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九章 秃子不肯回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成功了,头颅如今已是他的囊中之物,即使他垂下手臂,即使他将小铜镜收起,庞山的怪物仍然围着他旋转不停,像一只发现花丛兴奋不已的蜜蜂。

    “看来不洁之气的确对道士有不好的影响,即使吸不到它也破坏了道士之心,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申忌夷嘴里说着,手中亮出了如意,他现在可以双手施法了。

    “秃子,过来。”辛幼陶叫道,他也发现了异常。

    秃子没有听话,好像完全忘记了周围还有其他人存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镜子、镜子。

    远处传来一声轰响,又有妖火冲天而起。赵知劲指向站在远处的欧阳槊,“你刚才离开禁制范围做什么?”

    “啊?我、我是无意的。”欧阳槊吓坏了。

    “嘿,好一次无意,你不知道此地受到妖术监视,你这一步就等于在向妖族发出信号。”赵知劲声音越发严厉,“你为什么非要跟来?你的法术比道士更强?还是你拥有特别的本事?”

    欧阳槊全然没有料到自己会成为矛头所向,脸上忽红忽白,“我……没有,我只是过来帮忙……”

    “是我让他跟来的,他擅长与妖族与打交道,或许有用。”慕行秋插口道,他还是不明白申忌夷控制秃子有何用意,因此没有立刻采取行动。

    “你上当了。”赵知劲冷冷地给出结论,“我听说过,这位散修就是洪福天的徒弟吧?他们师徒二人联手,很可以就是为了将道士引入妖族的陷阱。”

    欧阳槊尊重甚至崇敬道统,在道士面前显得害羞而胆怯,但他绝非懦弱之辈。受到冤屈时心中固有的胆气反而被激发出来,上前两步,大声道:“你血口喷人。我和师父从来没有与妖族勾结!”

    “放肆。投靠妖族的散修还少吗?不是向妖族传信,你没事踏出禁制做什么?难道你是小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牙山禁秘科首座当然不能与一名散修唇枪舌剑地交锋,廖化元代替赵知劲发出一连串质问,认准了欧阳槊就是奸细。

    欧阳槊遭过追杀、受过轻视,却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污蔑过,一股怒气从心底生起,脸憋得通红,“我没有……”突然拔出背后的法剑,“我死在这里总能证明我没有勾结妖族吧?”

    一道闪电划过。击落散修手中的剑,慕行秋可不能让自己带来的人就这么自杀,“先别急,证明清白的方式还有许多。”

    “而且只是冒出一团妖火而已,妖族未必发现了咱们的踪迹……”辛幼陶话音未落,各个方向接二连三地升起妖火发出巨响,恰好将他们的藏身之地包围。

    廖化元冷哼一声,“演的一出好戏,还是让我代劳吧。”右手一挥,射出一串利刃。这就要杀死欧阳槊。

    闪电再次射出,与利刃纠缠在一起,离欧阳槊还有十几步远。一块消失了。

    廖化元脸色铁青,“慕行秋,你一味袒护投靠妖族的散修,难道念心科打定主意又要背叛道统?”

    牙山道士不给任何人劝架的机会,左手持剑,右手捏诀,再次射出一连串的利刃,他是传统的道士,大部分精力都用来修行内丹。在遇到叹息劫之前不学太多的法术,因此虽是餐霞道士。却只会五行之金法术,也没有太多的花样。只是增强了法力,利刃的数量更多、速度更快。

    慕行秋抬起右臂,甚至没有亮出鞭子,闪电从袖中射出,迎上连串利刃,瞬间将它们击散,轻松得像是以剑刺纸,他与廖化元相距不远,闪电倏忽而至,正中对方胸膛,牙山道士啊的一声倒飞出去,落在禁制边缘,一骨碌爬起来,没有受伤,却显得狼狈不堪。

    “我不记得牙山有这种权力,可以随意判定某人为妖族奸细。”慕行秋并未收起闪电,就让它在空中伸缩不定,他知道自己落入陷阱了,外有妖魔内有牙山道士,他必须凭真本事闯出去,但他仍不想杀死一名道士。

    申忌夷哈哈大笑,“廖道友,你太大意了,慕道士可不是一般的吸气道士,他在皇京接连战败数名餐霞道士,令人眼界大开,可惜你没有看到。”

    申忌夷仍称慕行秋为“道士”,语气显得缓和了一些,乱荆山的白倾趁机说道:“咱们非得在这里斗法吗?妖族就要打过来了,咱们躲不了多久,还是先想办法冲出去吧。”

    “白道友所言极是。”申忌夷客客气气地点下头,“慕道士怎么说?虽然你退出了庞山,终归还是一名道士,而这位欧阳槊——我并无恶意,也没有偏见——乃是一名可疑的散修,说实话,当初将他带在身边我就有所疑虑。”

