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一章 魂魄与肉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一下子就认出了那双眼睛,它们之前掩饰得太好,慕行秋即使有过怀疑,也很快消除,因为他相信高等道士,他不明白,一名吞烟道士怎么能可能瞒过八大道统的宗师与首座。

    望山封闭,仅剩丁威流落在外,在一般道士看来,急于查明真相的高等道士们肯定会对他进行全面深入的调查,甚至使用控心术,既然丁威仍然自由自在,就说明他没有任何问题。

    可出问题的偏偏是他。

    两人同时出手,慕行秋扬起鞭子,人群中的丁威举起一张纸符。

    鞭梢发出的暗红色闪电划过,整座大厅陷入了黑暗。这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浓稠得如同一潭泥浆,令深陷其中者寸步难行,连天目也无法刺穿,法术像是折翼的飞鸟,刚离开法器就一头栽向地面。

    道士们比普通人要镇定得多,可还是有许多人大声询问,纷纷取出法器自保。

    “谁施法的法术?慕行秋,这是你的念心幻术吗?”

    没有几个人看到丁威的纸符,却有不少人见到了那道闪电,因此怀疑黑暗是慕行秋造成的。

    “不是他,这不是念心幻术,所有人不要乱动,也别开口。”

    “谁在说话?”

    “庞山杨清音。”

    大厅安静下来,有些人不知所措,也有人发现黑暗是一道法术,于是暗暗施法抵抗,渐渐地能看到模糊的身影,还有那条隐隐约约的闪电。

    慕行秋仍在施法,事实上,他在同时施展两种法术,一种召魂之术,牢牢抓住杨青元体内的魂魄,另一种是念心幻术。放出的闪电将丁威全身包裹,让他连人带魂都不能逃跑。

    “慕行秋,能说话吗?”杨清音大声问。

    慕行秋能说话,只是要尽量简短,“是申庚和梁世济。”

    没有几个人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申庚自从逃离乱荆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知情者大都不愿意提起他,因此知道这个名字的道士很少,就连一些庞山新弟子,都没听说过这位申家的叛逆者。

    至于龙宾会大符箓师梁世济。听说其名的道士就更少了。

    “梁世济?那不是龙宾会的符师吗?在哪?”发现许多事情自己一无所知,沈昊感到很恼火。

    越发迷惑的人不只他一个,大厅又变得闹嚷了,杨清音在声音里施加法术,向所有人做出解释:“有两名道士的魂魄遭到调换,丁威体内是庞山的申庚,杨青元体内是龙宾会的梁世济。”

    迷惑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丁威的支持者不少。杨青元更是有棋山道士做后盾,这些人最先嚷嚷起来,你一言我一语,都不相信杨清音的话。“先住手,听听丁威道友和杨青元道友怎么说。”

    慕行秋恰恰不能放手,在乱荆山闭关的几年里,他看过一些灯烛科的书籍。对魂魄稍有了解,知道只要自己一放松法力,申庚和梁巨济的魂魄就会趁机逃掉。两只肉身很可能因此死亡,他和杨清音也将失去最有力的证据。

    令他左右为难的是,他不能收回法术,也不能大幅增加法力,那同样会杀死两名无辜的道士。

    “全都闭嘴!”杨清音可不习惯被人质疑,大喝一声,震住了厅内的所有道士,然后说:“申忌夷?牙山的申忌夷,他能证明我的话。”

    没有申忌夷的声音。

    “申道友出去之后就没再回来。”一名牙山道士说。

    丁威的声音从闪电里面传出来,他不在乎这具身体,能够承受慕行秋的念心幻术,“大家不要上当,这是庞山的阴谋,他们需要斩妖会补充实力,所以不择手段,对我和杨青元栽赃嫁祸……”

    “申庚。”慕行秋再次开口,“别再糊弄大家了,你能挺住,梁世济不能。”

    杨青元的身体像是被新手操纵的木偶,双手无力地垂在身前,双腿骨折似地晃来晃去,大厅中的黑暗正逐渐消散,数十名棋山道士跑进场地,却没人敢立刻出手相救。

    慕行秋维持念心幻术的稳定,却对杨青元加强了召魂之术。

    “住手,快住手。”杨青元开口了,还是他本人的声音,语气却大变,满是乞求之意,没有半点道士风骨,令认识他的人大为惊讶,“我受不了了,放我回去。”

    “笨蛋,棋山的脸面……”申庚还想挽回败局,慕行秋突然加强幻术,制止他继续说话。

    这是望道士丁威的身体与内丹,申庚作为一名寄居者,不可能超出丁威的实力。

    “先说说你是谁?”杨清音和众多庞山道士也冲进场地,与棋山道士对峙。

    “我……我……”杨青元的声音有气无力。

    “不能先收起法术再说话吗?杨青元再怎么着也是棋山道士,说是公平斗法,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名棋山弟子怒气冲冲地说。

