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入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睁开双眼,发现秃子正关切地注视着自己,于是冲他笑了笑,“如果有人非常喜欢你,能满足你的一切愿望,你愿意跟他走吗?”

    秃子的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有人乱嚼舌头了?不管公主和曾拂说什么,我可不跟她们一块,我……我是男孩儿啊,平时逗她们开心还行,要是总混在女人堆里,会被人笑话的。”

    “可是女道士比男道士更喜欢你。”

    秃子呆了一会,“是啊,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得怨你,你总跟老娘、小青桃一块玩儿,要不就是留在乱荆山闭关,全是女道士,我有什么办法?”

    “我身边也有沈昊、辛幼陶和大良这些人。”

    秃子一时语塞,脸竟然还有些红了,他不知害羞为何物,只是单纯的气恼,“那也怨你,全是你的错,你把我从野林镇带回来的,本来我在森林里捕猎喝血、结交小妖,过得挺有意思,你偏要把我弄到庞山,脸也洗干净了,头发也梳起来,说我也是庞山道士,还说……还说……”

    秃子绞尽脑汁地想,慕行秋说:“我不会让别人把你带走的,咱们都是野林镇的人,是好朋友,互相信任。”

    秃子大笑,“哈哈,这句话可是你说的,我牢牢记住了,别怪我以后经常拿这句话提醒你。”

    慕行秋当然不怪,他只是有感而发,自己要在道统和幼魔之间做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秃子的确帮了他一个忙。

    幼魔还没有对道统表现出任何敌意,但她赠送内丹并存放在泥丸宫里的行为,与道统十三万多年来的修行方法截然不同,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她的最终目的,或者说她所谓的真相。十有八九不会得到道统的赞同。

    但慕行秋决定相信她,就像秃子相信小秋哥,当真相显露,他自有判断能力。

    慕行秋正要再次存想,这就开始修炼泥丸宫中的第二枚内丹,外面有人大声喊:“你们两个在干嘛?上路了,懒虫!别让我拆帐篷。”

    是杨清音在催促两人出发,慕行秋觉得时间只过去一点,没想到外面天已经亮了,他在周围摆了好几件法器。挡住外人的窥视,也限制了他的感观能力。

    他急忙收起法器,高声回道:“马上就出来。”

    杨清音没回声,秃子很小声地说:“别说我总跟女道士混在一块,这个是女道士吗?我看不像。”

    临时帐篷里东西不多,慕行秋一会就收拾妥当,抓住秃子的一缕头发,拽着他往外走,“你要是敢当着她的面说这句话。我才佩服你。”

    秃子一边笑一边摇头,“我可不上当。”

    外面的跳蚤已经等急了,正来回跳跃,周围的凡马都远远躲着它。

    天的确大亮了。但是公主的队伍没有出发的意思,帐篷未收、马匹无鞍,只有几名道士装束整齐,随时能够出发。

    慕行秋正纳闷。小青桃骑马过来说:“离皇京只有一日路程,公主要在这里多停几天,首座决定先行一步。反正这里足够安全,不用咱们保护公主。”

    皇京是天下最为繁华的所在,即使身为餐霞道士的小青桃,也因为即将入京而显出几分兴奋。

    左流英的车厢自动驶出营地,几名道士骑马跟在后面,慕行秋留在最后,他已经看到潘三爷正向自己走来。

    “谢谢慕道士和诸位庞山道士一路上的照顾,请放心进京吧,这里不会再有任何危险。三到五日之后,我们也会进京,到时候我会登门拜访再表谢意。”

    潘三爷说到“不会再有任何危险”时,特意加重了语气,显然已经知道公主险些遇害的事情,与此同时,这是也对刘鼎等三人的安全保证。

    “皇京再见。”慕行秋跃上麒麟背,向潘三爷点下头,离营追赶已经出发的同伴。

    凡人一日的路程,道士们不用特意赶路,半日也就走完了,午时刚过,庞山众人已经离开人迹罕见的疾驰快道,进入皇京的外围地区,从这里开始,他们不能再随意施法,只能以正常速度走在地面上。

    即使是对皇京毫无期待的外来者,也会对眼前的景象感到震撼。在大多数城市里,道士都是古怪的人,他们的装束、骑乘的麒麟、无马自行的车厢,都会引来关注的目光,只有在皇京,觉得目光不够用的是道士们,而不是普通的凡人。

    这是一座极为庞大的城市,高楼林立,就算是道士们,一眼也望不到头。

    与普通的城池不同,皇京没有高耸的城墙,而且对法术并非一律禁止,目光所及,到处都体现了符箓的影响,小到婴儿的衣裳,大到拔地而起的高楼,无不写有大小不一的符箓字迹,更多的物品则是直接贴着纸符。

    符箓的好处显而易见,婴儿随时都能被父母发现,手里拿着拐杖的老人健步如飞,车上堆着小山一样的货物,拉车的人或牲畜却显得很轻松,占地很小的建筑也能笔直地向天空延伸,争取更多的空间,看上去摇摇欲坠,住在里面的人却十分安心……

