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八十三章 消失的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处熟悉的庞山道士中间,辛幼陶的精神头儿恢复得很快,自告奋勇带大家前往龙宾会,“没有十天半个月,皇京是不会消停的,不如今天咱们就去查个清楚。”

    小青桃就在这时第一次开口,“你真相信曲循规的话,认为野林镇消失背后还有秘密吗?”

    辛幼陶立刻露出笑容,“我个人更相信这是曲循规临死前的诡计,他想用一句话在庞山道士和龙宾会之间制造裂痕。可即使是诡计,咱们也得查清楚,要不然——”辛幼陶看了一眼沈昊,“他非走火入魔不可。”

    “我……”沈昊大声说,深吸一口气,压低了声音,“不会走火入魔。可现在是调查真相的最佳时机,龙宾会大乱,西介公主刚刚掌权,辛幼陶是公主的弟弟,又是掌墨使者,查件事情应该很容易吧。”

    “容易,就有一样,不知道龙宾会还剩下多少东西。”

    慕行秋、沈昊、辛幼陶、杨清音、小青桃,一行五人黄昏时分来到符箓塔区,眼中所见是一大片废墟,十五座大小不一的塔全都被毁,只剩下一地的砖石瓦砾,连基座都没留下。符箓之火在道士眼里威力不大,用来毁灭自家的建筑倒是非常在行。

    符箓塔附近的民房也有不少受到牵连,几乎没有完整的房子,大队士兵和符箓师正在清理废墟,伤者全被运走,尸体就地焚化。整个区域严禁外人进入,在辛幼陶的带领下,庞山道士们才能畅通无阻。

    “死了这么多人,有一些根本不是符箓师。”小青桃皱起眉头,惨烈场面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没办法,曲家的势力盘根错节。单抓他一个没用,反而会激起更多的反抗,到时死的人更多。”辛幼陶得为姐姐发动的政变辩护。其实他刚刚苏醒不久,对许多事情还没来得及进行了解。

    在首塔废墟附近。辛幼陶停下了,“龙宾会的秘密记录大都存在这里,希望没有受损。”

    一大群符箓师正在废墟中仔细搜寻,不放过任何一片纸屑,即使是辛幼陶也不能随便走进去,他问一名负责警戒的符箓师:“找到千层符了吗?”

    “没有。”符箓师的目光在道士们身上飞速扫了一眼,“这已经是第二遍搜查了,东西都在这里。一样没少。”

    几只箱子摆在路边,里面分别装着纸片、木料、墨块、铜铁等物。

    “千层符是一种纸符,能记录大量文字,龙宾会的所有秘密都能从里面查到,我见过一次,至少有百余张。”辛幼陶解释道,伸手在纸屑箱里拨弄了两下,“怎么会没有呢?不应该啊,千层符能抵抗火烧水浸。被风吹走了?那也不至于一张都没剩下……”

    “奇怪,难道曲循规临死之前还将龙宾会的秘密全都销毁了?”沈昊甚至动用天目在废墟中扫视一遍。没比符箓师们发现更多的线索。

    “曲循规只是左辅,没有这个权力。”辛幼陶很想替慕行秋和沈昊做点事情,想了一会。“走,我带你们去见首席大符箓师,龙宾会里没他不了解的秘密,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还能不能说出话来。”

    龙宾会首席大符箓师关成茧重病已久,那还是辛幼陶被换魂之前的事情。

    众人当中,只有慕行秋了解龙宾会真正的秘密,找关成茧是没用的,此刻困在他那副衰朽身体里的魂魄,不知道原属于哪个倒霉蛋儿。

    “关成茧说不了话。不如去找梁世济,他是大符箓师之一。有资格继任首席,应该也有资格了解龙宾会的秘密。”慕行秋建议道。

    “也有道理。让我想想。”辛幼陶轻轻敲打自己的右太阳穴,“想起来了,梁世济的住处离这里不远。他原先算是曲党,可是暗中也向符皇效忠,我猜他现在应该还在家里静观事变。”

    “嘿,这个梁世济还欠慕行秋一个救命之恩呢。”杨清音说。

    辛幼陶很奇怪,小青桃向他讲述合器论道的经过。

    “天呐!申庚总算被送进拔魔洞,梁世济竟然这么大胆!这么看来,他未必能继承首席之位……唉,这些天我错过多少事情啊。”

    辛幼陶的惊呼越夸张,小青桃讲得越详细,两人之间的芥蒂终于消失。

    梁世济的家位于北城,街道不宽,两边全是高墙深院,家家关门闭户,一整天没出来过人,辛幼陶敲了半天,梁家才有仆人打开一条门缝,看见辛幼陶头顶七重冠,立刻走出来行礼。

    辛幼陶猜错了,梁世济没有老老实实待在家里静观事变,午时就出门了。

    “主人没说去哪,一个人走的……”仆人目光闪烁,刻意躲避几名道士。

    慕行秋一直不怎么着急,在没有找全七名换魂者之前,是没办法让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透露实情的,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下一个重要错误:符箓师们通过换魂能够取得长久的生命,安全对他们才是最重要的,未必非得每一代都掌握重要权力,他们可以等。

