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七章 撤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火隐藏在一座狭窄的山坳里,赤红色,与远处的绿色妖火遥相响应,升起的时机恰到好处,带领众人飞行的牙山赵知劲竟然没有躲开,万第山丰东晨的护罩也没能挡住这突然的一击。

    慕行秋一把抓住在空中站立不稳的欧阳槊,随即与其他人一样,迅速取出铜镜,数道光芒融为一体,驱散一小块不洁之气,让身处其中的几人可以呼吸到正常的空气。

    不洁之气远看是灰蒙蒙的一片,其间常有异光闪现,身处其中反而看不出特别之处,阳光依然普照,地上的草木长得也很茂盛,普通人几乎感觉不到它与正常空气有何区别,内丹驳杂的欧阳槊就不在意,可是对道士们的纯粹内丹来说,不洁之气会与体内的天地灵气发生冲突,必须驱散。

    辛幼陶没有法器,立刻摘下头顶的七重冠,放在随身携带的小皮囊里,这只皮囊跟道统的百宝囊类似,能够装下许多远远大于它的物品,他从中取出一顶能包裹整个脑袋的符箓头盔,戴在头上连眼睛不露,银色外表写着许多紫色符文,时不时发出柔光,同样能够保护主人免受不洁之气的侵蚀。

    总体来说,这顶头盔还是很威风的,上面装饰着一尺高的缨饰,五颜六色的羽毛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只是辛幼陶人比较瘦弱,身上又没有穿甲衣,脑袋因此大了一圈,显得很古怪,白倾等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是第一等的紫华符文盔,皇京龙宾会专有,平常人想看都看不到。”头盔确实不错,辛幼陶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一点都不沉闷。

    白倾挪开目光,控制着数件灯烛,专心尽守护之责。秃子却对头盔艳羡不已,盯着辛幼陶不放,若不是形势危急早就开口大声赞美了。

    道士们分开,形成一个椭圆形,两名星落道士分守两端,三具尸体停在中间。

    除了辛幼陶的头盔引起一点注意,再没有人开口说话,他们都知道将面临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连散修欧阳槊也拔出光彩夺目的法剑。准备与妖族一战。

    时间一点点过去,巨响与妖火在群山引发的混乱归于平静,却没有妖兵和妖术师出现。

    丰东晨突然低声查起数来,“一、二、三……”

    欧阳槊的心跟着一跳一跳,到“十”的时候剧烈地一大跳,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十五”的时候丰东晨才停下,“嘿,十五只小妖就敢拦路。”突然抬高声音大喝道:“出来!”

    叫声甫落。东边数里之外的一片树林晃动起来,好像有一只巨熊在里面撒野,紧接着高耸的大树纷纷倒下,一只高达数丈的巨人站立起来。披头散发,只在腰间围着一块兽皮,全身皮肤布满灰褐色的大小疙瘩,像是熔炼未成就被抛弃的废铁。

    巨人的脸部倒是比较平滑。两只鼻孔像风箱似地呼呼喘息,嘴唇外翻,露出满口尖牙。最奇特的是没有眼睛和眉毛,眼窝处虽有凹陷,却与脸颊连成一片,没有任何器官。

    丰东晨正好面对此妖,不禁愣了一下,“怎么会是一只?明明是十五只,也罢,不过是只四丈妖……”

    辛幼陶扭头望了一眼,先被无眼巨人吓了一跳,随后诧异地叫了一声,“咦,他胸上画着符箓吗?”

    巨人胸前确有一片褐色图案,与肤色极为相似,得仔细观瞧才能辨认出图案并非随意而为,乃是一道笔划繁杂的符箓。

    “修身符,谁给他画上的?”辛幼陶愈发惊骇,因为他发现这道符箓笔力不弱,绝非一般符箓师的作品。

    丰东晨不在意这些,四丈妖在他眼里不堪一击,抬手便要施法,他的主法器是一柄铁尺,末端突然红得发亮,仿佛被炉火熔化一般。

    “他不是四丈妖!”慕行秋猛然反应过来,“这是鱼龙阵,十五只妖魔组成的鱼龙阵,兰冰壶……”他看向身边的申忌夷,正是这位牙山道士将道统符箓传给了兰冰壶。

    丰东晨对符箓和兰冰壶的鱼龙阵都不在意,根据多年的斩妖经验,他知道与妖魔对战务必速战速决,一条火线从他的手里射出去,作为一名星落道士,只会五行之火法术实在有些寒酸,但他发出的火与众不同,虽然也在五行之内,但具有某些不熄炉太阴之火的属性:温度如常,却能熔化世上最坚硬之物。

