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二章 姨母的试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年轻散修的第二道法术射来,五行之水法术,三尺长的冰刺,映着天空中的星月之光,离着老远就能看见,沈昊老老实实地还是以五行之土法术接招,石块撞碎了冰刺,散落一地,片刻之后消失无踪。。。

    散修亮出第三张纸符,尚未祭出,兰冰壶到了。

    她的模样一点没变,头发杂白,脸上生皱,眼神仍然锐利,身形不弯不驼,全身散发着盛大的白光,从空中突如其来,仿佛明月坠地,停在半空中好一会儿光芒才渐渐减弱。

    她将手搭在年轻散修的肩上,示意他暂停施法,笑吟吟地打量城边的小小营地,目光掠过沈昊,停在慕行秋身上,“这不是左流英的小傀儡嘛,你的念心幻术练得怎么样了?能不能拯救九大道统实现我当年的预言?”

    “还差一点,我正在努力。”慕行秋也露出微笑,“北方少雨,法王来此不嫌无趣吗?你的马车呢?没一起带来?”

    “我的奴隶差不多跑光了,我一生气就把马杀了、车扔了。还好,几千名连海山修士当中总有那么几十个人对我忠心耿耿,宁死也要留在我身边。谁想到人少也有麻烦事,争风吃醋没完没了,我只好留下最俊的一个,把其他人都杀啦。”

    年轻散修脸上微微一红,嘴角却不由自主微微上扬,露出几分自得。

    “我最近又招了一批新人……”

    沈昊大怒,厉声道:“不知羞耻的老妖婆,别拿你的丑事污染大家的耳朵。”

    兰冰壶目光低垂,在沈昊身上扫了一眼,脸上笑意不减,“又是一个没碰过女人就度劫的傻瓜道士,少在这里装腔做势,把左流英给我叫出来。”

    沈昊毕竟不像普通人那样鲁莽。只是嘴里哼了一声。

    左流英从车里走出来,在营里的凡人看来,这位俊美而冷漠的道士飘然若仙,在几名道士眼里,他的脚步却略显沉重,呼吸也不够平稳绵长,对一名注神道士来说,这都是再明显不过的重伤之症。

    慕行秋尤其感到奇怪,左流英虽然一直就有衰弱之相,却没像今天这么明显。可他的样子又不像是假装。

    兰冰壶的手从年轻散修的肩上挪开,身上光芒骤盛,瞬间落在营地里,离左流英只有数步,守在前面的沈昊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盯着外甥看了一会,兰冰壶露出满意的神情,指着半空中的散修,“他叫吕弹邪,是你的新姨丈。打声招呼吧。”

    左流英从容扭头仰望,“新姨丈好。”

    话音未落,半空中的散修猛地向前一蹿,同样是眨眼之间跨越三四里的距离。同样令沈昊防不胜防,可是落地之后却步履踉跄,接连迈出好几步,最后双手触地才勉强收势。而他脚下的莲花宝座还留在原处。

    这显然是左流英的小把戏。

    吕弹邪站在兰冰壶身边,脸色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初到时的气势荡然无存。

    沈昊虽然又一次错过施法的机会。心中却大为高兴,注神毕竟是注神,即使有伤在身,左流英还是比星落境界的兰冰壶强大。

    兰冰壶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她打探得清清楚楚,说是左流英伤势极重,实力只相当于星落两三重,根据她刚才的观察,传言果然没错,可是左流英这一招拽人落地,实力分明没有减弱多少,还是比她强。

    只有慕行秋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在左流英施法的那一刹那,他体内的灵气飞速流动,顷刻间就在经脉内运行了数个周天。灵气只是打磨内丹的工具,本身并非法力,可左流英不仅凭空借用,还能用来施法,慕行秋心中不禁大为敬佩。

    “看到姨母与姨丈琴瑟和谐,我也就安心了,从前的恩怨就让它过去吧。”左流英淡淡地说,向对面的两人微微点头。

    散修吕弹邪右手还拿着一张未用的纸符,用也不是收也不是,听到左流英的话,更是尴尬至极,咬牙垂头,一句话不说。

    兰冰壶却不在意,左行五步,右行五步,歪着头端详左流英,“谁让你是我姐姐唯一的儿子呢?从前的恩怨或许就算了,可是新恩怨怎么解决?道士不插手凡人事务,庞山却把我的奴隶藏起来,还想把他偷偷带到皇京。”

    左流英摇摇头,严肃地说:“绝无此事。”

    “嘿,注神道士不可能撒谎,那就怪了——”兰冰壶原地转了一圈,“为什么我嗅到浓浓的叛徒味道?”

