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三章 公主的召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皇京只剩下不到三天的行程,公主的心却变得沉重起来,感到一丝挥之不去的疲意,就像是好不容易从水中上岸的遇难者,欣喜之后才发现这只是一座小小的孤岛,四周仍是一望无际的海洋,还得继续游下去,不停地游下去。。

    还没有踏入皇京一步,她已经感觉到迎面吹来的阵阵寒意。

    她屏退了所有人,摘下面纱,只等一个人来,满怀期待与惶恐,慢慢地,她的心变得冷硬,身为王室成员,这是必有的素质,否则的话,怎么能在皇京的冰冷海洋中畅游呢?

    “曾拂”走进来,走路姿势略有些怪异,小心翼翼的,好像刚刚摆脱僵硬状态恢复走路能力。

    拜符箓所赐,公主的帐篷能够保持奢华状态,以便接待一路上蜂拥而至的贵妇,对另一些人来说,这里的地毯太厚太软,香味也太浓了一点。

    公主忍住笑意,指了指身前的软椅,“请坐。”

    慕行秋恢复本来面目,他实在不喜欢再学女子的走路姿势了,面对突然召见自己的公主,他有些茫然,最后决定还是抛去那些虚伪的客套为好,他没有坐下,直接说:“世上没有无懈可击的易容之术,营地里有好几个人能看破我的伪装。”

    公主本来就不能随意接见任何男子,待嫁之前的规矩更是严格,若是被人知道她私下与一名男道士见面,将是一桩不小的丑闻。

    公主露出微笑,看着隔了五年却仍然熟悉的面孔,心中竟然生出一丝微弱的暖意,“我愿意冒这个风险。”

    慕行秋微微点头,“如果辛幼陶真的陷入险境,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他,庞山也愿意保护公主的安全。可是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的事情我会自己努力。”公主的笑意更浓了,“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等你再上几层台阶,我对你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可咱们曾经做过交易,曾经并肩作战,那总算是一种……交情吧。”

    公主虽然不会法术,更不懂得念心幻术,可她总能几句话就解除对方的戒心,慕行秋知道这是公主的本事,心中还是生出愧意,觉得自己的态度过于生硬了。“当然,没有公主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断流城很难守住,就凭这一点,我也感谢公主。”

    慕行秋没说“庞山”而是说“我”,公主很高兴,笑容却收敛了,略显疲惫地叹息了一声,肩膀微微下落。“说到感谢,我可不占优势,西介国亏欠你和庞山更多。我希望在到皇京之前见你一面,不是为了互相感谢。而是为了看一眼时光流逝。”

    慕行秋微微一怔,没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五年半了,你丝毫未变,我却不得不往衰老的方向步步前进。你和我之间差距,就是时光的流逝。”

    “你一点也不老。”慕行秋觉得公主想多了,她是王族后代。在母亲体内孕育的时候就享受着符箓带来的种种好处,这意味着她的寿命有一百五六十年,今年她才二十七八岁,相当于普通人的少女阶段,五年会让她相貌有变化,但是绝不显老。

    公主笑了一下,有些突兀地转移了话题,“我找你来,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我弟弟。”

    “我说过,他是我的朋友,我会竭尽所能帮助他。”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不再当你是朋友了呢?”

    慕行秋可没想过这个问题,盯着公主看了一会,“公主听说了什么?”

    公主点点头,“这些天来我一直在通过种种渠道打听皇京的情况,发现一些问题。如果你不忙的话,我想说得详细一点。”

    “我不忙。”

    公主却不急着介绍情况,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呆,“我弟弟的事……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简单地说吧,本朝符氏皇族从前也是符箓师出身,登基之后大权独揽,那时的龙宾会完全是皇族的附庸。这种情况持续了上千年,然后符氏就开始衰落,整个过程非常缓慢,到底是从哪一代皇帝开始的可以争论十天十夜。但是大多数人都有相同的看法,就是在这一代圣符恭皇帝手中,符氏彻底将权力丢给了龙宾会。”

    “从黄符军那里我能感觉到。”慕行秋记得黄符军将领在大符箓师面前畏畏缩缩的样子,那再清楚不过地表明皇权衰落到何种程度。

    “如今的皇帝甚至指挥不动身边的禁卫军,符氏还没有被取代,是因为龙宾会内部也有纷争,等到符箓师们争出了结果,圣符皇朝也就寿终正寝了。”

    慕行秋出生在边疆小镇,很早就加入了庞山,对所谓的王室、皇族都没有感情,只是纳闷一件事,“可你还是要嫁给一位皇孙?”

