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章 旧事重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foncolor=red>

    牙山星落道士赵知劲愤怒了。

    道士之心如同千年幽湖一般平静,映照万物而不为所动,但其中静止不动的湖水全由骄傲组成,可以映照风云变幻,却受不得一片落叶的干扰,对那些敢于跨越界线直接触碰湖水的入侵者,道士之心总是给予疯狂的报复。

    慕行秋曾经以务虚幻术数度突入他人的道士之心,但这些人的心境之湖早已波浪滔天,他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这一次截然不同,他没有使用务虚幻术,更没想过要进入对方的心境,他只是单纯地打败了一位星落道士。

    附着闪电的鞭子将冰火之龙压缩成一团红白相间的圆球,看不出半点龙的模样,倒像是一只受气的青蛙,距离主人的手掌仅一尺之遥,越胀越大。

    “不可能。”赵知劲的声音听上去仍很镇定,只是比任何时候都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威严,“你顶多是吞烟境界。”

    慕行秋无意做口舌之争,他知道自己是什么实力:幼魔送给他的礼物、白色的上内丹已经达到星落五重的境界。

    即使将这世上所有的天地灵气都汇聚到一个人体内,也不可能在八天之内将一颗内丹由吸气升到星落,除非它早已经是这个境界。白色内丹的情况就是这样,它原本已是星落五重,为了防止在空气中凝形,而被包裹了一层强大的禁制,慕行秋的八天闭关只是去除了这层禁制,令它恢复原貌。

    他拥有了星落五重的内丹,这让他不仅能够稳定地施展第七层幻术,而且威力倍增。

    慕行秋现在已经非常确定,念心幻术还是要以内丹为根基,但它玩了一个花招:修炼者可以超出内丹的水准提前达到幻术的更高层次。从而获得极大的自信,更加痴迷于幻术,但这种更高层次的幻术是一种假象。修炼者并未获得幻术的全部力量。

    慕行秋以吸气七重的内丹能够稳定施展第五层幻术,这已经达到极限。他当时的实力只是刚刚达到吞烟一重的水平,在星落五重内丹的支持下,他终于能够稳定施展第七层幻术,并且发挥其中的大部分力量。

    第七层幻术名义上与注神相当,但他还差着一截,由星落到注神的之间的鸿沟太大,星落五重的内丹也无法承载第七层幻术飞越过去。

    对赵知劲来说,这却是绝对的压制。

    对来历不明的事物。人们通常选择拒不相信,赵知劲不相信这股力量强过自己,觉得肯定是哪里出了错,而这个错误就在对面的吸气道士身上。

    “左流英!他又在你身上用了什么诡计?”赵知劲渐渐把持不住镇定,将一切都归咎于左流英,这是他唯一能够理解的原因。

    慕行秋没有痛下杀手的唯一原因是他不希望看到道士死在自己手里,他已稳操胜券,决定着敌人的生死,他扭头看向申忌夷,“把秃子交给我。”

    承受闪电之鞭的人是赵知劲。感同身受的却是申忌夷,极短的时间内,他脸上的表情由狂喜接连转变为震惊、惶惑和扭曲。面对慕行秋的要求,他犹豫了。

    “一起上。”牙山的另一名道士廖化元反而没那么震惊,他刚被慕行秋击倒过,毫发未伤,因此认为对方的实力没有多夸张,“别让他的幻术给骗了。”

    辛幼陶的神情越来越兴奋,慕行秋的强**术给敌人多大压力,就给他多大信心,立刻召出硕大的头盔。自动套在头上,双臂展开。露出满手的纸符,“想三个打一个。别忘了还有我。白道士,你站在哪边?”

    白倾不知所措,她还是没有完全明白两方人在争什么,就为了一颗头颅而大打出手?她怎么都无法相信这是道士们能做出来的事情,慕行秋的法术也让她震惊,比赵知劲、申忌夷还要震惊,因为她早已给慕行秋做出一个很高的判断,结果还是低估。

    “我、我……你们先停手,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阳槊跑过来,站在辛幼陶身边,手中的法剑变成数尺长的金龙,“我站在你们这边。”

    一名散修的帮助聊胜于无,辛幼陶还是感激地点下头,然后对白倾说:“你还没有看出来吗?这是牙山设下的陷阱,为的是掳走……秃子和慕行秋,要说谁和妖族勾结,肯定是这三个牙山道士。”

    辛幼陶也不明白牙山为何看重一颗头颅,因此只能含糊其辞。

    白倾皱起了眉头,迷惑地看向赵知劲和申忌夷,没有完全相信辛幼陶的话。

    法术相撞产生的法力波纹越来越强,噗的一声,将笼罩在众人周围的禁制击破了。妖族巨人的吼叫声与脚步声突然响亮起来,如在耳畔,他们已经发现道士的大致下落,正在迅速缩小包围圈。

    申忌夷更加慌乱,一手抓住秃子的发髻,一手重新取出那面特殊的小铜镜,他只需取消头颅上面附着的法术,秃子就能恢复自由。

    赵知劲就在这时爆发了,他的道士之心、他的骄傲不允许计划失败,更不允许自己和牙山声名扫地,“牙山与妖魔誓不两立!”