    巨人还击,平滑的眼窝处红光闪动,很快就亮得刺眼,射出两道红光,一道迎上火线,另一道击向敌人。

    火与光相撞,发出嗤嗤的响声,火星四溅,像一面巨大的圆盾横在空中,双方僵持不下,巨人竟然挡住了星落道士的一击。

    兰冰壶的鱼龙阵变强了,从前需要成百上千的散修才能组阵与星落道士一战,有了道统符箓的帮助,十五只妖魔就暴发出强大的力量。

    丰东晨吃了一惊,专心施法,不再说话。另一边的牙山赵知劲转过身,射出一连串的水晶,挡住了巨人射过来的第二道红光。

    仅仅十五只妖魔组成的鱼龙阵,就需要两位星落道士同时出手应对,普通道士震惊不已,丰东晨和赵知劲则极不服气,同时增强法力,将两道红光逼了回去。

    巨人展开双臂朝天怒吼,胸前的符箓图案像毒药一样向肌肤以内腐蚀,眼窝发出的红光虽然只剩两三尺长,却没有再退缩。

    其他道士不能旁观了,对方不是一只四丈妖,而是十五只妖魔组成的鱼龙阵,道士这一方加上秃子和欧阳槊才九个人。

    秃子跳到慕行秋头顶,他也能射出红光,很想与巨人一较高下,慕行秋却抬起手将他拍回了背囊,“不许出来。”

    慕行秋有预感,这场战斗不会持续太久,妖魔有兰冰壶帮助,他得准备着随时加速撤退。就怕事发突然,秃子跟不上。

    因为这一拍,慕行秋施法比别人都慢了一点,连欧阳槊的夸张金龙都飞了出去,他袖中的鞭子才闪出一条几尺长的闪电。

    慕行秋没得到机会验证自己的实力,妖族也不只是一个鱼龙阵,东、南、北三个方向都有树林在晃动,转眼之间,又有四只同样高大的巨人站立起来,迈着大步向道士们逼近。树木成片地被踩倒,山中鸟兽再一次惊飞走逃。

    “退。”丰东晨下令,手中铁尺又射出一条火线,接住第一个巨人的另一道红光,给其他人撤退的机会。

    几个方向都有鱼龙阵巨人,唯一可退的方向是西边,赵知劲并无废话,立刻带着众人飞向西方,很快降低高度。隐藏在茂密的森林之中。

    慕行秋与辛幼陶仍然控制着三具庞山道士的遗体,紧紧跟在后面。

    欧阳槊对道士们的“无情”感到诧异,回头张望了一眼,看到丰东晨正取得优势。两条火线像尖刀一样在巨人脸上上划出道道伤口,但是另外四名巨人已经冲上来,八条红光齐射,将万第山的星落道士团团包围。

    他没看到结局。赵知劲的法术带着众人进入森林,他得小心躲避从身边飞掠而过的树条藤蔓。

    一口气飞了一个时辰之后,赵知劲在一片斜坡上停下。道士们立刻动手,在方圆半里的范围内制造重重禁制,由于是静止状态,这些禁制比丰东晨在飞行过程中施放的护罩更加隐蔽、更加强固。

    欧阳槊帮不上忙,只能与三具尸体待在一起,看着栩栩如生的面孔,心中忐忑不安。

    林涛阵阵,四周再无异声,道士们暂得安全。他们其实没有欧阳槊想象得镇定,只是多年的修行培养出一种心境,让他们绝不在客套上浪费时间,面对强敌,撤退是肯定的,而且总得有一个人断后,所以谦让就没有意义了。

    赵知劲选了一个块干净的地方坐下存想,他在寻找丰东晨的下落,低等道士们走远一些,以免造成干扰。

    几个人各有心事,都不说话,秃子从背囊里钻出来,寻思了一会,开口打破僵局,“咱们为什么要逃呢?就是几只大个妖魔而已,完全可以打一架啊。两位星落道士各打一个,小秋哥打一个,我也能打一个,你们合力打一个……”

    牙山的餐霞道士廖化元突然哼了一声,“都是那三具尸体坏了事,妖族那里不知保存了多少具道士遗体,光带走这三具能有何用?”

    辛幼陶也哼了一声,“先别乱栽责任,这群妖魔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里,来得时候没动静,返回的时候才蹦出来,击破护罩的妖火又打得那么准,咱们分明是中了埋伏,跟庞山道士的遗体根本没有关系。”

    “你什么意思?是说牙山选的路线有问题吗?”廖化元恼怒地问,众人都是被牙山道士赵知劲带着飞行的,这场埋伏如此精准,倒像是牙山故意送上门的。

    辛幼陶与廖化元怒目互视,突然想起还戴着头盔,急忙摘下来,继续对视,他可不怕与自己同样境界的道士。

    申忌夷又一次站出来打圆场,“身处险地,妖魔四伏,咱们自己先不要乱。”

    “可能是兰冰壶。”慕行秋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她了解道士,能猜出咱们的路线,这次埋伏大概就是她设计的。”

    这个解释令牙山和庞山都没有责任了,辛幼陶和廖化元挪开目光,只有申忌夷尴尬地笑了笑,“兰冰壶被逐出庞山数百年,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晚节不保,在这种时候投靠妖族。”

    “她是为了道士内丹。”慕行秋倒不觉得太意外,道统符箓需要逝去道士的凝固内丹作为最重要的材料,兰冰壶不可能从道统得到此物,唯一的选择就是投向漆无上。

    近五百名庞山道士当年在老祖峰殉难,内丹全落入妖族之手,其中三百余枚随妖火之山被毁,应该还剩下一些。

    慕行秋突然竖起手指,示意大家禁声,因为他听到一个声音,非常微弱,却很清晰,片刻之后,他惊讶地望向不远处的赵知劲,他听得清清楚楚,牙山道士正将丰东晨往错误的方向指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