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失效的符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攻。”慕行秋的脑海中出现左流英的声音,在他前面,沈昊右手正在捏诀,显然也得到了同样的命令。

    那张巨大的一针见血符在空中燃烧成灰,五道白光从天劈下的同一瞬间,两名庞山弟子出手了,除了身边的几件法器,没有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他们相信禁秘科首座的判断。

    两人进攻的目标略有不同,沈昊的真土生金术直奔飘在最上方的主位散修,慕行秋鞭梢发出来的闪电则击向燃烧的纸符。

    斗法没有太复杂的过程,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五道白光和沈、慕两人的法术都已击中目标。

    慕行秋遵照左流英之前的建议,只使出第五层幻术,他站在沈昊身后,闪电却先一步击中了那团尚未完全消散的纸符灰烬,噗的一声轻响,在几道法术之中几乎没人听见,可就是这一击决定了整个战局。

    沈昊使出全力施展真土生金,左手的破军如意毫光闪烁,主位散修前胸中招,他本已凝聚了整个鱼龙阵的法力,没想到阵形核心突然消失,他一下子只剩下自身的法力。作为一名普通散修,他可挡不住餐霞道士的全力一击,惨叫一声,翻身坠落,沈昊手下留情,散修落下数丈之后重新稳住,人没有死。

    其他四名散修一下子呆住了,更让他们发呆的是那五道白光,它们全都准确无误地击中了目标,却没有产生他们预料中的结果。

    慕行秋和沈昊被白光击中,只是同时哼了一声,身形微挫,像是被重物压顶,后退了三五步,卸去了力道,脸色稍红。仅此而已,再无其它反应。

    左流英的马车被击中之后更是毫无变化,好像只是一片枯叶落在上面。

    击中公主帐篷的两道白光倒是引起了两声尖叫,不似人声,营地里的符箓师和卫兵们全都吓了一跳,向帐篷里跑去,腿快的人几步就到了门口,正犹豫要不要闯进去,里面传来公主平稳的声音。

    一针见血,结果却是针针无效。

    散修组成的鱼龙阵已破。五人却没有逃走,没有兰冰壶的命令他们不敢妄动。

    双方都没有再发起攻击,处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对峙状态里。慕行秋和沈昊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第一次施放时让左流英赔上一件法器的一针见血符,为何这一次力量微弱得可怜,连根头发都没有击落。

    静默只持续了一小会,帐篷里突然冲出一个东西来,一颗孤零零的头颅。

    秃子曾经参加过断流城之战,可公主身边的卫兵与符箓师不少是新人。从来没听说过他,眼见一颗头颅从眼前飞过,咬牙切齿、横眉立目,无不吓得魂飞魄散。好几个人叫出了声,若非对公主忠心耿耿,早就转身逃跑了。

    “谁?”秃子目光扫视,三缕头发直直竖立。“谁用白光打我?”

    几名符箓师已经亮出纸符,潘三爷恰好跑来,高喊:“自己人。自己人。”又气喘嘘嘘地问秃子:“公主殿下呢?她没事吧?”

    秃子恶狠狠盯着空中的五名散修,认准用白光击打自己的就是他们,潘三爷又问了一遍,他才说:“公主没事,老娘用铜镜护住她的头顶,可我招谁惹谁啦?我连声都没吱一下,老老实实待在帐篷里,也没人给我铜镜,这一道白光,打得我眼冒金星……”

    秃子越说越气,头发里的魔心红光闪动,咬牙切齿地就要采取报复行动,慕行秋伸手拦住,“沈昊替你报仇了。”

    “二栓,你替我报仇了?”秃子还是气愤难平。

    沈昊好多年没听到自己的小名了,无奈地摇下头,“瞧,那不是有一个人被我击中了吗?”

    秃子仔细望去,果然有一个人痛苦地捂着胸口,看样子伤得不轻,这才稍感满意,“就剩一颗脑袋了,还要打我……”

    沈昊朗声向几名散修道:“三道符箓我们已经领教,兰法王还有什么绝招吗?”

    散修们你瞧我我瞧你,突然一块转身快速逃走,受伤的那人速度最慢,被远远落在后面,时不时惊恐地回望一眼。

    兰冰壶的声音没有再响起,她躲得太远,符箓一破,没办法传形传声了。

    曾拂从帐篷里走出来,向潘三爷等人说:“公主无恙,你们不用担心。”

    大家更相信公主侍女的话,全都松了一口气,潘三爷命令众人各回各位,继续警戒,自己走到慕行秋身边,“这个生杀法师王果然是针对公主殿下来的,她费尽心机转移视线,就是为了偷袭公主殿下,还好有你们相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慕行秋还是没有完全明白,他在最后一刻击中了纸符,的确能够减少五道白光的力量,可也不至于将它们削弱到无足轻重的地步,“兰冰壶先向庞山挑衅,这是她自讨苦吃……”

    杨清音从帐篷里走出来,同样满脸迷惑,“怎么回事?”