    这声音如同雷鸣一般,辛幼陶不由自主矮下去半截,脸上色变,再不敢开口指责牙山道士与妖族勾结。

    赵知劲说话的同时,使出了全部法力,硬生生将近在咫尺的闪电之鞭逼退三四尺,紧接着他放弃抵抗,手中飞出数件法器,每一件的目标都不是慕行秋,而是旁观的几个人。

    无数声音汇集在一起,闪电之鞭击中了赵知劲,可申忌夷等人也消失了,连散修欧阳槊也不例外。

    赵知劲施法将所有人转移,只留下自己和慕行秋,刚刚遭受重创,他的脸上却露出微笑。

    山中弥漫着不洁之气,任何瞬移之法都走不了太远。慕行秋知道辛幼陶、秃子就在附近不远,可他还是走向了赵知劲,“你是想成为妖族的俘虏。还是跟我走?”

    赵知劲低头看了一眼,胸前被鞭子击中的地方并无伤口。慕行秋在最后一刻收回了大部分法力,他仍然不愿杀死道士。

    “嘿。”赵知劲冷笑一声,身体没有受伤,并不意味着他就完整无缺,道士的三处丹田都有根本隐遁之法产生的护持之力,他的中丹田绛宫却失去了这层防护,道士之心的狂怒令防护露出破绽,它被击碎了。

    此时抬头四望。已能看见五名妖族巨人的身形,他们正在森林中横冲直撞,没有眼睛的眼窝里射出炽热的红光,正在搜寻目标,很快他们就能发现地面上的两个小人儿。

    “牙山为什么要秃子?”慕行秋仍然想不通这件怪事。

    “明知故问,你想制造一段记忆,将它交给各家道统以证清白吧?我不会上当,不会再上当。”赵知劲特别强调这个“再”字,吐出这个字时甚至有点咬牙切齿,他对左流英的戏耍记忆犹新。

    “我不会再向任何人交出我的任何记忆。”慕行秋也强调“再”字。“我也有自己的秘密。”

    “呵呵,没错,你有秘密。不可告人的秘密,道统没有那么笨,他们会要求你交出所有记忆,而不是某一段。”赵知劲晃了一下,“牙山要那颗妖头是为了洗剑池。”

    “洗剑池?”慕行秋的记忆一下子被唤醒了,风如晦、杜防风、魔文卷轴上面的一滴血,可那件事已经解决了,洗剑池的水已经一滴不剩地送回牙山,魔文卷轴在乱荆山被毁掉。他的心里咯噔一声。毁掉魔文卷轴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小妖飞跋。还有一个就是秃子。

    “用不着装糊涂。”赵知劲面露不屑,突然又变了语气。“不,你是真糊涂,因为你的确不知道,左流英怎么可能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你只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

    “洗剑池还是没有完整吗?”

    “它在日益衰弱。”赵知劲恨恨地说,好像正在衰弱的是他本人、他的至爱、牙山的希望,“我们隐瞒了这个消息,假装一无所知,正常替道士们清洗器,因为我们知道敌人躲在暗处,只是当时还不清楚敌人是谁。然后是我想起了那滴唯一曾被带出棋山的血迹,断定一切问题都出在你身上,可你正在乱荆山闭关,偏偏将头颅留在身边。这是一计妙招,庞山根基已毁,乱荆山却没有,依托她们的保护,牙山也没办法把你揪出来。”

    第一个巨人已经走近了,两道红光斜斜射向目标,慕行秋抬起手臂,两路闪电挡住了攻击,他的目光仍然停在赵知劲脸上,“接着说。”

    “我们打听到有一只小妖,千辛万苦将他找了出来,夺走了他的全部记忆,于是我们猜想,还有一滴洗剑池水藏在头颅之内,他比当初的盗水者更甚,他在不断吸取洗剑池的力量。”

    “飞跋呢,你们把他杀了?”

    赵知劲一愣,不明白慕行秋何以关心一只小妖,“杀他会脏了我的手,他被关起来了,但他一点都不重要,他只拿到魔卷轴无用的一半,沾有血滴的那一半被妖头在嘴里咀嚼。”

    “卷轴上面的血滴你们早就拿回去了。”

    “这也是一记妙招,你……不,是左流英,用这一招骗过了九大道统,尤其是骗过了牙山,我们着实高兴了一阵,直到池水迟迟不能复原,甚至还在减弱,我们才知道上当了。这都是左流英的诡计,可他聪明过头,没料到我们已经看破他的伪装。头颅将会被送回牙山,这回我们要将它整个融入洗剑池,再不给左流英半点机会!”

    慕行秋心中还有诸多疑惑,可五名妖族巨人全都到了,他没法再继续问下去,“你不会死,你怀疑左流英,那就当面与他对质。”

    慕行秋转过身,鞭身上的闪电像昙花一样迅速盛开,迎向五名巨大的敌人。

    (求推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