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六章 祭火与内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符箓科曾经在道统兴盛一时,近十万年前,却从道统分离出去,成为独立的龙宾会。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符箓威力不大,因此得不到道统的重视,从来没人认真检验这种说法是否准确,直到庞山道士见识了兰冰壶的法术。

    左流英号称无所不知,这当然是夸大其辞,他不可能读过所有书籍,符箓正是他所知甚少的领域,于是决定向权威求助——更多的书籍。庞山丰富的藏书只恢复了一部分,左流英只能向其他道统求助,尤其是那些没有设立符箓科的道统。

    他一直待在车厢里,满营警惕万分的符箓师和道士,没有一个人察觉到禁秘科首座在与数千里之外的道士联系。

    左流英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日以继夜地阅读研究,道统早期的记载习惯性地语焉不详,很多事情只能靠猜测,他做了不少尝试,写出至少一千张纸符,终于弄清楚了部分事实。

    早期的符箓威力巨大,但是想要发挥其中的全部力量,需要祭火神印,尤其是那些进攻性的高等符箓,没有它根本无法施放。

    祭火神印本身也是一道符箓,它的纸材比较特殊,非纸非铁,而是人体本身,能写出此符的人不多,有资格享受此符的人更是稀少,基本都是人类当中最顶尖的贵族和七重冠以上的符箓师。

    祭火作为一种外来的力量源泉,虽然能大大提升道士的实力,却与内丹存在着严重冲突,早期的道统试图克服这个困难,屡屡失败之后,他们决定将符箓交给普通的凡人,符箓科仍然保留,但是只制作一些辅助性符箓。基本不需要祭火神印就能使用。

    符箓原本是人、笔、墨、纸四者共同向符箓注入法力,到了凡人手里之后,最重要的法力来源——内丹没有了,只剩下后三种材料提供法力,由此威力大幅下降,好在凡人数量众多,足以弥补部分损失,但是龙宾会的实力总是落后于道统。

    道士写符的过程比凡人更加复杂,需要巧妙地运用法力,相关法门大都已经失传。只存在于故纸堆里,兰冰壶等散修使用的符箓就属于那些最古老的法术,并且由道士亲自执笔。

    庞山道士听完了左流英的介绍,心中都有一些疑惑,杨清音先开口,“祭火神印和内丹有多大的冲突,非得将它交给凡人?我瞧龙宾会里的好人可不多,普通的符箓师还好,那些八重冠、九重冠的人最坏。”

    “内丹能够带来长生。祭火神印也能延长一部分寿命,可是两者兼有,反而会缩短寿命,还会慢慢令内丹驳杂。”左流英说。

    长生与纯粹的内丹。是道士最为在意的两件事,当然愿意为了它们忍痛割爱。

    “这么说兰冰壶肯定也有祭火神印喽?”秃子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觉得首座讲的故事别有一番风味,就是太简单了些。“那她什么时候会因此暴病身亡啊?”

    “她是星落境界,年纪已大,内丹与祭火神印的冲突更加严重。如果我计算得没错,她的寿命只剩下不到十年。”

    兰冰壶安排自己在八百岁的时候死亡,离期限还剩一百多年,现在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损失可谓巨大。

    “就为了几道符箓,她肯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沈昊觉得无法理解。

    “她可能对此并不知情,给她祭火神印和符箓的人,要么故意隐瞒,要么自己也是一知半解,没有告诉她其中的危险。”

    别人都不吱声,只有秃子咧嘴笑了,“原来她被人骗了,下回见到她……不不,我不能说,大家谁都不要说,等她快要死的时候,咱们再告诉她真相。哈哈,好玩。”

    “可是辛幼陶去当符箓师……也有危险吗?”小青桃早就想到了王子,现在才发问。

    “他是餐霞道士,内丹不够强大,冲突会稍微小些,大概要减寿五十年,可他要是频繁以祭火神印祭符的话,内丹也会渐渐驳杂,越来越像散修,寿命还会再受一些影响。”

    小青桃叹了口气,她本来就不赞同辛幼陶的选择,现在更为他感到不值,“为了凡间的权势,值得做这么大的牺牲吗?”

