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三道符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符箓师们早已发现敌人再次来袭,整个营地进入战斗状态,只是对于兰冰壶来说,他们的防守不堪一击。

    兰冰壶本人未到,白天陆续露面的五名散修飞在空中,一人在上,四人在下,两两相对,正好形成头与四肢,中间的身躯部分则是一张一人高的巨大纸符。

    如此巨大的纸符天下罕见,营地里的几十名符箓师都没见过,不由得面面相觑,从同伴的眼神中发现孤陋寡闻的不只是自己。

    “正等你们呢。”沈昊大声道,左手握着破军如意,右手接连变换法诀,几乎在同一时刻发出两道法术,一块岩石和一只无柄利刃,他已经学成土、金两类法术,刚才与吕弹邪斗法时没来得及施展,这回第一招就发出来。

    五名散修身前十几步的空中出现一个接近三人高的模糊身形,右手握着一柄与身材相衬的短柄巨斧,远远望去只是一团烟雾似的东西,迎上土、金两道法术之后却变成实体,受到撞击轰然断裂,重重砸进地面,良久方才消失。

    沈昊正要再次施法,巨大纸符上面的图形快速蠕动起来,五名散修身前的模糊身形随之发生变化,由持斧武士改成了兰冰壶。

    “道士,先别急着出手,我不是来打架的。”烟雾状的兰冰壶开口了,全身散发微光,神情在夜色中分外显眼。

    “怎么,自己不敢来吗?”沈昊做好了施法的准备。

    “呵呵,道士,等你背后没左流英也能打过我的时候,再用这种语气说话吧。”兰冰壶露出明显的轻蔑之意。

    沈昊轻哼一声,沉默片刻,得到了左流英传来的信息,“首座只见真人。不见幻象,有话你就说,我会替你传达。”

    “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不愿露面就算了。”兰冰壶的幻象抬手打了个哈欠,“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个小问题,我的好外甥对新法术向来感兴趣,他就一点也不好奇我的符箓从何而来、为何具有这么大的威力吗?我相信庞山见不着这种东西吧?”

    “邪门外道,庞山不需要。”沈昊在第一招已经感受到对方的实力,自信能够将其击败。

    “只是聊天而已,犯不着这么大火气。我们散修可是怕道士怕到要死。”兰冰壶神情轻松,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跟我的外甥切磋一下,我这里还有几招符箓法术,想让他帮忙鉴定一下,我是不是被人骗了。”

    兰冰壶第一次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发现自己仍不是左流英的对手,这一回立刻变得客客气气。

    慕行秋站在沈昊身后。戒备之心更重,再次召出各种法器,暗暗将幻术提升到第五层,准备帮助沈昊迎战敌人。

    “首座愿意帮你这个忙。”沈昊说。

    “那你替我谢谢他。”兰冰壶咳了一声。脸上笑容消失,“符箓这玩意儿虽说也是道统十八科之一,可后来却归了凡人,在道士眼里乏善可陈。我从前就没将符箓放在眼里,以为它们也就对普通妖魔有点效果,踏浪国的符箓师从来都是躲着我连海山走。”

    连海山修士团早已消散。兰冰壶叹了口气,“可是机缘巧合,我得到几种与众不同的符箓……”

    “你就直说是从皇京龙宾会得来的吧。”沈昊说。

    “不对。”兰冰壶摇头,脸上微有得意之色,好像早料到庞山道士会猜错,“龙宾会的确送我几枚特赦令,那是因为他们的符箓师打不过我,只好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找个台阶,他们的老旧符箓我可没兴趣。左流英不是号称无所不知吗?就让他猜猜我这些符箓的来历。”

    “出招吧。”沈昊虽是戒律科餐霞道士,而且在吸气境界就已度过情劫,但他的争胜好强之心却没有减弱多少,尤其是在慕行秋面前,反而更强烈了。

    “你打算接我的符箓?”兰冰壶一脸的诧异,好像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话。

    “当然。”

    “那敢情是好,可你们不会事后又指责我向庞山挑战吧?”

    “不会。”

    “这只是亲戚之间的切磋,我的五名部下代表我,你代表左流英,与庞山没有关系。”

    “无需废话,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没人会找你麻烦。”

    兰冰壶说了半天,等的就是这句话,“无所畏惧,这才是庞山道士的风度,那我可就要发招了。”

    充当右臂的散修扬起一张纸符,却没有马上祭出。

    “你是餐霞二重?”兰冰壶问道。

    “嗯。”沈昊冷冷地应了一声。

    “很好,如果我没被骗的话,据说这道符正好能击败你这种水平的道士。”兰冰壶的目光越过沈昊瞧向慕行秋,笑道:“念心科弟子,发现没有,我将鱼龙阵做了一些改变,五个人就能组阵,而且能达到吸气四五重的实力,你能学会吗?”

