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九章 我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京共有十五座符箓塔,分布在方圆不足五里的狭小区域内,每一座都有独特的正式名字,也有更流行的俗称,比如首席大符箓师日常所在的塔名为“墨君”,百姓只叫它首塔,慕行秋受邀去的是“管窥塔”,路上打听的时候,行人却大都茫然不知,只有一位中年文士冷淡地打量他几眼,“你要去小塔,一直走,最西边那座就是。<-》|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

    小塔的称呼更加名副其实,那是一座七层的石塔,跟其他符箓塔相比又矮又小,像是林地边缘营养不良的杂树。

    从小塔再往西一点就是皇宫,面积是整个符箓塔区的两倍,里面的建筑一幢比一幢古老,唯独没有皇京随处可见的高楼。在一群“巨人”的俯视下,皇宫以浓密的花草树木做掩饰,远远望去,皇宫就像是城中心的一片森林,想要窥视树冠之下的秘密,光有眼睛可不够,还得有强大的法术。

    慕行秋决定一个人面见皇孙,令庞山道士们很是不安,出发之前,沈昊提醒他:“你现在不是庞山道士了,龙宾会可以肆无忌惮地对付你。”

    “放心吧,如果我猜得没错,龙宾会此时内乱严重,没精力也没胆量对付一名刚刚失去身份的道士。况且,你们愿意为我报仇吧?”慕行秋笑着问。

    杨清音不喜欢慕行秋用如此轻松的语气谈论可能面临的危险,哼了一声,秃子急急忙忙地大叫:“报仇报仇,我们一定替小秋哥报仇,把皇京踏平!”

    小塔门口,已经有一名符箓师在等候客人,他显然认得慕行秋,微微躬身,让客人进塔,一句话也不说,完全没有符师的礼貌。

    慕行秋被传送到小塔最高一层,这是一间很小的休息室,东西两面开窗,透进丝丝凉风,一名年轻人坐在西边窗下,俯视不远处的皇宫。

    这就是皇孙符蒙了,他转过身冲慕行秋微笑。

    西介国公主曾经说过她这位未来的夫婿“一无是处”,如果只看相貌的话,她的判断应该没错,皇孙面孔微圆,眼睛很大,神情总像是在寻觅什么,一旦东西找不到,仿佛就会大哭或是发火。

    据说皇孙三十岁了,还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但他是符氏皇族唯一的嫡孙,没有意外的话,早晚会继承皇位。

    可惜,这是一个意外频繁的时代。

    “慕将军、慕道士、慕法将、慕行秋。”符蒙说出一连串的称呼,然后就闭上嘴,兴致盎然地盯着客人。

    房间布置得小巧精致,一切物件都是又矮又小,虽然没有明显的女子之物,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脂粉气,不愧“小塔”的俗称。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慕行秋问,扭头往东面的窗外望了一眼,正好看见远处的首塔,像一名严肃的父亲在看护着淘气的小儿子。

    “这么说你果然已经知道了。”符蒙轻轻叹了口气,笑容减弱,目光微垂,突然之间,同样的面容,脸上的孩子气却不见了,代之的是一种古怪的成熟。

    慕行秋对皇孙的身份明知故问,表示他已经知晓“换魂”的事实,“嗯,我知道得足够多了。”

    “高等道士不应该向低等道士泄密的,是谁?左流英?还是申继先?我猜是后者,他只是因为代理了庞山宗师之位,才提前了解了一些秘密——星落道士终归不如注神道士沉稳。”

    “你还没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我想这是坦诚相待的基本要求。”

    “我是……一名符箓师,至于真实身份,我经历了五次换魂,你想知道哪一次的身份?”

    “上一次。”

    符蒙的笑容又多了起来,还是不愿意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我的身份并不重要,你的目的是要挽救一个人——据说他是你的朋友,我很少从道士那里听到这个词——咱们不应该多谈谈这件事吗?”

    慕行秋摇摇头,“这件事没什么可谈的,明天,我认识的辛幼陶要去庞山道馆见我,我和庞山道士们将会热情地接待他,仅此而已。”

    慕行秋故意显得很强硬,想要激起对方的反击,结果符蒙只是想了一会,竟然点头了,“好,如你所愿,你会见到你认识的辛幼陶。很可惜,龙宾会已经很久没有过如此优秀的人才了。”

    对他们来说,所为的“优秀人才”就是体质极佳能活三四百年的道士。

    “看来你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慕行秋的语气缓和下来。

    “当然,我不能白活这么久。在事情闹得不可开交之前就将问题解决,大家全都省心省力。”

    “你不担心我会得寸进尺吗?”慕行秋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了。

    “不管怎么说,你是道士,道士的‘尺’跟凡人的不一样,所以,我不太担心,当然,这只是我的期望,你是个独特的道士,没准凡心炽盛,所以你不妨将要求全说出来,一切都可以谈。”

    “一切?”

