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三章 公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暗红色的闪电从鞭梢射出,迅速扩大,形成一张大网,占据了斗法厅三分之一的空间,所有人都被围在网内,只有慕行秋一个人例外,他站在地面上,周身极狭小的一块空间没有闪电,在网内的人看来,他更像被电网包裹。《

    实实在在的感觉不会说谎,慕行秋是施法者,感受不到闪电网内的轻微压迫,大批道士们却要小心翼翼地承受这股令人不安的感觉,控制喷薄欲发的内丹,只护持自身,不要施法反抗。

    可要论处境的危险,所有人都无法与慕行秋相提并论,他在同时施展两道法术,两道截然相反的法术。

    梁世济正承受召魂之术,受到闪电的影响,他的魂魄更脆弱,发出一连串含糊不清的声音,像是在悲惨地求饶,只是没人能听清他在说什么。这位大符箓师正处于一个极为微妙的状态,魂魄不能与身体完全融合,那会引发被动过手脚的修身符,导致身魂俱灭,但是也不能完全离开身体,由于杨青元的魂魄和梁世济的肉身不知所踪,顶多半刻钟,两人还是会死亡。

    掌握这种微妙状态的不是他本人,而是慕行秋。与芳芳的神魂相比,梁世济的魂魄弱得可怜,而且没有司命鼎那样的神器束缚,只需要很少的魂魄之力就能将它拽到霜魂剑之内,慕行秋必须精确控制剑中的力量,才能令一魂一身保持在唯一安全的状态。

    慕行秋的另一道念心幻术却要求他毫无保留地释放力量,由于要分心控制霜魂剑,他只能达到幻境第六层,但他仍然不断地逼近极限,闪电网表面红光极速流动,一刻不停地冲撞着受到符箓加持的斗法大厅。

    整座屋子都在微微晃动,灰尘簌簌而落,墙壁与地面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痕。

    杨清音焦急地准备通过头颅与左流英对话。毫无必要地紧紧握住秃子的发髻,秃子为此呲牙咧嘴,却没有叫出半声。

    沈昊等数十名庞山道士每人都控制着三四件法器,合力困住申庚,不让他的魂魄逃走。

    申庚毫不珍惜丁威的身体,在几十层光罩之中奋力挣扎,嘴里放肆地大笑,“早晚有一天,你们都会遇到类似的状况——道士被魔种所操控,不要学习现在慕行秋。他愚蠢地想要挽救两具躯体,杀戮才是唯一的办法,只有……”

    轰的一声,申庚的宣言被巨响打断,慕行秋击溃了大厅的符箓之力。

    几天前与沈昊斗法时,慕行秋就曾经击破过大厅符箓,申庚当时发现幻术的力量超出自己的预期,于是准备了更强大的符箓,可是受丁威自身修行境界所限。符箓还是达不到兰冰壶的水准,只能达到星落七重的承受能力。

    他以为这样就够了。

    整座大厅发出骨骼断裂般的噪音,因为符箓之力而扩大的屋子开始向内坍缩,近五百名道士飘在空中不动。相互间的距离却在迅速缩小。

    杨清音反应最快,大厅刚开始变化,符箓的束缚解除的一刹那,她就对秃子施法。大声说:“申庚在望山道馆!”

    一句话足矣,申庚曾经抢走养神峰,杀死多名无辜弟子。是庞山十恶不赦的大罪人,左流英听到这人名字,自会马上行动。

    认真寻找魂魄迹象的乱荆山道士随后做出反应,东北角的女道士尖声叫道:“找到了!”

    紧接着是那些监视门户的道士,他们早已蓄势待发,就等着符箓失效,数十道法术同时发出,全都击在大门上,整块门和周围的墙壁都被击得粉碎,道士们立刻飞出去,倒不是害怕,而是大厅越来越小,快要容纳不下近五百人了。

    慕行秋收回召魂之术,将梁世济的魂魄和杨青元的肉身留给乱荆山道士处置,在他眼里,最重要的目标还是申庚。

    二良之死是他心里的一道伤口,年深日久,伤口不仅没有结疤,反而更加鲜痛,他甚至不敢触碰、不敢想起,终于,他可以将伤口撕开,来一次彻底解决。

    闪电网骤然消失,鞭梢随即射出第二道闪电,刺破了几十名庞山道士制造的光罩,再次将申庚包裹。

    “所有人都出去。”

    这不是命令,却比命令更加有效,没人犹疑,甚至没人想庞山的慕行秋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道士们秩序井然地飞出大厅,连沈昊和杨清音等人也不例外,他们都知道,这场斗法属于慕行秋和申庚,其他人都是看客。

