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四章 符箓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符箓塔近观比远瞧更加令人感到惊异,十几层的高塔,层与层之间居然空无一物,相隔一尺左右,全凭符箓的力量一层一层地浮在空中,塔内自然也没有楼梯,一名眼神狐疑的中年符箓师负责接待来客,问清拜访对象之后,祭符将客人送到相应的塔层。

    “辛掌墨很忙,他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符箓师看着两名庞山道士,眼神中的狐疑越来越重。

    慕行秋抬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塔内常见的楼梯井,头顶丈余就是天花板,“没关系,我们可以从外面直接飞上去,你只需要告诉我辛幼陶在哪一层就行了。”

    符箓师的脸色变了,“整个皇京的上空都不能飞行,你们是道士,应该……”

    “那我们就爬上去,沈昊,喜欢爬高塔吗?”

    “很多年没爬过了,可以试一试,总不至于摔死吧。”沈昊点点头,似乎在认真考虑这个建议。

    符箓师眼中的狐疑变成了震惊与仓皇,“等等,我问一下……”他手忙脚乱地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小小的纸符祭出,目光紧紧盯着两名不懂鲁莽的客人。

    “你身上没有祭火神印吧?”慕行秋随口问道,祭火神印能够大幅提升写符、祭符的效果,即使是在龙宾会里,也只有少数人拥有。

    “我……这个……你们可以上去了,第十一层。”符箓师如释重负,在身上摸来摸去,终于找到登塔符,急匆匆地祭出,将两名道士送上去。

    符箓师的祭符手法不太完美,慕行秋和沈昊感到剧烈的摇晃,眼前一片漆黑,再次脚踏实地重见光明时。两人互视一眼,都不喜欢这种登塔方式。

    他们站在一间极大的六角形房间里,正在好停在正中间,周围排满了桌子,却极少有椅子,数十名符箓师正站在桌前埋头工作,桌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纸包与各种类型的箱匣,他们正用精致的小秤一点点地称量,然后小心翼翼地混在一起,制作写符专用的墨。

    掌墨使者辛幼陶就是这里的头目。他正坐在角落里一张书桌后面,享受着这里唯一的软椅,也只有他的桌子上面干干净净,连份公文都没有,在他左右两边,贴墙竖着两座高大的书架,上面的小格子里摆的却不是书,而是一方方装在精美匣内的墨锭。

    慕行秋与沈昊从那些专心致志的符箓师们中间穿过,笑呵呵地来到辛幼陶桌前。

    “真是意外。”辛幼陶平淡地说。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没有起身欢迎的意思,“你们的斗法已经有结果了?”

    “我输他赢,总是这样。”沈昊无所谓地说。左右看了看,“这里就是制作符墨的地方?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我还以为你们会用法术做这些事情。”

    “这里制作的符墨是供大符箓师们专用的,只能纯以手工制作。说实话。你们来得不是时候,不如等我……”

    慕行秋一手按在桌面上,用随意的语气说:“没关系。你忙你的,我们随便看看,咱们是朋友,没有那么多讲究。”

    “是啊,从小就听说符箓有多么神奇,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制墨过程。”沈昊配合默契,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主人的冷淡,走到书架前,随手拿起一匣墨锭,打开盖子轻轻嗅了一下,“味道有点怪,里面放了群芳屑和紫陌神泥?咱们当初炼制法器的时候也用到过这两样。”

    “这么说来,符箓还真是道统十八科之一,跟咱们有共同之处。”慕行秋凑过去观赏符墨。

    辛幼陶脸色阴沉下来,略微抬高声音,像是要故意说给房间里的所有人听,“不妨开门见山吧,我已经离开庞山,早就不是道士。友情这种东西,在相同的环境里才能用得上,现在,我只跟符箓师结交,请两位今后还是不要再来找我了。”

    “你是要跟我们断交吗?”慕行秋露出诧异的表情,“我还以为符箓师都愿意跟道士结交。”

    “本来我是愿意的,可你们……算了,这也不是断交,希望以后大家还能有来有往,只是请不要再把我当成庞山的辛幼陶。”

    “我没将你当成庞山的辛幼陶。”慕行秋走回桌前,微微俯身,目光严厉地盯着从前的好朋友,声音却极为平和,“可你也不是西介国王子辛幼陶,这让我有点纳闷。”

    辛幼陶一愣,沉默片刻,“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慕行秋露出微笑,伸手指指头上更高的塔层,“我们两个想见首席大符箓师关成茧。”

    这几个字一说出来,孜孜工作的符箓师们全都停下手中的活儿,惊讶地望着访客,好像房间里突然闯进了两头野牛,随后他们又不约而同重新开始制墨,比刚才更显忙碌,似乎确信这两头野牛自有他人收拾。

    这个人绝不是辛幼陶,他的脸色有点发红,与少年时代的他倒是多了几分相似,“首席在龙宾会的地位相当于道统宗师,你们能随便见宗师吗?请不要得寸进尺,这里是皇京,就算道统宗师亲自来,也不能为所欲为,说见谁就见谁。”

