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八十章 另一个希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干瘦黎黑的老人拖着浑身脏兮兮的小孙子,守着两摞自编的草帽,既希望赶快将货物卖掉,又希望千万不要有人看见自己。他后悔闯进了这个高塔林立的陌生地方,脑子里一片空白,全然忘了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来的。

    慕行秋来时就看见爷孙二人,回程路上又特意看了一眼,草帽一顶也没卖出去,像两座小塔似地堆在街边,他们来错了地方,这里是符箓师聚集之地,普通居民非富即贵,谁也用不着寒酸的草帽,何况老人躲在草帽堆后面,匆匆走过的行人根本看不到他,他能在这里待这么久而没有遭到驱逐,也算是一个奇迹。

    这不是此时此刻皇京最为悲惨的两个人,却在慕行秋心中留下了印象,他已经走过去,转身又回来,“多少钱一顶?”

    “唔?草帽……铜板……一个……”老人慌张地回答,抬头看着问价的年轻人,紧紧攥着小孙子的手。

    慕行秋打开腰间的百宝囊,从里面摸出一小块银子来,这还是多年以前一群致用所弟子在老娘的带领下前去杀妖历练的时候,辛幼陶分给大家的,往事历历在目,当时的人却少了一半,有几个人在妖族入侵的时候下落不明,十有八九已经死于妖兵之手。

    “够吗?这些草帽我都要了。”

    老人和孩子呆呆地看着那一块闪闪发光的白色小东西,半天没有说话。

    慕行秋不得不施展一次念心幻术,让一只黑瘦的手接走银子,“不要在皇京停留,买点吃的东西,马上回家去。今后几天都不要再来皇京。”

    幻术在老人心中挑起了一种急迫心情,他想回家,立刻回家。水不要喝、饭不要吃,小孙子缠着他要买的玩具也不看了。他只想回家。

    老人抱起孙子,逃命似地奔跑,连扁担也不要了。

    就这样,慕行秋带着两堆草帽回到了庞山道馆,自己头上戴上一顶,站在大门口,像是刚从深山里走出来的樵夫。

    众人都在院子里等他回来,看到他这副模样。全都愣住了,秃子嗖地飞过来,咧嘴大笑,“哈哈,小秋哥又要放马了。”

    秃子还记得,这就是小秋从前在野林镇的形象。沈昊也记得,哑然失笑,“这……你不当道士,也用不着变成这样吧?”

    杨清音和小青桃互视一眼,都对慕行秋的改变不以为然。杨清音说:“这就是你的‘将军冠’吗?是不是加入斩妖会的人都得戴一顶?”

    慕行秋笑着摇头,“凑巧碰见有人在卖,没想到戴上还挺舒服。对了。辛幼陶明天会来。”

    “咱们认识的那个辛幼陶?”沈昊问。

    “嗯,看来他的魂魄没有被丢弃。”

    小青桃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嘴里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什么,神情马上又变得冷若冰霜,她还没原谅辛幼陶当初的不辞而别,那时候他的魂魄完整无缺,所作所为都出自本意。

    “皇孙到底代表谁?圣符皇朝还是龙宾会?你得到他的支持了?”沈昊继续问。

    “同时代表两者,我们谈了一会,他愿意帮助我建立一支军队。但有一个条件,我必须先招收五百名道士。”

    “五百名?整个皇京也没有这么多道士。他这分明是在敷衍你。”沈昊他们原定的目标是吸引八百名低等道士加入斩妖会,可慕行秋退出庞山之后。他觉得困难重重,怕是连一百人也招不到。

    “所以我希望大家都回一趟道统,考虑一下自己的决定,顺便劝说其他人。”

    杨清音已经决定退出庞山,但她对斩妖会的前景一点都不乐观,“脱离道统至少三年,跟着你去打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跟关在思过崖差不多,浪费时间,还要冒着生命危险,终于重返道统之后,也得不到奖赏,很可能在修行上落后于同时凝丹的道友。慕行秋,除了草帽和豪言壮语,你得再找点更好的说服理由才行。”

    慕行秋正要开口,旁边的秃子突然说:“小秋哥,申首座要见你。”

    慕行秋嗯了一声,将两摞草帽留在门口,走向后院。

    秃子小声问杨清音:“我要跟小秋哥一块退出庞山,今后不能再给他们当传音香炉了,我要怎么说,才能让首座不至于太伤心?”

