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章 客气的朋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现在是一名符箓师了,头上戴着高耸的五重冠,宽袍大袖,衣襟、下摆等不太起眼的地方以金银钱绣着各种图案,像是符箓,更像是华美的装饰,这样一套衣裳,穿在大多数人身上都会显出几分可笑,对从前的王子来说却正合适。

    道士生涯在他身上留下的唯一痕迹就是容貌几乎没有改变,还是二十岁左右的模样,清秀得有几分女子气。

    “听说你们刚到皇京,怎么就跑到望山道馆来了?”辛幼陶转过身,向走进来的两人露出微笑,没有特别热情,也没有显得冷淡。

    这是一间小小的会客厅,桌椅齐全,角落里燃着香炉,墙壁上挂着几幅画,内容全是望山的冰雪、峭壁与星云树,笔法简练,初看时觉不出多好,细看时才发现栩栩如生,隐隐有引人入画之意。

    “我们要在望山道馆进行一场斗法,正想请你过来观看。”慕行秋语气比较正式。

    沈昊却严肃地打量辛幼陶,过了一会才说:“人人都说你变了,我想知道,你到底变成了什么人?”

    辛幼陶露出客气的微笑,等大家都落座之后,他说:“环境不同,人当然要变,我现在是皇京龙宾会的一名符箓师,首席身边的掌墨使者。我从小就与符箓为伍,学道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现在总算恢复了真正的身份,相比施法,我还是更习惯祭符。”

    沈昊可不这么觉得,瞅了一眼似乎不太感兴趣的慕行秋。他恳切地说:“辛幼陶,这是我和慕行秋,你在庞山道统最好的朋友。不管有什么事,你可以对我们说,我们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就算是皇帝和首席大符箓师,也得给道统几分面子。”

    辛幼陶轻轻摇头,“沈道友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天下之所以太平。人类之所以兴盛,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道统与龙宾会各守其职、互不干涉,十万年来。双方形成了无数的协议,用以规范每一种可能与意外,其中不包括谁给谁面子这种事。我珍惜与你们的友情,感谢你们的好意。可是我不需要。当符箓师本来就是我的梦想。对我,对西介国王室,这都是最好的结果。”

    沈昊哑口无言,终于相信从前的好朋友真的已经变了,与记忆中的道士判若两人。

    辛幼陶又笑了,从桌上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请原谅我的无礼。身在其位必谋其政,从前我是道士。当然要想着庞山和修行,现在我是符箓师,就得为龙宾会着想,对不对?好比两位,从前都是野林镇的人,算是西介国的臣民,可是成为庞山道士之后,不也解除了对西介国王室的一切效忠义务吗?”

    沈昊冷冷地说:“你来见我们,就是为了说这些?”

    “当然不是,职责之外咱们还是朋友,道统与龙宾会也需要咱们这种友谊,毕竟协议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沈昊又看了一眼慕行秋,发现他仍没有说话的意思,自己站了起来,“这么说,你是来解决问题的,直说好了,不必拐弯抹角,你应该还记得道士的习惯,我们不喜欢绕来绕去。”

    辛幼陶仍然客客气气,“其实也不算是什么问题,此间的望山道士丁威,与龙宾会颇多联系,从我们这里拿走不少写符材料。材料嘛,龙宾会多得是,倒也不算什么。这位丁道士声称他要这些材料并非纯为己用,而是在为斩妖会做事,可我记得我离开庞山的时候,斩妖会里似乎还没有这位丁道士。咱们毕竟是朋友,我不相信丁道士,可我相信你们两位,所以……”

    “没错,丁威是为斩妖会做事,他是半年前加入的。”沈昊生硬地说,又坐下了。

    慕行秋开口了,用的仍然是比较正式的语气,“说明一下,我本人对丁道友的做法并不完全支持。”

    沈昊微微吃了一惊,疑惑地望向慕行秋,不明白他为何在“外人”面前暴露斩妖会内部的分歧,很快他恢复正常神情,心想自己实在太急躁了,全无餐霞道士的风度,于是补充道:“是这样,丁威只代表斩妖会里的一部分人,你呢?你代表谁?是整个龙宾会,还是某位大符箓师?”

