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八十九章 意外的犯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青桃愿意跟辛幼陶说话,并不意味着已经完全原谅他,偶尔嗯一声,显得很冷淡,好像走在她身边的是一个粘人而讨厌的小孩子。

    街上人来人往,几乎看不到一个月前政变的影响,只是符箓的迹象少了一些,据说是因为龙宾会大批材料被毁,符箓师人心惶惶,以至于产量大减,这可让习惯了符箓的皇京百姓十分不适应:成堆的货物只能依靠人力一点点运走,牲畜的速度慢得让人心焦,原本令人羡慕的高楼这时却成为人人躲避的危房……

    “符箓之于凡人,就相当于道士的内丹,平时感觉不明显,一旦没有,才发觉它是如此重要。龙宾会就是靠着符箓聚拢天下财富的,随便拿出一点也够斩妖会的用度了。”辛幼陶滔滔不绝,生怕陷入冷场,“唉,可惜当时我处于昏睡状态,否则的话我肯定建议姐姐不要将符箓塔全毁掉,太浪费了,里面的材料、已经写好的符箓、储藏的各种宝物,差不多全没了,哪怕留下三四座,龙宾会也不至于匮乏到……”

    小青桃突然止住脚步,转身面对辛幼陶,脸上的神情前所未有地严肃,“告诉我,小秋哥和你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啊?”辛幼陶一脸茫然,随即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哦,你是说段采蒿昨天问的事。她是疯子,乱荆山弟子都有点不正常,段采蒿尤甚,只有她将一名临死之人的胡话当回事。我真纳闷,乱荆山弟子怎么会跟着慕行秋学念心幻术?两家道统是怎么想的?你听说过什么内情吗?”

    辛幼陶的反问攻势没能生效,小青桃仍然严肃地盯着他,“你就告诉我,小秋哥是不是和你姐姐单独见过面?”

    辛幼陶哈哈大笑,希望用这种方式表明小青桃的提问有多么荒谬。结果只是惹来行人侧目,小青桃脸上仍无半点笑意,“那就是见过面喽,嗯,很好。”

    小青桃转身大步往前走,辛幼陶微微一愣,急忙追上去,“你说‘很好’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小青桃淡淡地说。

    辛幼陶寻思了一会,“你是说老娘?她不会在意吧,瞧她昨天的样子。根本没放在心上,慕行秋不回答,她也没追问。再怎么着她也是道士,哪会在意凡人的这点小事……”

    小青桃只是冷笑,并不回答,辛幼陶心虚了,庞山有两个人他最害怕,一个是沈昊,后来成为好朋友。算是解除了心结,另一个是老娘杨清音,认识这么多年,两人的关系仍然处于颇为冷淡的状态。想起她曾经做过的事情。辛幼陶的心开始发颤了,多少年的修行也镇不住,“老娘……不会做出激烈的反应吧?”

    “谁知道。”小青桃目不斜视,走得更快了。

    “那慕行秋可惨了。老娘肯定不会找我姐姐的麻烦,只会收拾慕……哎,不对啊。他们两个又没结缘,再说慕行秋心里还装着秦凌霜呢,从来不欠老娘什么。”

    小青桃再次止步,“你可真笨,小秋哥心里装着芳芳,连情劫都没有度,为什么……为什么还跟你姐姐……连我也有点气愤。”

    “跟我姐姐怎么啦?只是私下见一面而已,慕行秋要成立军队,我姐姐想夺回西介国领土,双方互有所需,当然要面谈一下。”

    “你以为装糊涂就能骗过大家?咱们就站在这里仔细倾听,有多少人在谈论西介国公主和皇孙的事情?他们真有夫妻之实了?”

    辛幼陶不吱声了,两人继续前行,拐进一条僻静的小巷,两边的人家全都紧闭门户,似乎仍在防备战乱。

    这里隐藏着龙宾会的一处秘密监狱,连掌墨使者辛幼陶也是刚刚才知道。

    敲门之前,辛幼陶再次开口,这回没有嬉皮笑脸,显得很严肃,“我姐姐绝不是那种人,至于慕行秋,咱们都了解他的为人,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他们之间跟你我一样清白。”

    小青桃的脸刷地红了,刚要开口,辛幼陶扭过头去咚咚敲门。

    片刻,在里面等候多时的高伏威打开一道门缝,就是他透露了此处监狱的所在。高伏威看了一眼道装打扮的小青桃,让到一边,让两人进来。

    “我要的东西呢?”

    辛幼陶拿出一张纸晃了一下,马上收起来,没有交给高伏威,“先见人。”

    这是一张新任首席大符箓师颁发的特赦,证明高伏威虽然出身妖族,但是忠于符皇和龙宾会,可以当作人类符箓师看待。

    高伏威点点头,又瞅了一眼小青桃,突然说:“女道士不多吧?”