    没人能给她回答,就连左流英也不能,辛幼陶并非第一个弃道学符的人,他们的寿命虽然变短,仍然远远长于凡人和符箓师,而且不用强迫自己绝情灭欲,可以尽情享受,对一部分道士来说,这的确有些吸引力。

    慕行秋一直在静静倾听,他和辛幼陶是朋友,但不会干涉王子的选择,这时开口问道:“符箓在道士手里更强大,兰冰壶的一针见血符为什么会失效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众人十天,就连小青桃也好奇地看着左流英,不让自己再去想辛幼陶。

    “这就是我叫你们来的另一个原因,既然敌人要以符箓对付庞山,咱们得有应对的手段,不能只是寄希望他们提前寿尽。”

    秃子对首座的印象从来没这么好过,觉得他每句话说得都有道理,“太对了,兰冰壶还能再活十年呢,咱们可等不起,万一把这股仇恨给忘了呢?所以报仇得趁早……”

    左流英没有理睬头颅,随手从身边抓起一张纸符,轻轻一抖,纸燃成灰,车厢门口出现一小团火焰,比风中残烛还要软弱无力,看上去几乎没有杀伤力。

    事实上,它只能勉强算是符箓,左流英用十天学习写符,手边没有任何专用的笔、黑、纸,灌注的全是自身法力,可他又没有祭火神印,事倍功半,写出的符比刚入门的符箓师还不如。

    他的用意也不是展示符箓的力量。

    左流英祭符之后立刻施展五行法术,手边的那一团灰烬没有消失,而是停在半空中,被包裹在一团透明的光罩里。左流英用手指在灰烬里轻轻拨动,门口的火焰随之忽强忽弱,他稍一加力,打破光罩,将灰烬击散,另一边的火焰晃动几下,消失了。

    “原来符箓的力量还是蕴含在材料当中,即使变成灰烬也是如此,所以只要及时打破灰烬,就能令符箓失效。”沈昊明白了,看向慕行秋,“那天晚上你击破兰冰壶的一针见血符,救了大家。”

    “是首座给我的指示。”慕行秋现在才知道,左流英的指示原来是一场冒险,首座当时还没有完全确认符箓的这一弱点。

    “还好我没有猜错。”左流英平淡地说,“准确地说,符箓和法术是两种力量,被某种我还不太了解的东西联系着,拨动一方,另一方就会发生反应。再遇到兰冰壶那样的人,施法一定要把握时机,从符箓化为灰烬到法术生效之间,有一小段极短的间隔,只有在此时打破那团灰烬,效果才会最佳。”

    兰冰壶的祭符之术尚不熟练,对于道士来说,只要临战的时候认真一些,这点时间足够了。

    大家都露出兴奋之色,尤其是沈昊,信心倍增。

    “问题只剩一个,写符的人是谁,找出他,或许就能找出庞山的敌人。”

    “不是兰冰壶自己写的吗?”小青桃轻声问。

    “既然是利用,就不会将所有力量都交到一个人手中,兰冰壶学会了祭符之术,被利用来写符的就必然是另一个人。祭符易学,写符难成,必须亲自传授,找出写符之人,大概就能找到幕后主使者。”

    小青桃脸色微变,“会是辛幼陶吗?”

    拥有内丹的人很多,但是利用道士写符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旦败露,会引起道统之间的不和。辛幼陶弃道学符,在龙宾会已有一定地位,正是被利用的最佳对象,众人早有怀疑,却很少提起。

    “这是你们的任务,龙宾会内拥有内丹的人不多,到了皇京之后,你们要对所有人进行调查。”

    众道士应命,开始感受到皇京此行的重要了。

    左流英示意众人退下,只留下慕行秋,“你的任务是追踪兰冰壶,虽然希望渺茫,但幕后的敌人仍有可能在她那里露出马脚。”

    “是。”

    左流英取出一截蜡烛,“上次斗法的时候,我在她身上留下一点印记,用此烛可以追踪到她。她是骄傲的人,上次的失败肯定令她恼火万分,这些天来一直东奔西走,应该就是在找给她符箓的人。”

    “我马上就出发,首座一个人……可以吗?”

    左流英的法术仍然高深莫测,但是毕竟有伤在身,真遇到强大的敌人,还是得需要慕行秋提供灵气。

    “兰冰壶帮了我一个忙,因为她的挑衅,大概没人再觉得我软弱可欺了,你尽管去,不要冒险,不要暴露实力,敌人若很强大,用这个。”

    左流英又取出一颗黑色宝珠,他将蜡烛与宝珠都留在半空中,慕行秋拿在手里,等了一会,见首座再无它话,转身走出车厢。

    夜色正深,小蒿一个人在外面练拳,她不是庞山弟子,因此没有进入左流英的车厢,瞧她的样子,似乎并不在意。

    蜡烛的火苗指示了一个大致的方向,根据火苗的长度,慕行秋判断兰冰壶应该在五百里之外,不算太远。

    他没有向任何人告辞,悄悄走出营地,升入空中,没飞出多远就发现身后有人跟随。

    杨清音撵上来了,目光只盯着前方,根本无意征求他的同意,秃子停在她的肩膀上,冲慕行秋咧嘴,“你休想将我们抛下。”

    慕行秋加快了速度。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