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八十五章 王子的诡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京的兵变之火还没有完全熄灭,道馆区却提前变得冷清了,低等道士们对发生在凡人中间的巨变不感兴趣,他们心中燃烧着另一种火——斩妖除魔的道火。为了确认这团火到底旺盛到何种程度,他们陆续返回自家道统,静心思索,顺便劝说道友,一个月后,如果他们仍对自己的选择坚定不移,就退出道统,来皇京参加斩妖会。

    已经有人向慕行秋做出庄严的承诺,自己一定会回来,这种人不多,三十几名,他们或者觉得自己欠着人情,或者有亲友死于妖兵之手,一心渴望复仇。

    庞山道士也走了,杨清音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再想,但她要带更多的道士回来,“斩妖会不够兴盛,这五百人能回来二百人就不错了,咱们还得劝说更多的人加入。”

    沈昊和小青桃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而回山。

    慕行秋必须留在皇京与申继先拟定一份协议,这份协议给予斩妖会地位,也施加了沉重的压力,一处不起眼的细节失误,都可能带来无穷无尽的纠纷,双方因此都非常重视,一字一句地讨论,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的歧义。

    申继先背后有十几名注神道士,慕行秋身边则只有一个辛幼陶。

    辛幼陶刚刚摆脱险境,身体尚在恢复过程中,因此没有过多参与皇京的政变,大多数时间都留在庞山道馆,与慕行秋待在一起,帮助他斟酌文字。很多时候甚至喧宾夺主,直接出主意,对这种事情,他的确比慕行秋擅长得多。

    他带来了公主的感谢,她没事,没有受到刺客的威胁,但是皇孙被杀,对她和西介国影响很大,更令刚刚发生的政变扑朔迷离。

    “事态很复杂。”辛幼陶给自己和慕行秋分别倒了一杯茶,“咱们都知道梁世济和皇孙是换魂者。可满朝大臣和全城百姓不知道。这两人戏演得真好,梁世济和符蒙当着太监的面发生争吵,梁世济声称不能让皇权落入一名女人手里,为了圣符皇朝——他的确是这么说的——他必须杀死皇孙。让那个女人当不上未来的皇后。”

    辛幼陶叹了口气。他跟慕行秋刚商量完一段协议文字。得分点心神给自己的姐姐,“这就是我姐姐目前的状况,政变成功了。她却成为身份尴尬之人,大婚尚未举行,所以她连皇孙的遗孀都不是。这次政变的主力大部分都是皇族成员和皇族的支持者,我姐姐失去皇储妃的身份,就失去了对他们的约束力。”

    “她打算怎么应对?”慕行秋反而放心了,公主受到打击,恰好说明她没有被换魂,在换魂者构思的未来权力体系中,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

    “还不知道,或许再找一位皇位继承者成亲吧,凭她现在的地位,想嫁谁都行,关键是看符皓这些人的态度,他们若是支持,一切太平,若是不支持……唉,那我姐姐多年来的经营就都付水东流了。”

    辛幼陶垂头想了一会,相比于道统,他还是更关心姐姐的事业,“不过也有一点好处,姐姐不用嫁给符蒙了,皇孙的身躯,里面却藏着某个老家伙的魂魄,想想就觉得恶心,他有好几百岁了吧?”

    辛幼陶经历过换魂,所以对这种事觉得特别令人憎恶,“真是想不到,权势熏天的曲家原来只是一个靶子,真正的掌权者却是那些看上去衰弱不堪的人。我只见过一次皇帝,站都站不起来,得由四名太监抬着他。首席大符箓师我倒是常见,瞧他的样子,好像能被一只老鼠吓死,只要是曲循规送来的公文,他连看都不看就在上面盖印,生怕晚一点儿。”

    辛幼陶自言自语,仍感到难以置信,“这么说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不能说的两个人,其实已经不是老皇帝和首席,而是两个全不相关的人。”

    他打了一个寒颤,想起自己昏昏沉沉的那些日子,那时他的魂魄很可能就被困在老皇帝的身体内,他一点也没感受到帝王的荣耀,只是沉浸在一个接一个的梦境之中,自从恢复自由之后,他一直没有合眼,就怕再做梦,而且醒不过来。

    “答应我一件事。”辛幼陶突然严肃起来。

    “什么事?”

