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五章 申庚的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从申庚脑子里获得的记忆支离破碎,却足以勾勒出他这些年来的经历。+

    从乱荆山逃走之后,申庚果然去了群妖之地藏身,可是不到一年他就厌倦了,思过五年、养神峰三年,他已经受够了孤寂的生活,于是做出一个极为大胆的决定,他装成散修,偷偷前往海上的棋山。

    九大道统当中,唯有棋山鱼龙混杂,是最佳的藏身之地,妖族大举进攻庞山和乱荆山的时候,棋山曾经短暂关闭过一段时间,当妖族攻势减弱,棋山再度开放,还跟从前一样,欢迎天下所有种族,唯一的前提是你付得起昂贵的费用。

    申庚没钱,但他在群妖之地躲藏的一年里没有闲着,杀了不少妖族,得到百余枚妖丹,其中数枚等级颇高,足以换到足够的金魄、银魄,让他在棋山小住了一段时间。

    申庚转为魔道士,在群妖之地受不洁之气浸染,道士的气质所剩无几,棋山戒备森严,却没有看出一位道门子弟混在了散修中间。在那里,申庚非常老实,他用一块布蒙住双眼,只以法术视物,经常在昏暗的酒馆里一坐就是一天,倾听周围人的交谈,从来不插嘴,也不与任何人结交。

    从散修那里听不到多少道统的内部消息,但丁威的名字却出现了好几次,望山莫名关闭,他是唯一流落在外的弟子,受到棋山的优待,可以免费长住在客栈里。代价是要接受高等道士们的彻底检查,这种检查多少带有一点羞辱性质,不是必要的话。没有道士愿意接受。

    申庚居然对丁威生出了一点同情,更多的则是兴趣。当时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利用这位孤独的道士,就已经决定要与此人结交。

    他是假扮的散修,丁威是望山禁秘科吞烟道士,两人表面上的身份地位天差地别,想要成为朋友可不容易。

    申庚在这种事情上表现出十足的耐性,他经常去集市。只要看到丁威的身影就跟在后面,观察他问什么、买什么,从中揣测望山道士的兴趣爱好。

    丁威痴迷于符箓。不是凡人常用的符箓,而是威力巨大的道统符箓,但也只是空想而已,道统符箓所用的材料既难得又昂贵。他造不起。只能用常见材料做一些试验。

    他在集市上最想买的是一枚十丈妖丹,可这东西十分罕见,偶尔有人售卖,很快就会被抬到极高的价格,寄人篱下的丁威顶多远远看一眼。

    这是一位略显迂腐的禁秘科道士,大把的时间用来游逛集市和存想修行,却从来没想过要离开棋山自己去获得十丈妖丹。

    申庚去了。他过去带来的妖丹正好也快要卖光,于是重回群妖之地。花了整整半年,终于找到一只落单的十丈大妖。将其击杀取丹。

    这一段记忆十分鲜明,十丈大妖不好对付,申庚当时才是吞烟五重,可他自有一股狠劲儿,采取了偷袭手段,即使这样,他能取胜也是靠着运气——这只大妖好不容易从一场战斗中逃离出来,浑身是伤,实力大打折扣。

    申庚将十丈妖丹带回棋山,几天之后,他在集市上拦住了丁威,直截了当地说:“你会符箓,我有妖丹,咱们可以做一笔大生意。”

    丁威被这名大胆的散修给震住了,没有马上离开,等到申庚拿出十丈妖丹晃了一下之后,他心动了。

    申庚编出的大生意是这样的:凡人喜欢符箓,不只是龙宾会使用,普通人的生活也经常要借助符箓的力量,一张很普通的符箓就能卖出不错的价钱,既然丁威能写出威力更大的道统符箓,为什么不凭这个本事赚钱呢?这样可以买到更难得的材料,写出更多更好的符箓。

    丁威觉得这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可笑想法,冷笑一声甩袖离去,三天之后,他却主动登上散修聚集的岛上,向双眼蒙布的散修询问详细计划。

    两人就这样结识了。

    申庚假装对道统符箓很感兴趣,耐着性子听丁威滔滔不绝地讲述符箓之道,一听就是一两个时辰。这个时候申庚既不会转魂之术,自然也没有这个心事,他只想与一名真正的道士接触,了解道统内部的消息。

    两人渐渐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丁威透露,有一种独特的符箓能够交换两人的魂魄,因为太过卑鄙,各家道统都没有保存写符之法,想必是失传了。

    “龙宾会呢?它既然是从道统符箓科分化出来的,没准保留着古老的法门,只是缺少材料,所以造不出来。”申庚怦然心动,看到了一条重回道统的路径。

    两人一块来到皇京,申庚拟定了一个细致的计划,结果却出乎意料,龙宾会热烈欢迎望山道士,将丁威当成尊贵的客人,而且有求必应,免费提供一切材料,然后渐渐透露出希望丁威加入龙宾会的意图。

