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三章 奇怪的符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空中的一道白光正中左流英头顶,旋即消失。

    慕行秋和沈昊都吓了一跳,道士全靠法器自保,身体的防御力量很弱,远远比不上妖族,只比普通人强一点,左流英纵然伤势已愈,硬接这一记法术也显得太过冒险。

    兰冰壶停在空中望着左流英,期待很快变成了失望。

    左流英抬手在头顶轻轻挠了两下,“姨母这一招是叫醍醐灌顶吗?我觉得自己好像领悟了什么。”

    兰冰壶大笑两声,“像你这么聪明的人,就算是平地摔跤也能领悟点玄妙之道,说说,你这回又领悟到什么了?”

    “我领悟到新姨丈向庞山道士发了两招法术,姨母对我用了一道符箓,这算是宣战吧?”

    兰冰壶笑得更大声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你是我外甥,我学了一点新法术,向你炫耀一下而已,怎么会是宣战?你也太小心眼了。几年前我向乱荆山展示鱼龙阵,人家都没给我安上这样的罪名。”

    “那是我想错了。”左流英点点头,“姨母的新法术的确令我眼前一亮,比新姨丈强多了,希望以后还能见识更多。”

    “那是当然,只要我没死,终归还会来找你的。”兰冰壶周身光芒骤闪骤灭,眨眼间人就消失了。

    营地里安静了一会,符箓师利用飞符紧张地四处观察,终于确定再无敌人,这才散开,但是仍不放松警戒,将飞符派得更远。

    左流英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对慕行秋说:“叫一位符箓师来。”说罢转身走向自己的马车,脚步稳定,可慕行秋心里却有一种不祥之兆。

    左流英被白光击中的时候,又从慕行秋那里借用了一些灵气。归还的时候灵气似有不稳,慕行秋因此判断首座的状态没有看上去那么好。

    沈昊只与吕弹邪对了两招法术,胜负未分敌人就走了,这让他非常不爽快,对慕行秋说:“你去找人吧,我守在这里,刺客可能还会来。”

    “好。”慕行秋收起周围的法器,去帐篷后面找符箓师刘鼎,散修陈观火还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四肢偶尔抽搐。似乎还要爬走。

    潘三爷也没有放松警惕,要求所有人仍保持备战状态,“后天就能与皇室派来的迎亲队伍汇合,到时候大家再休息吧。”

    左流英允许慕行秋和刘鼎登上马车。

    车厢内简朴至极,只有左流英坐着的一张蒲团,别无余物,倒像是一间囚禁犯人的牢房。

    面对刚刚打败强敌的禁秘科首座,刘鼎十分紧张,深深鞠了一躬。“晚辈刘鼎,拜见首座,晚辈早闻首座大名,心中崇敬不已。得蒙召唤,不胜荣幸。”

    左流英晃了一下手指,车门关闭,周围一片黑暗。道士以天目尚能视物,刘鼎却是两眼一摸黑,心中惴惴。不敢再表达敬意。

    “他可信吗?”黑暗中的左流英问。

    “我相信他。”慕行秋说。

    沉默了一会,车厢内空然亮了起来,却没有灯烛之物,那光好像来自车厢本身。

    左流英手里竟然托着一张纸符,“你看看。”纸符离开手掌,飘向紧张不安的符箓师。

    刘鼎双手接过纸符,定了定心神,仔细察看,半晌之后抬起来,面对疑惑,“这是兰冰壶刚才发出的那道纸符?可是……”

    这并不是真正的纸符,徒具其形而已,“左首座,这是真是您模仿出来的?”刘鼎惊佩交加,纸符祭出的瞬间就会变成能量形态,兰冰壶的手法比较生涩,但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而已,刘鼎自忖当时站在她身边也未必能看清纸上的内容,何况这道符箓图形复杂,就算是龙宾会最好的符箓师,也不可能一眼就记住。

    “这道符箓好像有点特别。”左流英说。

    “的确很特别,看图形分明是‘一针见血符’,可生杀法师王发出的那一道白光,威力强大了百倍不止,若非首座记住了图形,我根本认不出来,还以为那是新符箓……仔细想想,白光从天而降,直击头顶,还真是一针见血的招数,只是将针变成了白光。奇怪,奇怪,请让我再看一会。”

    左流英点点头,对慕行秋说:“兰冰壶后面还有更强大的敌人。”

    刘鼎专心察看纸符,好像根本没听到有人说话。

    慕行秋发现刘鼎周围的空气在微微颤动,于是明白符箓师正陷在左流英的五行之水幻术当中,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觉。

    “龙宾会吗?”