    “不能收法。”乱荆山道士跑过来,她们对拘魂研魄了解得更多,“如果魂魄跑掉,本魂没有及时回身的话,杨青元会死掉。”

    “我是龙宾会大符箓师梁世济,快住手!我是生魂,不可以拘我的魂魄。”梁世济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他被彻底吓坏了。

    梁世济是龙宾会十三位大符箓师当中最年轻的一位,曾在断流城与慕行秋暗中半法,数日前悄悄潜回了皇京,他的事情迹对道士们来说没有多大意义,可他说的话却令所有人震惊不已。

    “你怎么进到杨青元体内的?”杨清音知道慕行秋在专心施法,不方便说话,于是趁胜追击,替他开口。

    “他是自愿的,他的祭符手法太慢,所以让我帮忙,就是这些,快住手,不要拘我的魂魄……”

    棋山弟子们的敌意减弱了,个个目瞪口呆。道法千万,却没有互换魂魄的法术,这一招听上去怎么都像是邪恶的妖术,就连擅长拘魂研魄的灯烛科道士也觉得难以置信。

    杨清音并不满足,厉声道:“你还在隐瞒,说出你们的真实计划。”

    杨青元的身体是餐霞境界,可梁世济太害怕了,连一半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只觉得魂魄不稳,随时都会离开寄居之所飘向慕行秋手中的大剑。“都是丁威的主意,他让我施展伪符,等慕行秋还手的时候不要抵抗,让这具身体死掉……快、快把我的身体带过来……”

    梁世济一度很喜欢道士的身体,轻盈有力,操控法术随心所欲,不像祭符,得经过长期的艰苦训练才能得心应手,可现在。他只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棋山道士一片哗然,既愤怒又疑惑,不明白杨青元怎么得罪了丁威,会遭到如此卑劣邪恶的报复。

    “你的身体在哪?杨青元的魂魄呢?”杨清音问道。无论如何,杨青元不该死在这里。

    “都……都在丁威那里……”梁世济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的魂魄虽未离身,却已经快要控制不住杨青元的身体了。

    慕行秋减弱念心幻术。给闪电之内的丁威说话能力。

    丁威长长吐出一口气,随后发出痛快的大笑,“慕行秋啊慕行秋。你还跟从前一样,总想拯救无用的废物,可惜,当初你没能救得了那个小子,今天也救不了任何人。”

    这是丁威的声音,但确定无疑是申庚的语气,听到他这番话,众道士心中最后一丝疑惑也消失了,原本站在丁威附近,甚至有意救人的道士,全都后退,生怕再跟他扯上关系。

    “申庚,你不敢承认自己的名字吗?”仍是杨清音质问。

    “我叫申庚,父亲是庞山戒律科大执法师申准,母亲是庞山五行科斩妖师杨宝贞,累世修行,血统比这里所有人都要纯粹,比我占据的这具肮脏身体强上百倍。”

    申庚无意隐瞒,他的高傲、他的冷酷,全都回到了,厅内的道士们惶骇万分,想不到平时最会鼓舞士气的丁威居然是另一个人,更想不到一名道门子弟竟然会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

    慕行秋减弱幻术之后,也有余力开口了,“申庚,交出丁威与杨青元的魂魄,回你自己的身体里去,咱们可以堂堂正正地斗一场,了结一切恩怨。”

    “堂堂正正?你的道根就是利用魔种鬼鬼祟祟得到的,念心幻术也来历不明,你居然想跟我堂堂正正斗法?不,你有你的邪术,我有我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会不会‘误杀’另一名道士。”

    沈昊忍不住大声道:“你故意杀死二良,根本不是误杀。”

    “可你们给我安上一个‘误杀’的罪名,让我在思过洞里待了五年,今天,我要原样奉还。慕行秋,动手吧,你有现成的杀人理由,不是吗?两名道士的魂魄被调换,而我绝不会说出魂魄的下落,事后大家都会原谅你,你唯一的罪名就是明知事情有异,却没有上报给高等道士,而是选择自己解决。”申庚顿了一下,“就跟我当年一样,自己动手消灭了隐藏的魔种。”

    大厅内的黑暗已经被驱散得差不多了,道士们却不觉得眼前明亮,他们对庞山旧事几无了解,可申庚满怀怨怒的声音与语言,还是令所有人惊恐不安。

    申庚也提醒了一些人,几名道士跑向门口,准备向高等道士求助。

    大门不知何时紧闭起来,数道法术都没能打开。

    “一刻钟。”申康被困在闪电之中,语气却兴奋得像是胜利者一样,“顶多一刻钟,无论你怎么做,这两具肉身都会死亡。你们休想轻易打开大门,这座斗法厅是我创造的,困住你们这些无能之辈绰绰有余。慕行秋,动手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