    “我觉得你不妨通禀一声,没准关成茧愿意见我呢。”慕行秋不肯退却。

    “嘿,一名吸气道士……”

    “龙宾会为什么想方设法从道统索取内丹?为了制作强大的符箓与九大道统平起平坐,还是为了……长生不老?”慕行秋盯着辛幼陶,“我或许不能随时见到庞山宗师,但我能见着左流英,不知道他对龙宾会的这一举动是否感兴趣。”

    “龙宾会里的任何人,都对道士的内丹不感兴趣。”辛幼陶语气冰冷,脸色却更红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你可以去向任何一名高等道士说这些事,看看是不是有人相信你。”

    “不用他们相信,只要有高等道士心生怀疑就行了。”慕行秋嘴上寸步不让,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辛幼陶。他们十二岁相识,由敌变友,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曾经互相帮助,王子向他灌输的那些阴谋诡计仍历历在目,可眼前这个人空长着一幅熟悉的面容,却与慕行秋记忆中的敌人与朋友都无相似之处。

    两人僵持,整个房间里只有符箓师们混合各种粉末时发出的窸窣声。

    沈昊饶有兴趣地观察两人,过了一会开口道:“辛幼陶,如果你还记得慕行秋的脾气,就该知道他绝不会在你面前会退半步。”

    “呵呵。就像在断流城一样。”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原来是曲符师。”慕行秋转过身,微微点头,“几年不见,符师越来越年轻了。”

    曲循规的确年轻不少,不只是容貌,举手投足间都显得精力充沛,像是四十岁的中年人,大概就是因为如此,他比从前显得和蔼可亲。就像那些摆脱困境心事已了的成功者,整个世界在他们眼里都变得美好了。

    “唉,军旅劳身,虽然带兵除妖是符箓师的天职之一。可我们这些凡胎俗体实在承受不住过于艰苦的环境,现在好了,重担交给了别人,我可以留在皇京好好休息。全心保护仅剩的最后几年生命。”

    曲循规走到近前,“辛掌墨,贵客登门。怎么就在这种地方接待?起码该有茶水提供。”

    左辅大符箓师挽起右手的袖子,故意让客人看看手中的纸符,然后轻轻一挑,纸符化成了灰烬,曲循规的九重冠并非平白得来,祭符的手法可比普通符箓师娴熟多了,慕行秋和沈昊只觉得呼吸稍顿,眼前的黑暗一晃而过,他们已经站在一间狭小却布置精美的房间里,热腾腾的茶水与点心已经摆在桌面上。

    辛幼陶没有跟来。

    曲循规客气了一番,慢慢收起笑容,“方才两位道士提起内丹的事情,此言何意?龙宾会与道统的任何交往都有相关协议作为基础,比如两位此番拜访,即使只是一时兴起,也会记录在案,庞山宗师或首座想要的话,立刻就能得到一份副本。”

    “那就再好不过了,省得我们还得向宗师或首座重复一遍。我的意思非常明确,想知道龙宾会为什么要收集内丹。”慕行秋说。

    曲循规没像辛幼陶那样直接否认,“慕道士弄错了,收集内丹的是道统中人,与龙宾会没有关系,我们只是出于友谊,提供几名符箓师,帮助你们写符、祭符。如果你觉得不妥,甚至怀疑龙宾会别有用心,在道统内部叫停就是,用不着来我们这里兴师问罪。”

    “你说的道统中人是哪一位?”

    “你知我知。”

    “既然咱们的见面过程有一天可能会传到宗师手里,我不希望有含糊其辞的地方。”

    曲循规明显犹豫了,过了一会才说:“望山道士丁威。”

    毫无预兆,曲循规突然发怒了,脸色阴沉,一下子又老了十岁,“慕行秋,你把皇京当成断流城了吗?还想随意羞辱符箓师?你很聪明,可别聪明过头,这里不是你胡作非为的地方。”

    慕行秋却笑了,扭头对沈昊说:“我是不是真的有点过分了?”

    “有一点,可能是因为你把辛、曲两位符师都当成了朋友,而人家却不这么想。”

    曲循规眉头微皱,随即脸色缓和,“能被慕道士当成朋友,这是我们的荣幸,可龙宾会不喜欢被栽以任何罪名。”

    “曲符师言重了,可能我说话直接了一点,但是绝没有问罪的意思。”慕行秋停顿片刻,“其实我真正的意图是想与龙宾会直接交往,望山封闭,丁威是孤家寡人,既然要合作,龙宾会为什么不选择能直接提供内丹的人呢?”

    “你想替代丁威?”曲循规变得深藏不露了。

    “不能算是替代,只是减少一个环节,让合作更紧密一些。”

    曲循规嘴角上扬,露出高傲与冷酷的微笑,“慕道士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至于合作,三天之后,如果你还能走进这座塔,咱们可以详谈。”

    三天后即是合器论道,慕行秋将要参加几场斗法,显然,曲循规一点也不看好他的胜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