    申继先可不会伤心,他的房间虽然也很简朴,全无多余之物,但是光线明亮,从屋外走进来也觉不出一点阴暗,与左流英的房间截然不同。

    申继先指着面前的一张蒲团,示意慕行秋坐下,也跟其他人一样,盯着慕行秋头顶的草帽,“我在镜湖村见过有人戴这种东西。”

    “我从前在野林镇放马的时候一直戴草帽,是我父亲编成的,跟这种不太一样,没有它好,戴上一天就破破烂烂的。”

    申继先点点头,对此不再有兴趣,“你跟皇孙好像聊得不错。”

    “我们起码开始互相了解了,今后一段时间我会与他频繁见面,商量一些细节。”

    “你猜出有六七个人掌握换魂符箓,把他们吓了一跳。”

    虽然慕行秋已经不是庞山道士,他与符蒙的交谈记录还是被龙宾会立刻送给高等道士,慕行秋走在路上的时候,申继先已经知道整个谈话过程。

    “这算是互相了解的开始吧。”

    “你要小心,对一个刻意保密的小组织来说,互相了解是一件危险的事情,现在的你,对龙宾会是一个巨大威胁。”

    慕行秋笑了一下,突然想起戴着草帽交谈不太礼貌,他当了太久的道士,差一点忘了凡人的规矩,于是摘下草帽,放在身边,“他们害怕我泄密,还是害怕我暗害他们的性命?”

    “他们共有七个人。你不仅知道了数目,还大致猜出了他们的换魂轨迹,所以你现在是少数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的人。龙宾会和道统互相了解了几万年。尚且心存疑虑,而你们才只见过一面。他们只会感觉到可怕。”

    龙宾会的换魂者已经习惯高等道士的注视,将这种注视当成阳光,无需戒备,可是突然之间,一双陌生的眼睛盯过来,他们当然会感到浑身不自在。

    “起码我们省下了互相试探的过程,希望以后我可以让他们放下戒备吧。”

    “今天晚上皇京会有一场政变,你打算怎么办?”申继先换了一个话题。他已经给出该有的提醒,其他事情全要靠慕行秋自己了。

    慕行秋从潘三爷那里得知政变一事,因此推测龙宾会的掌权者们没精力再对付一名道士,这是他之前有信心救出辛幼陶的最重要原因,“我买了一些草帽,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做。”

    送走爷孙二人,让他们避开即将到来的兵乱,这是慕行秋唯一的干涉行为,他的确不打算再做什么了。

    “曲循规和他的家族是龙宾会多年来精心培养出来的‘奸臣’,这位大符箓师不负众望。想尽办法攫取一切权力与财富,已经大大惹怒了朝堂内外,通过这场政变。圣符皇朝又能延续一段时间,凡人的怨气也会大为减少。龙宾会的确更了解凡人,要是道统,绝对想不出这么复杂有效的手段。”

    慕行秋不想对此发表看法,他早知道曲循规会是牺牲品,心中并无同情之意。

    这只是闲聊,申继先端正面色,“我受十七位注神道士的委托,要对你的计划进行更多的了解。”

    无论之前有多么自信。听到这句话,慕行秋心里还是轻松了许多。高等道士在考虑他的计划,这已是一个不小的成就。

    “首座想了解什么?”慕行秋的语气也变得正式了。

    “你希望每家道统——当然。除了望山——送给你十分之一的物资,包括法器、丹药、书籍、坐骑等等。”

    “这支由道士组成的军队得有长久作战的能力,而且得尽量减少伤亡。在断流城的时候,十几名道士就需要数百件各类法器,普通的低等道士平时得不到这些东西,他们身上顶多有三四件法器,不足以与妖族开战。”

    “你还希望各家道统从龙宾会每年的供奉之中再拿出十分之一转交给你。”

    “只要三年,三年之后,我会自己想办法。”

    “这样一来,你等于在九大道统之外另外成立了一家道统,说是退出,实际上却是寄生。”

    “正因为九大道统彼此间越来越相似,所以才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我们只是一群低等道士,拥有再多的法器也威胁不到任何一家道统。而且,我这家‘道统’是不稳定的,除了我自己,每一名经历过战火淬炼的道士,最后还是会回到自家道统去,他们将变得更坚强、更自信、更有主见,就像十三万年前的第一批道士,或许就是他们能够解决九大道统每况愈下的局面,我指望着他们当中有人能成为服日芒道士。”

    申继先觉得自己应该对“每况愈下”这个词表现出一点不满,但他只是笑了一下,“希望渺茫,你从道统拿走实实在在的物资,带走最为珍贵的年轻弟子,许给高等道士的却只是一个渺茫的希望。”

    “但它终归是一个希望,是高等道士们提供不了的希望。祖师为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希望,封闭了望山,左流英为了他的希望,差点打通虚空通道放出大批魔种,每家道统的每一位高等道士,都在为某个希望而努力。既然希望无法统一,为什么不再增加一个呢?”

    “你的计划过于简单,漏洞百出,你的希望虚无缥缈,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申继先代表高等道士们做出这样的判断,然后他想了一会,“注神道士们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但是你可以对普通道士透露全部计划了,吸引他们退出道统加入斩妖会吧。”

    “谢谢。”

    “但是道统有一个条件。”

    “请说。”

    “你不能阻止任何一家道统寻找并夺取秦凌霜的神魂,它不属于你。”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