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一章 独特的纸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纸符里面有一股法力暗流涌动,慕行秋自然而然地生出反抗。

    或许是感受到道士法力的原故,刘鼎等人已经察看过的纸符突然燃烧起来,慕行秋的手指刚刚感到灼热,淡黄色的纸符已经烧成灰烬,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左流英,听说你离开庞山了,姨母大人今晚子时会来看你,就此了结咱们的恩怨。还有,我的一个奴隶躲在你们的队伍里,他要是跑了,别怪生杀法师王手下无情。”

    短短几句话,兰冰壶的声音消失了。

    陈观火面若死灰,喃喃道:“我不该出来的,我不该出来的……”

    潘三爷只关心公主的安危,“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要对谁对手下无情?”

    刘鼎平静地看着慕行秋,“据说这位生杀法师王从前是庞山道士?”

    “咽,阴阳科道士,星落境界,后来……被逐出庞山。”

    刘鼎点点头,心中的疑惑更深,身边的欧阳槊嘴快,替他说了出来,“散修向道士挑战?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就算她是从前是庞山道士,还能是禁秘科首座的对手?这分明是在找死嘛。”

    “兰冰壶不会找死。”慕行秋记得很清楚,兰冰壶早已为自己最后一百多年的寿命做好了安排,绝不是那种心血来潮的莽撞之人,难道她已知晓左流英伤势严重?他问刘鼎:“这种纸符很难得吗?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威力。”

    “这不是战斗符箓,当然没有特别的威力,奇怪的是它蕴含着大量法力。”刘鼎左右看了看,没有找到合适的物品,就直接用手比划,“符箓的力量由四部分组成,人、笔、墨、纸,除了人。其它三样都是由千挑万选的特殊材料制成,纸也可能是金银铜铁等等。绝大多数符箓师没有内丹,符箓当中蕴含的法力基本都来自材料,比如……”一说起符箓,刘鼎就想滔滔不绝,看到大家无奈的目光,他总算及时止住,“总之材料里所蕴含的法力是有限度的,符箓师只能力求留住,却不能凭空增加。”

    “那让修士来写符箓啊。我们有内丹。”欧阳槊轻松地说,很奇怪龙宾会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解决办法。

    刘鼎短促地笑了一声,差点就变成鄙视与嘲讽,他与散修结交,甘愿为他们丢掉符箓冠,但是打心眼里觉得符箓师更高一层,只比道士差一些,“符箓师写符的时候要求心志专一,所谓笔断意不断。圆满符就是写符时心意一气呵成,从头至尾没有片刻中断,差一些的一截符、二截符直到十七截符,力量渐弱。心志太乱,写出的符箓就没用了。散修有内丹,但是不稳定,这会直接体现在符箓上。如果凑巧是一张战斗符,那就危险了,还没用在敌人身上可能先把自己人伤着了。”

    欧阳槊挠挠头。他是个好动的人,一想到要心无旁骛地执笔,立刻就觉得写符的确是件难事,“那刚才那张圆满符肯定是法王写的了?她从前是庞山道士,内丹肯定很稳定。”

    “可能是她。”刘鼎看着慕行秋,非常认真地说:“但我真的无法相信龙宾会里有人会将写符之术传给外人,符箓就是龙宾会的内丹,更是整个圣符皇朝和十二诸侯国的基石,未入会者,父子不可私传。”

    陈观火还在担心受怕,欧阳槊听不懂话外之音,只有慕行秋和潘三爷明白刘鼎意指辛幼陶,潘三爷摇头,“绝不可能是他,龙宾会里有内丹的人不只一个吧?”

    “不只一个,但是……”刘鼎正要将话挑明,慕行秋打断了他,“先不用考虑符箓的来历,离子时不远了,今晚会有一战,兰冰壶既然直接向庞山挑战,事情倒也简单了,唯一需要提防的是有人浑水摸鱼,你们专心保护公主,别的事情都不要管,我再安排几个人过来帮忙。”

    “那我呢?”陈观火本不是胆小如鼠的人,可是在地下藏身数年,的确消耗掉他身上不少的豪气,对法王的惧意不减反增。

    “你和他们待在一起,我没叫你的名字,永远也别站出来。”

    “是,我不出来。”陈观火从慕行秋的声音里得到一丝安慰。

    慕行秋离帐之后找到庞山的同伴,简单商议之后决定由慕行秋和沈昊配合左流英迎战兰冰壶,其他人包括秃子都去公主帐中,必要的时候,杨清音可以出来帮忙,小青桃和小蒿则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公主。

    安排已定,慕行秋和沈昊去见左流英。

    左流英终于打开了密闭的车厢,证明他本人真的在里面,对两名道士的报告只说了两个字:“很好。”

    二更已过,营地里开始布置防御,卫兵们跑来跑去,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都穿着精良的符箓盔甲,足以抵挡不太强大的法术攻击,还可以伺机发起反击。

    沈昊将慕行秋拉到路边,低声说:“我没见过兰冰壶,但她从前既然是庞山的星落道士,实力想必不俗。念心幻术用在普通人和符箓师身上效果奇佳,对道士未必有效,所以待会的敌人要是很多的话,我来打前阵,兰冰壶本人就交给首座自己处理,你照应一下营地里的凡人,别让他们吓坏了。”

    沈昊的声音尽量温和一些,却没有减少其中的命令意味,慕行秋嗯了一声,脸上露出笑容。

    “你笑什么?”沈昊诧异地问,“我知道你有一柄强大的霜魂剑,可是……你今晚不想用吧?”

