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章 亮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向对面的那双眼睛望去,寻找记忆中的空洞、狠毒与高傲,在一个极短的瞬间,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丝浓烈的仇恨,转瞬即逝,如同燧石撞击时激起的一粒火星。

    慕行秋回想自己认识的棋山道士杨青元。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召山,那时的杨青元是一名彬彬有礼、满怀好奇的年轻道士,独自一人炼制法器,身边没有朋友,很愿意与庞山道士结交,跟芳芳谈论禁秘科的话题时滔滔不绝。

    第二次见面是在断流城,杨青元与一群道士赶来支援庞山,满腔热血,希望在战场上度过心火劫,他成功了,没要任何报答。

    第三次是在古坟里,度过心火劫的杨青元,热血却没有完全冷却,反而变得更加激进,他丢掉的只是一时冲动与好战,对斩除妖族其实更加在意了。

    现在,他站在慕行秋十步之外,双唇紧闭、目光冷峻,脸上再没有单纯的微笑。

    “杨道友在棋山禁秘科主要研究什么?”慕行秋正式地施以道统之礼,随口发问。

    杨青元一愣,站在边上旁观的道士们也一愣,不明白斗法在即,慕行秋问这个有何用意。

    “这跟斗法有关吗?”杨青元的声音起码没变,只是稍显低沉,好像在嗓子里含着什么东西。

    “我想斗法并非最重要的事情。”慕行秋抬高了声音,有意说给所有人听,“合器论道的主旨是增进各家道统年轻弟子的互相了解,一次斗法胜负代表不了什么。站在这里的五百名道士,如果能在今天多结识几名新朋友,走出这座大厅之后还能互相记住。那才是最大的胜利。所以,在斗法开始之前,我希望对杨道友的了解能更多一些。”

    许多道士都笑了。相互间重新打招呼,目光在相对陌生的道士脸上扫过。他们会记住这里的面孔,即使只是匆匆一瞥,也会在心中记忆数月乃至数年。

    杨青元垂下目光,发现自己在人气上已然落后,于是说:“慕道友所言极是,我在棋山禁秘科研究的是法器,不过最近几年一直在学习五行法术,金法术。”

    “真巧。我学的是也是五行之金法术,不过浅尝辙止,后来就修行念心科了。”慕行秋对自己的介绍可不会太简短,又一次抬高了声音,“念心科也是道统十八科之一,很久以前,所有念心传人都被关进了星山拔魔洞,根据记载,她们罪有应得。”

    “关于念心传人有许多传说,比如她们都是女子。以频繁结缘、斩缘的方式促进修行,还有她们擅长挑动人心。我知道很多人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可我对从前的旧事没多少了解。只能以亲自经历向大家保证:念心弟子不一定非得是女子,修行方式跟大家一样,靠得是勤学苦练,起码我从来没有结缘。至于挑动人心,那是一种法术,如果我施展出来,你们一定会感觉到,然后原封不动还到我身上……”

    有人觉得有趣,有人迷惑不解。沈昊是后一种人,“小秋在干嘛?他得先打败杨青元。然后再说这些话争取大家的支持,他这样……本末倒置了嘛。”

    “挺有意思啊。我都不知道念心科有这些历史。”小蒿跟庞山道士站在一起,听得津津有味,“慕行秋要是每天给我讲一段,我练功的时候肯定更有效果。”

    杨清音开始迷惑,很快就明白过来,笑了一声,“或许这也是一个办法。”这句话引来几道目光,她却不肯解释了。

    慕行秋说了许多,在大量道士感到厌倦之前,他对杨青元说:“法器是一个宏大的领域,制作、使用、保存,每一步都有它的神秘之处,杨道友可有专精的方向?”

    杨青元的脸色更加阴沉,闭着嘴,不肯开口回答,慕行秋却保持微笑,固执地看着他。

    斗法厅陷入静默,尴尬气氛迅速散布,望山道士丁威大声说:“互相了解是件好事,可也不必急于一时,过了今晚,斩妖会就是低等道士们的固定组织,咱们有大把时间可以彻夜长谈。”

    斗法毕竟更有吸引力,道士们纷纷表示赞同,有些人甚至不客气地说:“念心科真不愧女弟子之名,连斗法都这么啰嗦……”待到发现乱荆山道士的目光不善,才没人敢说这种话了。

    “抱歉,让大家感到无聊了。”慕行秋向观众点头致歉,抬起右臂,亮出了红黑色的鞭子,却没有任何施法的意思,“此鞭名为神行电掣,还要再说一句抱歉,拥有这根鞭子的时候我还年轻,只会起这种名字。鞭身是用锦尾马的五彩尾毛编成,手柄是一截檀羊角,陪我历经磨难,颜色几次变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自从念心科消亡之后,极少有道士拿鞭子当作法器或兵器,因此都很好奇,仔细观望,暂时忘了斗法。