    “我选定的丈夫一无是处,但他的母亲很重要,是首席大符箓师关成茧的女儿,通过这桩婚姻,再加上我弟弟成为掌墨使者,西介国王室将能到首席的庇护,不至于成为改朝换代的牺牲品,甚至还能从中分一杯羹。”

    公主说起自己的婚姻就像是道士在谈论修行,力求准确无误,却不带丝毫激情。

    “关氏肯定能够成为下一代皇族?”慕行秋很想问公主即使成功了,新皇族又能坚持多少年,最后还是忍住了,那是凡人的事情,几千年就已经足够长久。

    “这只是我一直以来的判断。关氏家族并不庞大,表面上不在圣符王朝最强大的家族之列,但是他们出了几位有名的符箓师和带兵的将军,手握关键权力。关氏也有敌人,比如曲氏,那是真正的大家族,朝廷内外、从文到武,到处都有曲家的人,你已经见过曲循规了。”

    “一心只想长生,为此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我能理解他的想法,可他的做法实在是大错特错。”公主轻轻叹了口气,“道士长生,可以专心追求自身圆满,凡人命短,所以要世代绵延,每代人只做一点事情,日积月累,也能做成大事。曲循规以凡人之身,非要行道士之事,自然会步入歧途。”

    “据说他在长生方面取得了进展。”

    “嗯,传言很多,甚至有人说他与妖族暗中勾结,我不太相信,但有一件事是真实的,曲循规正在变得年轻,很多熟人见到他之后都大吃一惊。可相貌年轻未必就意味着能够长生,如果一二十年之后曲循规还活着,那才是一件怪事。”

    “辛幼陶面临的敌人就是曲循规吧,很巧,我对他的印象也不好,还有一笔账要跟他算算。”慕行秋没有忘记散修和刘鼎等人的托付,凡人命短,他们的问题更应该尽快解决。

    “本来我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我最近几天得到了一些新消息,听上去也更接近真相,好像我的弟弟只是表面上与曲氏不和,其实暗地里与曲循规关系很好,甚至帮助他修炼长生之术。”

    “辛幼陶没有向你做过解释吗?或许……他这是诱敌之计。”

    公主缓缓摇头,“我很久没接到弟弟的书信了,至于诱敌之计,你应该很了解他,嘴上说说还行,真要实施的话,他可不是那种能与曲循规正面交锋的人。”

    “每个人都会成熟起来的。”说是这么说,但慕行秋宁愿辛幼陶还是从前的样子,那才是他熟悉的朋友。

    “我弟弟没有成熟,他是突然转变的。”公主说非常肯定,她与弟弟见面的时候并不多,可是书信往来却很频繁,她相信自己的判断,“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受关家人唆使,真的参加了阴谋诡计,那他就是愚蠢至极,无论成功与否,他都会成为关曲两家的眼中钉;另一种是他被曲家蒙骗,真的背离了我们最初的计划,那他仍然很愚蠢,因为关氏虽然未必是最终的胜利者,但获胜者绝不会是曲氏。”

    公主的目光望向门口,好像辛幼陶随时都会出现似的,“我的弟弟,在小事上可能会犯错,但在家族命运的大事上,绝不会蠢到这种地步。”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儿,“你觉得……辛幼陶受到了法术的影响?”

    公主点头,“我只知道两件事,第一,弟弟不会背叛我,第二,他不算聪明,但也绝不是愚蠢的人,如今这两件事同时发生,我无法相信这是人力造成的结果。”

    “辛幼陶已是餐霞境界,龙宾会想对他施法可不容易。”

    “我经常使用符箓,可我对法术了解得不多,我向一些很知名的符箓师打听过,说法跟你一样,个别符箓是有操控他人的能力,但是迹象非常明显,而且不可能对道士产生影响。”公主深吸一口气,“于是我接着打听,为此花了很多钱财,终于打听到龙宾会正在暗中发明一些全新的符箓,法力出人意料地强大。主持者正是曲循规本人,而且他得到一位道士的协助,名叫丁威,好像是望山道士。”

    “他就是望山道士。”慕行秋真的吃了一惊,居然在公主这里又听到丁威的名字,此前在石坟里,申忌夷向他提起过此人,声称他就在皇京,很想见慕行秋一面。

    “原来你知道这个人,那就好……那就好……”公主重复了两遍,突然间再也抵抗不住体内的疲意,一切明争暗斗、王图霸业都变得毫不重要,她一手捂着心口,慢慢歪倒,另一只手伸向慕行秋,像是溺水者渴望即将从身边漂走的圆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