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章 分歧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在诸道士当中年纪最长,修行境界也最高,眼见气氛越来越紧张,上前打圆场,“我能插一句话吗?”

    别人不吱声,他就当成了同意,“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斩妖除魔,至于手段,可以再商量,斩妖会的人不少,在这里的却只有几个,不如暂时搁置争议,等到了皇京,聚集更多的人再一起商量,如何?”

    慕行秋后退一步,“抱歉,我从乱荆山回来还没有多久,对许多事情都不了解,不该指手划脚,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表明态度:道士之间不该互相残杀,不管左流英的想法和作法有多疯狂,咱们可以劝服他、阻止他,但不能暗杀他。 章节更新最快”

    慕行秋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看到对方点头才移开,最后看向棋山道士杨青元。

    “左流英不可能被劝……”杨青元还想争论,话说出半截又改了主意,“好吧,一切事情等到了皇京再说,斩妖会一百多人,近一半都会去皇京,高等道士商量事情向来慢吞吞的,咱们还有时间。”

    慕行秋做出示意,杨清音不情愿地收回自己的逍遥索。

    申忌夷活动了几下并不酸疼的手臂,笑着说:“我们原定在皇京举办一次合器论道,自从妖族入侵、望山关闭,炼制法器变得困难,从前的斗法传统也中断了,这回恢复起来,既是为了增进联系,也可以借此机会商议大事。”

    合器论道是低等道士的一项斗法比赛,所有吸气三重以上、自己炼制了法器的道士都可以参加,慕行秋早就听说过,当时还准备利用合器论道的机会与申庚决斗,现在仇人却已不知去向。

    杨清音的眉头越皱越紧,终于忍不住了,“我可从来不记得斩妖会选过谁当首领。你们几个,尤其是你,申忌夷,刚刚入会不久怎么就成了头目了?符箓、暗杀、举办合器论道,我一件都没听说过,有多少人被你们欺骗了?”

    几名道士都扭过头去,杨青元只好自己来说:“这不是我们几个人的决定,大家都知道,只有庞山的人不知道,因为……我们没预料到慕道友会拒绝加入斩妖会。”

    杨清音哼了一声。很快就想明白了,“你们一切都没瞒着沈昊吧,他一直把自己当成庞山斩妖会道士的头儿,跟你们几个关系最好。”

    犹豫了一会,杨青元点点头。

    “叛徒。”杨清音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字,“他还装模作样地保卫营地,原来跟你暗中联系,真是看错了他。”

    秃子瞪大双眼,“不可能吧。二栓……沈昊为什么要骗小秋哥?他们早就不打架了。”

    杨青元向杨清音、慕行秋分别施礼,“要怪就怪我,是我坚持要求沈道友保密的,他本人绝对无意欺骗庞山道士。尤其是慕道友。这些年来,沈道友为斩妖会多方奔走,出的力最多,每到一处。三句话必然不离慕道友的事迹。说句实话,慕道友的名字能在各家道统被人记住,一多半倒是沈道友的功劳。就连斩妖会暂时不设领袖,也是他的意见,就为了等你回来,可他……挺失望的。”

    杨清音无话可说了,这些年来她亲眼见到沈昊的种种努力,知道杨青元的话并不夸张。

    慕行秋更是无话可说,刚见面的时候他就感受到沈昊的急切与热望,只是没想到自己的拒绝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

    “我希望从现在开始大家能够开诚布公。”慕行秋必须说点什么,“庞山道士和从前一样团结,我会和沈昊沟通,消除我们之间的一切嫌隙。”

    秃子拼命点头,险些从慕行秋的肩上掉下来。

    “那就是这样。”申忌夷双手一拍,轻松地呼出一口气,“十天之后,咱们在皇京会面,举办一次合器论道,同时决定斩妖会以后的走向。”

    “或许还可以选出一位受到大多数人认可的领袖。”杨青元补充道,不打算再有任何隐瞒了,“一盘散沙是做不成大事的,低等道士们更应该凝聚成团。”

    慕行秋点头表示同意,然后问:“我想知道重新启用道统符箓是谁的主意?”

    对面的道士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杨青元说:“不是我们有意隐瞒,严格来说慕道友现在还不是斩妖会成员……”

    “我是,对我总能说吧。”杨清音大声道,“你们若是不想让‘外人’听,就让慕行秋出去,但是我得提前告诉你们,我可不会保密。”

    众道士尴尬不已,申忌夷说:“再没有人比慕道友更有资格加入斩妖会了,对他无需隐瞒,想起道统符箓、觉得它大有用处的是一位望山道士。”

    “望山道士?”慕行秋大感意外,“还有望山道士没有回去吗?”