    “我怎么觉得牙山更可疑?”辛幼陶双手缩在袖子里,分另握着数张纸符,“你们三个牙山道士都可疑,谁也没邀请你们,是你们非要加入进来,然后悄悄将万第山的丰道士支走。”

    双方又有要动手的架势,白倾平时是站在慕行秋一边的,可涉及到背叛道统的罪名,她感到左右为难,说慕行秋投靠妖族,她绝不相信,可也不敢怀疑一位星落道士,而且她跟普通道士一样轻视散修,觉得为欧阳槊发生纷争实在不值得,恼怒地喝道:“够了,从现在起谁也不准指责谁,离开险地之后让各家道统的宗师定夺吧。”

    “白道友所言极是。”申忌夷仍然面带微笑,辛幼陶也不再吱声,廖化元迈步走来,目光一直盯在慕行秋身上。

    “秃子。”慕行秋叫道,平时只要有一点危险就跑回小秋哥身后的秃子,这时却一反常态,不肯离开申忌夷半步,只是痴迷地围着他绕圈。

    “请慕道士待会和赵首座开路,慕松玄就由我来保护吧。”申忌夷淡淡地说,扭头问道:“你愿意吗?”

    秃子停下。呆板地说了一声“愿意”,继续绕圈。

    “真乖,你是庞山弟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落入妖族之手。”申忌夷看向慕行秋,一向极有风度的目光里闪现着遮掩不住的得意。

    直到这一刻。慕行秋才恍然明白过来,申忌夷控制秃子的目的不是为了威胁自己,牙山禁秘科首座亲自出马也不是来夺神魂,牙山的目标就是秃子,这颗孤零零的独一无二的头颅。

    可其中的原因慕行秋还是想不透,就在不久之前,秃子还曾经周游各家道统,其中也包括牙山。为何当时没有异常,非要在此时此地掳走他呢?

    一直以来,慕行秋都在保护秃子,保护他免受世人的嘲笑与羞辱,但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秃子会成为某些人的直接目标,而这些人居然是道士。

    如果这时他还能保持冷静,那就是真的像高等道士一样无情无欲了。

    闪电猛地刺向申忌夷,声势惊人,像一柄红色的长剑,白倾叫了一声。不明白说得好好的,为什么又打起来了。她对秃子不算很熟,只知道这是一颗平易近人喜欢镜子的头颅。所以对他留在申忌夷身边并不特别意外。

    申忌夷早有防备,左手的如意一直没有收起,身为五行科吞烟道士,他的法术可比沈昊、廖化元等人强多了,他见过慕行秋的念心幻术,心中从未服气,他不相信单凭法术就能让吸气七重的道士取得吞烟境界的实力。

    土、金、水三类五行法术同时发出,相生相助,形成一道旋风似的强*术。

    两道法术相撞。闪电冲进了旋风内部,像是要被吞掉。僵持只持续了一小会,闪电突然强大起来。击散了旋风,奔向敌人。

    申忌夷脸上骇然变色,他本来就没有十足把握击败慕行秋,否则也不会请来首座赵知劲,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法术竟然不堪一击,这名念心科弟子的实力比在皇京时又强了许多,八天闭关真的产生了惊人的效果。

    他要为自己的一时大意付出代价了,情急之下,抓住秃子挡在自己胸前,他已经顾不上这颗头颅有多重要了。

    慕行秋及时收招,他没想杀死任何人,只想夺回秃子。

    与此同时,另一道法术击在申忌夷抓住秃子的手上,将它弹开,“小心点!”赵知劲出现在十几步之外,厉声喝道,然后转向慕行秋,两只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庞山竟然还藏着一位吞烟道士,这就能解释通了,全解释通了,你既然能隐藏内丹境界,自然也能隐藏其它事情。”

    “你说什么?”慕行秋莫名其妙。

    “你一直就很擅长隐藏,不是吗?从前的真幻,现在的内丹,这都是左流英教给你的吧?错不了,这是左流英最喜欢的手段,可这一次他失算了。”赵知劲的神情像是发现了一件道统至宝,妖族巨人轰隆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却毫不在意。

    “慕行秋,我宣布你为牙山的敌人。”赵知劲发出一条冰火长龙,龙身还没亮出一半,龙头已经扑到敌人身前。

    慕行秋仍不知道牙山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但他着实被激怒了,他从来没得罪过牙山,赵知劲当初检查真幻遭到戏耍,也是左流英的手笔,与他一点关系没有。可牙山道士就像疯了一样认准他是阴谋者,还要夺走他最重要的一位朋友。

    红黑色的鞭子冲出袖口,周身裹挟着密集的闪电网,迎向冰火长龙,瞬间将它逼退丈余。

    两人相距太近了,法术碰撞出一圈又一圈的法力波纹,越扩越大,旁边的申忌夷等人不得不向后退避,都对这样的场景感到不可思议。

    “你错了,我的内丹不是吞烟境界。”慕行秋不停地增强法力,牙山星落道士袍袖鼓起、散发竖立,满面怒容却掩饰不住心中的震惊。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