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九章 热血在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牙山道士申忌夷曾是杨家替杨清音选定的结凡缘对象,目的是生出胎生道根的奇才,自从庞山老祖峰倒掉之后,这件事被搁置起来,好几年没人提起,当然,谁也不会完全忘却,申忌夷亮相之后冲着杨清音微笑。

    “居然是你。”杨清音对他可没有多少好印象,“牙山也跟乱荆山风如晦一样,打算灭掉九大道统吗?她用神魂,你们用符箓。”

    申忌夷摇头,“此事与牙山无关,两位若是愿意下来的话,我可以向你们详细解释,本来应该等你们到皇京之后再说的,既然来了,提前几天也无妨。”

    申忌夷看上去没有任何敌意,慕行秋和杨清音互视一眼,都不怎么相信这名牙山道士。

    “有话在这里说就好。”慕行秋不怕申忌夷,暗暗准备好念心幻术,此人当年是餐霞境界,现在顶多升到吞烟。

    申忌夷左右看了一眼,“口说无凭,我得让你们看几样东西,才能证明我所言不虚,而且里面还有几位道友,准确地说是五位,他们都很期盼着能见到慕道友。”见两人仍然不信,申忌夷摊开双臂,“我就在这里,随你们处置,等你们觉得安全了再进去。”

    “好。”杨清音答应得快,施法更快,话刚出口,扬手扔出一条绳索,将申忌夷捆得结结实实。

    “逍遥索。”申忌夷认出这是锦尾马尾毛编成的法器,“庞山真是大方,餐霞道士就有这么好的宝物,令人羡煞。”

    杨清音等道士参加过断流城之战,为庞山道统立过大功,左流英从老祖峰物祖堂带走不少法器,自然优先分配给他们。

    “别耍花招。”杨清音冷冷地说,“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是你们牙山先向庞山挑衅的。”

    申忌夷笑着摇摇头,没有争辩,几年过去,他的相貌有了一些变化,更加成熟,俊雅的微笑却没有变。

    秃子小声说:“我先进去打探一圈吧,我不怕死人,在野林镇的时候,我还在坟里住过呢。”

    “大家一块进去。”慕行秋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逍遥索威力强大。就算是星落道士被捆,也轻易挣脱不得,有申忌夷做人质,他希望入坟一探究竟。

    没准这就是左流英真正的目的。慕行秋暗中摇头,开口的左流英和不开口左流英实在没多少区别。

    申忌夷落到地面,带头进入洞口。

    洞口以下四五丈才是实地,一条石砌的通道继续往地下延伸,没有灯光,空气却不憋闷。反而很清新。

    头顶的石像自动回到原处,挡住了洞口,通道内一片漆黑,道士们仍能视物。只是有些模糊。

    杨清音监视着申忌夷,慕行秋取出几件法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请跟我走。”申忌夷大步前行。

    “活人藏在坟里,牙山还真是会选地方。”杨清音讥讽道。

    “坟中多宝。尤其是古代的宝物,想要弄清符箓的秘密,只好来这种地方。不过还好。这位大符箓师爱干净,死后也保持清洁。”申忌夷语气轻松,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被捆。

    “我探测不到这里的法力。”慕行秋的灯烛仍未做出反应,符箓师的坟墓不应该干净到连法术痕迹都没有。

    “等会就有了,这里的法力都很内敛,只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申忌夷对路径很熟,绕来绕走,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将庞山道士带到了一座宽阔的大厅。

    灯烛立刻摇摆起来。

    整座大厅都由黄铜造成,四四方方,宽十余丈,高三丈,正中间鼓起一座平台,上面耸立着一尊铜像,道士打扮,显然是此坟的主人,除此之外再无余物。

    “又是牙山道士。”杨清音一眼就认了出来,牙山道装与庞山无异,只是簪子略有不同,庞山簪直,牙山簪子的末端向上弯曲,几万年来这些特点都没有变化。

    “说来此人与你还有些渊源,他也姓杨,叫杨兜,生前是符箓科少有的服月芒道士,从前的道统人才辈出,可即使这样,能升到服月芒境界的人也不多。”

    “姓杨的多了,未必都和我是亲戚。”杨清音对认亲不感兴趣。

    慕行秋默默跟随,做好施法的准备,秃子头上的魔心也在微微闪动着红光。

    大厅里突然亮起柔和的光,申忌夷大声说:“诸位道友,请出来吧,我已经把人带来啦。”