    “新姨丈或许能给你解释。”左流英淡淡地说。

    吕弹邪的脸色已经没法更红了,只能将牙齿咬得咯吱响,可还是不敢抬头,好像有一座山压在脖子上。

    兰冰壶大笑,“没想到你还挺风趣,唉,你为什么早不开口说话呢?早知道你这么可爱,我就不用对你下狠手了。”她忽地转向慕行秋,目光却从他身边掠过,在四周查看,望向公主的帐篷时,突然收起笑容,“这事倒也简单,我在所有连海山修士身上都施了一道转阴诀,只要我以抱阳诀发令,他就算手脚皆无,也会爬到我的脚边。”

    慕行秋微微一惊,陈观火从来没提过这件事,大概是对此并不知情,他若是被叫出来,还真有点麻烦。慕行秋马上施展幻术,很快就在上百人当中找到了陈观火的情绪——他在公主的帐篷后面,与潘三爷等人混在一起,惧意超过了所有人,非常容易分辨。

    兰冰壶从左手腕上取下一只玉镯,突然对身边不远的吕弹邪说:“难道我的莲花宝座就丢在那里吗?”

    吕弹邪终于抬起头,神情却变得木然,然后出人意料地四肢着地,学了一声狗叫,吐出舌头喘了两下,跳到空中飞向仍留在原处的莲花宝座,身躯保持狗的样子。

    沈昊能施法也不忍心动手,心中对这个老女人更是充满了厌恶。

    神情木然的吕弹邪回到宝座上,没有送来莲花宝座,反而后退了一段距离,左流英说,“新姨丈真是听话。”

    兰冰壶笑了一声,“我要看看这里有没有我的奴隶,你不会阻止吧。”

    左流英后退一步,表示自己不会阻止。

    兰冰壶右手握着玉镯,盯着公主的帐篷,暗暗运行抱阳诀。

    站在兰冰壶和帐篷之间的慕行秋向旁边让出两步,也在默默施展念心幻术,他已经牢牢抓住陈观火的那股惧意。

    “忘恩负义的混蛋,爬过来!”兰冰壶一声厉喝。

    公主帐前的所有人,包括沈昊、符箓师、卫兵,还有那些缩在栅栏边上的普通士兵,全都顺着兰冰壶的目光望去——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马上又恢复悄无声息,帐内帐外都没有人走或者爬过来。

    “陈观火!我知道你在这里。”兰冰壶抬高了声音,可还是没能引起任何反应,连一声“砰”都没有了。

    “道法无边,谁也不敢说自己完全掌握了它,出错总是可能的。”左流英又开口了。

    兰冰壶目光转动,认定捣鬼的人就是慕行秋,“你的幻术几层了?”

    “稳定在五层。”

    “那岂不是达到吞烟道士的实力了?”

    “可惜我的内丹还停留在吸气七重。”慕行秋实话实说。

    “哈,吸气道士竟然能达到幻境第五层,这可是一件稀罕事,只怕当年念心科最兴旺的时候也没有你这样的弟子。”兰冰壶后退一步,“你从我这里偷学过鱼龙阵,我再教你一点新招吧。”

    兰冰壶说得很随意,出招却极为狠辣,话音未落,一道玉镯模样的光圈击向了慕行秋的前胸,她使用了星落境界的力量。

    慕行秋刚刚以幻术让陈观火彻底晕了过去,散修心中惧意已达巅峰,只需一点拨动,他就失去了全部意志,即使这样,他的身体还在移动,被欧阳槊用脚给拦住了。

    慕行秋料到兰冰壶很可能会发招,早已做好准备,对面的白色光圈刚一成形,他袖中的鞭子已经蹿出来,鞭梢射出一道红色的闪电,击向来袭的光圈。

    慕行秋打算使出全力,他想借这次机会弄清幻境第七层是不是真像念心传人说得那么厉害,能与注神道士抗衡,如果是真的,他应该能击败星落境界的兰冰壶才对。

    可他没能成功,他在暗中已将幻术提到第七层,结果施放的时候却只是区区第四层,甚至不是他平时能稳定施展的第五层。

    闪电只是稍稍阻止了光圈的前进,却没有将它击散,光圈瞬间到了胸前,慕行秋再想躲避或是施法已经来不及了。

    光圈几乎贴在他的胸上,停止了进攻,看上去就像是兰冰壶手下留情。

    “念心弟子不学五行法术。”左流英站在原地,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可就是他,阻止慕行秋全力施展法术,然后又借用弟子体内的灵气,施法拦住了兰冰壶的法术。

    光圈在慕行秋胸前停留片刻,如水银泄地一般碎裂消失。

    兰冰壶大笑数声,平地飞起,在空中又叹息一声,“只高一个境界,注神就比星落强这么多吗?不服气呀不服气。”

    兰冰壶察觉不到左流英动的手脚,只能带着一肚子的不服气地飞走,半里之后突然转身,“说什么也得试一次。”

    她扬起右臂,手指中间也夹着一张纸符,随手一甩,纸符化成灰烬,营地上空出现一道纯白的光,正中左流英头顶。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