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六章 幼魔的礼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路边的一片荒野,数件法器在半空中摆列得错落有致,形成一个复杂的保护罩,除非有法力更强的道士路过,否则谁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小蒿站在护罩里面,看着身边围成一圈的法器,由衷地发出赞叹:“你们庞山道统真是大方,吸气道士都有这么多好东西,在乱荆山,吞烟道士也未必有。啧啧,这是招神黑烛吗?我都没见过……”

    “我需要你坐下来存想,头里再有跳动的感觉,不用管它,继续存想就是。”慕行秋严肃地说,他还没试过在别人的脑子里召出幼魔,心中不禁有几分忐忑。

    “如果我改投庞山的话,也能给我一套法器吗?”小蒿的注意力全被那些罕见的法器吸引住了。

    “你不能改投庞山,而且这些东西不是白给的,如果你在乱荆山立下功劳,她们也会奖励你。”

    “原来如此,我能立点什么功劳呢?”

    “学好幻术,或者坐下专心存想,让我把你脑子里的东西召出来,这都算功劳。”慕行秋真心觉得这个小姑娘不好应付,乱荆山将她送给庞山倒是省心了。

    “这个容易。”小蒿笑呵呵地坐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又睁开了,“你别骗我,如果很疼的话,你得提前告诉我,别像乱荆山的人,只跟我说当道士多么多么好,超凡脱俗,千万人之上,却没告诉我这世上超凡脱俗的道士成千上万,我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现在若是不治好你的头疼,以后就得……夺走你的一切念头,你知道那是什么结果吗?”慕行秋不得不小小地撒个谎。

    “跟夺魔念一样,会变成疯子。”小蒿轻声说,露出几分害怕来,盯着慕行秋看了一会。再次闭上眼睛,这回真的进入了存想状态。

    慕行秋看了一眼边上的秃子,示意他从现在开始就不能再出声音,然后伸手托住那截招神黑烛,直接向里面输送法力,让它燃烧得更快一些,产生的烟气全都进入小蒿的鼻孔。

    他不会别的方法,只好将自己当年产生幼魔的过程重演一遍,希望能够生效。

    蜡烛越烧越短,小蒿跟一般道士不同。存想的时候不是面无表情,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好像在做美梦,在一位严厉的道士眼里,这肯定是存想失误的表现。

    半个时辰之后,蜡烛烧到尽头,小蒿仍无变化,慕行秋心里有点打鼓,一截招神黑神价值不菲。他总共才两根,是孙玉露当成贵重礼物送给他的,以表示乱荆山的谢意,莫名其妙在小蒿身上浪费一根。损失可谓巨大。

    如果这一招不好使,慕行秋别无办法,只能向左流英求助。

    虽然坚决反对暗杀高等道士,但是慕行秋对左流英还是心存怀疑的。这种疑心一度减弱,现在又增强,但是从来也没有完全消失。

    左流英永远都将最重要的一件事藏在心里。慕行秋已经领教过多次,他相信这次来皇京,左流英必然还保留着这个习惯。

    招神黑烛烧完了,最后一缕清烟钻进小蒿的鼻孔里。

    秃子没有尽忠职守地监视远近的情况,而是转过头来,瞪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小蒿,期待着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秃子失望地撇撇嘴,眼睑也垂了下来。

    慕行秋尚未放弃希望,没有唤醒小蒿,让她继续保持存想状态。

    幼魔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将小蒿送到自己身边,虽然相处的方式颇为奇特,慕行秋却十分相信幼魔不会伤害自己——他们曾经有着共同的所思所想,以及共同喜爱的对象和共同憎恨的敌人。

    七次呼吸的时间过去之后,小蒿终于显示出特异来,从她的鼻孔里喷出一股细细的淡蓝色烟雾。

    慕行秋的心跳略微加快,一边的秃子却还是一副失望的表情,因为他仍然什么都没看见。

    蓝烟慢慢汇聚在一起,形状却不固定,随时都在变化,终于,蓝烟变成了幼魔的模样,还是一尺来高,瘦骨嶙峋,在空中蹦蹦跳跳,但是也有着明显的不同,这只幼魔是半透明的,并非实体。

    幼魔飞到慕行秋面前,看着他,开口说话了,用的是人类语言,女子的声音,像是芳芳,却更加欢快一些。

    “我快要成功了,为了让你信任我,我先给你一件宝物,你把它吸进去,存在上丹田泥丸里,有了它,你会变得更强大。”

    “早晚你会来到我身边,心甘情愿帮助我。”

    “嗯,这个小姑娘很有前途,别对她太严厉,她有自己的修行之途。”