    西北角降下一道黄光,在黄铜大厅的映衬下几乎看不出来,光芒很快消失,大厅里多了五名道士,大步向几人走来。

    慕行秋和杨清音都愣住了,因为这五名道士居然都是他们认识的人,分别来自不同道统,全参加过当年的断流城之战。

    庞山道士守卫断流城的时候,各家道统的高等道士拒绝援救,杨清音遍访诸山,只请来四十多名吸气道士,他们在第三战当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甚至有人死在战场上,过后幸存者都离开了断流城,没有参加最后一战,但慕行秋和杨清音等人仍然对他们心存感激。

    棋山道士杨青元走在五人的最前面,他在炼器途中曾与庞山道士结交,因此更熟一些,笑着说:“两位别来无恙,慕道友终于结束闭关了,我们可都盼着你来呢。”

    慕行秋此刻已分不清敌友,但还是施以道统之礼,“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诸位道友。”

    杨清音尤其吃惊,指着五人,“咦,怎么会是你们几个,斩妖会投靠牙山了?”

    斩妖会是道统内部的一个组织,全由低等道士组成,他们有感于高等道士行动迟缓,决定自己展开行动,慕行秋刚回庞山的时候,沈昊、杨清音和小青桃曾劝他加入,他当时没有同意,甚至不知道“斩妖会”的名称。

    “斩妖会就是斩妖会,任务完成就解散,绝不会投靠任何一家道统。”五人走近,仍由杨青元回答。

    申忌夷微笑道:“可以把我放开了吧。”

    “等等,斩妖会总共一百来人,每个我都认得,你是什么时候加入的?”杨清音发现自己被蒙在鼓里,非常不高兴,不仅没收回逍遥索,神情更加警惕了。

    “严格来说我还没有加入,我只跟斩妖会里的极少数人联系,因为我觉得一个组织还是有点保密性更好。”申忌夷解释道。

    “你们相信他?”杨清音仍感到不可思议,“他将符箓教给一个胡乱杀人的疯婆子,还让她攻击庞山道士,你们知道这些事?”

    五名道士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点头,杨青元上前一步,严肃地说:“做大事不能拘小节,当年你们死守断流城的时候,破坏过多少道统规矩?”

    慕行秋也上前一步,但是收起了幻术,他已经相信坟内并无陷阱,“在断流城,庞山可没有暗算过任何一家道统的道士,来援助的人是自愿,我们感激,不来的人,我们无话可说,从来没想过要报复谁。”

    “道统没有支援断流城,可是也没有阻碍你们的守卫,左流英不同,他只想除魔,恨不得将道统的全部力量都用来进攻魔族,离疯狂已经不远,他是除妖的大障碍,也是整个道统的毒药。”杨青元也强硬起来。

    双方谁也没有说服谁,互相看着,刚见面时的那点亲切荡然无存,就连已经加入斩妖会的杨清音也被激怒了,她希望夺回庞山祖地,可是为此就要暗杀一名庞山境界最高的道士,她想不通,更不会接受。

    申忌夷咳了一声,“事情可以慢慢商量,我身上的逍遥索……”

    “不行,先把事情说清楚,保不齐咱们还得打一架呢。”杨清音寸步不让,连自己的剖雪剑都亮出来了。

    杨青元盯着慕行秋,叹了口气,“你果然跟从前不一样了,在断流城,是你激励大家走上战场,明知妖族实力更强大也不肯退却,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你说餐霞道士没有体验悲壮的机会,因为他们度过了心火劫,更愿意听从高等道士的指挥,只有吸气道士热血仍存。我们却记得清清楚楚,斩妖会能够成立,跟你的那番话有直接关系。现在,你还是吸气道士,我们都已是餐霞道士,为什么站在高等道士那一边的是你?”

    慕行秋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他甚至以幻术作用于自身,想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已没有了当初的热血。

    “我还是我。”他说,心中充满自信,“我有底限,不会为了正确的事情杀害无辜的人,斩妖是正确的,但是没有必要杀死左流英,更没有必要复活从前的符箓。”

    “你知道左流英这次去皇京与各家道统的谈判内容是什么吗?”杨青元问。

    “抢先拿到神魂,前往望山。”

    “不只如此,左流英深藏不露,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已经拿到神魂,将以此为要挟,集中道统的大部分力量前往望山,他想打破镇魔钟,提前与魔族决战。他已经不计后果了,即使道统为此全军覆灭,他也不在乎。”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是谁告诉你们这些的?”

    他感到一阵心痛,被朋友背叛的那种心痛,虽然可疑的人有几个,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沈昊。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