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五章 意外的同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只蝉形千里眼飞了回来,就是它们扰动了七件灯烛,这时正在空中像蜜蜂一样上下舞动,它们属于申忌夷,才被放飞没有多久,不该这么快就回来的。

    申忌夷伸出右臂,让三只千里眼落下,很快明白了它们带回来的信息,笑道:“真是不能再巧了,有几位牙山和万第山道友正在附近。”

    一个声音传来,忽远忽近,人却没有露面,“前面可是乱荆山的道友?请收起法器,我们是牙山和万第山的同道。”

    白倾向慕行秋看了一眼,得到他的首肯之后收起六件灯烛,仍然保留一只不起眼的蜡烛,飘在几人头顶。

    树林中走出四名道士,身上纤尘不沾,杂乱的草木和蛛丝没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申忌夷快步迎上去,向几名道士施礼,显然认得这四人,转身向慕行秋等人介绍道:“这位是万第山洪炉科大监炉师丰东晨,这位是万第山洪炉科监炉师杨纯。”

    丰东晨黑面而健壮,四十岁左右的容貌,真像是一名铁匠穿上了道袍,目光如炬,令人不敢迎视,他矜持地点下头,没有开口。另一位叫杨纯的道士比较年轻,个头矮小,两条手臂却很长,几乎垂到了膝盖,他与申忌夷很熟,热情地还礼,向慕行秋等人微笑。

    申忌夷先介绍外人,然后才是牙山的两名道士,“这位是禁秘科首座赵知劲,这位是五行科混合师廖化元。”

    申忌夷接着介绍慕行秋等人,连背囊里的秃子慕松玄也不例外。秃子刚刚游历过各家道统,认得两名低等道士杨纯和廖化元曾是自己的听众,笑嘻嘻地说:“哎呀,我还以为能在皇京碰见你们呢,真是可惜。”

    没去皇京意味着对斩妖会不感兴趣,“辜负”了秃子当时的卖力游说。两人含笑不语,都不愿与一颗头颅计较。

    禁秘科在牙山比较衰弱,首座赵知劲只是星落道士,在众人当中显得年纪最大,面容清癯,像一位饱读经典的文人,对别人都不在意,只看向慕行秋,“又见面了,听说真幻已经离你而去。真是令人遗憾。”

    慕行秋也记得此人,当年炼制法器周游各大道统的时候,为了给秃子洗去法术印记,他不得不接受牙山的条件,在禁秘科道士面前练拳并召出幼魔,结果一群道士对幼魔视而不见,被左流英的幻形戏耍了一番。当时主持阵法的牙山道士就是这位禁秘科首座赵知劲。

    “首座别来无恙,我只是一名普通道士,留不住真幻也属正常。”

    赵知劲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他和万第山丰东晨都是星落道士,在低等道士面前不太愿意开口,杨线与廖化元就热情多了。“最近前往庞山老祖峰的人比较多,偷偷摸摸出来打探情报的妖魔也不少,所以各家道统轮流派人过来巡视,我们在这里已经十多天了。”

    白倾疑惑地问:“咦。我探测到几天前附近有妖魔路过,你们怎么没拦住啊?”

    “我们只是监视妖族的动向,只要他们不胡作非为就放过去。以免打草惊蛇。”廖化元解释道。

    两拨道士聚在一起,互相介绍情况,散修欧阳槊不敢吱声,站在数十步之外的一块岩石上,假装向西边遥望。

    廖化元指着散修的背影,低声问:“你们怎么带着一名散修?近些年来不少散修都投靠了妖族,他们这种人极不可信。”

    散修投靠妖族一多半是被逼无奈,慕行秋尚未开口,申忌夷已经替他做出解释,“正因为如此,带一名散修可以用来掩饰身份。”

    廖化元识趣地没再追问,双方又聊了一会,廖化元与杨纯都是餐霞道士,虽然没去皇京,对斩妖会却很感兴趣,向慕行秋问东问西,别人都插不进去话,只能在一边旁听,两名星落道士站得比欧阳槊还远,低声交谈。

    过了一会,万第山的丰东晨向低等道士们招手,示意众人都过来,连欧阳槊也不例外。

    “我与赵道友决定与你们一块前往老祖峰,准备一下,待会咱们就出发。”

    突然多出四名同伴,其中两人还是星落道士,这本是大好事,慕行秋却隐隐觉得不妥,正想找个借口推辞,辛幼陶替他开口了,他戴着七重冠,没有行道统之礼,而是双手作揖,笑着说:“能有四位道士加入,那是再好不过,可你们不是有任务在身吗?”

