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九章 送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庞山一行人早早到了介河东岸,一辆无人驾驭的马车,密闭的车厢里坐着左流英。。。慕行秋骑着跳蚤,身后的背囊里装着秃子——他正通过孔隙向外张望,用自以为很小的声音问东问西。杨清音、沈昊和小蒿骑马,前两人更愿意御器飞行,可左流英留在地面,他们也只好接受凡人的束缚,小蒿倒不在意,专注地将浓密的马鬃编成一个个小辫子,乐此不疲,几乎不抬头。

    还有一匹马鞍鞯俱全,背上却没有人。

    “公主的架子真大,都快到中午了,她还没出城。”杨清音抬头看天,有点急躁,以她的脾气,向来是随性所至说走就走。

    “公主深受百姓爱戴,肯定是被人群堵在城内了。”沈昊随意猜道,平时总是热闹的桥西头如今空无一人,显然都进城去了。

    “慕将军不也深受爱戴吗?怎么没人送行?”杨清音撇嘴。

    慕行秋骑在麒麟背上颇为惹人注意,桥东有几个人在远处指指点点,但是没人敢上前,普通百姓对道士和灵兽都有一点畏惧。

    慕行秋伸手指向西北,“瞧,我就说咱们应该多准备一匹马。”

    小青桃飞来了,她一直说不去皇京,在最后一刻却又赶来,冷着脸落地,“谁也不准笑,也不准多问。”

    “咱们笑了吗?”杨清音嘴角上扬,努力控制笑意。

    “没有。”慕行秋和沈昊一块认真说道。

    公主的送亲队伍终于出城,将小青桃从尴尬中解救出来。

    公主的出嫁队伍一点也不华丽,只有百余人,大部分骑马,少数人乘车,没有表明喜庆的华丽旗帜,也没有成箱成捆的嫁妆,倒像是一支出征剿匪的小股军队。后面跟着无数的百姓。

    这是一次无声的送行,大家都希望公主留下,但也都知道不能耽误公主嫁人,只好多送一程。

    送亲车队已经过桥,百姓们还是不肯止步,车队停下,但公主已经不能公开露面,身着精美紫符军盔甲的潘三爷驶回桥头,拦住众人,“公主殿下永远都是西介国人。只要她还在,就一定会驱逐妖族收复故土,让大家都能回家!”

    将公主的誓言向后传递花了一点时间,人群中响起哭泣声,潘三爷又劝了一会才让送行的百姓调头回城。

    “凡人真是麻烦,他们的寿命那么短,居然还在无意义地浪费时间。”杨清音小声说,感到难以理解,她与父母最显亲密的时候。也只是目光在对方脸上多停留一小会,从来不会恋恋不舍。

    “不是每个凡人都有这种待遇。”慕行秋对公主非常敬佩,而且他很清楚,日后再与妖族开战。值得相信的人还是公主,而不是西介王。

    送亲队伍继续前进,庞山道士跟在队伍最后面,潘三爷向前追赶的时候向道士们微微点头。没有打招呼。

    介河东岸驻扎着数支军队,作为断流城的后备力量,一半是西介国和东介国人。另一半是黄符军,他们以另一种方式为公主送行:全体顶盔贯甲,士兵排列在道路两边,军官骑马,护在车队两边,一句也不多说,将车队护送到下一座军营的范围时调头回去。

    整整十里路,全是如此。

    连杨清音也不多说了,只有小蒿对此惊叹不已,“哇,公主好气派,真想见见她本人。”

    大符箓师梁世济也来送行了,就在最后一座军营的门口,他骑在马上,没有亲自致词,而是派一名将军过来说了几句客套话,潘三爷接待,车队没有停。

    庞山道士经过的时候,梁世济脸上露出微笑,微微点头,以右手触碰头上的九重冠,像是在致意,又像是一个很随意的动作。

    “看来他还没有接受教训。”沈昊小声说。

    慕行秋也微微点头,心想此番到了皇京,龙宾会不知会使出多少花招,可他也有点困惑,曲循规真敢向庞山道统挑战吗?庞山虽已衰落,是九大道统中最弱的一家,但对龙宾会来说,仍是一座踢不动的山。

    队伍进入无人地带,速度慢慢加快,再过一会,公主的队伍将使用符箓加速,道士们也会施法跟随,即使这样还是比飞行慢得多,从西介国到达皇京,至少需要二十天。

    路边突然响起一个焦急的声音,“请问慕将军在吗?”