    “我不是让你猜测,是让你推论,说出你的理由。”

    慕行秋想了一会,“白天来的散修手持特赦令,兰冰壶和吕弹邪都使用符箓,说明她已经投靠龙宾会,甚至替他们出头……不对,龙宾会没有这种实力,曲循规更没有,他们就算心存怨恨,也不敢得罪道统。兰冰壶公开使用符箓,可能只是障眼法。”

    “不要用‘可能’这种词,这会让整个推论变得毫无意义。”左流英说,像一名专门挑错的严厉先生。

    慕行秋又想了一会,“兰冰壶的符箓肯定是障眼法,她临走之前非要亮出一道符箓,正说明了这一点。”

    左流英点下头,“接着说。”

    “符箓是道统十八科之一,庞山没有这一科,其他道统有,我记得辛幼陶在祖师塔存想的时候,看到的传承就是符箓科,他为了留在庞山,宁愿加入戒律科。”

    “共有五家道统设立了符箓科,棋山、星山、望山、牙山和万第山,都不兴盛,星山符箓科弟子最多,也不过寥寥数十人,棋山符箓科首座星落三重,是九大道统所有符箓科弟子中境界最高的,其他三家道统的符箓科皆不足道,说是充数也不为过。”左流英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望山封闭数年,其他道统与庞山都没有纠葛……不,万第山与庞山有纠葛,东介国是万第山的选徒之地,西介国占据了东介国半壁国土,万第山肯定不高兴。”慕行秋略有些兴奋。

    “这是事实,但万第山和庞山已经达成协议,五十年之内,庞山可以在介河东岸选徒,《乾坤定》里有这一项。”

    慕行秋思路中断了,《乾坤定》太厚,他只看了与龙宾会有关的内容,道统之间的协议基本没有关注。

    旁边的刘鼎又一次抬起头,周围的空气停止颤动,他对两人的交谈一点也没有察觉,“抱歉,让首座久等了,符箓本身没有变化,力量增强只能是材料的影响,写符的笔有六十一种、墨有八十七种,纸更多一些,算上各种器械的话,至少有五百种。晚辈学艺不精,实在想不出有哪一种材料能产生如此强大的法力。”

    “龙宾会所有的写符材料都向符箓师公开吗?”慕行秋问,思考得越多,他对这件事越感兴趣。

    “嗯……一般情况下是这样的。”刘鼎笑着摇摇头,“我只是西介国龙宾会的普通符箓师,哪有资格做这种判断?诸侯国的龙宾会实力大都衰弱,掌握符箓全部秘密的只有皇京龙宾会,墨庐专供材料,太院钻研新符,如果真有我不知道的材料,肯定出自这一庐一院手中。”

    刘鼎手中的纸符自动飞到空中,化为灰烬,没有产生任何效果,左流英说:“谢谢你的讲解,你可以离开了。”

    首座的语气一如既往的生硬,刘鼎却一点也不在意,“晚辈告退,前辈若有驱策,晚辈随时待命。”

    刘鼎离开车厢,心情颇佳,比得到首席大符箓师的召见还要高兴。

    “待会你转告他,不要再叫我前辈,他也不是我的晚辈。”左流英非常不喜欢凡世的客气称呼,他能在刘鼎面前忍住不提意见,已经算是客气了。

    “是。”慕行秋还在寻思符箓的事情,突然想起兰冰壶那一招法术,“兰冰壶的符箓威力强大,你是怎么接住的?”

    “简单比较一下的话,她的符箓大致相当于注神三重,我本来是挡不住的,即使借用你体内的灵气也不行,还好我有自知之明,这次出门带了几件护身之物。”

    左流英摘下头顶的簪子,给慕行秋看了一眼,发髻却没有因此散开,“它救了我一命,如果兰冰壶再来一招的话,我真的要醍醐灌顶了。”

    慕行秋看不出簪子有何奇特之处,只是发现上面有一条细细的裂纹,显然是被符箓劈出来的,“幻境第七层能与兰冰壶一战吗?”

    “现在不是你出手的时候,你得隐藏实力,不要再用五层以上的幻术。”

    慕行秋点点头,他早已习惯不向左流英询问原因,“兰冰壶早晚会明白你在虚张声势。”

    “我这么轻易就将她放走,她会明白过来的,可这不是坏事,或许她能带我们找出这些符箓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行秋再度陷入沉思,突然说:“有一家道统与龙宾会暗中勾结。”他想来想去,只能得出这样结论,龙宾会断无实力、胆量与庞山作对,必然是得到了某一家道统的支持。

    左流英没有发表意见,对高等道士来说,这算是一种默认了,“兰冰壶很快会卷土重来,让她多用符箓……”左流英突然向车厢门口看了一眼,“比我预料得还要快。”

    慕行秋闪身推门,跳出车厢,只见沈昊已经飞上天空,迎向夜空中的五名散修,那五人分布的位置隐约就是鱼龙阵,在他们身前,竖着一张比人还高的巨大纸符。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