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期待已久的斗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近五百名满怀雄心壮志的低等道士,还没选出首领,就陷入了慌乱之中。》他们不怕危难、不怕偷袭,如果是妖魔突然杀来,他们会迅速发起反击,即使因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场内乱。

    道士不应该有内乱的,他们是一个团结的整体,庞山遇难的时候无人支援,但是也没有人暗中助敌,风平浪静之后,道统仍能维持表明的团结与平和。两名道士居然被换了魂魄,这种事情前所未有,几乎跟望山自我封闭一样不可思议。

    申庚得意的笑声在大厅内回荡,数百名道士手里握着法器却不知如何是好,杀戮容易,救人却很难,如果不能及时找回丁威与杨青元本人的魂魄,他们的肉身必死无疑。

    慢慢地,所有人的目光或自觉或不自觉地看向慕行秋,不只是因为他正控制着两名道士,还因为他看上去比所有人都要镇定。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突然具有了实际意义,道士们想起了断流城之战和乱荆山之乱,庞山慕行秋都是其中的重要参与者之一,而且都获得了胜利。

    “白道友,请你告诉我,魂魄离身最久能坚持多长时间。”慕行秋的声音同样镇定,事情的确有些出乎意料,他原以为申庚躲在杨青元体内,丁威只是对符箓过于痴迷的道士,可意外既然发生了,他不会退缩。

    乱荆山的白倾有一点慌乱,得想一想才能回答她非常熟悉的问题,“魂魄离身……要看距离,还有魂魄本身的意志,如果是在五十步之内的话,通常……通常能坚持半刻钟左右,如果太远,魂魄很难回到身体里。”

    慕行秋在养神峰度天劫的时候。经历过一次魂魄离身,知道移动魂魄有多难,半刻钟实在太短暂了,关键是五十步之内只有正常的道士,绝无魂魄的迹象。

    申庚和杨青元的魂魄必然被藏在了某个安全的处所,不可能就这么飘在大厅里。

    “请灯烛科道友帮忙查找魂魄下落,很可能藏在墙壁之内,请棋山道友守住杨青元的肉身,请庞山道友守住丁威,请牙山道士试着与申忌夷道友联系。他应该没有走远,请星山、召山道友查找大厅符箓的位置,应该是在地下,请鸿山和万第山道友尽快打开大门。”

    这一连串的“请”稳定了所有道士的心神,去除了厅内的慌乱情绪,近五百名道士没有一个人反对,立刻行动起来,大多数人早已取出主法器,这时只听诵经声、法器嗡鸣声响成一片。

    “你还不死心?”申庚的声音流出一股怒意。这是他精心策划的场面,混乱意味着成功,秩序却是失败的象征,“你救不了任何人。丁威和杨青元必死,他们自愿将性命献到我手中,休想逃掉!”

    慕行秋操控着两种法术,拒绝再与申庚进行无用的对话。杨青元体内的梁世济却惶恐至极,“丁道士……申道士,我呢?你许诺过……”

    “你只是一名微贱的凡人。早死、晚死有何区别?”申庚粗暴地打断符箓师,对他没有一丝怜悯。

    梁世济终于明白,自己唯一的救星不是同伙,而是牢牢抓住自己魂魄的敌人,“慕道士,手下留情,我被骗了,整个龙宾会都被骗了,我们不知道丁威体内藏着别人,我们以为这就是一名流落在外的望山道士,希望与他合作,创造出更多强大的符箓,仅此而已。真的,我不同意他的阴谋,我是被逼无奈。请您放我一马,找到杨道士的魂魄和我的肉身,问题就好解决了。我保证对您惟命是从。”

    听上去这是一个合理的建议,让梁世济的魂魄继续留在杨青元体内,起码能暂时保住两人的性命。

    慕行秋没有收回召魂之术,“申庚不会让你活着的,我一收手,你和杨青元都会死。”

    “虽然你是投机取巧之徒,但是你并不笨。”申康突然用丁威的身体挣扎了几下,包裹全身的闪电随之晃动,却没有被击破,庞山道士们握着法器,神情都有些紧张,“置杨青元于死地的修身符已经祭出,只差主人的一点神明,梁世济的魂魄只要一回到肉身之内,符箓立刻就会爆发。除非他有本事一无所想,令符箓就此失效。”

    就像道士施法需要在泥丸宫进行存想,符箓也需要祭符者的意识指挥,梁巨济身为大符箓师,对这个道理哪能不懂,“申、申庚,我与你无怨无仇,龙宾会更是没得罪过你,还向你提供一切材料,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申庚没有吱声,并非出于羞愧,而是完全不在意一名符箓师的生死,他只关注慕行秋。