    慕行秋示意她跟自己一块去见左流英,可是马车里悄无声息,唯一能解释一切的人,似乎不想开口,也不想见人。

    “首座想必找到了破解散修符箓的方法。”慕行秋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秃子,“兰冰壶为什么要对他施法?”

    他在问杨清音,秃子抢着说:“还用问,肯定是想抢我的宝贝魔心,小秋哥,你刚才要是不拦着……”

    杨清音伸手将秃子拨到身后,“其实兰冰壶想打的不是他,秃子当时停在段采蒿的头顶,等于替她挡了一招。”

    “小蒿什么好东西都没有,兰冰壶干嘛要打她?肯定是我。哼,下回再见着她,我非在她脸上刻几个字不可。”秃子晃了遭到两下,“我现在眼前还有金星呢。”

    小蒿的确没什么好东西,她连吸气三重都不到,甚至没有自己炼制的主法器,可她有一样特别之处,她是幼魔亲自选定的念心科弟子。

    杨清音看着沉默的慕行秋,“哼,慕大道士跟首座混在一块,学会有话不说保守秘密了。”

    慕行秋笑了,对秃子说:“你去保护公主,再有偷袭,你就挡在公主前面。”

    “好,可是我得让小青桃给我一面铜镜,你们不能只想着公主,把我给忘了啊。”

    秃子飞向帐篷,沈昊还留在门口,左流英的马车里仍然没有声音,慕行秋简单地向杨清音讲述了小蒿的特别之处。

    杨清音恍然,“兰冰壶的野心也太多了,要报复左流英,要杀死公主,还想通过小蒿抢夺神魂……可她干嘛要杀死小蒿?”

    “她大概以为幼魔将神魂藏在小蒿身上了吧。”

    “真在她身上吗?幼魔是用这种方式感激你吗?”

    慕行秋摇摇头,“我用霜魂剑试过,神魂不在小蒿身上,幼魔为什么要送这样一名弟子到念心科,我现在也没明白。”

    看到慕行秋皱眉,杨清音笑道:“别小瞧这位念心科了,白光射下来的时候,就她一个人不紧不慢,只怕星落道士也没有她镇定,她还问‘为什么白光没有射穿帐篷’。”

    “是啊,为什么呢?”慕行秋也问了一句。

    “一些法术有这种特点,只在击中敌人的一刻才爆发全部力量,别说是帐篷,就算是石墙都能穿越而过。”

    “可那是五行法术,重质不重形,兰冰壶虽然曾是庞山道士,但她的符箓人人可见,与五行法术无关。”

    “段采蒿这个小丫头还真看出一点门道来。”杨清音也开始觉得奇怪了。

    左流英一直不露面,杨清音只好回公主的帐篷里。

    这一夜剩下的时间里再没有意外发生,次日一早队伍出发,城内的官员过来送行,礼物数倍于之前的所有住宿城池,他们昨晚没敢出城救人,希望用这种方式弥补罪过。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也很平静,左流英仍然不肯现身,小蒿甚至猜测首座是不是死在里面了。

    西介国的送信队伍与圣符皇朝的迎亲军队终于在一座大城外面汇合,八百名黄符军加上两百名符箓师,令公主的安全得到极大的保证,潘三爷等人终于松了口气,杨清音等人也不用轮流守在公主身边了。

    从这里往东算是进入圣符皇朝的腹地,路程还很远,但是城池密集,到处都有军队守卫,为了显露忠心讨好未来的皇孙妃,各座城池抢着接待公主,整支队伍的行进速度因此大为减慢。

    对西介国公主来说,她的战争从此开始,虽然按惯例她不能进城,也不能召见任何男子,但她与各城的贵妇频繁见面,一片欢声笑语中达成一项又一项暗中的协议,将自己十几年来苦心经营的网络编织得更牢固一些。

    兰冰壶挑战失败之后的第十天,左流英终于开口,将所有道士都叫进车厢,在他面前摆放着成堆的纸张,上面全都写着各种各样的符箓,由于没有专用材料,这些符箓都没什么大用,顶多能自己在空中飞一会。

    左流英研究了十天十夜,终于得出了明确的结论。

    “兰冰壶的符箓根本不是新法术,而是旧法术,那时龙宾会还没有诞生,符箓科完全掌握在道士手里。”

    禁秘科首座停了一会,“咱们的敌人是另一家道统,此去皇京凶多吉少,希望大家心中有数。”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