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七章 爆炸的符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合器论道的第一个项目当然是“合器”:年轻的道士们拿出自己亲手炼制的法器,让它们整齐地飘浮在近一人高的半空中,既为了观赏方便,也是一种炫耀,有些法器比主人还想出风头,每当有人靠近的时候就发出奇异的光芒,或者发出悦耳的鸣叫。

    望山道馆的斗法大厅重新得到符箓加持,更大更稳固,据说能够容纳数名星落道士同时施法,近五百道士在厅内信步巡游,评判法器的品级、相貌与主人。

    由于望山封闭,最近几年制造的法器无法进行至关重要的灌魔过程,品级普遍大幅下降,之前造出来的法器因此广受瞩目。

    这是一个争取支持者的良机,慕行秋却放弃了,他没有展出自己的霜魂剑,这柄剑的独特以及它所做过的事情,都足以令他赢得巨大的声望,但他还是决定不拿出来。

    那些与他一道参加过断流城之战的庞山道士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因此谁也没有多劝一句。

    法器展示持续了一个时辰,随后开始“论道”:比试谁的法术更强。

    道士的修行并非稳步提升,总是先有一段突飞猛进的阶段,通常持续十到二百年,在这个阶段,他们的内丹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增强,看上去前途不可限量,然后突然之间,修行路上最顺风顺水的阶段结束了,进入一片荒芜的区域,每日辛苦劳作,也只能得到一点点收获,但起码还有收获,等这个阶段也告结束,道士们就会遇上叹息劫,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因此,那个长短不一的突飞猛进阶段弥足珍贵。在此期间,道士将大部分精力都用来修行内丹,只学习最基本施法技巧,他们相信未来长远,会有充裕的时间钻研法术。

    自从庞山五年多以前被妖族攻破,这种想法发生了剧烈改变,许多正处于内丹提升期的低等道士主动学习法术,这次合器论道,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比较高下的机会。

    能来的道士差不多都来了,尤其是发现宗师与首座们对斩妖会似乎有默许的迹象时。来的人更多。

    万第山道士汪群飞昨晚才赶到皇京,是最后一拨参加合器论道的人,吸气五重,携带一品九级的法剑,他跟许多道士一样,没能去望山灌魔,只好购买一件品级极低的法器,将其毁掉,留下里面的魔种。勉强炼制出属于自己的法器。

    汪群飞是洪炉科弟子,二十八岁,修行速度属于中等偏下,在万第山就不受关注。放在九大道统更是默默无闻,就是这位相貌宽厚、年纪轻轻就显老成的道士,不知从哪里弄来两张纸符,在第一场斗法中使用。差点将自己和对手一块杀死,给合器论道增添了一份血腥之气。

    很巧,他用的也是一针见血符。威力远逊于兰冰壶,对吸气道士来说却过去强大了。汪群飞的祭符技巧非常笨拙,第一次抖手,纸符只是冒出一股清烟,竟然没有燃烧,他急了,立刻换了一张,第二次抖手的幅度稍大了一些,结果纸符仍然没有化为灰烬,而是在他手中爆炸,发出的符箓之力既不是针也不是光,是一束火线,正中对面惊愕不已的对手头顶。

    同时进行的斗法有十几场,接下来还有上百场,都因为这次意外而暂停。

    两名道士没有死,都受了重伤,尤其是汪群飞,昏迷不醒,被送回万第山道馆接受高等道士的治疗,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没法说出符箓的来源。

    支持符箓的一方大受打击,丁威、申忌夷、杨青元等人矢口否认自己向汪群飞提供过符箓,甚至愿意为此接受任何惩罚,鉴于汪群飞没有死,这样的誓言很有说服力。

    但杨青元的威望还是下降不少,正是因为他不遗余力的宣扬,符箓在道士们心中扎根,汪群飞很可能就是因此想方设法才弄来了两张纸符。

    合器论道暂停,大家都觉得有必要先弄清这两张纸符的来源。

    慕行秋的支持者一下子多了起来,道士们纷纷上门拜访,他只好留在庞山道统,一遍又一遍地阐述自己对符箓的看法,以及念心科是否能够快速推广。

    “符箓是道统十八科之一,当然没有问题,关键是它掌握在谁的手里,我的意见是谨慎使用。念心幻术也是道统法术,没办法像符箓那样立刻生效。”慕行秋的回答非常谨慎,心中希望正常的辛幼陶能站在自己身边,他肯定更擅长回答这种问题。

    杨清音是洪炉科弟子,在万第山有不少熟人,所以一直守在万第山道馆,这天傍晚,她带回了第一手消息:“兰冰壶,是兰冰壶给他的符箓。”

