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七章 换一种方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到处遛达”的飘红打赏,感谢副版木子jen提供的新封面,感谢所有书友的支持。。最近更新不太稳定,好不容易赶出一章,还提前发了,请大家谅解。十二月了,换了新封面,情节也将进入一个新阶段,有保底月票的请投一张,谢谢了。)

    修道之士共有三处丹田,处处紧要,肢体可伤,法器可毁,唯此三处重地不可受制于人,更不可稍有损坏,直到道士寿命将近,三田不固,才会出衰竭之相。

    上丹田位于头部,又名泥丸宫,为记忆法术并发号施令的枢纽,道士施法之前,先要在此存想法术细节,并调用全身经脉之内的法力。所有道士都要在祖师塔内存想至少一次,据传从此之后泥丸宫就能得到历代祖师护佑,外魔不侵。

    中丹田大致与心脏重合,又名绛宫,如同天生的一件法器,对法术的存想和受到调用的法力在此汇聚成型,直接施放或者经由外部的法器中转之后施放出去。

    下丹田位于脐下,别无它名,唯一的职责就是贮存内丹。

    内丹是法力之源,受天地灵气的研磨,越来越强,转速越来越快,生发出来的法力也越来越多。它有着奇特的属性,在体内为虚,离体刹那化实。

    内丹像一名永不休息的卫兵,即使主人酣睡或是昏迷,它仍然源源不断地制造法力,法力在全身经脉中流动,保护主人不受伤害,并且能随时能够汇聚到绛宫,参与制造一道道法术。

    内丹还像一名任劳任怨的勤务官,如果经脉内的法力不够,它能瞬间制造出更多的法力,以供施放强大的法术。当然,根据境界的不同,它所能提供的法力终有极限。

    三处丹田各司其职,从来不会发生紊乱,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甚至不需要特意传授,慕行秋在庞山修行多年,很自然地接受这一套分工,从未产生过疑问。

    据说散修的丹田体系与道士完全一样,只是内丹驳斥。提供的法力极不稳定,绛宫也像是一件低劣的法器,法术从成型的那一刻起就落入下乘,泥丸宫也不牢固,易受外界影响,所以散修面对凡尘的种种引诱时,常常把持不住。

    妖族当中的能者拥有妖丹,体系却与道士截然不同,没有三处丹田。妖丹可以生长于任何部位,从一开始就是坚硬无比的实体,法力也不在经脉之内运行,全都用来加强坚固的躯体。

    至于魔族。时时有人谈论,却很少有人提及他们的修行体系,慕行秋只知道魔族在形体消散之后仍能化成魔种,心脏肯定也是非常重要的。在主人死后还能保存许多力量,其中一颗就镶在秃子的头顶上,这些年来。已经慢慢与他生为一体,分也分不开了。

    秃子独一无二,比因为魔种而生出道根的慕行秋等人还要奇特,先是为妖术所杀,成为诱饵,因此没有完全死亡,又在最为虚弱的时候被同样虚弱的魔种入侵,形成不死不生、不长不衰的状态。

    在乱荆山,秃子吞掉一枚星落道士临终之前吐出的内丹,从此之后隐约拥有了一点法力,催动魔心里更加自如。这也是一件说不通的怪事,内丹离身化为实体之后,就会失去从前的种种属性,却在秃子头里扎根,老树生芽,恢复了部分活力。

    慕行秋曾向乱荆山的道士请教过,没人能解释清楚。

    此时此刻,面对面看着秃子,慕行秋突然生出匪夷所思的想法,三田非得职责分明固定不变吗?人、魔、妖究竟有何本质的区别,连修炼根基都会完全不同?

    这个疑问与道统的常识太过违背,就像是一个人正常走路几十年,突然纳闷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动物或者某些伤残者那样用四肢行走,光这个念头本身就显得可笑至极。

    秃子迷惑地盯着慕行秋,忍不住开口了,“小秋哥,你在干嘛?你这么盯着我,我可有点害怕啦。”

    “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施放法术的?”慕行为还是抛不掉那个念头,他必须弄清楚幼魔送给自己的那股蓝烟到底是什么,解开疑惑的关键可能就在秃子这里。

    这正是秃子最得意、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可惜很少有人关心或是问起,听到慕行秋的话,秃子兴奋地跳了一下,头上的魔心立刻射出一尺长的红光,炫耀性地左右摇晃,“这东西可听话了,我说往东就往东,我说往西就往西,还能变长,最远的时候我射中过一里之外的大树,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这样说下去,秃子会将自己在乱荆山碧林里做过的每件事都讲一遍,慕行秋急忙打断他的详细描述,“我是问你,怎么让魔心射出红光的?”

