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六章 妖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道士们在百里之外就嗅到了血污之气,相距十里时落地步行,散修欧阳槊直到这时才发现异常,紧张地靠近慕行秋,过了一会见大家都不开口,他极小声地提醒说:“咱们好像走进‘折翅妖阵’了,这里可不太安全。”

    慕行秋嗯了一声,相信两位星落道士不会擅入危地,万第山的丰东晨正逐渐增加无形护罩的层数,防止行踪外泄的同时,也挡住了越来浓郁的血污与不洁之气。

    “什么折翅妖阵,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妖血阵。”乱荆山白倾走在慕行秋身后,对散修的无知十分不屑,“妖血与不洁之气结合形成一道屏障,道士若是非要在其中飞行,就会引起妖族的警觉,咱们可没有‘折翅’,只是不想打草惊蛇而已。”

    欧阳槊脸上一红,不敢再吱声了,他跟妖族打交道比较多,了解到的名称都是妖族的说法,与道统不太一致。

    临近妖血阵核心,丰东晨发出的护罩已经多达九层,范围却逐渐减小,最后直径只有两三丈,九个人都不能离得太远。

    一座光秃秃的山峰,在郁郁葱葱的群山之中颇为显眼,山上的成片尸体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百余具形态各异的妖族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头部没有任何伤口,脖子以下却被鲜血浸泡,血污连成一片,那些干净的面孔就像是飘在血池之上的古怪花蕾。只是这样的场景毫无美感,白倾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辛幼陶转身屏住呼吸,强行忍住喉间的翻涌。

    两位星落道士无动于衷,丰东晨甚至将这当成一次现场授课,“这是新结成不久的妖血阵,应该还不到五天,这些妖魔都是被同族杀死的。道统只是夺取妖丹。他们干脆将整个妖身都当成施展妖术的材料。你们瞧,遍地血污一直没有凝固,也没有野兽蝇蚊敢于靠近,说明这座妖血阵威力不小,可能加入了……那是什么?”

    丰东晨快步向前走去,护罩是他发出来的,其他人都紧随其后,生怕被落在外面,辛幼陶也只得转过身来,尽量不低头看遍地的尸体。

    众人在护罩内各自施法。以便走在血污之上而不受沾染,饶是如此,白倾脸上仍露出十分厌恶的神情。

    妖血阵的正中间露出三张人类的面孔,虽然不少妖族长得与人类完全一样,但是在这座秃山之上,在一群青面獠牙的妖尸当中,这三张面孔实在太像人类了,他们的身体也浸在血泊当中,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第一个认出三人身份的是秃子。他从背囊里钻出来,飘在慕行秋肩后看着地上的尸体,小声说:“我认得他们,这是从前的庞山弟子。”

    当年在老祖峰修行的时候。慕行秋很少离开禁秘塔,对同门道士都不太熟,秃子却喜欢四处闲逛,认识不少人。

    辛幼陶一直扬着头。闻言低头查看,也认了出来,“这、这是戒律科的弟子。他们六年前留在老祖峰,早就该被妖火之山杀死了。”

    其他人也都在血泊之中隐约看到蓝色的道袍,脸上无不变色,欧阳槊甚至有些惶恐,好像他与道士的死亡有关似的。

    丰东晨取出一面铜镜,在三具道士尸体上照射一遍,“他们的确已经死了六年,内丹已经没了,尸体却被保存下来。道士的体质异于常人,虽然不如妖魔强壮,却更加纯净,嘿,妖魔拿道士的遗体放大妖术,怪不得这座妖血阵覆盖的范围如此之广。”

    “够了,这就够了。”辛幼陶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妖族囤积道士的遗体,还用来施展妖术,光凭这一点,庞山就该立刻发起战争,其他道统呢?牙山、万第山、乱荆山……你们就眼看着道士死后受此折磨吗?”。

    丰东晨冷冷地看了辛幼陶一眼,对他的慌乱感到不满,“你是庞山弟子吗?”。

    辛幼陶一时语塞,他忘了自己头上戴的是七重符箓冠。

    虽然鄙视辛幼陶,丰东晨却同意他的看法,“没必要再前进了,妖族用道士的遗体布阵,这是再直白不过的宣战,咱们可以回去了,八大道统必须立刻展开进攻,不能再让妖族占据庞山,一草一木、一尸一丹,都得夺回来。”

    牙山赵知劲一直比较沉默,好像没什么主见,听万第山道士这么说,他只是点头表示同意,没有提出其它意见。

    丰东晨转身要走,慕行秋忍不住问:“这三具尸体呢?”