    “一切。事实上,我们能对道士提供的帮助可不少,先不说那些珍贵而罕见的材料,就说你身上的这件道袍,看上去普普通通,扔在街上未必有人会拣,其实是用十余种丝、棉、麻混织而成,为的是防止被法术或妖术看穿。道士很在意自己的身体。”

    慕行秋低头了看了一眼自己的蓝色道袍,他可从来没注意过这种事。

    “这很奇怪,我还不知道你究竟是谁,却要向你提要求?”

    “看来高等道士没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这里没有‘我’,只有‘我们’。我们是一个整体,表面上互不相识,甚至互相敌对,实际我们秉持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维系龙宾会和皇族的稳定。如果你一定要知道我的身份,我只能告诉你,我最初是一名符箓师,从来没升到过七重冠以上。我总共换魂五次,活到现在已有三百二十八年,但我坚持不了多久了,再有一两次换魂就会死去,所以我现在是一名老人。”

    “我以为你们活得比高等道士还要长久。”

    “‘我们’的确活得长久,到现在为止寿命已经超过任何一位道士,包括历代祖师,但是‘我’的寿命是有限的,我正在物色合适的传承人,等我魂消之后,他会代替我的位置。”

    “申庚也是你们选中的传承人之一吧?”

    “他已经被关进拔魔洞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呢?他是庞山的罪人、你的仇人,可是站在龙宾会的角度,我们只看到一位与众不同的落难道士,野心勃勃,愿意与符箓师做交易,你能指望我们怎么做?”符蒙保持着客气的微笑,却没有半分认错的意思,这是他们的线,一旦越过,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你说得对,的确没必要再提他了。我的要求很简单,希望你们帮我组建一支军队,提供军队所需要的人力与资源。”

    “你已经有了斩妖会,一大群道士愿意追随你斩妖除魔,这还不够吗?”

    “远远不够,我需要符箓师和凡人军队与我一同作战。”

    “一同作战,还是跟随你作战?”

    “跟随我作战。”

    符蒙低头想了一会,“实话实说,你的野心比那个申庚还要大,大到我没办法立刻给你答案,看高等道士们怎么做吧,他们支持你,我们紧随其后,他们旁观,我们也不会多迈半步。”

    慕行秋暂时没有更高的要求了,高等道士终归掌握着一切,不只是龙宾会,就连那些口口声声要摆脱束缚的低等道士,也在等高等道士做出最后决断,看看他们对慕行秋的**特行支持到何种程度。

    “很快就会有答案了。”交谈本应到此结束,慕行秋还是决定再问一句,“西介国公主在你们的计划中是什么地位?”

    “她将是一位伟大的皇后。”符蒙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与他的圆脸大眼颇不相称,“这是一桩互有所需的婚姻,公主看重的是身份,不会在意自己嫁的人究竟是谁,当她发现自己的夫婿竟然还有一些优点的时候,只会高兴,不会失望。我想,你也不希望她真的嫁给一位无能的皇孙吧?”

    “你上一次转魂是首席大符箓师,占据辛幼陶身体的是老皇帝。”慕行秋突然说。

    符蒙微微一愣,他一直拒绝透露真相,没想到还是被慕行秋猜出来了,“我在哪里说漏嘴了?”

    “你透露的不多,你说你第一世是不到七重冠的符箓师,而且换魂已快到尽头,我想你肯定要在死前了却遗憾,戴上最高的符箓冠,接下来你又要当皇帝了。”

    “呵呵,让你猜着了。”

    “我猜这里有一个顺序,获得换魂能力的时候是普通符箓师,接下来每一次换魂都在提升地位,直到成为皇帝,然后能力下降,得找一个体质很好的年轻人‘养老’,随便充当‘敌人’的角色。你换魂五次,还能再换一两次,也就是说,你们一共有六七个人,每个人都能按这个顺序轮转一次,这就是你们保持稳定、有如一人的方法。公主会是一位伟大的皇后,但她不是你们的人,所以得削弱她的权力,辛幼陶自然不能在龙宾会掌握大权。可你们为什么要给她下刻骨符呢?”

    符蒙的神情变得僵硬,“只有这样才能让公主和辛幼陶势不两立,总之她不会死……我觉得不用等注神道士们做出决定了,咱们现在就可以谈一谈你要组建的军队。你的目标是什么?打败漆无上?夺回庞山祖地?还是要走得更远?”

    东西两扇窗户自动关闭,慕行秋拿过来一张圆凳,进塔之后第一次坐下,“我要带领军队打到群妖之地的尽头,直接面对望山的镇魔钟。”

    (求推荐求订阅)r11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