    “这里没什么事情可做,杨纯留下,与下一拨过来巡视的道士交接,其他人都去老祖峰。”

    丰东晨的黑面令他的严厉更显骇人,辛幼陶不安地晃动了一下,但是没有退缩,继续笑着说:“我们已经制定了一个计划,打算装扮成妖族混进去……”

    丰东晨的两条眉毛竖了起来,辛幼陶的坚持也就到头了,像说错话的晚辈一样嗫嚅着,声音迅速降低,直到消失。

    “道统还没沦落到要靠装魔扮妖来掩人耳目,有我们两人在,你们的小戏法都可以省下了。”

    慕行秋上前道:“我放飞了一些千里眼,等它们回来再做决定不迟。”

    丰东晨对低等道士的推三阻四很不耐烦,“我们在这里已经监控了十多天,方圆五百里之内的动向一清二楚,你想知道什么,我说给听你好了。”

    场面有些尴尬,慕行秋等人领教过高等道士的冷漠与高深莫测,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其中一人的蛮横与跋扈,慕行秋权衡片刻,向两名星落道士施礼,“既然如此,一切全听两位道友安排。”

    丰东晨稍稍气顺,“收拾一下,一刻钟之后出发。”

    东西不多,辛幼陶故意磨磨蹭蹭,冲慕行秋直使眼色,过了一会他大声说:“就要进入西介国了,我得给皇京写封信,慕行秋。你不也要给沈昊他们通报一下情况吗?”

    “嗯,我这就写。”

    辛幼陶偷偷观察两名星落道士的反应,发现他们没有提出反对,稍稍松了口气,心中的疑惑却没有完全解除,他很快写完了信,交给慕行秋,“你帮我看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辛幼陶的信很简单:这四个人在等咱们,肯定是申忌夷提前透露的消息。你觉得他们可信吗?

    “差不多就是这样,等进入西介国有了更多消息再说吧。”慕行秋也写好了自己的信,将“偶遇”牙山与万第山四名道士的经过简单写了一遍,特意强调这四人声称十多天前就在山区里巡视。这个时间很重要,因为慕行秋等人离开皇京才八天,如果丰东晨等人早就在这里,那这次“偶遇”就真的可能是一次巧合了,如果不是,沈昊等人自能查出来。

    辛幼陶装模做样地用飞符送信。飞出十里之后它将自动燃烧成灰,根本不会送到公主手里,慕行秋则是真的要送信,取出一枚带孔铜钱。在上面系上一根五彩细绳,将写好的信揉碎,施法注入铜钱之内,然后将它放飞。

    这就是所谓的飞鸿铜币。它的飞行速度比普通道士更快,将直接传到指定者沈昊手里,因为十分微小。很难被拦截。

    丰东晨和赵知劲仍在小声商议什么,没有干涉低等道士写信、送信,望着飞走的纸符与铜钱,辛幼陶又放松了一些,冲慕行秋笑笑,表示他们可能太多疑了,他真的不想与高等道士发生纷争。

    “天就要黑了,正是潜入妖族地盘的最佳时机,咱们出发吧。”申忌夷大声说,当众人一一飞起,他示意慕行秋暂留,“我知道斩妖会不喜欢高等道士的干涉,可他们提出要求,咱们不好拒绝,我的想法是等到老祖峰之后,咱们再找借口分开,毕竟他们是要打探妖情,咱们则是要找人。”

    “你说得很对,等到了老祖峰再说吧,没准有星落道士帮忙,事情能更容易一些。”

    申忌夷笑了笑,与慕行秋一块飞起,追赶前面的人,只有万第山的杨纯留下,目送众人。

    星落道士的法术强大得多,包括欧阳槊在内的几个人都不用施法,借助牙山赵知劲的力量就能快速飞行,万第山丰东晨则造出一层无形护罩,掩饰所有人的形迹与法术。

    赵知劲果然对几百里之内的路径非常熟悉,带领众人曲曲折折地飞行,途中没有遇到一只妖族,连动物都很少见。

    两个时辰之后,夜色笼罩四方,辛幼陶小声说:“这里就是庞山了。”

    离老祖峰还很远,但下方的群山已经属于庞山和西介国,如今却隐藏着不知多少妖魔。

    星落道士的飞行速度很快,次日凌晨已经完成三成路程,在一处隐藏的山坳里,慕行秋接到了第一批返回的两只千里眼,两名星落道士则决定改变方向朝西北飞行,虽然绕路,却更加安全。

    “我的千里眼说有一群妖族正在向西北方移动,咱们是不是应该调查清楚再前进?”

    丰东晨容不得低等道士的意见,“咱们走的路线已被证明是最安全的一条,妖族几乎天天都在移动,要是每次都调查清楚,大家就留在这里不用动了。”

    有星落道士在,慕行秋失去了对小队的指挥权,只能服从安排,向西北又放飞了几只千里眼。

    众人重新上路,牙山赵知劲的速度更快了,甚至超过了之前放飞的千里眼。

    这天夜里将近子时,道士们遇到了进入妖族地盘以来的第一道阻碍,他们不能飞行了,到处都有不洁之气与妖术的拦截,他们只能下地步行。

    不久之后,在一片光秃秃的山峰上,道士们发现了一处结束不久的战场遗迹,一地妖族尸体当中,赫然躺着数名蓝袍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