    “尸体怎么了?”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将他们带走,或者找个干净的地方掩埋。”慕行秋平静地说,不想让任何人误以为他在与星落道士争执。

    “尸体一动就会引起妖族的注意,这就是你的计划吗?”。丰东晨一点也不客气,刚一见面他的态度就不好,现在更显严厉,好像慕行秋做错了什么事情——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你不是退出庞山了吗?跟这个小子一样,已经不是道统弟子,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划脚?”

    在皇京,高等道士们对斩妖会持中立旁观的态度,慕行秋宣布退出庞山,他们虽然感到意外,却没有阻止,更没有斥责,申继先和左流英甚至允许他继续住在庞山道馆,但不是所有高等道士都这么宽容,丰东晨就不肯原谅这种“背叛”行为。

    辛幼陶被称为“小子”,大为不满,连心中的恐慌都被压倒,大笑数声,“原来丰道士嫌弃我们不是庞山弟子,本来咱们就不是同路人,偶尔遇上而已,现在话说开了,大家正好分道扬镳各走各路吧。”

    这时分开的话,还留在道统之内的申忌夷和白倾就左右为难了,申忌夷笑道:“辛符师误解丰道友的意思了,尽快将信息传回道统很重要,可三具遗体的确不该就这么留在妖血之中,总有两全之策。”

    “两不两全要看庞山的意思,这里有庞山弟子吗?”。丰东晨目光扫视,毫不掩饰自己对非道统弟子的鄙视,散修欧阳槊被吓得步步后退,差点离开无形护罩,被慕行秋一把拉回来。

    众人陷入安静,白倾虽然支持慕行秋,但她是乱荆山弟子,不敢在万第山星落道士面前放肆,突然一个弱弱的声音从慕行秋背后响起:“我是庞山弟子。”

    “谁?”丰东晨厉声喝问,因为慕行秋身后并无人影。

    秃子从慕行秋肩后露出半张脸,头顶的发髻和长簪清晰可见,“我是庞山弟子慕松玄,弟子簿上有我的名字,虽然我早就想跟小秋哥一块退出庞山,可他不允许,我只好听他的。要我说这三具尸体应该带走,送回新庞山好好安葬才对,他们为老祖峰殉难,任何有良心的道士都不该将他们遗弃。”

    秃子胆子越来越大,对面丰东晨的两条眉毛也越竖越直,秃子终归抵挡不住星落道士的目光,话一说完,立刻缩回背囊里,“这就是庞山弟子的意见,同不同意你们看着办。”

    丰东晨冷冷地哼一声,与牙山赵知劲互视一眼,“你们两个带上尸体,我做掩护,大概能遮掩半个时辰左右,赵道友待会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妖族发现之后也追不上。你——”他指着欧阳槊,“跟紧了,我们不会因为有拖累就放慢速度。”

    欧阳槊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丰东晨虽然态度蛮横,法术一点也不含糊,取出一只拳头大小的三足小鼎,舀起一些污血,然后将它放在三具道士尸体中间,又取出三截细香插在鼎内血中,香头自燃,升起笔直的三股清烟。

    “真是浪费。”丰东晨不得不将一件珍贵的法器留下,遗憾地摇摇头,“可以移动尸体了,小心,不要沾到血。”

    辛幼陶立刻取出三张纸符,一一祭出,第一道符让尸体慢慢升起,粘稠的血污丝丝缕缕地垂下,第二道符凭空造出三块厚实的毡布,将尸体分别包裹,第三道符令它们能够飞行。

    慕行秋施加数枚铜钱,能让尸体飞得更快一些,好跟上他们的速度。

    白倾和另一名牙山道士廖化元也取出法器,给三具尸体加持法术。丰东晨冷眼旁观,最后道:“可以出发了,妖族今非昔比,没准会提前看破我布下的掩护。”

    “出发。”牙山赵知劲带头向山下走去,虽是步行,速度却是极快,不到半个时辰,离妖血阵已在十余里之外。

    此地仍处于妖血阵范围之内,阻力不小,但赵知劲不打算再等,带领众人飞上半空,加快速度向东南飞驰,丰东晨则再次增加护罩层数,尽一切可能掩饰法术的痕迹。

    凌晨时分,众人脱离了妖血阵的影响,速度更快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山中群鸟惊飞、猛兽嘶吼,丰东晨设下的掩护终于失效了,比他声称的一个时辰还要长些。

    数百里之外的西北方,一股绿色妖火冲天而起,向山中群妖发出警示。

    “他们还得找一会才能发现咱们。”丰东晨十分自信,“大家做好准备,可能还是要打一仗,非得杀死几百只妖魔,才能让他们知难而退。”

    听到打仗两个字,秃子又从背囊里蹿出来。

    这场战斗来得比丰东晨的预料要早,一大团妖火就在附近升起,正撞在护罩之上,击破了丰东晨的法术,令众人暴露在不洁之气当中。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