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章 信与不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山唯一流落在外的道士丁威一个月前遇害,只剩下空荡荡的道馆,今天这里却乱了套,一大群道士争吵不休,若有外人看见,绝不会相信这是以静心存想为第一要务的道统弟子。*

    “老祖峰还有活着的庞山道士,一定要打回去!”沈昊振臂高呼,引来成片赞同声。

    “这是陷阱!这是圈套!就等着咱们往里面跳,大家都冷静一点。”棋山道士杨青元大声说,他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昨天夜里刚刚赶来皇京。

    没人能够冷静,庞山近五百名道士在老祖峰殉难,这是九大道统数万年来最严重的灾难,也是巨大的耻辱。老祖峰倒掉的时候,道统仍习惯性地等待高等道士解决一切,当时间慢慢过去,事实凝固成不散的记忆,高等道士却迟迟不肯创造大家期盼中的奇迹,低等道士坐不住了,这正是他们建立斩妖会的最重要原因。

    现在他们听说居然还有庞山道士幸存,怎能不激动万分?心中的斗志如野火燎原,瞬间烧成了火海,只有少部分人保持冷静,杨青元是其中之一,自从因为轻信而被人换魂之后,他变得谨慎多了。

    “大家听我说!”杨青元抬高声音,压下满院子的议论纷纷,“庞山若有道士幸存,咱们肯定是要救的,但这件事有几个疑点,没弄清楚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什么疑点?”沈昊知道杨青元并非怯懦之辈,是斩妖会的坚定支持者,因此愿意听他的说法。

    院子里共有三百多名道士,都是最近两天回到皇京的,他们全参加过一个月前的合器论道与选举法将,因此退出道统加入斩妖会的意愿很强烈,这个数字比预期得要好一些。

    杨青元走到台阶上,冲着人群说:“第一。道统这些年来虽然没有主动进攻,但是对妖族的监视从未松懈,为何没发现还有幸存者?第二,据说当年断流城最后一战时,妖族动用的妖火之山里藏着大量道士内丹,难道不是来自庞山道友吗?第三,传递消息的洪福天是一名非妖散修,由一名兽妖符箓师交出来,这些人可信吗?第四,庞山的宗师和首座们对这件事是什么看法?左首座和申首座不是在皇京吗?他们两人相信非妖的情报吗?”

    激昂的情绪略有缓解。杨青元所言皆是事实,无人能够反驳,杨青元放低声音,“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弄清真相。”

    所有人都想弄清真相,就在望山道馆的一间屋子里,慕行秋也在向洪福天提出类似的问题。

    洪福天焕然一新,但是曾经遭受过的酷刑仍然随处可见,双手即使只是端起一杯茶也在颤动不已,比重病的普通人还要衰弱。

    杨清音和小青桃守在外面。房间里再没有外人,洪福天轻轻啜饮几口茶水,开口说话了,“我在群妖之地行走了将近两年。四处寻找异史君的下落,可他消失了,自从漆无上发动战争以来,就再也没有谁见过他的踪影。”

    洪福天看着慕行秋。酷刑唯一没有影响到的是他的眼睛,还跟从前一样,装着过多的热情。“你没戴簪子。”

    “我退出庞山了。”慕行秋没有多做解释。

    洪福天微微一愣,随后笑了,“我不应该意外,你的确跟一般道士都不同。”他垂头想了一会,继续道:“群妖之地的蹊跷事不只异史群失踪这一件,大量我从来没见过、没听说过的妖族从极北方南下,面带惊惶,却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只说要去投奔巨妖王,只有巨妖王那里才安全。”

    “极北方?”慕行秋注意到这个词,因为群妖之地的极北方正是望山道统所在地。

    “嗯,但是关于这件事我了解得不多,我当时想的全是异史君,不明白他为何消失,于是我前往西介国去见漆无上,觉得只有他能解释清楚。”

    慕行秋点点头,心中却颇不以为然,那个神秘而古怪的异史君若是失踪,十有八九与漆无上有关,洪福天作为一名生活在人类中间的非妖散修,前去询问真相,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洪福天去了,他有一种别人难以理解的使命感,以为非妖是妖族与人类的和解者,古神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利器,当年战事正酣的时候他就去拜见过漆无上,因此一点也不觉得这一次会有危险。

    “漆无上在百丈城建立了妖都,他喜欢那个地名。他接见了我,声称不知道异史君的下落,然后他劝我留下,辅佐他共创妖族大业。”

    “漆无上的大业就是消灭人类,占据所有土地。”

    “在他看来,圣符皇朝和十二诸侯国原本就是妖族的土地。”洪福天挥挥手,表示不想争论这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我拒绝了,因为我的事业不在任何一方,而是联合各方力量,共同应对魔族的威胁。”

