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二章 神游存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表示自己没事,但是守在外面的沈昊等人没有散去,仍在切切私语,争相议论慕行秋的古怪举止。

    慕行秋不敢开口,甚至来不及取出法器将整间屋子禁声,立刻坐在床上尝试进入存想状态,好将下丹田内丹重新稳住。

    严格来说,他的内丹并没有离开下丹田,可它正变得不稳定,未经主人允许,自行产生阵阵法力,忽强忽弱,冲击经脉的各处关卡,慕行秋的呕吐感正来源于此,他知道,自己只要稍一松懈,内丹就会夺口而出,在空气中化成实体,从此不再归他所有。

    这是他辛苦修行十几年的内丹,绝不想就这么放弃。

    慕行秋无法进行存想,但他能够勉强压抑住下丹田内丹的躁动了,是泥丸宫里的第二枚内丹帮了忙,虽然它还很弱小,但是已能催生法力,护住全身经脉。

    慕行秋终于能抽出时间回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五位注神道士共同施展控心之术查看洪福天的记忆,地面上的低等道士当中只有慕行秋能够感觉到这道法术的存在,并好奇地想要触摸一下,正是这个举动差点给他惹来杀身大祸。

    注神道士的法术像一只永远处于警惕状态的豹子,受到一点点刺激就会暴起反击,慕行秋的念心幻术则像一只初生的小动物,不认得危险,居然靠近豹子,想看清上面的花纹,结果遭到反扑。

    如果是一名普通的低等道士,当时就会昏迷过去,醒来之后甚至会变成白痴,因为那不是普通的控心术。而是附着大量法力能将一个人魂魄撕碎的强**术。

    慕行秋的第七层幻术抵抗了一会,只是一小会,注神道士们大概认出了幻术的来源,主动收回法术。

    慕行秋逃过一劫,下丹田内丹却因为超负荷运转而发生动摇。

    注神道士的实力强大至此,他们既没有使出全力,也没有施展真正的进攻法术,只是自然而然的一点反应,就差点击碎一名吸气七重道士的下丹田与内丹。

    慕行秋后怕不已,又一次想起幼魔说过的话。只有变强之后才能看清真相,真相在他眼前一晃而过,却足以令他怦然心动。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控心之术作用于头脑,因此那股法力直抵慕行秋前额,可他的上丹田泥丸宫一点也没受影响,中丹田绛宫受到些微震动,反而是下丹田受损最重。

    当下丹田的内丹更加稳定之后,慕行秋终于能够进入半存想状态。观照自身,发现下内丹并无大碍之后,接着查看泥丸宫里的白色内丹。它应该没有暴露,慕行秋记得自己施法的时候用的还是下内丹。那是习惯,也是本能,在最危急的时刻,自然而然地发生。

    但在事后。正是这枚上内丹保住了泥丸宫,它虽然弱小,在外力的打击下。却比慕行秋辛苦炼出的下内丹更加稳定。

    内丹的颜色代表着什么?据慕行秋所知,所有道士的内丹都是淡黄色,白色难道不是杂色?不是散修内丹的颜色?他有太多不了解的秘密,可他必须尽快做出选择了。

    幼魔送来一枚新内丹,慕行秋接受了,偶尔一用,但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专门修行这颗内丹,在他心目中,真正归自己所有的仍是下丹田里的那一枚,今天的遭遇却告诉他,下内丹实在太弱小了,甚至拖了念心幻术的后腿。

    道统修行终归要以内丹为根基,念心幻术也不例外,第七层幻术名义上与能注神道士相抗衡,可是没有相应的内丹,幻术终归是一棵外强中干的大树,空有一副吓人的架子,却挡不住真正的狂风暴雨。

    星山拔魔洞里的念心传人可没有提过这一点,在她的介绍中,内丹很不重要,只需一点根基就行。

    慕行秋必须在两枚内丹当中择选其一了,因为情劫未度,下内丹几乎没有再前进的可能,而白色的上内丹似乎不受情劫的影响,自从入住新家以来,它一直在稳步提升,仅仅经过一个多月三心二意的修炼,就已达到吸气三重的水平,这是难以想象的速度。

    慕行秋跳下床,走到门口,推门对外面的沈昊说:“帮我一个忙,当几天守关人。”

    道士闭关修行的时候,总是需要一名守关人,以防止意外发生,慕行秋在乱荆山的守关人是孙玉露和张素琴,在皇京,他得向好朋友求助。

    门外站着十余名道士,其中却没有杨清音。

    沈昊十分惊愕,“当然,我可以当守关人,几天都行,可是……你是要度劫吗?”他实在想不出其中的原因,度劫在他看来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差不多。”慕行秋还不能透露真相,光是在泥丸宫里存放内丹这件事本身就足以引起巨大争议,更不用说这枚内丹来历不明,“七到十天,不会更久。”