    “脑子里一想红光就出来了,它可听话了,想哪打哪。”

    “你也看过一些道书,施放法术虽然只是瞬间的事情,可其中总有一个过程,你再仔细想想你施法的过程。”

    “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秃子仰起头,一缕头发弯曲过来,像手指一样在下巴上轻轻敲打,开始沉思默想。

    慕行秋和芳芳当年总在琅環福地消磨时光,秃子耳濡目染,也跟着看过不少书,有时在老祖峰上闲逛,还会听几句高等道士**,对修行和法术都有了解。

    想了好一会,秃子眼睛一亮,大大地张开嘴巴,用一缕头发指着上腭的一个小小突起,那就是他在乱荆山得到的内丹,让慕行秋看过之后,他合上嘴巴说:“没有它之前我就能射出红光,有了它之后,我控制得更好了。要说施法的过程……仔细想来,最听话的其实是内丹,我只要动动念头,从它里面就流出什么东西,像凉凉的水,非常舒服,然后魔心就更听话了。”

    “你只剩下头颅,所以你将上丹田泥丸宫当成下丹田用?”慕行秋已经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匪夷所思了。

    “嗯。好像是这样,可我的内丹不转,跟你们的都不一样。”

    慕行秋在帐篷内来回踱步,速度逐渐加快,突然止住,“我要试试你的施法方式。”

    “好啊好啊,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吧。”秃子越发得意,他的容貌与思维永远停在了十来岁,虽然读了不少道书,只是看着玩而已。从来没当真,一点也不觉得小秋哥的做法有什么不对。

    若是有其他道士在场,哪怕是刚刚凝丹的吸气道士,也会力劝慕行秋不要冒险。

    慕行秋取出几件法器,这样一来,就能避开绝大多数人的暗中观察,左流英虽然能突破他设下的禁制,还能通过秃子直接观看他的一举一动,但已不能像从前那样无声无息。总会露出一丝迹象。

    慕行秋只想做一次简单的尝试,试着将上丹田泥丸宫当成下丹田对待,试着存想其中还有一颗内丹,幼魔送来的蓝烟应该就在这里。

    听上去非常简单。做起来却很麻烦,道士的存想和普通人的思想不同,必须心无挂碍才行,慕行秋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必须摆脱三田分工明确的固有思维。这就跟换一种呼吸方式同样困难。

    秃子比慕行秋还要兴奋,总是忍不住开口指点,慕行秋只好拿出一面铜镜。吸引秃子的注意力。

    渐渐地,慕行秋对存想上丹田泥丸宫不再抗拒了,隐约觉得其中真有什么东西,一般的存想状态不够,他必须进入修行时的深度存想状态。

    慕行秋一坐在床上,秃子就再也不发出任何声音了,一个人照镜子,悄悄地挤眉弄眼。

    泥丸宫里空空荡荡,随着存想的加深,慕行秋体内贮存的天地灵气开始向泥丸宫汇集,终于,在一片微光当中他又看到了那团淡蓝色的烟雾。

    烟雾缥缈,慢慢变成了芳芳的形象,脸上的慧黠笑容表明,这是幼魔幻化而成的芳芳,她在泥丸宫里直接对慕行秋说话了。

    “很抱歉弄得这么麻烦,可这是唯一安全的说话方式,其它场合都瞒不过道士的监视。”

    “你到底要做什么?救出念心科传人吗?她们已经死了,只剩下魂魄受苦受难,一离开拔魔洞就会魂飞魄散。”慕行秋没有张嘴,这些话直接在脑子里说出来。

    幼魔却没有做出回应,仍然自顾说下去,慕行秋明白过来,这只是幼魔用法术造成的一段记忆,与他无法沟通。

    即使是脑海中的交谈,也并非绝对安全,幼魔仍然含糊其辞,“我不会向你灌输任何事情,我要你自己看清真相,但是你必须足够强大才行。同样的理由,神魂暂时留在我这里,你还没有实力保护它,所以不要试图寻找我的下落。等你强大到能够发现真相,我自会出现,将神魂还给你。”

    “我在小蒿脑子里制造了一段隐藏记忆,她自己察觉不到,可她却因此受到影响,对念心和慕行秋这两个词充满好奇,用这种方式,我把她送到你身边,希望能够成功。我还在小蒿体内寄存了这份礼物,道士们即使发现它,也认不出来,更用不上,它只适合你,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你是独特的,从念出‘错或落弱莫’五个字那时起,你就变得与众不同。左流英一直在研究所谓的真幻,其实他弄错了方向,我们的诞生不是为了吸引魔族,而是为了清空泥丸宫。左流英修行境界太高,已经不可能接受变化,而你可以。”

    “所以,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第二枚内丹,刚开始它会很弱小,只要你能细心呵护,它会迅速壮大,超出道士们的想象。”

    “再见,我曾经的居处,很怀念跟你打架的日子,希望你能早点发现我的礼物,希望再见时你已明白一切真相。”

    芳芳形象的幼魔重新变成烟雾,以极快的速度旋转,越来越快,终于,慕行秋的泥丸宫里出现一枚白色的内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