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大路与荒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些秘密天长地久,有些消息却传播得像是被施放了法术,慕行秋刚走出左流英的房间,还没迈出几步,就看到杨清音风风火火跑来,身后跟着一大群庞山道士。

    “你退出庞山了?”

    “嗯。”慕行秋点点头,发髻里没有了长簪。

    “为什么?”杨清音过于惊愕,竟然没有像往常那立刻发怒,其他道士也追上来了,全都跟她一样满脸的迷惑不解,秃子围着慕行秋飞了一圈,在他身上嗅了两下,似乎觉得小秋哥也被换魂了。

    “很抱歉,我没有提前告诉大家,我在几天前做出决定,并非一时心血来潮,可是我得先向高等道士征求意见。”慕行秋大声说。

    “他们的意见是什么?”

    “他们允许我退出庞山,对我的其它要求,他们要考虑一阵,过几天再给我答案。”

    道士们更糊涂了,杨清音甩甩头,无比严肃地盯着慕行秋,好像这样一来就能逼他说实话,“等等,你退出了庞山,从此不再是道士,居然还向道统提要求?”她顿了顿,上下打量五步之外的道士,“左流英没把你的心挖出来洗一洗吗?”

    沈昊替慕行秋说话,“别着急,让小秋解释一下,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然后他又不太肯定地加上一句,“是为了辛幼陶吗?”

    “我这么做,对许多人都有好处,但不是专门为了某一个人。”慕行秋干脆就在庭院里向庞山道士说话,不在意庞山的两名高等道士是否会听到,“斩妖会是低等道士组建的,从一开始就说要摆脱高等道士的束缚,甚至不想要他们的指导。但大家心知肚明,高等道士的影响无处不在,只要还在道统之内。没人能完全**自主。”

    “道统从来就不是随心所欲的地方,十三万多年来。它受到一连串协议、规则与习惯的束缚,高等道士尚且不能自由自在,何况咱们?我想问大家一句,斩妖会到底是一时冲动的游戏,还是深思熟虑的计划?”

    “有些人加入斩妖会是为了度过心火劫,在断流城的时候,庞山曾经得到度劫道士的巨大帮助,可现在的形势跟断流城不同。咱们不是在守卫一座孤城,而是在守卫整个人类世界,咱们要进攻,不停地进攻,不可能想打就打想退就退。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每一个人的加入,都能给最终胜利添一把柴,每一个人的退出也可能会影响到敌我实力对比。”

    “我要组建的是一支军队,一支道士的军队,参加的人未必数量众多。但是每个人都得做好长久战争的准备。所以,不只是我,所有想加入斩妖会的道士。都得退出道统,唯有如此,这才是真正的军队,而不是那种玩累了就回到安乐窝里的游戏。”

    这就是慕行秋想对大家说的话,他曾经拒绝加入斩妖会,因为那时他对这个组织了解太少,只是隐隐觉得它的架构非常松散,最后很可能会演变成一个空谈的游戏。

    数十名庞山道士面面相觑,一时间难以接受如此激烈的说法。全都默默无语,内心深处早已根深蒂固的道士本能却受到触动。令心境动荡不安。

    “我也退出庞山!”秃子第一个开口,用一缕头发小心翼翼地摘下簪子。举在眼前,豪言壮语突然就没了,“我……小秋哥……”

    慕行秋笑着接过长簪,重新插在秃子的发髻上,“我的决定经过了几天的考虑,所以我希望大家也别急着做决定,多考虑几天,除非你真的很想参加这场战争,否则的话,不要步我的后尘。想清楚,脱离道统参加一场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结束的战争,对修行影响很大。”

    看到慕行秋是认真的,杨清音脸上的严肃与不满反而消失了,“说了这么多全是坏处,你想把大家都给吓住吗?透露一点好处,还有你向高等道士提什么要求了?”

    “好处是可以走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以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斩妖除魔,不再当羽翼之下的雏鸟,而是凭自己的力量振翅高飞。”

    没有欢呼,杨清音瞪大眼睛看着慕行秋,“这一点也不像好处,而且你现在说话的腔调,简直跟申庚一个模样,像个骗子。”

    慕行秋又笑了,“申庚是骗子,为了取得大家的信任,很多时候他说的是真话。我说了,别急着做决定……”