    杨青元冷冷地说:“慕道友好像搞错了,‘合器’已经结束,现在是要‘论道’、斗法。”

    “请原谅,我只是希望能让更多的道士了解念心科,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杨道友着急吗?要不然你先休息一会,我再说几句就请你上来。”

    杨青元没吱声也没退下,慕行秋当成了默许,轻轻甩了一下鞭子,激出一条数尺长的闪电,“念心法术不在五行之内,好处是不受相生相克的影响,坏处是闪电不能脱离鞭子,所以攻击距离不能太远,百步之内随心所欲,百步之外望尘莫及,所以跟我斗法,最好保持距离。”

    “我不用,待会咱们就在百步之内斗法。”杨青元忍不住插了一句,不想让人以为他在占便宜。

    “没关系,待会我不用鞭子,杨道友在任何距离之内都可以。”

    此言一出,不只是杨青元一愣,旁观的道士们也都糊涂了。尤其是那些见过慕行秋与沈昊斗法的道士,都不明白他为何要舍己之长。

    沈昊有点沉不住气了,问杨清音:“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吧?”

    “这个笨蛋。不想着怎么打败敌人,先想如何救人。”杨清音不屑地哼了一声。仍然不做详细解释,沈昊只能挠挠头,耐心地看下去。

    “我明白了。”旁边的秃子突然叫了一声,“小秋哥这是要将杨青元说烦,他从前总提醒我少说话,说是干扰他修行,可是我不吃饭,当然要多说话啊……”

    场边议论纷纷。场内的杨青元说:“我也要说句抱歉,我已经符箓加身,在这场斗法中不能去掉。”

    “杨道友不要误会,我不用念心幻术,是因为我要用更强大的法术。”慕行秋收起右手的鞭子,左手召出霜魂剑。

    “这是一件收魂法器,里面一共容纳了十万多只魂魄,感谢乱荆山灯烛科几位道友不吝赐教,传我法术,此剑不可轻用。但是对杨道友值得一用。”

    断流城之战结束之后,慕行秋曾在灯烛产道士的帮助下收魂十万,此事在道统流传颇广。道士们皆有耳闻,展示法器的时候众人就想见识这柄剑,可惜没能如愿,没想到慕行秋会在临战一刻亮剑。

    大厅里静悄悄的,好像十多万魂魄正在厅内游荡,活人必须屏气宁息才对。

    “你非得说这些吗?”杨青元一字一顿地说,显然已经忍耐不住对方的唠叨。

    “非说不可,只有这样我才能让大家明白我接下来要做什么。”慕行秋收起脸上的微笑,“请诸位道友注意。我要施展召魂之术,这一招对道士无效。如果有人实在担心,请取出灯烛护魂。”

    杨青元尚未开口。场边的丁威先说话了,“等等,召魂之术是用来收纳魂魄的吧,真要斗法,应该用驱魂之术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座大厅内有魂魄游走,应该清理一下……”

    丁威面露不悦,“慕道友做得过头了,望山道统最近两三年只有我一个人居住,哪来的游魂?”

    “我的感觉向来很准。”慕行秋更加认真了,“这里有乱荆山灯烛科的道友,你们对这种事更了解,我的感觉对吗?”

    几名棋山道士终于忍不住了,“慕行秋,你到底要不要斗法?一会亮法器一会要捉魂,咱们是道士,可不是凡间的神棍。”

    乱荆山道士支持慕行秋,还真有几名女弟子取出灯烛法器快速检测了一番,白倾大声说:“大厅里没有游魂,可是……”

    “可是什么?”慕行秋马上追问。

    “可是大厅里好像有几只魂魄……”

    白倾话未说完,杨青元出手了,嘴里同时大喊一声:“慕行秋,你欺人太甚!”

    一道光笔直射下,直奔慕行秋头顶,这是完美的一针见血符。

    杨青元突然发难,慕行秋也没有遵守承诺,左手仍然握着霜魂剑,右手却甩出了鞭子,可鞭梢发出的闪电只有几尺长,还没碰到十步之外的目标就消失了。

    白光击中了慕行秋头顶,令人意外地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而没有被击中的杨青元却发出惨叫声,好像受了重伤。

    众人正惊诧不已,慕行秋大喊道:“邪魂夺身,速速现形!”

    霜魂剑发出一层微光,杨青元突然停止惨叫,发出古怪的笑声,“慕行秋,你又赢了,可你救不了他。”

    “未必。”慕行秋开始施展召魂之术,虽然他所知甚少,手里的强*器弥补了这一缺陷。

    大厅内人人都感到一阵阴风掠过。

    杨青元摇摇晃晃,失手将法器如意扔掉,双手抱头,大叫:“救我!快救我!”

    直到这时,慕行秋才微微一惊,藏在杨青元体内的魂魄不是他和杨清音一直以为的申庚,它属于另一个人。

    慕行秋猛然转身,要找出杨青元在向谁求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