    “如果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再用。”慕行秋肯定地说,霜魂剑一共二十条枝形纹路,受损过半,几年过去都没有恢复,慕行秋宁愿一辈子不再使用里面的魂魄之力。他的笑是因为想起了小时候的往事,沈家二少爷从几岁起就在与他竞争,现在已经成为餐霞道士,还是没能从中解脱出来。

    沈昊庄重地嗯了一声,“我要让这些不自量力的散修瞧瞧。庞山即使失去了祖地,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慕行秋见识过散修的本事,对沈昊充满信心,“这群散修有点特别,小心他们用符箓,还有鱼龙阵,兰冰壶可能找不到太多听她指挥的散修,可是……”

    沈昊在慕行秋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放心吧,这几年我学了不少新法术。正好让你瞧瞧。”

    沈昊径直走到营地大门口,取出法器,准备迎战。

    慕行秋留在沈昊身后几十步远的地方,拿出了灯、烛、印、炉、镜、铃,前几样飘在空中,后两样握在手中,完全是配合沈昊的架势。

    在他身后不远,最大的帐篷里是公主等人,慕行秋可以通过传音香炉与杨清音对话。右手是一群卫兵装扮的符箓师。左手则是左流英的马车,周围孤零零的没有任何卫兵,他早有命令,不准任何凡人靠近。

    潘三爷和一群卫兵守在公主帐篷后面。整个营地里虽然人数不多,防守得却是极为严密,就连天上地下,也有专门的符箓师监视着。

    灯烛一切正常。还没有敌人出现的迹象,营地大门口的十几名士兵是城内提供的,对客人们的奇怪举动十分不解。却没人敢于开口询问。

    符箓师刘鼎走过来,身上的盔甲对他来说稍显肥大,走路姿势也不像真正的士兵,小心避开浮在空中的法器,眼中露出艳羡之色,然后小声说:“刚才那张符箓很不简单。”

    “龙宾会有内丹的人不只一个。”慕行秋重复潘三爷的那句话,在有明确证据之前,他不想怀疑自己的好朋友。

    “嗯,没错……可皇京龙宾会大概有七八位,十二诸侯国的分会总共不到三位,差不多都是老头子,近一年来加入龙宾会的只有——王子殿下。”

    “嗯。”

    “那张符明显是新手写出来的,我能看出来,符写得很好,是少见的圆满符,可是下笔过于端正,少了一点行云流水,王子殿下很聪明,从前又是道士,学习写符的速度会比一般人快得多,可是……”

    远处传来一阵丝竹之声,慕行秋打断刘鼎,“符箓的事情以后再说,今晚先对付外敌。”

    刘鼎点点头,临走又嘱咐一句,“一张送信符蕴含的法力都这么强大,战斗符只会更强,你们道士当然不怕,可还是要小心些。”

    刘鼎匆匆跑开,他在队伍中得隐藏身份,不能与符箓师站在一块,只能走到公主帐后去找潘三爷。

    营地大门口的士兵知道事情不对,但是职责所在,听到空中的乐声,一名军官不得不提气颤声发问:“什么人来此骚扰?不知道这是西介国公主殿下的宿营之地吗?”

    黑暗中一道火线斜斜飞来,直奔说话的军官,军官吓得呆住了,竟然不知躲避。

    沈昊紧握自己的破军如意,一块盾牌大小的石块迎向火线,火石相撞,各自纷飞,尚未落地就已消失,守门军官叫了一声“娘呀”,再也不敢逞强,带着手下士兵跑进营地,蹲在栅栏下面,抱着头,连看都不敢看。

    沈昊接下对方的法术,心中却是一震,这道火线虽然形态艳丽,却不像一般的散修法术那么华而不实,竟然与他的五行之土法术势均力敌。

    一名散修出现在远处的夜空中,只有道士和部分符箓师能看清他的样子,这人二十多岁,站在一朵莲花之上,右手一扬,发出第二道法术。

    慕行秋和沈昊都看得清清楚楚,这名散修用的是纸符。

    “我的好外甥,出来吧,见识一下姨母大人的新法术。”兰冰壶的声音在更远的地方响起。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