    虽然比丁威年轻许多,申庚却立刻察觉到这是一个阴谋,他找到了……

    接下来的一段记忆消失了,并非慕行秋的幻术失效,而是申庚的脑子里根本没有保存,这显然是刻意为之。

    丁威不想加入龙宾会,即使整个望山只剩下一个人,他不想放弃道士的身份,他从龙宾会得到许多帮助,唯独没有换魂之术,符箓师们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一法门。

    申庚却得到了,其中详情又是一段被抹去的记忆。

    于是到皇京半年之后,望山道士身边的古怪散修消失了。申庚长期占据丁威的肉身,一年前又回到棋山,加入斩妖会,频繁发表鼓舞人心的演讲,暗中推广道统符箓的理念与好处,得到不少低等道士的追随。

    但是棋山仍是危险的。申庚知道,只要高等道士注意到丁威的异常,他是隐藏不住的。而且他不想离自己的肉身太远,于是再次前往皇京。这一回他与龙宾会的合作更加紧密,频繁地在丁威身上加持祭火神印,写符之后再消除,这对丁威的身体与修行都是一种损伤,但这恰恰是申庚最不在乎的。

    申庚为龙宾会提供大量优异的符箓,唯一的遗憾是缺少道士们的纯正内丹。写不出道统符箓,在龙宾会,这种作为顶级材料的内丹有一个别致的名称——仙人梦断。

    斩妖会帮助“丁威”解决了问题。牙山道士申忌夷也加入了斩妖会,带来三枚“仙人梦断”,足够写出三十到五十张顶级的道统符箓。

    写符者仍是申庚,为了检验符箓的力量。申忌夷找到了兰冰壶。

    慕行秋很想知道申忌夷为何加入斩妖会。以及如何得到的三枚内丹,还有兰冰壶为什么会被低等道士利用,可是申庚的记忆里没有这些内容,他本人对申忌夷也一直存有戒心。

    在申庚的记忆中,慕行秋总是占据着重要位置,憎恨与仇复贯穿于他的每一步计划。

    慕行秋对此并不在意,只关注记忆中的事实部分。

    申继先将慕行秋叫来谈话,也正是为了这部分记忆。他带走申庚之后立刻使用控心术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发现最近几年的记忆曾经被幻术复制了一份。

    “申庚已被夺去内丹。两个时辰之后就会被送到星山拔魔洞服刑,永远不会结束。”申继先以此作为开场白,带有缓和气氛的意思,“我想你应该满意了。”

    申庚罪有应得,高等道士做出的惩罚与慕行秋没有半分关系,他有什么可满意的?他宁愿看到二良活蹦乱跳地跟自己争强好胜,但他不想说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谈,“我不明白,道统为什么要如此维护龙宾会?甚至将道士送给符箓师当礼物。”

    “你知道什么?”申继先的脸色稍显阴沉,申庚的记忆里没有太多秘密,可他担心慕行秋能够据此猜出一些事情来。

    慕行秋的确猜出来了,自从决定挽救辛幼陶,他就对龙宾会与道统的关系很感兴趣,甚至阅读了大部头的《乾坤定》,发现道统与龙宾会的关系出奇地稳定,这种稳定从来不会出现凡人身上。

    “通过换魂符箓,龙宾会的掌控者其实是同一个人,不,同一批人,几万年来,他们每到肉身寿命将近之前,就将魂魄附着在另一个年轻人身上,借此延续生命。”

    “这对道统也有好处。”申继先说。

    “当然,再完美无缺的协议也是死的,需要活人来执行。道士寿命长久,记忆更是永远不退,可以保证协议不变样。可龙宾会是凡人的组织,他们寿命短暂,一代又一代迅速更迭,几代之后就可能忘记最初的协议,或者觉得那不是自己参与制定的,没必要严格遵守。这是不可接受的,所以龙宾会得有几个跟道士差不多长寿的掌控者,保证协议有效。”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不干脆委派道士掌管龙宾会?”

    “龙宾会最初的确是由道士管理的,结果很差,于是又改了一种方法,也就是现在这种方法,它运转得不错,至少四万年来没有发生太大的偏差。”

    “你们不知道申庚的事吗?”

    “今晚之前,任何一名高等道士都不知道申庚就躲在皇京,申庚犯下的是不可饶恕之罪,道统不会对他格外开恩,龙宾会在这件事上隐瞒了道统。”申继先顿了顿,发现谈话正向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我说过,道统有一条线,你现在正站在边上,迈出的下一步对你对道统都很重要。”

    辛幼陶,还是辛幼陶,他已经被别人的魂魄占据,将要成为龙宾会的掌控者之一,救他会打乱道统与龙宾会数万年来的精妙安排。

    “我希望能面对皇京的所有高等道士说几句话。”慕行秋明白,他将要做的事情,是庞山五行科首座无法定夺的。

    “你想参与高等道士的会商?”申继先显出几分惊讶,“这比你复活念心科还要罕见、还要困难。”

    “是。”

    申继先叹了口气,知道只凭这句话挡不住慕行秋,“好吧,我也打破一次规矩,告诉你一些道统最重要的秘密,希望你听完之后再做决定。”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