    有人给予肯定的回答,路边于是又响起竹板的声音,有人唱了起来。

    庞山道士向前望去,一名瞎眼艺人站在路边,年纪不小,身形枯瘦,穿着破旧,一边打竹板,一边唱曲,正是那首被梁世济禁止的《将军行》,他大概知道队伍很快就会从身边经过,所以没有从头唱起,直接过度到最为激昂的一段:

    “……将军百战苦,我国守疆土;将军百战怒,我兵斩妖族;将军百战血,我民得欢悦;将军百战绝,我王得摘月……”

    队伍没有因此停下,快速从歌者面前驶过,慕行秋匆匆说了一声“谢谢”,杨清音却留在后面多听了一会,追上来说:“送你的人没有送公主的多。”

    慕行秋笑了一下,有黄符军和梁世济在,断流城里没有人敢于公开为慕将军送行。

    小蒿好奇地问:“慕将军就是你吗?”

    慕行秋点头。

    “你真打过‘百战’吗?”

    慕行秋摇头。

    “以后我能叫你慕将军吗?我觉得这个称呼比较有意思。”

    慕行秋叹口气,坚定地说:“不行。”

    第一天的行程结束之后,队伍还没有离开东介国“借”给西介国的那块领土,公主停宿在一座城池外面早已备好的营地里,受到极为热烈的欢迎,除了守城官员和西介国侨民,东介国百姓也对她颇为敬仰,纷纷拥到营地门口观望,向公主的马车磕头。

    公主是待嫁之身,不能见任何外人,全由潘三爷代为接洽,营地外面热闹了一会,待到城门快要关闭的时候,也就安静下来。

    庞山与妖族对峙数年,都已养成警惕的习惯,很自然地安排守夜,杨清音和小青桃一头一尾,沈昊和慕行秋值中间两班。

    慕行秋其实没睡,一直在存想,虽然一时半会不能升到餐霞境界,修行功夫还是不能落下,时间一到他就出帐替换沈昊,将装有秃子背囊留下。

    沈昊向慕行秋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回帐做存想功课。

    慕行秋点燃一截蜡烛,在营地里慢慢行走,当地提供的十名士兵守在营地门口,每次看见道士经过,都会努力挺直身体,驱赶浓重的睡意。

    慕行秋只好躲着他们,在几座帐篷之间走来走去,每隔一会就用超常听力检查一遍。只有一片高低起伏的呼噜声,左流英没有下车,他那里倒是毫无声息,若不是亲眼看到首座走进去,慕行秋会以为那是一辆空车。

    半个时辰之后,他听到轻微的脚步声,有人走出公主的帐篷,悄悄走向左流英的马车。

    慕行秋绕过帐篷,看到一名女子站在离马车十步远的地方,逡巡不进,痴望良久,轻轻叹息一声,转身往回走,几步之后她看见了慕行秋,没有害怕,反而露出欣喜的笑容,小声说:“好久不见啊,慕道士。”

    这是左流英从前的女侍曾拂,她没有道根,只是一名普通人,断流城之战结束之后,她对左流英的冷酷无情十分不满,自愿离开他,进宫服侍公主。虽然保养有道,岁月对她的影响还是存在,微笑时眼角的皱纹多了一些。

    “嗯,好久不见。我想首座并没有睡。”慕行秋说。

    曾拂摇摇头,“就算睡着,他也照样无所不知,所以……”她笑了笑,表示没必要向左流英通报,“真羡慕你们这些道士,瞧你,还跟几年前一样。我听说道士会不知不觉将容貌停留在自己最为心动的那一刻,看来是正确的。”

    慕行秋微微一愣,他听说过类似的说法,却从来没有特别在意,经曾拂提醒他才忽然发现,同样是道士,沈昊的容貌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成熟稳重,小青桃也脱去了一身稚气,可他没变,因为他的心还停留在芳芳碎丹的那一刻,杨清音也几乎没变……

    “没准他愿意见你。”慕行秋转移话题。

    曾拂笑着摇摇头,“希望你不要误解,我对首座的感情就像是女儿怀念父亲,你只看到我比首座更显老的时候,没见到我小时候围在他身边淘气的场景。呵呵,姐姐从前比我还要淘气,长大之后却比我稳重,更像首座的风格……”

    想到自愿在老祖峰殉难的另一名侍女,曾拂收起笑容,“我被首座收养时还只是婴儿,我不知道首座为什么选择将容貌停在十八九岁,而我,即使老到走不动步,满脸都是皱纹,我这里——”曾拂指着自己的心,“总是停在七八岁,我不小心摔倒的时候,首座会过来扶起我。”

    慕行秋心里一动,也许左流英的变化真的与曾拂有关……

    曾拂看着慕行秋若有所思的神色,笑了一声,“嘿,别联想了,也别太相信你对他的判断,比如这一次,他与公主同行绝不是为了我,而是保护公主的安全,早在一个月前就有传言说,皇京有人将要不惜代价阻止公主嫁入皇室。”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