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八章 星落道士的谎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侧耳倾听,脸上露出和蔼的微笑,“你听到什么了?”

    其他人也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慕行秋,除了林涛与偶尔的鸟鸣虫嘶,他们什么也没听到。

    “好像有一阵嗡嗡声,像小虫子在耳边飞,我还以为……”慕行秋笑着在耳边拍了一下,“念心幻术练得太久了,有时候我自己都会产生幻觉。”

    念心幻术是一个万能理由,别人对这一科都不了解,心里有疑惑也不会说出来。其实慕行秋撒谎了,因为他不明白星落道士为什么要撒谎,他清楚听到赵知劲在以密音通知丰东晨前往西北,而他非常确认,他们停留的地方是在西方偏南。

    “大家休息一会吧。”申忌夷以化解尴尬气氛为己任,站在仍然满面怒容的辛幼陶和廖化元中间,“妖族三面埋伏,单只留下西边,肯定是要将咱们困住,待会可能还要战斗。”

    辛幼陶哼了一声,大步向另一边走去,不愿与廖化元待在一起。

    慕行秋冲其他人笑了一下,快步追上去。两人并肩走到禁制边缘,辛幼陶转到一棵树后,立刻掏出一张白纸,上面已经用法术写上了一行字:你听到什么?

    辛幼陶假装生气走开,就是为了与慕行秋私下交谈。

    慕行秋也以法术在纸上写字:赵知劲将丰东晨引向西北。

    辛幼陶眉毛微微一扬,吸气七重的慕行秋居然能听到星落道士的密音,这可是一件古怪事,但眼下最该关注的事情不是这个,他又写下一行字:牙山有何用意?

    慕行秋寻思了一会,只写下两个字:神魂。

    他有一个猜测,洪福天的记忆里可能无意中透露出神魂的下落,所以各家道统分别派人前往老祖峰查看。牙山赵知劲将万第山的丰东晨引走,很可能是要利用唯一的念心科弟子引出拥有神魂的幼魔,将其独占。

    辛幼陶居然听明白了,自从一个多月前恢复清醒之后,他花了不少时间了解过去发生的事情,听说过高等道士们对神魂的兴趣,于是他迅速写道:我去制造混乱,你趁机逃走,找回丰东晨。

    这是不错的计划,如果牙山的兴趣是利用慕行秋引出幼魔。他逃走之后,赵知劲反而不会轻举妄动,丰东晨一旦现身,赵知劲更得收敛。

    慕行秋从树后探出身子,往赵知劲的方向望了一眼,牙山星落道士还在静坐存想,好像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已然泄露,仍在向丰东晨重复同样的谎言。另外几人随意散开,白倾撞见慕行秋的目光。冲他点点头,廖化元背对众人,似乎仍气愤难平,欧阳槊紧张地站在一边。在道士中间显得极不自在,最放松的是申忌夷,他取出一面精致的小铜镜,正在向秃子展示。

    慕行秋回到树后。冲辛幼陶摇摇头,随后在纸上写下一行字:我要让牙山透露真相,你保护秃子和欧阳槊。

    辛幼陶的双眼越睁越大。可慕行秋目光里的自信与镇定渐渐感染了他,辛幼陶撇撇嘴,表示同意,虽然感到惊奇,但他早已不再怀疑好朋友的决定。

    两人走向同伴们,辛幼陶满脸带笑,远远就向背对自己的廖化元大声说:“廖道士,我向你道歉来了,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离开道统太久了,沾染了不少俗世的坏毛病,这不,事情刚有点不顺就疑神疑鬼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廖化元转过身,脸上挤出微笑,“是我先提出怀疑的,我也有错,不该对庞山同道的遗体不敬。”

    辛幼陶连连点头,“仔细想来,我觉得你说的话还真是很有道理,妖族这些年弄出不少稀奇古怪的妖术,他们将三具遗体扔在山上让咱们带走,没准在体内种了某种妖术。廖道士说得太对了。”

    廖化元一愣,不记得自己说过妖术的事情,可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辛幼陶转到了那三具遗体上。

    辛幼陶在遗体旁边止步,皱眉俯视,突然扭头对廖化元说:“麻烦你能不能将赵道士请过来,对这三具遗体做一次仔细检查?”

    廖化元又是一愣,辛幼陶的态度转变太快,他一时适应不了,犹豫地说了一声好,没有去找赵知劲,而是望向了申忌夷。

    申忌夷右手举着小铜镜,吸引秃子在他身边绕来绕去,脸上挂着他一贯的优雅微笑,“用不着打扰赵首座,我就能检查遗体,而且在妖血阵中,丰道友已经查过一遍,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

    辛幼陶点点头,好像在表示同意,突然抬高声音大叫道:“赵首座,联系到丰道士了吗?”

