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八十二章 从前的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昊像暴怒的雄狮一样在狭小的屋子里来回走动,每迈出一步都重举轻放,怕在地上踩出窟窿来,“野林镇,野林镇……曲循规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大符箓师临死前的一句话,多年前的往事又活生生地出现在慕行秋和沈昊面前。=

    当年野林镇被魔种入侵,庞山道士和龙宾会消灭了魔种,镇上的百姓却都莫名消失,曲循规正是除魔的参与者之一。

    野林镇的少年们最初对亲人失踪耿耿于怀,时常从噩梦中惊醒,后来芳芳从书中找到一些记载,表明魔种造成的失踪事件不至一次,迄今为止都没有找到确切原因,无可奈何之下,少年们只能将心事强压在心底。

    进入养神峰之后,少年们开始踏入正规的修行之途,没人告诉他们必须遗忘旧事,但是为了达到专心存想的状态,他们必须抛弃脑中的杂思,一开始是暂时的,慢慢地就变成了习惯。

    他们没有忘记野林镇的亲人,跟所有道士一样,他们自动学会了将心事精心收藏,不让它干扰自己的日常修行,可心事一旦重新暴露出来,却具有惊人的力量,比时时刻刻记在心头要强大百倍,即使是道士之心也抵挡不住。

    “曲循规当年去过野林镇,肯定知道点什么。”沈昊紧握双拳,细长的双眼露出许久不见的凶意,盯着慕行秋,似乎要将无处发泄的怒火转移到他身上。

    同样是野林镇出身的人,慕行秋在沈昊眼里显得过于镇定了。他连情劫尚未度过,内丹才是吸气七重,却比餐霞道士更能接受意外。

    “我会查个清楚。”相比于愤怒,慕行秋更愿意想办法解决曲循规留下的悬念,“他故意说半句话,目的就是这个,他想让我调查庞山、龙宾会和西介国,让我替他报复他的敌人。”

    野林镇属于西介国,庞山和龙宾会负责阻挡魔种,如果野林镇居民失踪另有隐情。问题必然出在这三者身上。

    旁边的杨清音急忙说:“跟庞山没关系。我可以保证……道统只管在群妖之地消灭魔种,进入西介国之后就归龙宾会负责了。”

    “野林镇位处边疆,情况比较特殊,当时有一位庞山道士就在野林镇搜寻魔种。”慕行秋从庞山宗师宁七卫那里得到过解释:五行法师李越池发现一只落单的魔种。一路追踪来到野林镇。就是这只魔种在严重受损之后与秃子的魂魄结为一体。但李越池不知道大批魔种入侵的事情。

    “那也不可能是庞山藏起了野林镇居民,道士要一群凡人做什么?根本没意义嘛。”杨清音虽然也决定退出道统,还是不自觉地为庞山辩护。

    “当然不会是庞山。待了这么久,我们还能不相信庞山?”沈昊语气烦躁,“也不是西介国,辛幼陶再怎么说也是王子,当时被派到野林镇抓人,根本不知道魔种入侵这回事。肯定是龙宾会,记得吗?曲循规当时特别想将咱们带走,要不是宗师及时发现咱们生出了道根,咱们的命运就跟其他人一样了。他是左辅大符箓师,为什么要亲自来抓几个孩子?其中必有原因,为什么我早没想到?”

    沈昊在脑门上重重敲了一下,突然疑惑地说:“小秋,平时你想得总是最多,跟曲循规接触的次数也多,从没怀疑过他吗?你不是会念心幻术,能随便探测凡人的心事吗?还是你知道什么,却不肯告诉我?”

    慕行秋摇摇头,“念心幻术没你想象得那么厉害,曲循规是大符箓师,自有办法挡住我的幻术,他的确交给我几段记忆,都经过精心剪裁,与野林镇没有关系。眼下正是龙宾会内部最为混乱的时期……”

    焦躁与愤怒是最不容易控制的两种情绪,沈昊同时受两者影响,再也忍受不住,生硬地打断慕行秋,“你知道你其实不算是真正的野林镇人吧?”

    慕行秋闭上嘴,目光冷淡起来。

    “沈昊,你在说什么?”小青桃惊讶地问。

    “有些事情我本来只有模糊的印象,可是这几年来记忆却逐渐清晰。”修行提升的好处体现在方方面面,就连一些儿时不经意间听到的话都重新回到脑海中,沈昊从来没想过要提起这件事,这时却忍不住了,“你是你父亲从林地里拣回来的孤儿,根本不是野林镇的人。”

    因为修行念心幻术的原因,慕行秋的记忆比沈昊还要清晰些:父亲总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他是拣回来的野孩子,他自己很少在意,在庞山弟子簿上登记姓名的时候,他还骄傲地自称在树林里出生。