    “鉴于斩妖会目前的状况,我想我还是谁都不要代表为好。”辛幼陶淡淡地说,眼皮微垂,露出多年前他刚到庞山时的高傲神情,“咱们心知肚明,斩妖会并非道统内部的正式分支,只是一群……有志之士自发形成的松散组织。我这次前来拜访的目的,就是以朋友的身份提醒你们,龙宾会得按协议办事,斩妖会想从我们这里得到支援,最好取得公开地位,反正这种事瞒不住高等道士,别等他们发怒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沈昊沉默不语,眼中露出一丝凶光,他现在是餐霞道士了,否则的话早就扑上去给这个怪腔怪调的家伙一通狠拳。

    慕行秋却露出微笑,好像对这番提醒很感兴趣,“非常感谢,龙宾会很快就会发现,与斩妖会合作没有任何障碍,一切都在协议规定的范围内。”

    “那就太好了,龙宾会想要的就是这样一句承诺。两位还要准备斗法,我不就不打扰了,告辞。”辛幼陶起身,向两名庞山道士分别点头,神情不变,沈昊的凶光已经影响不到他了。

    “你不留下观看斗法吗?当然,是以朋友的身份,我想这不会违背任何协议。”慕行秋也站起身,客气地说。

    “不了,身为符箓师,我还是早点忘掉从前的法术为好,预祝两位马到成功,不管谁胜谁负,都能在道统内开创出一番事业来。”

    辛幼陶向门外走去,沈昊没打算送行,站在原地突然大声问:“庞山还有个人你不想见见吗?”

    辛幼陶止步,双肩微挺,却没有转身,过了一会轻轻摇头,“当初不见,如今何必再见?”

    沈昊望着辛幼陶的身影在门口消失,好半天才说:“你能相信这是辛幼陶吗?其中肯定有问题,可是他看上去又那么清醒,一点也不像受到外人控制……小秋,你对他使用幻术了?查出他心里的真实想法没有?”

    “我没有使用幻术,辛幼陶毕竟还是道士,务虚幻术对他无效。”

    沈昊略显失望地坐下,“我还以为你不爱说话是在悄悄施法呢。”

    “呵呵,有时候不用施法也能看出一点东西来。”

    “你看到什么了?”

    “第一,辛幼陶口口声声说他是符箓师,其实还是道士。一名合格的符箓师因为经常祭符的原因,双手总是习惯性地缩在袖子里,道士要捏法诀施法,更喜欢将手露在外面。”

    沈昊恍然,“没错,所以符箓师喜欢穿宽袍大袖,辛幼陶说他更喜欢祭符,其实他连祭符的习惯都没有恢复。嗯……”沈昊沉吟片刻,“你还看出什么。”

    “我还看出,当你最后说庞山还有一个人想见他时,辛幼陶沉默了一会,可他并非考虑如何回答,而是在回忆你说的到底是谁。”

    “你是说辛幼陶根本没想起小青桃?”沈昊深感诧异,他可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内心煎熬的人,会不自觉地低头垂肩,辛幼陶却挺了一下身,说明他有点紧张,说明他在思考你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所以他故意用模棱两可的话回答我,因为他不敢肯定我说的就是小青桃。”沈昊盯着慕行秋看了一会,“跟你待在一起,好像你才是餐霞道士,而我才刚刚凝气成丹。”

    慕行秋笑了,“那是因为我跟辛幼陶五年多没见面,而且我事先就得到过提醒,辛幼陶可能受到法术的影响,所以在我眼里一切都是证据,我不敢保证准确无误。”

    “不,你说得很有道理。可辛幼陶毕竟是餐霞境界啊,连你的念心幻术都对他无效,龙宾会里谁能动得了他?”

    “我不知道,这件事急不得,辛幼陶既然主动跑来见咱们试探口风,那他以后还会再有行动,等他自己露出马脚吧。”

    两人回到斗法厅,其他道统的观众已经来了,由于这里也是合器论道的场所,有心在几天之后参加斗法的道士,细致地四处查看,提前熟悉一下环境。

    道士们大都比较安静,即使是上百人聚在一起,发出的也只是平和的嗡嗡声,只有杨清音是个例外,看见慕行秋和沈昊走进来,她在斗法厅另一头大声问:“辛幼陶呢?怎么没一起过来?小青桃……”

    沈昊摇摇头,走开去找丁威,望山道士身边围着七八个人,正在听他小声地鼓舞人心。

    慕行秋走向杨清音,有句话他没有对沈昊说:龙宾会里的符箓师没能力控制辛幼陶,那另一名道士呢?如果传言没错,丁威与龙宾会关系非常不错,此人与申忌夷是斩妖会里少有的吞烟道士,辛幼陶不去找他们交涉,却向两名从前的朋友讨要协议,这是否欲盖弥彰呢?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