    洪福天又喝了一口茶水,精神更好了一些,“于是我被软禁了,我可以在百丈城内随意走动,但是不能离城一步。”经历过龙宾会的监牢生活,当初的软禁就显得太美好了,洪福天轻轻叹了口气,“我在城里结识了许多妖族,其中有几名妖术师,有一回喝到酒酣耳热之后,一名妖术师向我抱怨,每个月他都要去妖山口施法,困住一批囚犯。妖山口是妖族对老祖峰的称呼,那里已经变成一处通道。”

    妖火之山直接碾过了老祖峰,在群山之中压出一条宽阔的通道,慕行秋没见着最后的场景,但是能想象得到那里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紧,对老祖峰,他怀有深厚的感情,平静得略显无聊的修行生活如今却是他最美好的回忆。

    洪福天停顿了一会,“我很纳闷,就问他囚犯是什么人,他不敢说了,借口醉酒起身走了。于是我直接去问漆无上,他告诉我。他手里掌握着数十名俘虏,必要的时候会让道统大吃一惊。他很得意,宣称他会重新拥有与妖火之山相等的力量,甚至更强一些。他说异史君是妖族的先知,虽然突然消失,但是已经留下应该留下的一切。我觉得想要劝服漆无上停止战争几乎没有可能,于是我逃了出来,想将消息通知给庞山,结果却撞上一群符箓师……”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慕行秋打断洪福天。

    “漆无上去妖山口与众多妖王聚会,将我带在身边。但是正式聚会那天,他将我留在外围,戒备比较差,我就趁机逃入深山,一路向东,进入东介国境内。我猜龙宾会肯定被妖王收买了,所以才会派出符箓师堵截我的去路。”

    曲循规的确与妖族暗中勾结,但这解释不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符箓师将你从东介国带到了皇京。秘密关押起来,没有杀死你,而是严刑拷打,他们想从你这里知道什么?”慕行秋问。

    “他们想知道我到底掌握着什么秘密。以至于巨妖王非要杀我。他们对我使用了许多酷刑,还有符箓……”洪福天打个了寒颤,“我只能招供,而且觉得能用这种方式将消息传出去也好。在这之后。符箓师还是没有杀我,听说曲循规一个月前死了,我猜这就是原因吧。他还没有来得及下达处决的命令。”

    这就是非妖散修洪福天的讲述,没有更多的直接证据,信与不信全看听者如何看待洪福天本人。

    “高等道士们将会对你使用控心术,以确定你所说的一切是否真实。”

    “我明白,其实你现在就可以使用控心术,我不会反抗。”洪福平静地说。

    慕行秋摇摇头,最近他明白一个道理,即使记忆都是真实的,仍然可以制造出假相。

    “我徒弟还好吗?龙宾会捕杀天下修士,希望他没事。”

    “欧阳槊就在皇京,他没事,以后你会见到他的。”

    洪福天微微一笑,“不急。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弄一尊古神像,我很久没有它的陪伴了,可它没有忘记我,所以我才能坐在这里喝茶。”

    慕行秋从百宝囊里取出潘三爷的那尊神像,递了过去。

    洪福天极为惊讶,接过神像,盯着慕行秋,半天不说话。

    慕行秋转身出屋。

    门口,杨清音盯着前方,倾听前院的喧闹,她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没动过了,慕行秋出来,她也没反应,只有小青桃低声问:“怎么样?”

    “我相信他,但他仍可能被漆无上欺骗。”

    “事情不妙。”杨清音突然开口,“大家都不想脱离道统加入斩妖会了。”

    小青桃也听到了前院的声音,“是啊,如果老祖峰真有庞山道士幸存,高等道士们必然要出手,也就用不着成立斩妖会了。”

    慕行秋大步向前院走去,他刚一露面,人群就拥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询问,沈昊等人劝说大家安静,然后由杨青元说话,他们在外面争论多时,已经制定了计划雏形。

    “庞山真有幸存者吗?”

    “我觉得很有可能。”

    “如果高等道士参战,咱们还有必要成立斩妖会吗?”

    慕行秋正要张嘴回答,目光突然被房顶上的一块虚空吸引住了,那里一无所有,可他却感受到强大的法力。

    一名道士凭空出现了,慕行秋不认识,但是敢肯定这是某家道统的注神道士。

    道士一个接一个地在空中出现,共是十五人,在皇京的注神道士全都到了,其中包括左流英。地面上的所有人都看见了,不约而同闭上嘴。

    院子里寂静无声,低等道士们还从来没见过如此众多的大人物同时出现,恍然间,人人都感到一股沉重的压力,开始觉得自己的行为就是一场胡闹,羞愧得脸都红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