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零一章 牙山的成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知劲望着满天的闪电与妖族巨人的多条红光厮杀搏斗,居然感到一丝嫉妒。

    慕行秋的法术比他强大,但是还没有强到需要他高山仰止的地步,他不只是嫉妒这名年轻的道士,更是在嫉妒庞山。庞山已经遭遇大祸,已然衰落不堪,却仍然有左流英和慕行秋这样的奇才,令牙山可望不可及。

    赵知劲有些茫然,身为牙山禁秘科首座,他对道法的了解比某些注神道士还要多,可慕行秋的法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明明是吸气七重的内丹,何以能够发挥出与星落七重不相上下的威力?难道整个道统都错了,念心幻术真能化腐朽为神奇?

    不,他不相信,可他也无法解释。

    五名妖族巨人站在数里之外,不停地发射红光与闪电搏斗,时不时发出怒吼,带着腥臭之气的狂风席卷地面,吹伏树木,将大团的不洁之气刮向道士。

    慕行秋无意恋战,一手施法,一手召来三具庞山道士的遗体,对赵知劲说:“你要像他们一样吗?”

    庞山道士为老祖峰殉难,死后内丹被夺,身躯也成为妖术的材料,这是所有道士最不希望看到的结局。

    慕行秋仍然需要星落道士的帮助,法术不会因为内丹的提升而自动出现在道士手中,慕行秋专心修炼念心幻术,对五行法术所知甚少,这是他远远比不上赵知劲的地方。

    赵知劲盯着慕行秋,这已经成为他唯一在意的对象,“告诉我,你的内丹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行秋犹豫了一会,他知道自己的秘密隐藏不了多久,他显示出过强的实力,早晚会有高等道士查出真相,“泥丸宫。看我的泥丸宫。”

    赵知劲微微一怔,取出铜镜照了一下慕行秋的头部,片刻之后发出大笑,“原来如此。”他的心情感到无比舒畅,他的知识没有出错,道统规则仍然有效,原来这个小子拥有星落境界的内丹,只是存放在了泥丸宫,这仍然很古怪、很惊人,但是重新回到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内。

    他取出一枚铜印。向地面掷去。中丹田绛宫遭遇重创,他暂时无力施法,只能依赖法器的帮助才能转移位置。

    在不洁之气的笼罩中,瞬移法术的效力大打折扣,慕行秋眼前一黑,再次恢复光明之后仍能听见妖族巨人的吼叫声,他们大概只转移了几十里远。

    慕行秋立刻施法制造了一层禁制,这能给他们争取到短暂的安全时间,让他思考眼下的形势。

    两人和三具遗体停在一座小山的阴面。周围全是两人高、碗口粗的细弱桦树,在山风的吹拂中,像一群四体不勤的书生站在那里嗡嗡地背诵经典。

    刚转移到新位置赵知劲就坐在了地上,根本隐遁之法产生的护持之力是道士最基本的防护。一旦受损会令身体变得特别脆弱,一次普通的瞬移也令他疲惫不堪。

    赵知劲静坐存想,慕行秋放出三只千里眼,让它们在禁制外面兜了一小圈飞回来。不知是有意还是被迫。赵知劲选择向西瞬移,更加深入妖族腹地。五名妖族巨人似乎知道他们的大致方向,张嘴吹风。将大量不洁之气吹向西方。辛幼陶等人不见踪影,极远方乌云翻滚,大批妖族正在赶来。

    慕行秋首先要解决的是三具遗体,不可能将它们带回断流城庞山了,但也绝不能留给妖族,他取出一截蜡烛,用法力将火苗送到三具遗体上,要将它们烧化。灯烛的作用可不在这里,微弱的火苗烧了几下就熄灭了,慕行秋正要再次尝试,坐在一边的赵知劲睁开眼睛,说道:“让开。”

    禁秘科首座恢复了一点法力,召出一大团火焰,落在遗体上燃烧起来,比凡火的威力更强,很快就将遗体完全吞没,对妖族、对任何一种法术都没用了。

    “以后的道士尸体都应该这样处理。”赵知劲站起身,看上去已经复原,但是两只袍袖在微微颤抖,这是体衰之相,对道士来说乃是不祥之兆。

    “咱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你需要其他高等道士的帮助。”

    “我更需要真相。”赵知劲心中的疑惑一点不比慕行秋少,“左流英是怎么做到的?他哪来的星落五重内丹?又是怎么送进你的泥丸宫的?同样是禁秘科道士,他总是远远走在别人前面。”

    “我的内丹跟左流英无关。”慕行秋知道有些秘密是隐藏不住的,泥丸宫内丹早晚会被查出来,但是有一些秘密只要他能保住自己的记忆就不会泄露,所以他不提幼魔的事。

    “你确定?我想你比我更明白左流英有多擅长暗中动手脚,你以为与他无关的事情,最后可能都是他在操控。”