    噗,幼魔说完三句话就消散成半透明的蓝色烟雾,飘到慕行秋鼻孔前几寸的地方停住,似乎在等他的允许。

    慕行秋呆了一会,不太明白幼魔到底有何用意,尤其是它根本没提神魂的事。

    小蒿缓缓睁开双眼,从存想状态清醒过来,秃子的目光扫来扫去,已经发现有怪事发生,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他看不到也听不到。

    慕行秋用力一吸,蓝烟全进入鼻孔,没什么特别的感受,连味道都没有。

    小蒿完全醒了过来,看看秃子,又看看慕行秋,“我是睡着了吗?我好像梦到回家了,爹娘准备了许多好吃的,要不是有那个算命的,他们都不想让我当道士。”

    “你没有睡着,做得很好,我想你以后头不会再疼了。”慕行秋一件一件地收起法器,还在想自己吸进的蓝烟有何用途。

    小蒿的目光跟着法器移动,突然说:“你还没给我东西呢。”

    “什么?”慕行秋收回最后一枚铜印。

    “你说过我让你给我治头疼就算我立功,我头不疼了,你打算给我什么?”

    “这个……你是乱荆山弟子,应该……我给你一枚金魄吧,以后有机会去棋山,你可自己买点什么。”慕行秋没办法,小蒿的目光一动不动,好像是受了多大的欺骗,他只能敷衍一下,从百宝囊里取出一枚金魄,放在小蒿手里。

    “哇。”小蒿立刻露出笑容,仔细打量到手的金魄,对着阳光左照右照,“庞山真是大财主,早知如此,我们全家搬到西介国就好了,我可以当庞山弟子,我修行起来肯定也用功多了。”

    慕行秋想起幼魔的提醒,笑着说:“这样好了,从今天开始,你的内丹每上升一个境界,或是幻术每上升一个层次,我都送你一件法器。”

    “金魄就挺好……”

    “……那就金魄,送多少要看当时的情况,没准我会变成穷光蛋。”

    小蒿手里紧紧握着人生中得到的第一枚金魄,笑得无比灿烂,“多少都行,一枚也好啊,在凡间能买好多好多东西呢。”

    没想到幼魔选中的念心弟子是个小财迷,慕行秋感到好笑,叫来秃子,三人一块去附近的树林里找回跳蚤和小蒿的坐骑。

    即使一路同行,凡马在麒麟面前还是噤若寒蝉,甚至不敢低头吃地面上的青草。

    赶上送亲队伍时已是傍晚,杨清音埋怨慕行秋离开得太久,也不吱一声,“要不是公主坚持,你想保护的散修还没到皇京就被杀死啦。”

    原来是一队符箓师半路上拦住了队伍,声称得到确切消息,数名罪行累累的散修混入了送亲队伍,欲要行刺公主,他们必须彻底搜查一遍。

    散修欧阳槊、陈观火和符箓师刘鼎的确在队伍里,名义上是潘三爷的随从,上次兰冰壶找上门的时候陈观火晕倒,引起了一些卫兵的注意,消息大概就是因此走漏的。

    这是纯粹的凡人事务,道士不能插手,潘三爷挡不住皇京来的符箓师,危机关头,公主保护了所有人,她站在车厢内,由曾拂在门口传话,以极为严厉的话语斥退了前来抓人的符箓师。

    “曾拂又操起了老本行,替别人传话,你真应该听听她是怎么说的。”杨清音很快就原谅了慕行秋,学着曾拂的语气说:“‘我是西介国王族后裔,西介国虽遭妖族侵占,还没有亡国,岂容尔等羞辱?哪位皇京符箓师敢靠近一步,我们立刻调头回断流城。’哈哈,然后他们就都乖乖走了,当公主挺威风的,能带兵打仗,还能吓唬符箓师。”

    慕行秋也笑了,心里马上明白过来,符箓师们的真实目的不是来搜捕散修,而是查看公主生死的。

    皇京真的有人要致公主于死地。

    但那是属于公主的战场,慕行秋能做的不多,他其实更关注的是左流英,他半路上带小蒿离队,左流英肯定知道,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慕行秋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立刻坐下来存想,一个时辰之后又练了几遍拳法,没觉得自己变强,内丹还是吸气七重,幻术仍然只能稳定在第五层。

    秃子静静地旁观,头上的魔心闪闪发光,好像也在练功,跟慕行秋一样,没有真正发招。

    看到慕行秋住手,秃子开口了,“小秋哥,你在找什么东西吗?”

    慕行秋坐在床边,望着秃子头上的魔心,“嗯,有人送给我一份礼物。”

    “咦,你把礼物都弄丢了?那得好好找一找。”

    “就快找到了。”慕行秋看着那还在微微闪烁红光的魔心,突然有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