    又一群道士冲进庭院,各家道统都有,很快就将庞山道馆的后院挤满了,这里住着左流英和申继先,慕行秋带头,示意大家都到前院去。

    一路上,慕行秋被数百道目光所包围,他就像是走在荆棘密布的丛林里,每迈出一步都要使出极大的力气。

    前院面积更大,足以容纳仍在纷纷赶来的低等道士,皇京几乎所有斩妖会成员都到了,这还是合器论道之后第一次全体集会。

    慕行秋站在数级台阶上,面朝众人,将自己的决定以及理由又说了一遍,“请不要现在做出决定,甚至不要在皇京做出决定,回道统去,重新感受一下那里的生活与修行,如果到时候你仍想参加除妖战争,那么请来找我。十天、一个月、一年,无论你考虑多久都可以。”

    “加入斩妖会就得……永远退出道统?”前排的一名道士开口问道,脸色惊惶,听完慕行秋的话,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不一定。这是我向高等道士提出的要求之一,允许低等道士若干年之后重返道统,但时间不是随便决定的,最短三年,在你退出的时候就要说清楚,如果中途反悔离开斩妖会,道统不能接受你。”

    还有重返道统的可能,这让众人都松了口气,即使是那些根本没想退出道统的人也松了口气。

    “高等道士同意了吗?”

    “几天之后他们才会给我回答,我无法预知他们的想法。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急着做决定,因为这和咱们决定要进哪一科、学哪种法术不一样,这是一次重大改变。如果没有一群真正**的道士。又怎么会有**的斩妖会?”

    人群沉默了一会,一个声音问:“你打算退出几年?”

    慕行秋没找到说话的人。目光从人群头顶扫过,“永远。”

    人群再次沉默,棋山道士杨青元大声说:“斩妖除魔靠的不只是道士本身,还有法器、丹药和各种物资,斩妖会从道统**出去,这些东西怎么办?”

    “这也是我向高等道士们提出的要求之一,在得到明确回答之前,我不想说得太详细。而且我还会努力说服凡人加入这场战争。他们也能提供一些物资。”

    一问一答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慕行秋阐述了自己的想法,也保留了一些事情,毕竟,除了退出庞山道统,他的许多计划还没有得到高等道士的允许,只是空中楼阁。

    道士们逐渐散去,有人觉得没必要向慕行秋告辞,大多数人还是向他点头致意,表示自己会认真考虑一下。

    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一名道士不客气地问:“如果大家都不愿意退出道统,斩妖会这个名称留给谁?”

    “名字并不重要,只要道统内的任何一个人开口。我都愿意让出这个名称。”慕行秋微笑着,那名道士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讪讪地告辞。

    最后只剩下庞山道士,慕行秋劝退了所有人,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但是提醒负责看守门户的道士,如果有龙宾会的人到访,要立刻通知他。

    秃子没精打采地停在桌面上,突然长叹一声。“唉,我觉得我好像又长出了心。还在原来那个地方,可是重得像铁块。一点点下沉,总也没个头儿。”

    “即使你还是庞山弟子,也可以留在我身边,这是你的选择,庞山不会干涉。”慕行秋劝道。

    “庞山不会干涉,但他们会用我说话,还会用我监视你。只要退出庞山,他们就不能再拿我当法器了。我要留在小秋哥身边,但是绝不当奸细!”秃子用三缕头发将自己支撑起来,显出几分斗志,只持续了一小会,又跌回桌面上,“不用管我,让我伤心一会,习惯就好了。真奇怪,心的位置一点点下沉,我好像长高了不少……”

    杨清音不请自入,站在门口,盯着慕行秋看了好一会,“你已经不再是庞山道士,还能住在这里吗?”

    “嗯,左流英允许我在此暂住。”

    “我已经考虑好了。”

    “你不用着急……”

    “跟你一样,我不是心血来潮。十年之前我就感到莫名其妙的焦躁,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在道统里胡闹。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我只是胆小,在平坦的大路上走习惯了,忘记了旁边的荒野也是路。你胆子够大,走在了我前面,但是也别太得意,有路的时候才能排着队伍,分出谁先谁后,进入荒野,就是另一回事了,再想让大家往一个方向走,难上加难。”

    “谢谢。”慕行秋说。

    杨清音转身离去。

    “老娘到底想说什么?”秃子迷惑地问,“什么路啊荒野的,她想进森林,我倒是可以带路……”

    守门的庞山道士匆匆跑来,手里拿着一封请阑,“一名符箓师,留下这个就走了。”

    慕行秋等的就是这个,龙宾会终于再不能无视他的存在了。

    打开请阑看了一遍,慕行秋却有点意外,邀请他的人不是龙宾会的任何一名大符箓师,而是皇孙符蒙,西介国公主的未婚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