    慕行秋寻思了一会,内丹是幼魔通过小蒿送给他的,而小蒿的确很受左流英的关注,“不,左流英没这个本事。”慕行秋肯定地说,他能接受这枚白色内丹是有原因的,幼魔从前寄居他的体内,与他同呼吸、共修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共同炼成了这枚内丹,换一个人或是换一枚内丹,都不可能如此完美地结合。

    所以这不是左流英的手段,他不可能凭空造出一枚星落五重的内丹,更不可能让它与慕行秋契合无间。

    赵知劲清癯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没有被说服,虽然赠送内丹这种事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放在左流英身上,什么事都有可能,“这都不重要,关键是左流英败了。哈哈,他想盗取牙山至宝,可他被看穿了,我们夺回了洗剑池水,而且我们还要向各家道统揭穿左流英的阴谋,让他声名扫地。庞山最衰弱的时候没有任何一家道统觊觎你们的祖师塔,左流英却恩将仇报,他做过头了,迈过了道统之间最基本的界线,他不仅毁了自己,也毁了庞山!”

    “我不知道左流英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在暗中做什么。可是只凭秃子,牙山就能扳倒他?”

    “你对道法的了解太少了,那颗头颅即简单又愚蠢……”

    慕行秋上前一步,袖子里又露出闪电,“不准这么说他,他叫秃子、叫慕松玄。”

    赵知劲的两只袍袖抖得更明显了,这不是恐惧,而是体力不支,他冷笑一声,“就叫他慕松玄好了。他的脑子比儿童还要简单,这倒带来一个好处,对他施加的任何法术都会留下痕迹,这些痕迹能证明许多事情,甚至能将左流英送进拔魔洞。”

    慕行秋没这种本事,所以无法反驳,“秃子去过两次牙山,你们何以等到现在才动手?”

    “啊,没错。四年前乱荆山的道士带他去了一趟牙山,就是那一次我生出了怀疑,慕松玄不应该活这么久的,严格来说。他一直就不算真正地活着,即使没有被炼制成法器,他也会慢慢失去那一点活力,成为死去的头颅。可他活着。还活得很好,在洗剑池里如鱼得水,本来很难去除的法术印记轻易就被消除了。这让我十分惊奇。可他是庞山弟子,又有乱荆山道士在身边,我没办法留下他,只能暗中追查他的一切事迹。这倒是一件好事,如果我太早表露出兴趣的话,就会被左流英看穿。”

    牙山就是顺着这条线找到了小妖飞跋,从他那里得到了魔文卷轴被毁时的记忆,牙山道士们得出一系列猜想,但是在找到更多直接证据之前,不想轻举妄动。

    “第二次呢?就在不久之前秃子还去了一趟牙山。”

    “这一次拜访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慕松玄身边居然没有任何人保护,自己就通过瞬息台来到了牙山。但我很快就明白了,这是左流英的试探,他猜到牙山应该发现洗剑池的异常,可我们一直没有公布此事,更没有采取他能看见的行动,所以他害怕了,决定派慕松玄来牙山试探虚实。”

    赵知劲深吸一口气,为了这场与左流英的暗斗,他忍了很久,一旦开口就很难控制将所有话都说出来的渴望,“牙山当然可以将慕松玄留下以恢复洗剑池,但左流英既然敢将他送来,肯定已有准备,不会留下太多证据,甚至可能已经从头颅里转走了洗剑池水。是我建议放过慕松玄,正常接待,不表现出任何兴趣,以此迷惑左流英。牙山不只要夺回至宝,还要揪出罪魁祸首。”

    赵知劲说的事情慕行秋一件也不知道,只能静静地听着,附近的三具遗体已经烧化,火焰正在熄灭,妖族巨人的吼声再次接近,这一次还多了一些别的声音,可他不在意,只想听牙山道士说完。

    “牙山不要左流英主动送过来的头颅,我们要趁其不备突然夺走头颅,让他来不及抹去证据。是牙山的注神道士力主派杨清音来老祖峰查看情况,我们猜测你肯定会跟来,慕松玄自然也会来,可我们没想到你居然要闭关,差一点打乱了牙山的计划。好在你及时出关,并且带来了头颅,申忌夷在控制他的时候已经做过详细检查。”

    赵知劲仰头望天,对妖魔的接近更是毫不在意,“头颅留下的证据足够多了,完全可以证明左流英对牙山至宝心怀鬼胎,而且采取了实际行动,他要在拔魔洞度过余生了。”

    “秃子呢?牙山要怎么对待他?”慕行秋没办法替左流英辩护,他更关心秃子的安危。

    “他属于洗剑池,他就是洗剑池的一部分,两者将重新融合为一。”赵知劲就在这时施法,他已经积聚足够多的法力,即使天下所有妖族都包围过来,他在意的也只是头颅与慕行秋,“交出你的记忆吧!”

    他已经夺回了头颅,可他还想要得更多,这名念心科弟子藏着太多秘密,挖掘出来将有大用处,慕行秋不会瞬移等一些高等道士才能施展的法术,这给予他不少信心。

    慕行秋感受到熟悉的控心术,相比从前几次更强大更凌厉,就像是强盗与教师、刀剑与劝说的区别。

    可他也不再是普通的低等道士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