    杨清音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脸色微红,与疲惫无关,而是因为气愤,“申忌夷他们自作聪明,想利用兰冰壶试验符箓,结果左首座的姨母大人也不傻,又从道统找了一名试符的笨蛋。”

    更多的消息迅速传来,汪群飞苏醒了,说出了全部经过。

    他是跟同门道士一块来皇京的,因为贪恋繁华,自己在热闹的街上闲逛,遇见一名年老的庞山女道士,两人一见如故,女道士送给他两张符箓,对他说:“道统符箓正在复兴,每名道士都应该感受一下它的力量。”

    “你们能想象这个汪群飞有多笨吗?竟然就把兰冰壶的话当真了,来到道馆之后也没向任何人提起,斗法的时候就给用了。唉,他连祭符手法都是现学的。”杨清音十分恼怒,因为兰冰壶还在冒充庞山道士,因为申忌夷等人将写符之术泄露给了兰冰壶。

    赠符的女道士没有说出姓名,万第山的一位首座对汪群飞施展了控心术,得到他的记忆,确认骗他的人正是被庞山驱逐已久的兰冰壶。

    这和使用符箓向左流英挑战不同,两人毕竟是近亲,冲突带有私人恩怨的性质,左流英不在意,别人也不在意,但这一次不同,兰冰壶等于公开向道统宣战了。

    没有道士替兰冰壶说话,更没人提起她也曾被一小群道士利用。

    龙宾会反应迅速,立刻取消了对所有散修的特赦,其中自然包括兰冰壶,与此同时还暂时取消了皇京的禁飞令,于是整个夜里,以及接下来的白天,皇京居民有机会见到满天飞行的“符仙”——这是他们对道士的看法,一群更强大的符箓师。

    兰冰壶跑了,无影无踪,但她再也不能像从前那带着一群散修追逐雨季了,除了投奔妖族,她似乎乎没有别的出路。

    许多高等道士都参与了追捕,左流英却仍然没有离开房间,好像兰冰壶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不管怎样,合器论道又能继续进行了,各山的道士们共同制定了两条规则:第一,所有符箓必须来源清楚,事实上,绝大部分符箓来自丁威,他隐然成为道统符箓的担保人;第二,斗法时使用符箓必须征得对手的同意,这条规则令符箓的使用大幅减少——谁愿意平白无故允许对手增强实力呢?

    慕行秋愿意。

    “我需要一场无可置疑的胜利。”慕行秋向疑惑不解的庞山道士解释,“我要让丁威知道,斩妖会绝不接受他的暗中操控。”

    众人当中只有沈昊完全明白慕行秋话中的意思,望山道士丁威现在是通往龙宾会的重要桥梁,慕行秋受到警告,不能直接干涉符箓师的事务,想查清辛幼陶变化的真相,就必须牢牢抓住丁威。

    “你不能狠狠揍杨青元一顿吗?出了汪群飞的事,我估计符箓不会有多少人喜欢了。”杨清音觉得慕行秋过于冒险。

    “现在没人喜欢,可是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家又会想起符箓的威力,他们会说兰冰壶写出的符箓不专业、汪群飞祭符的手法也不对,所以出问题的是人而不是符箓本身。”

    慕行秋说服了庞山道士,明夜二更,他将与杨青元斗法,他对胜利充满信心,可是总有一丝不安挥之不去,丁威不是随意之人,对兰冰壶的控制却太弱了一些,在寻思了许久之后,慕行秋决定去拜见左流英。

    左流英的房间极为素淡,连蒲团都没有,只摆着一只半人高的香炉,源源不断地吐出烟雾,整间屋子因此朦胧不清,充满浓郁的香味。左流英盘腿坐在香炉上面,相距一尺左右,像是烟雾幻化出来的影子。

    他允许慕行秋进来,脸上却没有欢迎的表情。

    慕行秋先开口,“你说过,庞山的敌人是另一家道统,可是向兰冰壶提供符箓的是斩妖会低等道士,你还坚持原来的看法吗?”

    或许是受烟雾的影响,左流英脸上的病容比几天前更加明显,好像随时都会与满屋子的氤氲融为一体。

    左流英沉默许久才开口,“世上有巧合,比如你的道根就是巧合的产物,但既然是巧合,就不会同时涌现。”

    最近的巧合的确多了一点,望山恰好有一名道士滞留未归,这名道士恰好对远古的符箓很感兴趣,龙宾会恰好接受他的友谊,申忌夷恰好能提供内丹。

    “满屋子的烟雾是为了掩饰病容,太多的巧合也是同样的目的?”慕行秋明白首座的意思了。

    “很多时候,去掉巧合,你就能看见事实了。”左流英闭上眼睛,结束了谈话。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