    记忆继续往前延伸,普通人再也不会想起来的婴儿时期,慕行秋却找回了模糊的印象,柔软的草地、青翠的树木、湛蓝的天空、虫鸟的啁啾,全都回来了,然后是一张坚毅沧桑的脸孔,这是父亲老秋第一次出现,那时他还年轻,就已因为常年劳作眼角生出了皱纹。

    再往前的记忆就没了,没有几名道士能像左流英那样,连自己在母亲腹内的情形都记得一清二楚。

    杨清音和小青桃同情地看着慕行秋,孤儿身份没什么大不了,道统不在乎这个,但是没人愿意被当众指出来。

    慕行秋垂下目光,过了一会他说:“父亲从来没将我当成养子看待,我欠他一份恩情,如果他和我弟弟还活着,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会把他们找回来。”

    沈昊眼中的凶光迅速消失,和所有的冲动行为一样,话一出口他就开始后悔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对不起,野林镇以慕行秋为荣,我也一样。”

    外面有人敲门,慕行秋向沈昊点下头,说了一声“进来”。

    符箓师刘鼎走进来,察觉到屋内气氛有异,小心地说:“打扰各位,曲循规的尸骨我们带走了。”

    “你确定那是曲循规吧,他亲口承认跟妖族勾结,没准学会了什么古怪的妖术,从而**脱身。”杨清音问。

    “确定,曲循规的祭火神印已经深入骨骼,还能辨认出来。”

    见无人说话,刘鼎退出房间。

    “等辛幼陶来,看他知道些什么,事情结束之后,你和我一块去见龙宾会的掌权者。”慕行秋对沈昊说。

    勤皇政变大获全胜,曲氏家族和他们的支持者不是被杀就是投降,但事情没有马上结束,零散的火灾与战斗直到天亮才结束,接着全城大搜,原先的骑墙派此时急于立功,自行扩大了抓捕范围,也延长了政变的时间。

    道馆区仍然不受影响,这天下午,西介国王子、龙宾会掌墨使者辛幼陶再次前来庞山道馆拜访。

    他是一个人来的,跟从前还是不大一样,脸色苍白,显得虚弱无力,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只是在向守门的庞山道士露出微笑时,他恢复了几分大家熟悉的模样。

    走进小书房,辛幼陶最先看的人不是救了自己一命的慕行秋,也不是他在庞山后期最好的朋友沈昊,而是站在角落里神情冷淡的小青桃,“我不知道你也来了,抱歉,我这些天一直在做梦,在梦里向你告别好像更容易一些。”

    小青桃仍不说话,目光也不肯瞧向辛幼陶,但是神情不那么冷淡了。

    沈昊仍怀有戒心,“你真是辛幼陶?你知道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你还记得从前的多少事情。”

    辛幼陶疲惫地笑了笑,“我想我是中了某种法术吧,一直在昏睡,真丢人,我都到餐霞境界了,竟然还是遭到暗算。从前的事情……别的都能忘,但我绝不会忘记你在树林里狠狠揍我的事情,更不会忘记你们给我起的外号。”

    沈昊笑了,相信这就是自己认识的“晕三儿”。

    辛幼陶走到慕行秋面前,“我还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姐姐让我今天必须来见你,所以我猜我又欠你一份人情。”

    “你知道就好。”慕行秋也笑了。

    辛幼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冲一直盯着自己的杨清音说:“我承认我怕你,这样总行了吧。你再这样盯着我,只怕我又要昏过去了。”

    杨清音哼了一声,小声说:“这个辛幼陶还不如从前那个。”

    辛幼陶昏睡了一个多月,醒来之后被告知是曲循规暗中使坏,他相信了,再看到从前的庞山道友,他非常高兴,精神振奋,但内丹仍然凝滞,不能施法,话却越来越多,总想让小青桃加入谈话,却一直没能如愿。

    慕行秋提起了曲循规临死前的那句话,辛幼陶十分惊讶,“我在西介国的时候从来没听说过野林镇还有隐情,到了皇京之后,龙宾会没有事情瞒着我,也没听说过因为魔种而失踪的人还能再找回来。”

    辛幼陶对龙宾会的了解其实并不多,无法提供线索,慕行秋知道,唯一能将事情解释清楚的就是那七名换魂者,他现在已经辨出一位皇孙符蒙,还有六个人不知藏在哪具身体里面。

    “关成茧死后,谁会继任首席大符箓师?”慕行秋问。

    辛幼陶微微一愣,没跟上慕行秋的思路,“首席病重,他若是死了,正常的继任者应该是曲循规,现在不可能了,剩下的大符箓师当中,曲党都没希望……要是让我猜的话,没准排名最末的梁世济最有希望。”

    慕行秋决定找出所有七位换魂者,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说出实话,现在,他已经知道两个了。

    (抱歉,睡过头了,耽误了发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