    “斩妖会怎么办?”沈昊问,眼下正是最关键的时刻,慕行秋是法将,他突然闭关修行,会影响到所有人的积极性。

    “请你和杨青元主持一阵,总之先不要让任何人退出道统,等我结束闭关。”

    这也是一次选择,在斩妖会和修行之间,慕行秋必须先提升后者,没有强大的内丹,他无法带领斩妖会走得太远。

    杨青元也在门口,向慕行秋点点头,表示愿意承担这份责任,沈昊满腹疑惑,但他知道这不是追根问底的时机,“好,你安心闭关吧。”

    秃子从沈昊身后蹿出来,“小秋哥,你放心吧,我和沈昊一块守着,你闭关的时候,我绝不闭眼。”

    慕行秋冲秃子笑了笑,关上房门,取出五样法器,给房间施加禁制,营造出一个不受外界影响的闭关场所。他坐在床上。先花一个时辰将下内丹彻底稳定,然后开始专心致志地修炼泥丸宫里的白色内丹。

    道士的修行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得像手艺精湛的微雕匠人,以天地灵气为刀针,一点一点地雕琢内丹,速度太快,会令内丹轻重失衡,这正是散修内丹的根本缺点,速度太慢,内丹不进则退。终无成效。

    道根能够产生纯正的内丹,存想保证道士们在修行过程中不会出错,天地灵气则是最佳的工具。

    这三样慕行秋都有,尤其是天地灵气,因为乱荆山的那次魔劫,在他体内大量贮存,简直可以说是奢侈,却一直没有用武之地。

    慕行秋进入他成为道士以来最为悠长的一次存想,即使是在乱荆山闭关绝对无人打扰的情况下。他一天当中至少也要清醒两三次,从来没像这回,整整七天七夜没睁开过眼睛。

    白色内丹在飞速旋转,天地灵气源源不断从全身经脉里涌向泥丸宫。制造出越来越强大的压力环境,使得内丹一点点变强。

    慕行秋的全神贯注于白色内丹,不吃不喝、不移不动、不疲不倦,连呼吸都变得若有若无。

    屋内的修行者不知时间流逝。外面的守关人却感到度日如年。

    秃子果然没有闭眼,更没有离开半步,沈昊也信守了承诺。只是偶尔与小青桃轮换一次。

    “第八天了。”小青桃很是担心,“小秋哥还是没有动静吗?”

    沈昊严肃地摇摇头,他心里也有点不踏实了,“最多十天,我会唤醒他。”

    “小秋哥的这一次闭关太奇怪了。”

    沈昊点头表示同意,正要开口,对面走来一位道士,慕行秋闭关的时机太出人意料,每天都有不少人过来打听情况,可今天这一位很特别,不是普通的低等道士,而是禁秘科首座左流英。

    除了那一次注神道士同时亮相,左流英从来没有走出过自己的房间,更不用说离开庞山道馆。

    沈昊、小青桃和秃子都很意外,急忙向首座行礼。

    左流英像没看见三人一样,径直走到门口,站了一会,突然说:“神游存想。”

    “什么?”秃子在首座面前胆子最大,敢于问出心中的疑惑。

    左流英没吱声,沈昊也知道什么是“神游存想”,所以小声说:“这是一种深度存想,只有那些经过长时间刻苦修行、积攒了大量潜力的人,才有可能碰到一次,大多数道士一生中一次也遇不上。”

    “有啥好处?”秃子眼睛亮了,他看过不少道书,但是囫囵吞枣,印象不深。

    “能让内丹在极短的时间内大幅提升。”沈昊飞快地看了一眼默不做声的左流英,心想注神道士肯定经历过不只一次神游存想。

    “小秋哥终于能升到餐霞境界啦?”小青桃也高兴起来。

    沈昊心存希望,却不敢做出保证。

    左流英说完那一句话,很长时间没再开口,只是站在门前一动不动,像一名遭到拒绝却不肯离去的固执访客。

    沈昊和小青桃慢慢走远一点,都觉得首座比慕行秋还要奇怪。

    只有秃子不肯离开门口,隔一会瞅左流英一眼,整整五个时辰之后,沈昊和小青桃轮流去休息了一会,白昼过去、黑夜降临,秃子终于忍不住了,凑到左流英耳边,小声问:“你睡着了吗?”

    左流英轻轻摇下头。

    “小秋哥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

    “该让他出来了,神游存想不可持续太久。”

    “嗯,怎么才能让他出来啊?”

    “告诉他,杨清音独自一人去庞山老祖峰查探敌情了,若没有他的帮忙,此行凶多吉少。”

    砰的一声,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