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九章 申忌夷的忏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为斩妖会内不多的吞烟道士之一,牙山道士申忌夷颇受关注,从人群中走过时,要跟很多人点头致意,他的神情恰到好处,随意而坦荡,用不出声的方式告诉那些心怀疑惑的道士:我无意参选首领,也不关心谁取得胜利。

    他冲杨清音身边的小青桃微微一笑,同样以不出声的方式完成了一次交谈,小青桃略显惊讶地让开一步,还以微笑。

    杨清音正盯着远处的棋山道士杨青元和他的支持者们,转过身,诧异地发现了申忌夷,“嗯?”

    “能跟你说几句话吗?”申忌夷一边跟附近的道士互相致意,一边低声说,嘴唇几乎没动。

    “现在?在这儿?我没时间,你最好站到那边去,这里不适合你。”杨清音不客气地说,希望申忌夷能马上消失。

    斗法厅很大,道士们都站在有门户的一边,大致分成三伙,最左边是庞山道士,最右边是棋山道士,其他道士则根据本人的倾向和自家道统的立场选择更靠近哪一边,杨清音指给申忌夷的位置正好在中间,丁威站在那里一脸严肃地与数名道士讨论什么。

    “很重要的事情,跟他有关。”申忌夷保持着文雅的微笑,嘴唇仍是几乎不动。

    如果有人想听两人的谈话是很容易的,可没人在意,慕行秋和沈昊等人正商量战术,秃子和小蒿不住点头,其他人则焦急地盼望着场上的几场斗法快点结束。

    杨清音疑惑地看着申忌夷,“我不明白……”

    “就在门外,几句话而已,你绝不会后悔的。”申忌夷微笑着点下头,从人群后面向门口走去。中途停下,与丁威说了几句话,两人同时开怀大笑。

    杨清音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跟出去,转身撞上小青桃疑惑而胆怯的目光。于是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跟我一块去。”

    小青桃没有选择,只能跟在杨清音身边,“这合适吗?”

    杨清音没有回答,拖着小青桃,同样从人群后面大步走过去,最后一场斗法即将开始,她不想耽误时间。

    只是一门之隔。里面热热闹闹,外面却冷冷清清,申忌夷站在台阶下面,抬头望着空中的弯月,好像满腹心事,听到脚步声,转身一笑,对小青桃的出现没有表露出任何意外与不悦。

    “说吧,什么事?”杨清音停在最低一级台阶上。

    “我很久没去过庞山了,伯父伯母可好?”申忌夷一点也不着急。

    “好得很。就是对当年庞山没人救援耿耿于怀。”

    慕行秋等人固守断流城时没有任何一家道统赶来支援,只有几十名低等道士自愿参战,庞山道士对此不可能毫无芥蒂。但是很少有人提起,他们宁愿将这件事记在心里,杨清音是个例外。

    “你的气色不错,自从来到皇京之后,咱们好像……”

    “我没工夫闲聊,今晚月色优美,不如你在这里独自赏月,写首诗什么的,我们可不想错过里面的斗法。”杨清音厌倦了。拉着小青桃转身要走。

    “今晚的斗法将有血光之灾。”申忌夷突然冒出一句。

    “血光之灾?怎么了,你们给杨青元的符箓也要爆炸吗?”杨清音止步。

    申忌夷随手点燃一根洞察明烛。放在右手边的半空中,“我想慕道友可能是正确的。咱们太急于使用道统符箓了,对其中的危害估计不足。”

    “不是咱们,是你们。”杨清音与申忌夷划清界线。

    “对,最初有十个人参与重造道统符箓,包括我和庞山的沈昊,后来沈昊退出,加入的道士却更多了,人人都对符箓感兴趣,初看上去,符箓的确是个好东西,只是一张纸,转眼间就能增加数倍甚至十几倍的力量,比辛苦修行几十年还管用。唉,我们都被迷惑了。”

    杨清音与小青桃互视一眼,对申忌夷的自省感到不明所以,“麻烦你先说‘血光之灾’的事情,我又不是牙山的高等道士,真没兴趣听你忏悔。”

    “是这样,慕道友因为我们将符箓交给兰冰壶而十分不满,我们也觉得他太保守了,因此一致决定绝不能让他当上斩妖会的首领。”

    “嘿,斩妖会有你们这种成员,还真是幸运。接着说。”

    “慕道友的念心鞭法出人意料地强大,说真的,我甚至有一点嫉妒,他才修行十几年啊,出身普通,并非左流英那样的天才,内丹只是吸气七重,我不服气。”申忌夷的笑容消失了,他的确不服气,从前他以都教的身份带领慕行秋等人参加除妖演练,现在却只能望其项背。