    刚刚缓和态度的廖化元立刻又怒容满面,低声喝道:“你做什么?没当过道士吗?”

    “怎么了?”辛幼陶突然醒悟,在自己头上拍了一下,“道士存想是不能受打扰的,不过还好,赵首座是星落道士,想必不会受我的影响,自从离开庞山,我的修行降低不少。”

    申忌夷目光扫动,最后落在慕行秋脸上,“两位这是玩的哪一出?”

    慕行秋笑了一下,“申道友多虑了,身处妖族地盘,辛符师有些紧张,别在意。”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都挂着微笑,气氛却骤然发生变化,欧阳槊更加不知所措,再次后退,离禁制边缘只有两三步,白倾似乎明白了什么,手指微弯,做出施法的准备,只有秃子一无所知,完全被铜镜吸引住,不停地冲镜子里的形象做鬼脸。

    辛幼陶突然双手一拍,“我就说这三具遗体有问题,要不然咱们为何全都疑神疑鬼起来?申道士,就请你再检查一遍吧。”

    “嗯。”申忌夷右手仍然举着铜镜,左手从乾坤袋里召出三件法器,一铃、一印、一镜,第二面铜镜飞到三具遗体上空,开始缓慢地照射,铃与印没有动。

    慕行秋觉得时机已到,第一次在实战中以白色的上内丹施展第七层幻术。

    好像一点火星掉在了满地的柳絮里,瞬间燃着了一大片,又瞬间消失,申忌夷、廖化元、辛幼陶和白倾同时施法,又同时结束施法,因为他们发现慕行秋的法术很奇怪,没有闪电露出,也没有攻向申、廖两人任何一位。

    他们能感觉到那股若有若无的法术,只是不知道它到底攻向哪里、有何用处,好像这道法术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感知能力。

    申忌夷哈哈笑了两声,“这算怎么回事……”

    话音未落,另一边的赵知劲突然从存想中醒来,猛地站起身,接连召出十余件法器,包括主法器如意,手上不停地变换法诀,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动作夸张得有些可笑。

    欧阳槊太害怕了,又退后几步,终于走出了禁制,发现之后立刻走回来,脸色因此变得通红,好在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

    申忌夷盯着赵知劲看了一会,脸上的微笑一下子消失,“慕行秋,你暗算牙山首座!”

    慕行秋的确用了一招偷袭,在辛幼陶的帮助下,他假装要与申、廖二人动手,其实真正的目标是赵知劲。

    赵知劲的密音属于五行之水幻术,高等道士经常用这种幻术互相联络,他正在向远处传播密音,尚未得到丰东晨的回应,突然之间,他的幻术被另一道完全不同的幻术一口咬住,调过头来直扑自己的中丹田绛宫。

    绛宫是三田之一,至关重要,赵知劲怎能不惊?立刻从存想中醒来,连施十余道法术,终于将入侵者撵了出去,身上却不由自觉出了一层冷汗。

    “想不到吸气道士也有这种本事。”赵知劲快速检查一遍,发现自己并无大碍,放下心来,目光盯向慕行秋,“这就是你的念心幻术?”

    “正是。”慕行秋心中生起一丝兴奋,白色内丹得心应手,超出他的预期,泥丸宫原本的职责是存想法术细节,内丹入驻之后,两者结合得更快了。

    白倾是外人,发现事情不对劲儿,向后退去,可是看到申忌夷与廖化元并不是特别意外,好像早就知道会有这一战,她又向慕行秋靠近几步。

    “你为什么要将丰道士引向歧路?”慕行秋直接问道。

    “你居然能听到我的密音?那你绝不是吸气道士!”赵知劲不相信只凭念心幻术就能偷听到星落境界的密音,他身边的一面铜镜自动翻转,射出一束光,在慕行秋小腹处照了一下,他的嘴角在抽动,“吸气七重,这不可能。”

    辛幼陶大声说:“我还以为星落道士不可能撒谎呢,你不也破例了?”

    赵知劲沉默了一会,“因为我需要丰道友将妖魔引开,好让咱们带着遗体离开险地。”

    辛幼陶一愣,觉得牙山道士的解释非常合理,他跟慕行秋疑心太重,竟然没往这方面想。

    申忌夷又来打圆场,“原来大家都有误解……”

    慕行秋仍然不相信赵知劲,他刚刚以幻术拿到牙山首座的一小段记忆,在这段记忆里,赵知劲只是不停地重复谎言,只字未提引走妖魔的事情。

    慕行秋用余光扫了一眼申忌夷,看到了他的微笑、他手里举着的小铜镜,还有仍在绕圈做鬼脸的秃子,秃子居然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他的心蓦然一动,申忌夷检查尸体和即将决斗的时候都不肯双手施法,总是举着铜镜吸引秃子注意,这样的做法可太奇怪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