    只有秃子犹豫了一会,被杨清音拎了出去。

    很快,大厅恢复正常,倒也不小,宽一丈七八、长四丈有余,只是与符箓加持过的大厅相比,还是显得狭小逼仄。

    慕行秋不在意,他甚至不在意另一具躯体与魂魄是否得到了妥善处置,他要专心致志对付申庚,他曾经有过机会,却都因为种种意外而从手中丢失,这一回,他要牢牢握住。

    “你总是能赢,感觉一定很好吧?”申庚恨恨地说,声音里失去了得意与狂妄,斗法厅符箓被破,对他来说是一记重击,“接下来你要怎么办?杀死我和这具无用的身体?乱荆山的笨蛋可没有找到丁威的魂魄。”

    “我要与真正的你斗法,没有别人,就咱们两个。”

    “哈,你已经通知左流英,还在说这种大话。”

    “左流英只是防止你逃走。”

    “你的口气好像已经当上庞山宗师,左流英会听你的安排?”

    “这不是我的安排,是他的安排,他希望庞山道士光明正大地打败你。”

    “哈哈,从前的野小子也变成花言巧语的奴才了,你以为讨好了左流英,他就会听你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谎言?你以为凭你的本事就能困住我?真是遗憾,你破坏了我的好戏,可你留不住我。”

    最后一个字话音刚落,丁威的身体倒了下去,好像一只顶着人脸面具的衣服架子,半空中出现一张纸符,无火自燃,化成一团清烟。

    慕行秋迅速缩小闪电网,只围住那团烟。他马上知道自己弄错了,烟雾里已经没有任何力量,申庚的魂魄还是逃出了包围,他当时敢于留在大厅里,就是因为有这一招防身,他希望看到慕行秋杀死丁威和杨青元,自己可不想陪死。

    慕行秋的反应也极为迅速,立刻施展召魂之术,望山道馆乃至整个道馆区,顶多有两只魂魄,其中一只必是申庚,吸纳生魂是灯烛科大忌,慕行秋的用意不是“召魂”,而是“追魂”,他要追踪申庚魂魄的去向。

    有人比慕行秋的反应更快,霜魂剑内的魂魄之力刚刚发出,大厅外面的空中就传来一声闷哼,慕行秋来不及从门口飞出,直接一跃而起,冲破屋顶,看见了离地十几丈的申庚——他的本身,还有他的空洞的冷酷眼神。

    申庚将身体藏在了空中,以龙宾会的符箓隐形,这一招很冒险也很巧妙,他打赌高等道的目光不会转向这里。多少年来,龙宾会以保护首馆区清静为名,在上空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符箓,有些可见,有些不可见,道统对此早已习惯,即使探测到符箓的迹象,也不会太在意。

    慕行秋马上明白了申庚是如何逃掉又如何显形的。

    左流英曾经在路上向几名庞山道士演示过,符箓的灰烬与法术之间存在着奇妙的联系,如果出手够快,能够在灰烬消散之前将其击破,远处的符箓法术也会受到极大影响。申庚正是利用这种联系,在高空中复杂了一张符箓,从而摆脱了闪电网的束缚。

    至于显形,那是因为有人施法更快更准。

    “左流英。”申庚低声吐出这个名字,他的计划是太过冒险,一旦高等道士的目光转向这里,他还是无处可藏。

    禁秘科首座甚至没有出现,连法术也是转瞬即逝,地面上的大多数道士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听到闷哼和屋顶碎裂的声音才抬起头,赫然看到了今晚这场阴谋的策划者——对许多人来说,那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对另一些来说,却是仇人相见。

    庞山道士纷纷飞起,将申庚上下左右团团围住。

    皇京不准飞行,这道禁令已经毫无意义。

    “你还要跟我公平斗法吗?”申庚讥讽地说,即使已无退路,他也没有半丝惧意。

    “不能说是完全公平,我强你弱,这就是不公平。”慕行秋平淡地说,以目光示意周围的庞山道士收起法器退后,他一个人足够了。

    申庚的面孔微微扭曲,他还是不肯治好双眼,只能以法术视物,这让他更显狰狞,“那我就给你一个公平。”

    申庚发招了,他的法器是一柄翠绿色的玉如意,射出的也是一道绿光,鲜艳得像是一连串魔种。观战的道士无不一惊,能将五行法术凝聚成光是一项了不起的本事,只有部分高等道士才能做得到。

    申庚手中自然少不了符箓,即便如此,他能凝法成光,自身的修行境界也不低。

    两人相距极近,只有二十步左右,对道士来说就像是贴身肉搏,绿光刚一射出就到了慕行秋身前,然后被暗红色的闪电挡住了。

    “道火不熄。”即使已经转为魔道士,申庚仍然自认为是真正的道统传人。

    “一念之威。”慕行秋也明确了自己的身份。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