    明明是凡人聚居之地,却比九大道统的祖地显露出更多的法术奇迹,但凡人毕竟是凡人,符箓提供了便利,却不能改变一切,商贩的叫卖、行人的嘈杂、对符箓的争抢,没有一刻消停,还跟普通的城池一样。

    庞山道士们的好奇很快就变成了折磨,他们的感受能力远超常人,即使刻意收敛,声音、灰尘、人海,还是扑面而来,只有曾经来过皇京的沈昊对此早有准备,教给同伴一道简单易行的戒律科小法术,虽然不能消除外界的声光,但是不再因此心烦意乱。

    “我还以为在皇京不能施展法术。”小青桃不自觉地抬高了声音。

    “这里的符箓太多了,禁也禁不住,可是也有特别严厉的规定,你们瞧,天上没人飞行。”沈昊解释道。

    的确。作为一座处处皆有符箓的城市,皇京的上空却稍显寂寥,但也不是完全空荡,一些飞符像鹰一样在高空盘旋,监视着全城的符箓痕迹,防止有人滥用。

    杨清音突然笑了起来,指着前面的车厢说:“怪不得左流英要咱们准备这样一辆囚车,他就是害怕进城吧。哈哈,我敢保证,他现在肯定什么也听不见。”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她抬高了声音,“左流英,兰冰壶找你报仇来了!”

    车厢内毫无反应,其他道士只是暗笑,左流英就算听到了杨清音的叫声也不会搭理她。

    越往皇京内部前进,道路越显混乱,沈昊跑到前面带路,小青桃和小蒿东张西望,总是被落在后面。秃子又回到了背囊里,即使是对见多识广的皇京百姓来说,一颗孤零零的头颅也还是过于惊悚了。

    慕行秋其实很早就摆脱了对符箓之城的好奇,总在寻思泥丸宫里的第二枚内丹。他有许多疑惑需要解释,左流英是最佳人选,也是最危险的人选,高等道士若是认为此举具有严重危害。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先控制再研究。

    他稍稍加快速度,撵上前方不远的杨清音,问道:“你是道门之女。听说过谁有过两枚内丹吗?”

    杨清音想了一会,“没有,你干嘛问这个?一枚内丹就够难了,谁没事练两枚?再说第二枚内丹放哪啊?总不能都在下丹田里吧,它们会打起来,直到下丹田崩毁。”

    “咱们不是有三处丹田嘛,上中下。”

    杨清音的目光严肃起来,“你的问题越来越怪了,三处丹田各司其职,可不能随便乱动……这就是你一直停留在吸气七重的原因吗?”她突然压低了声音。

    慕行秋笑了,“不是,我只是突然想到,许多妖族看上去跟人类几无差别,妖丹却没有放在下丹田里。”

    “表面像不意味着里面也像,很多时候那只是幻化的结果,妖族体质还是跟人类不一样,他们大概根本就没有三处丹田。”

    “嗯,我想得太多了。可是非妖呢?小青桃跟咱们一样,洪福天是散修,还有一些非妖却跟半妖、兽妖一样形成了妖丹,这又怎么解释?”慕行秋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说到小青桃时也压低了声音。

    杨清音被问住了,她虽是道门之女,对奇闻逸事了解颇多,对玄奥的道法却没有兴趣,呆呆地想了好一会,厉声道:“胡思乱想有损道心,慕行秋,你还是老实点吧。”马上又换上笑脸,“我要是高等道士,就会这么解释你的一切疑惑。”

    慕行秋笑着摇头,从杨清音这里是得不到准确答案的。

    一行人进入内城,街道上没有那么拥挤了,两边的建筑却更加高大雄伟,几十层的楼阁随处可见,最为显眼的却是十几座高塔,仿佛直刺天空的长矛。

    沈昊转身向同伴们大声介绍:“那就是符箓塔,全归龙宾会所有,只有地位很高的符箓师才能上去,瞧见最高的那一座了吗?首席大符箓师就在里面行使职责,辛幼陶是掌墨使者,应该也在里面。”

    一路上都很欢快的小青桃冷下脸,兴致没了一多半。

    九大道统在皇京拥有一片固定的住处,离中心城的符箓塔和皇宫都不远,占地颇大,往常很少有人居住,为方便谈判,最近几年入住的道士越来越多。

    这一片区域没有符箓的迹象,围墙、房屋、草木都很正常。

    庞山道馆早已接到首座将至的消息,十余名在此值守的道士已经准备好一切,左流英下车就进入自己的房间,再没有出来。

    馆内共有七名斩妖会成员,其中几人参加过断流城之战,与慕行秋很熟,热情地打过招呼,很快就有一名道士兴奋地说:“今天晚上,你们两个进行斗法,观众会多些,各家道统的弟子都想来,斩妖会一下子多了几十个人!”

    消息传得太快,慕行秋和沈昊人还未到,这边已经安排好,谁也不能再反悔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