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六章 秘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不是代理了五年多的庞山宗师,申继先也无从得知道统与龙宾会的复杂关系。/

    对道统来说,凡人有两个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是从中选拔合格的弟子,二是源源不断地提供材料。

    道士们一旦醉心于修行,对生育后代就会特别不感兴趣,一多半人即使结过凡缘和道缘,也不会生育后代,剩下的人大都只生一个,像申准与杨宝贞那样生了十名子女的道士,在道统内十分罕见,最终还是要从凡人当中大量补充弟子。

    道统需要各种各样的材料,多达上万种,每一样都由道士收集的话,将极大地影响修行,好在这些事情凡人也能做,交给他们便成为顺理成章的选择。

    这两个作用对凡人有一个共同的要求,那就是数量众多,人口越多,可能产生的道根和材料也越多,这就是道统的全部要求,只要得到满足,其它事情都不重要。

    为了让人类大量繁衍,道统做过多种尝试,每一次尝试都让出一点权力,最后将整个人类世界几乎全交给了龙宾会。

    “不要以为道统对龙宾会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申继先发现有些事情解释起来特别费力,慕行秋只是吸气道士,才活了不到三十年,跟夏初诞生夏末死亡的小虫几乎没有区别,申继先却要向小虫解释冬天的雪花是什么样子,“道统十三万多年历史,前面的四五万年,道统或多或少总是参与管理凡人的,每一次皇朝更迭、诸侯国变迁和龙宾会内乱,背后都有道统的干涉。”

    “我在书里从来没看到过这些。”慕行秋看过不少书,包括厚厚的《乾坤定》,从来没看到过道统直接插手凡人事务的记载。

    “早在十几代以前,宗师们就认为这些事情不适合低等道士观看。只有注神道士,或者像我这种偶尔担任过宗师的道士,才有资格查看道统秘史。”

    “原来如此。”慕行秋不急于发表意见,他想了解得更多一些,“后来道统不再直接干涉凡人事务了,为什么?”

    “因为道士观察得够多了,发现干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申继先指指自己的脑袋,“道士记得一切事情。和低等道士可以查看的书籍不同,秘史当中的记载更准确更详实,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完之后那种触目惊心的感觉。一切都在重复。道统如此,凡人更是如此。道士寿长,所以每一次重复延续的时间长达数千、上万年。凡人命短,几百年一个循环。道统发现,无论是否干涉、如何干涉,这个循环都不会变。你觉得皇帝或是龙宾会首席不好,不用你动手,也会有凡人将他推翻;你觉得自己选择的人更适合,可是数代传承之后。他还是会背离道统最初的设计,有时候甚至会成为道统的敌人。”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他不至于“触目惊心”,可申继先的话的确有点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他太年轻,阅历也太少,很难想象十三万多年的历史是如何一遍遍重复的。

    “道统不干涉凡人事务,却允许龙宾会里的少数人用换魂符箓无限延长生命?他们岂不就成了……另一种道士?”

    “首先。道统需要一小批稳定的人掌控龙宾会,他们对道统有足够的了解,能够严格执行多年来制定的协议。其次。换魂符箓并不完美,应该说,它有极大的隐患,魂魄转换身体三次之后,就会变得非常不稳定,新身体嗜睡无力,即使只是简单地睡上一觉,魂魄也可能不知不觉离身,再也回不来,这样他就死了。”

    “大符箓师通常能活一百五十年,用这种方法他能将寿命延长到四五百年,与吞烟道士相仿。”慕行秋简单地计算了一下,“如果转魂的对象曾经是一名道士,还能活得更久。”

    申继先点头,“这样一来,龙宾会的掌控者们就能像道士一样思考问题。”

    “我想,应该有至少一名符箓师与众不同,转魂的次数特别多,寿命甚至比高等道士还要漫长。”慕行秋记得,当他说龙宾会的掌控者几万年来都是同一批人时,申继先没有否认。

    五行科首座现在也没有否认,“你知道得已经够多了,龙宾会有多少换魂者,他们换魂多少次,是他们自己的事务,道统不干涉。”

    “申庚呢?龙宾会收留了申庚,道统连这种事也不干涉?”

    “申庚是件意外,我已经从龙宾会那里得到保证,他们不知道申庚的真实姓名,更不知道他是道统追捕的罪人,严格来说,他们没有违背协议。”

    申庚有两段记忆被人为抹去,慕行秋因此对龙宾会毫无信任,但他不打算在这件事上与首座争执,“就这样,道统还是道统,龙宾会还是龙宾会?”

    “只能这样,你不要忘了,魔族即将重返人间,那才是道统最重要的敌人。”

    慕行秋突然想明白从前的一件事,“当初各家道统不愿意支援断流城,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吧?”