    “我要是再发生奇怪的变化,你立刻杀了我,别犹豫,我宁可死,也不愿意再经历一次身魂分离。”

    慕行秋看着辛幼陶,“如果是我,就想方设法把那个七个人找出来,永绝后患。”

    “嘿嘿。”辛幼陶笑了两声,发现慕行秋不是开玩笑,他也生出了斗志,“没错,他们就是会换魂而已,并没有高等道士的强**术,凭什么我要害怕他们?把他们找出来,然后一网打尽……说实话,其实你不用太在意这件事,换魂对道统和斩妖会都没有什么影响。”

    “他们掌握着野林镇的秘密。”

    “只是可能。”辛幼陶平静地说,“沈昊为这件事快要发狂了,你得保持镇定,曲循规明显是在挑拨离间。他可能对换魂者稍有了解,知道自己的失败是他们动的手脚,所以故意引导你替他报仇。别被他骗了。而且我姐姐不会认输的,她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还能击败这七个躲在暗处的敌人。”

    “我重新看了一遍道统的记载。”严格来说,慕行秋是想了一遍,他将芳芳从前找出的魔种记载在脑子里做了梳理,“我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历次魔种入侵,如果没冲出群妖之地,就不会发生失踪事件,一旦进入诸侯国和圣符皇朝,被龙宾会围剿之后,几乎总会令一部分人类莫名消失。”

    “因为群妖之地没有人类,或许魔种只对人类感兴趣。”辛幼陶猜道。

    “不对。在野林镇,我亲眼看到过魔种寄生在妖族身上,妖族在他们眼里跟人类没有区别。能让成千上万人消失的魔族法术,该是多么强大,道统怎么会不关心呢?所有书籍只是单纯记载这一类事件,从来不加以解释,禁秘科里也没人研究,左流英对魔种劫走真幻如此在意,却对这些奇特的消失事件一点不感兴趣,这难道不奇怪吗?能让成群人类消失的魔种。何必伸出一只巨手抓取真幻?”

    对失踪的亲人。慕行秋表面上不如沈昊在意,心中想得却更多,他竖起一根手指,“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魔种根本没有让人消失的本事。拥有这种本事的人是龙宾会。是那七名换魂者。”

    辛幼陶想了一会,“可曲循规根本不是换魂者,他却去了野林镇。”

    “他是干活儿的人。换魂者不会告诉他真实目的,但曲循规肯定猜出了什么,所以才会对我们几个当时的经历特别感兴趣。”

    “曲循规猜出了什么?”辛幼陶迷茫地问,“自从被换魂之后,我的脑子好像不够用了。”

    “我猜换魂者需要被魔种侵袭过的人,借以维持换魂之术,保证自己的长生,这也是曲循规最在意的事情,但他没能参透全部秘密,最后还是与妖族合作。”

    辛幼陶眉头皱出了两道深沟,然后他点头了,“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道理,所以你必须找到七名换魂者。”

    “必须。”

    “明白了,其实我应该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咱们就是互相帮助,而不是我求你帮忙了。”

    “你原来想求我帮忙?”

    辛幼陶笑了笑,“最初的计划是想求你帮忙来着,因为我觉得你抓捕换魂者的理由不够充分,就因为曲循规临死前的一句话,给自己树立一群暗中的敌人?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可是听完你的话,我放心了。哈哈,注意到没有,我还用上了一招以退为进,故意说你不用在意换魂者,没想到你上钩太快,我连鱼饵还没挂上,你就一口咬住了。既然是互相帮忙,我就不用开口相求,我欠你的一堆人情还没还完呢,不想再增加一个。”

    慕行秋也笑了,看到辛幼陶施展诡计,总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辛幼陶兴致上来了,继续道:“活得越久越惜命,这七名换魂者也不例外,替他们干活儿的人不只一个曲循规,从这里入手,或许能弄清野林镇的居民到底为何消失、去了哪里。”

    “这就是你准备好的鱼饵吧?”

    “呵呵,这个鱼饵还没有完全准备好,龙宾会死了不少符箓师,许多记录也毁于兵火,现在看来,很可能是换魂者有意安排的。但他们毕竟是凡人,总有疏漏,我保证三天之内找到一两位曾经去过魔种侵袭之地的符箓师,至于让他们开口说话,就看你的本事了。”

    辛幼陶突然收起笑容,“你应该去见我姐姐一面,你们两人互相帮助的地方更多,寻找换魂者、建立一支除妖军队,还有从龙宾会索取物资,她都能向你提供帮助。”

    “我能帮助她什么?”慕行秋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利用是互相的,帮助也是互相的,所以他对高等道士们提出的条件一点也不意外,所以他要问清公主希望得到什么。

    “很多,等你的军队成立了,将是凡人当中最强大的一股力量,比龙宾会还要强大,有你的支持,符氏皇族会老实许多,我姐姐想嫁给皇位继承人也就容易了。”

    “好吧,过几天我可以见她一面。”

    “何必过几天?眼下的形势瞬息万变,做什么事都要趁早,不如就今天晚上吧,潘三爷已经安排好了,就是上次他请你去的那个地方。”辛幼陶笑嘻嘻的,对“诡计”得逞的高兴一点也不掩饰。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