    时间正一点点过去,各方道士都没有取得进展,尤其是乱荆山道士,她们互相配合,迅速查遍了整个座大厅的每一寸墙壁,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墙壁上加持的法力太强,我们的法器难以穿透。”白倾飞过来,忧心忡忡,她们只是一群吸气道士,法力不足。

    “请你们分散开,我要打破斗法厅的符箓之力,然后你们尽快找出另外两只魂魄与肉身。”

    白倾点点头,“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找到魂魄与肉身……”

    “你们尽管放手去做,责任由我承担。”慕行秋免除乱荆山道士的担忧,见白倾走开,转而对监视申庚的杨清音说:“大厅符箓一破,你用秃子联系左流英。”

    大厅为了适应激烈的斗法,屏蔽了所有法术,连传音香炉都不起作用,可是符箓一破,一切自然就能恢复正常。

    杨清音点下头,秃子立刻飞到她身边,准备充当合格的法器。

    “慕行秋,你觉得我会犯同样的错误吗?你跟沈昊斗法的时候差点打破了大厅的符箓,难道我会视而不见?你打不破我的符箓,或许你们所有人合力,还有一点希望。哈哈!”

    道士们来自不同道统,所学法术各异,根本无法形成合力,慕行秋当然不会采用这种办法,“你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他说,一上一下两颗内丹同时快速运转,“你只是一直都很愚蠢。”

    “愚蠢?”申庚狂怒了,在诸多指责当中,这是他最想不到也最不能接受的。

    慕行秋不打算再给申庚说话的机会,大声道:“请诸位道友施法护身,若感到法术攻击,请不要做出反抗,那会分散我的法力。”

    “你永远打不破我的符箓!”申庚大吼,“你只会杀死厅内的所有道士,但这正是我所期望的场面。”

    发现法术攻击而不做出反抗,这与任何人的本能都格格不入,尤其是道士,他们对法术极为敏感,想要不做出反应,反而要耗费更多法力。

    不是每个人都痛快答应下来,事情变化得太快太突兀,很多人还没有完全接受事实,对慕行秋也没有完全信任。

    “请大家放心,慕行秋不会伤害任何一名道士。”沈昊察觉到了众人的犹豫,“斩妖会需要一名首领,慕行秋就是最适合的人选,请你们相信他,唯有如此,斩妖会才能真正成立并强大起来。斩妖除魔不会一帆风顺,今后还会遇到无数的艰难险阻,如果连首领都不能相信,斩妖会的力量从何而来?”

    开口答应的人更多了,中间夹杂着申庚不屑的大笑,“你们信任一个魔种生道根的家伙?活该你们今天死在这里。”

    “闭嘴吧,申庚!”一名正在看护杨青元肉身的少年道士突然大声叫了出来,他不是重要的弟子,所以没多少人认识他,道士面红耳赤,既因为愤怒,也因为紧张,他还从来没当着这么多人的说话,可他忍不住,“我们宁愿相信慕行秋,也不相信偷偷摸摸的你。”

    “无知的蠢货!”被一名普通道士斥责,申庚恼羞成怒,在闪电之内发出一连串的法术,都被挡住,闪电也因此扩大了一圈。

    时机已到,慕行秋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必须采取行动。

    他向杨清音和沈昊点点头,示意庞山道士准备接手继续控制申庚。

    申庚的真实修行无人知晓,但丁威只是吞烟境界,身体长时间与本魂分离,实力还下降了一些,数名餐霞道士和一群吸气道士足以将他制伏。

    闪电突然壮大,像一张暗红色的巨网撒向整个湖面,贴着地面、墙壁和天花板,将所有道士包裹其中,闪电穿过身体时引起阵阵酸麻与压迫感,即使是最信任慕行秋的人也感到心惊肉跳,必须全心观照内丹,才能止住反抗的冲动。

    没人还击,大家都飞在空中,允许闪电通过,很快就停在巨大的闪电网之内,酸麻感消失,压迫感只剩下一点。

    沈昊等庞山道士同时施法,继续控制申庚。

    闪电遍布大厅三分之一的空间,慕行秋即使全力施法,也难以让幻术充满整座大厅,何况他还得分出一心施展召魂之术。

    第六层幻术,慕行秋开始增加法力,闪电发出的噼叭响声不绝于耳,地面在晃动,墙壁在震颤,众道士无不屏息宁气,即使是申庚也保持着沉默。

    这是两人期待已久的斗法,申庚提前发了一招,慕行秋正在还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