    慕行秋还以微笑,“我想这是符箓的功效。”

    “哈哈,让你说着了,这叫修身符,别看它大,材料可一点也不含糊,这张纸可是用群妖之地黑梧桐树制成的,必须是八百年生,只截取离地面一丈九尺到两丈的一小截熬成木浆……”

    沈昊不耐烦了,“这就是你的第一道符箓吗?”

    “修身符虽好,只能用来代替我充当鱼龙阵的阵主,对付餐霞道士,得用更好一点的符箓。”右臂散修晃了晃手里的纸符,“这个叫紫云裂地符,待会紫光一闪,你要小心了。”

    话音刚落,紫光已闪,兰冰壶话虽啰嗦,施法时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沈昊没有被她的啰嗦所迷惑,散修手中的纸符刚一燃烧,他也发招了,百余块岩石和百余枚利刃夹杂在一起,像一团风暴扑向了五名散修,正好迎上那道竖着劈下来的紫光。

    石块瞬间凝聚成团,虽然不如钢铁坚硬,却十分厚实。而且能粘在法术上,大幅减弱其威力。紫光锐气受挫,劈下的速度变慢,却没有停止,众多利刃立刻由攻转守,聚成一面圆盾,侧面撞击紫光。

    轰的一声,石块与圆盾碎裂,失去了法力,坠向地面。大部分紫光消失了,仍有一小片击向目标。沈昊后跃数步,原来站立的地方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纹。

    “真土随金,你还真有两手。”兰冰壶点头称赞,“像你这样的年轻道士,大都将心思放在修行内丹上,学的法术不多,你能精通土、金两类法术算是不错了,在真土分金的基础上还能再进一步。更加难得,真土生金你没学会吗?它能发挥混合法术的最高实力。”

    兰冰壶从前是庞山道士,对五行法术了若指掌,真土分金是指两类法术分别攻击目标。只需捏两次法诀施放出去就行,真土随金更复杂一些,得在极短的时间内捏出三到五种法诀,两类法术互相配合。有攻有守,真土生金则至少要捏出六种法诀,手指快得跟闪电一样。中间不能有一点的凝滞或失误,说难倒也不难,只是需要大量时间练习,正在提升内丹的道士们通常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精力,只有那些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再难前进一步的道士,才会转而学习施法技巧。

    庞山势微,高等道士所剩无几,守卫之责只能落在普通道士身上,一进入餐霞境界就必须每日分出一点时间练习捏诀,倒不是沈昊独立特行。

    沈昊无意与兰冰壶讨论法术,“第一道符箓我已经领教了,施放第二道吧。”

    “第二道符箓更厉害了,我担心你会接不住,它叫老阴神机符,可没有什么紫光、白光,符一祭出,身心俱裂,你要是会真土生金术的话,还是使出来吧。”

    兰冰壶惇惇教诲,施法时仍是毫不留情,右臂散修手一挥,纸符就已化为灰烬。

    慕行秋身边飘浮着一圈法器,各有不同用途,一截看上去极普通的白烛能够对那些形迹不明显的法术发出警示,此时火苗骤升数寸,比蜡烛本身还要高。

    普通法器没有主人印记,站在前面的沈昊也能感受到白烛发出的警示,立刻施法自保,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出现一面直径两三寸的圆形土饼,拦住了一根针似的东西,瞬间饼变球、土生金,将针牢牢裹在里面。

    可沈昊还是吃了一惊,他的这道真土生金会根据敌人的法术自动改换形态、大小与位置,这回出现在身前不到一尺,说明敌人施法比他更快。

    沈昊感到危险在即,一跃而起十余丈,脚下的土金圆球四分五裂,碎块落地砸出无数小小的深坑,那根针却也消失了。

    营地里有不少符箓师,对今晚看到的几道符箓越来越惊讶也越来越敬佩,所谓修身符、紫云裂地符、老阴神机符都是他们也会制作的符箓,可形态与威力却相差万里,若非兰冰壶提前解释,他们根本认不出来。

    “三道符箓,前两道算是打招呼,第三道才是真刀实枪。”兰冰壶的形象变回了纯粹的烟雾,返回修身符内,声音却还在,“最后一道,一针见血符,旧招新用,我看你这个餐霞道士怎么挡。”

    沈昊落地,烟雾消失,修身符上的图形再次蠕动,变成了另一道符,随后忽地化为灰烬。

    一道白光直击沈昊头顶,他可没有高品级法器护身,也没有注神道士的深厚法力。

    旧招新用,兰冰壶说得没错,这道一针见血符发出的不是一针,共是五道白光,分别击向沈昊、慕行秋、左流英的马车和公主的帐篷。

    其中两道白光的目标居然是帐篷,令营地里的人都大吃一惊。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