    杨青元点点头,“这位望山的道友叫丁威,是禁秘科弟子,当时正在棋山小住,没能及时返回望山。丁道友对符箓研究颇深,觉得这是迅速提升低等道士实力的最佳方法。他目前正在皇京,也很想见慕道友一面。”

    “可你们为什么要将符箓送给兰冰壶?她是个疯子,正在变成魔道士。”杨清音愤愤地问。

    “有些道统符箓失传太久了,丁道友也无法完全复原,得找个人试一试,兰冰壶……最合适不过。”

    兰冰壶拥有纯粹的内丹,已被庞山驱逐多年,利用她来试验符箓,的确能减少许多麻烦。

    “你们想过兰冰壶会用符箓杀死多少人吗?”慕行秋已经同意到了皇京再商议事情,可还是忍不住发问,“而且她不会接受控制,你们在亲手制造一名强大的敌人。”

    杨青元笑了,“放心吧,这些事情我们早就想到了,总共只给了她十张纸符,她现在已经用光了。”

    “可我们明明看见申忌夷给她写符之术,兰冰壶还向我们炫耀来着。”杨清音说。

    “光有写符之术是没用的,道统符箓比龙宾会符箓强大千百倍。所用材料同样难得千百倍,兰冰壶肯定得不到这些材料,自然还会受到斩妖会控制,而且那套写符之术并不完整。”申忌夷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至于如何使用这个危险的傀儡,咱们到皇京再做商议。”

    事情说得差不多了,只有到了皇京,面对更多的低等道士,才能解决各方纠纷,慕行秋随口问道:“申道友。‘另外一个’是谁?”

    申忌夷以符箓与兰冰壶交谈时曾经提醒她,目标不只是左流英,还有另外一个,却没有说出名字。

    申忌夷微微一愣,随后笑着说:“乱荆山的段采蒿,我们相信神魂就在她身上,提前将神魂逼出来,能够破坏左流英的计划。既然兰冰壶失手,我们不会再做尝试。一切都等到了皇京再说。”

    “皇京再定。还有,庞山将会尽全力保护西介国公主的安全。”

    申忌夷抬起双手,“刺杀西介国公主不是我们的主意,你说得对。兰冰壶不好控制,她同时还为其他人做事。”

    慕行秋没什么疑问了,杨清音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哼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她记得路。

    慕行秋施礼,“告辞了。”

    对面六名道士还礼。申忌夷指着旁边的雕像,“慕道友如果想知道这座坟的秘密,我会知无不言。”

    “都等到皇京再说吧。”慕行秋也不想再留下去,他还不是斩妖会的正式成员,解除最重要的疑惑就够了,不想涉入太深。

    申忌夷微点下头。

    庞山道士消失在通道里,杨青元叹了口气,“怪不得沈昊会失望,慕行秋的确跟从前不一样了,他会不会把事情全泄露给左流英?”

    申忌夷看着黑黢黢的通道,摇摇头:“有沈昊在,他不会泄密。还好,他现在只是吸气七重,至于念心幻术,只对凡人有大用,对道士必须得出其不意,只要做好准备,五行法术仍然占据绝对优势。”申忌夷收起笑容,“这次的合器论道是斩妖会第一场硬仗,咱们绝不能让慕行秋成为首领,他会毁掉整个计划。”

    其他道士纷纷附和,都觉得慕行秋已不适合当领袖。

    石坟外面,慕行秋和杨清音默默地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同时停下,互相看着。

    “我不相信申忌夷,他跟兰冰壶说话的时候怪怪的,好像包藏着什么祸心。”杨清音没有明确的证据,感觉却非常强烈。

    “你还记得吗?兰冰壶声称自己希望入魔,申忌夷回答说‘你不是唯一有此想法的人’。”慕行秋的判断跟杨清音一样,都觉得申忌夷不可信。

    杨清音得到认同,眼睛一亮,“没错,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也想入魔吗?”

    慕行秋摇摇头,“恐怕入魔的不是申忌夷,而是申家的另一个人。”

    “申庚。”杨清音恍然,“没错,申忌夷一步步引诱兰冰壶入彀,表面上是为了检测道统符箓,其实是要将她变成魔道士,步申庚的后尘!”

    “这只是一种猜测,或许咱们想得太多了。”慕行秋深吸一口气,“无论如何,咱们不能让斩妖会被心怀鬼胎的人利用,这次合器论道,必须让合适的人当首领。”

    “小秋哥,就是小秋哥。”秃子只对这件事感兴趣,“除了你,谁还是合适的人?”

    慕行秋微笑,看着杨清音,等她的意见。

    杨清音撇撇嘴,“你一个吸气道士,居然想当斩妖会的首领?你知道会有多少餐霞道士跟你竞争?更不用说申忌夷,他可能已经到了吞烟境界,老娘……好吧,我支持你,但你得先说服沈昊,庞山若是分裂,你就是星落道士也没用。”

    “交给我吧。”慕行秋说。

    (先发一章,晚上还有一章,争取明天调整过来,冷不丁改变发稿时间,大家看得不习惯,我写得也不习惯。)(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