握多少秘密?”

    “比咱们以为的要多。”申忌夷停顿片刻,“如果我猜得没错,白道友等人之所以加入斩妖会并支持慕行秋当法将,也得到过乱荆山高等道士的指点吧?”

    “胡说。”白倾脸色微红,反驳的语气却是软弱无力。

    申忌夷微微点下头,表示自己不会追问令白倾难堪的问题,但是对一切已经心知肚明,“我不妨再透露一点秘密,庞山觊觎其他道统的至宝,不只是想一想而已,他们已经动手了。”

    “什么?”白倾露出惊骇的神色。

    这正是申忌夷期望的效果,看了一眼仍在绕圈的头颅,“牙山一时大意,中计的正是我们,庞山利用这颗头颅盗走了洗剑池的一滴水,若不是我们反应及时,只怕已经永远失去洗剑池了。”

    “洗剑池?你们不是已经……辛幼陶说得没错,原来你真的是要夺走秃子。”白倾恍然大悟。

    “牙山只是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妖族的埋伏也是你们设下的?”白倾又有点恼火。

    申忌夷摇头,“牙山还没衰落到要借助妖族力量的程度,如果这次伏击不是巧合的话,那就一定是慕行秋提前向妖族泄露了消息。”

    “慕行秋?这、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庞山抵抗妖族的最大功臣啊。”

    “当然,我从未怀疑过慕行秋的斩妖决心,可是为了配合庞山的阴谋,慕行秋要求所有斩妖会成员退出道统。结果你看到了,中计的人太少,不足以组建他所谓的‘道士军队’,所以他要制造一次杀戮事件,激起低等道士们的同仇敌忾之心,而牺牲者就是你和我。”

    “你没有证据。”白倾感到心慌意乱。

    “那个欧阳槊就是证据。一名普通的散修,完全是一个累赘,慕行秋却非要将他带在身边。为什么?什么擅长与妖魔打交道,真是滑稽。是擅长向妖族传递消息才对。”

    申忌夷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开始还只是推测与分析,慢慢就变成了无可置疑的肯定语气,白倾心中越来越迷惑,只是这迷惑开始转向了慕行秋和庞山。

    两人沉默了一会,申忌夷知道适可而止,让乱荆山女道士去想吧,只要她开始怀疑。自己就能找出证据。

    申忌夷腰间的乾坤袋突然微微震动,他马上从里面取出一只传音香炉,清烟升起,炉内传来万第山道士丰东晨的声音,声称他正与慕行秋在一起。

    申忌夷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白倾,“我有一种预感,赵首座已经遇害了,他为了保护咱们,独自留在慕行秋身边。这是危险之举。”

    “不会吧?慕行秋……怎么可能杀死一名星落道士?”虽然亲眼看到赵知劲与慕行秋斗法时略微处于下风,白倾仍然觉得这是星落道士在隐藏实力,而不相信慕行秋的念心幻术能达到星落境界的威力。

    “如果有妖族的帮助呢?”申忌夷反问道。然后催动香炉,向丰东晨回话,“赵首座遇害了吗?”

    “赵道友死了,但我不能确认这是‘遇害’。”香炉里传来不带感情的呆板声音。

    申忌夷再次看向白倾,这回的目光意味深长,接下来再向香炉说话时,他的声音变得强硬,“让慕行秋来牙山领罪吧,头颅在我……啊!”

    在他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头颅向他射出强劲的红光。

    秃子一直在做梦,四面八方全是大小不一的镜子。每面镜子里面都映出头颅的形象,这是他仅剩的一部分。因此倍加珍惜。偶尔有那么一瞬间,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可他一点也不想醒来,反而希望这个梦能一直延续下去。

    直到其中一面镜子寒光一闪,映照出另一个人的面目。

    芳芳抿着嘴冲秃子微笑,只露出头部。

    秃子可以接受芳芳的闯入,可他说不出话,只能高兴地点头,三缕头发不停舞动以表达心中的喜悦之情,突然他生出一个疑惑:为什么小秋哥不在这里呢?

    秃子在镜子里找来找去,终于又有一面镜子里的头颅改换形象,但不是小秋哥,竟然是申忌夷。申忌夷的微笑一如往日地文雅和蔼,但秃子不喜欢,他又接着寻找,可申忌夷阴魂不散,渐渐地占据了每一面镜子。

    当那副讨厌的微笑面容出现在一多半镜子里时,秃子愤怒了,守在芳芳的镜子面前,努力张开口嘴巴,无声地叫道:“我要小秋哥!”

    他头顶的魔心射出了红光,击碎了一串镜子。秃子愤怒之余又有些得意,破坏的渴望超过了照镜子,他慢慢转动,将四面八方的镜子通通击得粉碎,忍不住纵情大笑起来,只是连这大笑也是无声的。

    梦中的秃子大展神威,梦外的两个人却因此手忙脚乱。

    头颅在众人眼里只是玩具,谁也没想到,当玩具张开嘴巴,露出的是一张血盆大口。

    秃子仍然围着申忌夷绕圈,魔心发出的红光因此都射向了他的身前身后,申忌夷促不及防,被第一道红光在左臂上击出一个拇指粗的窟窿,急忙召出法器护身,可是红光强得不可思议,而他却不能发起反击伤害头颅,只好掏出小铜镜,希望解除对头颅的控制,让他别再围着自己。

    “给我铜镜,我把头颅引开。”白倾说。

    如果是在平时,如果没有对白倾做了那么多劝说而且大获成功,申忌夷绝不会将小铜镜交出去,可是在获得对方信任的同时,自己也会放松警惕,申忌夷就是如此,他此时对白倾几乎没有戒心,立刻将铜镜扔了过去。

    白倾接过铜镜,发现上面的法术印记很弱,于是通过它对秃子施法。

    头颅仍在不停发射红光,但是终于离开申忌夷,飞向新的控制者。

    白倾小心避开红光,伸手抓住秃子的发髻,将魔心对准申忌夷的脚边,“你说的话我无法判断真假,我要将头颅带回乱荆山,请宗师定夺。”

    申忌夷目瞪口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