    小青桃一愣,“多,只是……反正挺多的。”

    高伏威在前面带路,顺着环廊前进,整座宅院静悄悄的,似乎无人居住,走着走着他又说:“像咱们这种人,想得到认可真是不容易。”

    “谁跟你是一种人?”辛幼陶莫名其妙。

    “我和她。”高伏威扭头指着小青桃。

    辛幼陶这才想起来小青桃本是非妖,他早就将这件事忘在了脑后,慕行秋建议她一块跟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为了缓和他与小青桃的关系,原来另有原因。

    “她是道士,你是符箓师,你们不是一种人。”辛幼陶郑重强调,心里却在纳闷高伏威是怎么一眼就看出小青桃非妖身份的。

    高伏威没说什么,小青桃保持着沉默,她也快要忘记自己的出身了。

    三人进入后院,仍然见不到人影,在一间空荡荡的厢房里,高伏威接连祭出三张纸符,他的手法非常熟练,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纸符连灰烬都消失了。

    小青桃忍不住想,要是这种专业的符箓师祭出道统符箓,道士们除以硬碰硬。几乎没有提前打断的机会。

    挨着另一间厢房的墙壁上慢慢出现一道铁门,有人从里面拉开,露出黑黢黢的通道。

    辛幼陶有点紧张,但在小青桃面前他不能露出半点怯意,于是带头走了进去,以天目视物,几步之后,他身后的高伏威用符箓造出一团光亮,在前面引路。

    辛幼陶有点尴尬,他的所有法器。包括亲手炼制的王孙如意,都已经上交给庞山戒律科,法术因此大打折扣,加入龙宾会之后他很快平步青云,事务繁杂,在写符和祭符方面都没花太多精力,头上虽戴着七重冠,手法甚至比不上某些五重冠的符箓师。

    监狱不大,很快走到了尽头。共有六间牢房,犯人却只有一位。

    这位犯人是几个月前送进来的,不可能与野林镇有关,因此忙于斩妖会事务的慕行秋和沈昊都没来。

    犯人显然遭受过酷刑。委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像一堆血迹斑斑的破布。

    小青桃微微皱眉,道统里也有各种各样的惩罚,其中一些甚至很残忍。但是从来没有这种无意义的折磨。

    辛幼陶不着急提审犯人,“这样的监狱还有多少?”

    “很多。”这就是为什么高伏威不急着要特赦的原因,他还有可交换之物。“我们一共有三十一个人,需要三十一张特赦,我会把详细名单给你。”

    “嘿,去除你记忆的人,为什么没将这段去掉?”

    “我不知道。”高伏威打开牢门,请辛幼陶进去。

    辛幼陶仍不着急,“这是谁下令抓来的人?”

    “左辅。”

    “怪不得。”辛幼陶明白了,换魂者没必要替曲循规隐藏相关记忆。

    小青桃抢先走了进去,半蹲在犯人面前,柔声道:“你是散修吗?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被抓来?”

    犯人没有反应,好像已经断气了,但小青桃能听到微弱却平稳的呼吸,知道他还活着。

    好一会之后,犯人缓缓抬起头,沾满血污的乱发和胡须遮住了多半张脸,只有一双眸子在黑暗中奕奕闪光,比幽谷深潭还要纯净。

    “裴淑容?”对方竟然叫出小青桃的本名来。

    小青桃吃了一惊,外面的辛幼陶更是愕然,闪身冲进来,“你认得她?”

    “辛幼陶。”对方又说出一个名字。

    小青桃突然站起身,“你是……洪福天!欧阳槊的师父,曾经跟我们一块守卫断流城来着。”

    “洪福天?”犯人重复一遍,“这应该就是我的名字吧。”

    小青桃伸手去扯连在洪福天身上的锁链,居然没断,她怕伤着人,没敢运用太多法力,转身对高伏威说:“把他放开。”

    高伏威点下头,却没有动。

    辛幼陶取出特赦,放在高伏威手里,这一招果然立竿见影,猛虎符师飞快地祭出一张纸符,锁链自动缩回墙内,犯人重获自由。

    洪福天受伤太重,得由小青桃搀扶着他才勉强站起身,“曲循规呢?”

    “死了,一个月前自杀的,曲家的势力已经被清除,现在是西介国公主掌权……听说你去了群妖之地,怎么会被关在这里?”小青桃十分不解。

    “因为我打听到一些秘密,可曲循规不想让我泄露给庞山,所以我刚进入东介国就被符箓师围攻,被这位……猛虎符师活捉,曲循规大概是没来得及下令杀我吧。”

    “什么秘密,跟庞山有关吗?”

    只是说了几句话,洪福天就有不支之意,一手被小青桃搀着,另一手扶着墙壁,沉沉地喘息了几下,才继续说道:“嗯,庞山祖地还有道士没死,正等着你们前去搭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