    “什么?”申继先对话题的转变略感意外。

    “道统最重要的敌人是魔族,所以妖族必须交给凡人,也就是龙宾会应对,可龙宾会太软弱了,要让妖族给予他们沉重的打击,最好占据圣符皇朝半壁江山,直接威胁到龙宾会的生存,才能刺激起他们的斗志。庞山守住断流城反而是一件错事,因为这显示了道统的力量,更让龙宾会有所期待。”

    申继先轻轻叹了口气,“那时我还没有代理宗师之位,对道统与龙宾会的关系了解不多。不过咱们做得没有错,高等道士们虽然有更长远的考虑,但是不会阻止普通道士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断流城之战是一次意外,它也恰好说明了道统为何不该直接干涉凡人事务:当时完全正确的结果,若干年之后却可能变成大错。你瞧,龙宾会和整个人类世界都变得更软弱了,他们想当然地以为道统早晚会出手击败妖族,所我所知。龙宾会甚至没有扩充军队。”

    “那些换魂符箓师呢?”

    “他们只是寿命长得像道士,却没有道士的内丹,更没有道士之心。他们的想法与凡人一样,很多时候还会更软弱、更狡猾,一旦发现可以不劳而获,他们宁愿损失一多半的领土与人口,也不愿意让符箓师走上战场。”申继先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表明他对龙宾会也心存不满。

    事情好像进入了死循环,就因为十几名庞山道士在断流城展现出背水一战的意志,龙宾会就将抵抗妖族的职责从肩上卸下。轻轻放在地上,与道统互相凝视、互相猜测、互相推让,就看谁先沉不住气将这份职责拣起来。

    高等道士当然更有耐心,可低等道士没有,斩妖会的成立一定令龙宾会如释重负。

    可各家道统没有阻止年轻弟子加入斩妖会,隐隐还有一点鼓励,慕行秋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但他没有再问下去,他还远远没到能完全理解高等道士想法的到时候。多问无益。

    “左流英是注神道士,你说的这些他应该早有了解,可坚守断流城就是他的决定。”

    “左流英是个怪人。”申继先回答得极为简短,语气中的不满更加明显。

    这也是低等道士理解不了也不该问的事情。慕行秋转而问道:“在辛幼陶体内换魂的人是谁?首席大符箓师?肯定不是曲循规,他甚至不属于龙宾会内的那‘一批人’。”

    “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肯放弃?”申继先语气中的不满消失,好像只剩下纯粹的好奇。

    “我非常感谢首座对我的看重与坦率。这让我明白了许多事情,但我的决定从来没有变过,请首座放心。我不会迈过道统的那条线,让庞山陷入尴尬境地。对龙宾会和凡人来说,道统仍会置身事外。”

    轮到慕行秋说一半留一半了,申继先微微一笑,“你要明白,高等道士并不反对变化,可是为了保证修行不受影响,大多数人宁愿不变。左流英是怪人,你也是。我到现在也看不出左流英的怪对道统是好事还是坏事,至于你,我只能提出希望,希望你是好事。”

    慕行秋向申继先施以道统之礼,他还有两个小小的问题,虽然已猜出大致答案,还是要问个清楚。

    “为什么道士不用换魂符,让自己多活几世?”

    “因为道士之心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为了夺取一具合适的肉身,会彻底扰乱心境。当然,还有更直接的原因,你不可能劝说一名年轻有为的高等道士让出肉身,唯一的选择只有低等道士,比如我,完全可以用一套花言巧语劝你相信将肉身交给我是一种荣幸,然后呢?我,星落七重、只差一点就能在祖师塔留名的申继先,成为吸气七重、前途未卜的慕行秋,我的内丹和道根,都没办法转到你身上,换魂之后,你的体质不会更差,几乎不可能成为高等道士。不,我宁愿寿终正寝,也不愿退而求其次,我连星落六重的肉身都不想要,更不用说你。”

    慕行秋也是这么想的,符箓师仍是凡人,每一具肉身的差别都不是特别大,像辛幼陶这样的人,可以称得上是稀世珍宝。对道士们来说,肉身与肉身之间却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注神道士和宗师能看到道统秘史,那么当世唯一的服月芒祖师,以及多年没有过的服日芒道士,会不会看到更多更隐秘的记载?”

    申继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或许是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最多三天,我会通知你能否参加高等道士的会商。”

    “谢谢,弟子告退。”

    慕行秋了解一些秘密,其实他自己也有秘密,用念心幻术严密看守,轻易不会透露。

    他在想,幼魔所谓变强之后才能明白的真相,是否就是服月芒、服日芒道士的秘密?

    他在想,芳芳碎丹前一刻变得无比强大,以至于送来的第二页记忆,他迄今仍无法参透,是否也与道统秘密有关?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