    “糟糕。”慕行秋小声道,再无犹豫,立刻对梁府仆人施展幻术。

    第五层幻术可以看清凡人头脑里的记忆:梁世济换上一身轻便衣裳,没戴符箓冠,在大门口转身对仆人说了一句话,“我们不跟低等道士打交道。”

    慕行秋退出仆人的头脑,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受到了法术影响,仍然朝七重冠符箓师一脸谄笑,根本不明白主人临走时的那句话是何用意。

    沈昊等人感受到了慕行秋刚才的那次施法,都觉得有点奇怪,不明白他为何对一名普通仆人施展幻术,辛幼陶说:“估计梁世济不放心,他十有*去见首席了,咱们……”

    “他更可能去见皇孙符蒙了。”慕行秋觉得梁世济那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符蒙?我姐姐的……梁世济见他做什么?”

    “哪能找到符蒙?”慕行秋的神情严肃起来。

    “符蒙是皇孙。为了迎娶我姐姐,特意修建了一座府邸……就在皇城西北角……”

    慕行秋御剑飞起,“沈昊跟我一块去。你们三个立刻去见公主,留在她身边。”

    沈昊等人立刻升到半空中。什么也没多问,辛幼陶却有点慌了,“怎么回事?我姐姐……”不等他说完,慕行秋和沈昊已经飞走了。

    梁府的仆人见过一些世面,认得这些人是道士,可是眼见到他们在皇京随意飞行,还是吓了一跳,在门口呆呆地站了一会。急忙转身回府紧闭大门。

    “我们不跟低等道士打交道。”慕行秋反复咀嚼梁世济的这句话,担心一切皆晚,龙宾会七名换魂者很可能已经改变形体,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路上他都在反思自己之前为何不紧不慢,因为符蒙那天曾经试图拉拢他,把他当成高等道士对待,这让他做出误判,以为换魂者们接受了他的知情。

    擅长念心幻术的慕行秋,被一名除了换魂并无更多特异之处的符箓师给骗了。

    两人飞得很快,不到半刻钟就到了皇孙府。中间从皇宫上空经过,在平时这是大逆不道之罪,就算是权势熏天的大符箓师也不敢这么做。但今天没人出来阻止。

    再过几天就要迎取新娘子的皇孙府张灯结彩,在初降的夜色中颇为醒目,同样惹人注意的还有府内持续不断的尖叫声。

    “杀人啦!杀人啦!”一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在大叫大嚷,府里的大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事情显然刚刚发生不久,慕行秋和沈昊循声降到一座偏院里,正好拦住一名连滚带爬往外跑的中年人。

    这是一名太监,慌乱中一头撞在沈昊身上,反弹回去。坐倒在地上,目光在两名陌生道士脸上扫来扫去。嘴里仍在念叨着:“杀人啦、杀人啦……”

    慕行秋快速从太监脑海中攫取记忆,在更多人到来之前。与沈昊飞离皇孙府。

    刚才走得匆忙,慕行秋忘了问辛幼陶公主此时住在哪里,只能先飞回庞山道馆。

    “怎么回事?”一落地沈昊就问道。

    “我上当了。”慕行秋简单地说了一遍龙宾会七名换魂者的事情。

    沈昊惊诧不已,“梁世济也是换魂者,为什么要杀皇孙?”

    “梁世济自杀了,他们的魂魄早已转移到安全的身体内,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找出他们的形迹,都怨我太轻信了。”慕行秋从太监脑子里看到了当时的情形,两具尸体躺在血泊里。

    “不怨你,这种事谁也料不到。”

    “我料不到,有人能料到。”慕行秋走到申继先的房门前,“你不用跟来,我一个人够了,我现在不是庞山道士……”

    沈昊还是庞山道士,慕行秋不想让他在五行科首座面前失礼。

    “这是野林镇的事,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出头。”沈昊推门而入,甚至没有敲门。

    慕行秋猜测,龙宾会换魂者自毁形体其实与野林镇无关,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保证今后的安全,就像梁世济说的,他们不跟低等道士打交道。

    申继先的房间一如既往地明亮,外面的夜色透不进一丝一毫。

    沈昊的勇气消失了,向闭目养神的首座施以正式的道统之礼,没有开口。

    慕行秋走上前与沈昊并肩站立,也没有开口。

    申继先慢慢睁开眼睛,脸上没有一点意外之色,“他们同意了,你可以脱离道统建立一支道士军队。”

    同一天,慕行秋失去了龙宾会“我们”的踪影,得到了道统“他们”的同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