    “可你也不敢参加斗法。”杨清音冷冷地说。

    “不是不敢,是不方便。”申忌夷替自己辩解“最后丁威想出一个主意,他要给慕道友找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说只有这样才公平。”

    “杨青元?他算什么势均力敌的对手?还不如你和丁威呢。”杨清音越发不解。

    “杨青元是唯一自愿加持祭火神印的人,虽然过后还会去除,但是对内丹和修行多少会有一点影响。”

    “跟小秋哥猜得一样。”小青桃低声插了一句,心头惴惴,觉得自己多余,还担心听到什么自己不该听的秘密。

    “哼,可惜杨青元不是孤家寡人的兰冰壶,不能让你们随便折腾。”杨清音语带鄙夷,甚至有一点同情兰冰壶了,“然后呢?你们以为加持符箓就能让杨青元脱胎换骨,打败慕行秋,给他带来‘血光之灾’。”

    “不,今晚死的人不是慕行秋,是杨青元。”

    “你到底在说什么?慕行秋没想杀人,这是合器论道,不是道妖决战,谁也不想杀人。”

    见杨清音有点急躁,申忌夷加快了语速。“慕行秋想不想杀人并不重要,是那三道符箓,一道握玉符。一道一针见血符,还有一道修身符。修身符会让杨青元死掉。而且看上去就像是慕行秋无法控制法力造成的误杀。”

    两名庞山道士极度震惊,小青桃张着嘴,身子摇晃了几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杨清音比她镇定一些,可她要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你在玩弄诡计,想要慕行秋在斗法进束手束脚。不敢施法吧?”

    “如果是诡计,就不会由我出面对你们说这些话。”

    杨清音转向小青桃,“你马上去提醒慕行秋,让他……小心。”

    小青桃重重地嗯了一声,转身跑回斗法厅。

    杨清音留下,她必须将事情问个清楚,“杨青元就这么心甘情愿送死?”

    “他不知情,以为修身符是一种……特别的符箓。”

    “怎么个特别?”

    “慕行秋和沈昊斗法的时候,差点打破了大厅的符箓,那时我们就知道。杨青元手中握有再多的符箓也不是对手,必须找一个更强的人才行。”

    “嗯,你说过了。这个人在哪呢?”

    “在杨青元体内。”

    “因为那道修身符?”

    “正是,修身符被丁威暗中改造过了,现在的杨青元只是一具躯壳,控制他的是另一人的魂魄,我们都以为这是权宜之计,其实这个人会在关键时刻放弃抵抗,让杨青元的肉身被杀死。肉身一毁,魂魄……”

    “四十九天之后魂飞魄散。”杨清音接下去,对听到的话越来越感到震惊。“你们……你们怎么会蠢到这种地步?互换魂魄明显不是道统正法。”

    “丁威很会蛊惑人心,而且他隐瞒了许多事情。我们都以为杨青元不会出事。”

    “那你是怎么知道内情的?”

    “我想弄清楚丁威是怎么跟龙宾会联系的,所以我在悄悄……监视他。昨天夜里偷听到他和一个人交谈。”

    “可你直到斗法开始前一刻才告诉我?”杨清音怒意渐增。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偷听谈话、背叛同伴,这会让我身败名裂,而且……我也不太喜欢慕行秋。可我后来想明白了,我的名声没有杨青元的性命重要……”

    大厅里传出的喧闹声升高了一些,表明斗法即将开始,杨清音只想再问一件事:“说来说去,丁威找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应该也是一名道士,只听到那个人对丁威说‘让慕行秋也尝尝误杀的味道,他会喜欢的,这是绝佳的报复’。”

    “让慕行秋也尝尝误杀的味道,他会喜欢……”杨清音想了一会,脸色骤变,“天呐,是他。”她狠狠地瞪了申忌夷一眼,没有因为他的坦率而原谅他,然后转身向大厅内跑去,她要阻止这场斗法,还要拦住此刻藏在杨青元体内的控制者。

    申忌夷收起洞察明烛,满脸都是道士不该有的倦容,喃喃自语:“我到底在做什么?快点结束吧。”

    厅内的最后一场斗法正要开始,杨清音风一样跑向庞山道士,引起不少人侧目,其中也包括望山道士丁威,他看了一眼杨清音的背影,扫视一遍人群,轻轻哼了一声,神情毫无变化。

    杨清音一把抓住慕行秋的胳膊,用很低的声音说:“是他。”

    慕行秋刚刚听小青桃说完那个古怪至极的消息,心中正犹疑不定,杨清音的两个字却让他恍然大悟。

    他明白杨清音说的是谁。

    最后一遍查看场地的沈昊,高举右手,大声叫道:“过来吧。”

    “斗法得取消。”杨清音小声说。

    “不。”慕行秋缓缓地摇下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