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六章 幻术与禁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人敢再唱《将军行》,艺人们被吓住了,与断流城有关的任何曲子都不能碰,众人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在云梦仙身上。。。

    云梦仙深知大人物喜怒无常,这种时候哀求是没有用的,只得整顿心神,想了一首在皇京学会的曲子,也不管其他艺人会不会,自己先戚戚哀哀地唱起来。

    这是一首妻子月夜中怀念远征丈夫的曲子,从词到调都出自名家,云梦仙对此曲花费过不少心思,在砍头的威胁下,唱得更是凄婉动人。艺人当中有会这首曲子的,跟着小声哼唱,那些不会的人就只能张张嘴做个意思,生怕不小心破坏了曲调,所有人都跟着人头落地。

    可惜,不管曲子有多感人,也不管是否受到触动,在座的官员没有一个敢于为此落泪,他们都在观察梁世济的神情,只要这位大符箓师还是面无表情,他们甚至不会眨下眼睛。

    云梦仙声音有些发颤,满心希望这只是贵人们的一个无聊笑话,只想把艺人吓得屁滚尿流,最后大家哈哈一笑就过去了。

    慕行秋根本没在听曲,他望着城外的夕照湖,默默地接触周围的重重禁制。

    龙宾会也在发展,这些禁制并不比几年前更强大,却正好克制他的念心幻术。曲循规显然从几年前的经历中吸取不少经验,对符箓进行了改造。

    慕行秋将幻术提升到第三层,轻松感受到了阁子里众人的情绪,艺人的恐惧、官员的紧张都很清晰,唯有梁世济仍将自己保护得很好。

    幻境第三层只能放大那些明显的情绪,不能创造出新的情绪,大小官员的注意力都在梁世济身上,对云梦仙的曲子根本没听进去,自然也不会受到触动。

    梁世济微微一笑。起身也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的夕照湖,“听说湖底的黄铜是庞山法宝所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梁世济双手隐藏在袖子里,悄悄祭符,慕行秋发现周围的禁制更加强大了,于是将幻术提升到第四层,“嗯,我亲眼所见。”

    众人的情绪更清晰了,还有一些隐藏的情绪露出了苗头。但其中没有感动。慕行秋首先激起艺人们尤其是云梦仙的情感,让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唱腔里,而不是患得患失,然后他挑起官员心中原本就有的一点好奇,悄悄推动他们分些心思倾听曲子。

    这一轮交手,慕行秋胜了,十几名官员的目光仍然盯着梁世济,耳朵却不由自主地动了动,终于曲声入耳。都觉得云梦仙唱得的确不错,若是平时,值得一赞,但绝不至于落泪。现在这种情况下就更不会了。

    官员们的情绪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多了一份惋惜,惋惜一名才貌双全的艺人就要平白无故死在断流城。

    梁世济轻叹一声,倾身以左肘倚在窗栏上。脸上的笑容更多,右袖微微晃动,身为九重冠大符箓师。他祭符的速度极快,几乎不为外人察觉。

    正在施展幻术的慕行秋感受到了强大的阻力,众人的情绪正变得支离破碎,想要抓住其中任何一条都很困难。

    他有点佩服龙宾会了,竟然能在短短五六年之内就创造出专门针对念心幻术的符箓。

    慕行秋当年的幻术只有二三层,曲循规的经验仅限于此,当慕行秋增加法力之后,轻松就突破了强化之后的禁制。

    云梦仙已经进入状态,不再关心自己的人头待会是否落地,也不在意听者是否被感动,她完全将自己当成那名思念丈夫的妻子,衷肠无人可诉,只有面对清冷月夜生出种种想象。其他艺人随之沉浸其中,无论是哼唱还是附和,都变得默契合拍,好像事前演练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词是陈词,曲是旧曲,可是经过众艺人的演绎,平添了一股直达人心的感染力。

    至少三名官员感动了,但是没有落泪,如果连这点情绪都控制不住,他们也就不配当官了。

    梁世济回头看了一眼,“唱得不错,可惜我还是没见着眼泪。”

    过去的几年里,慕行秋一直主练的是务实幻术,但是幼魔走了,务虚幻术他也没有完全放弃,乱荆山藏有一些念心科的古籍,虽然内容散乱,慕行秋还是从中学会了几招技巧。幻术在重重禁制里像蛇一样灵活地爬行,避免直接交锋,而是寻找不起眼的漏洞,继续牢牢抓住人心中的情绪。

    又有几名官员被曲子打动,刚好过十,这就够了,虽然这点感动微不足道,第四层的念心幻术却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它们推到心碎的巅峰。

    为确保万无一失,慕行秋再将幻术提升到第五层,这是他能稳定施法的极限,若想施展第六、第七层幻术,就不能再保持镇定自若,而且也很控制幻术的效果。

    幻境每一层的力量由低到高也有一个明显的过度,慕行秋是在乱荆山读过大量古籍之后才明白这一点,并且学会了一些控制技巧,但只能用在幻境第五层以下。

    他的法力在慢慢增加,幻术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几名官员的眼眶湿润,离落泪不远了,但他们心中的抗拒力量也不弱,慕行秋可以强迫他们哭出来,只是免不了要对他们造成伤害。

    “最后一抹夕阳,好一幅如画美景!”梁世济突然直起身,右手在窗栏上重重一拍。

    凡人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重重禁制瞬时发生了变化,原本它们只是被动防御,现在却发起了主动进攻,仿佛一排排突然拥有了行动能力的树木,枝叶与虬根互相纠缠扭曲,将蜿蜒爬行的蛇紧紧困住。

    不仅如此,还有一部分禁制居然也有了挑拨人心的力量,虽然粗暴而直接,却也产生了一些效果,艺人们一气呵成的吟唱出现了不该有的波折,有人忘词,有人不恰当地抬高声音,云梦仙也不能独善其身。几次气息不畅,声调发生偏差。

    感人的力量没有了,官员们互相望了一眼,替这些人感到惋惜。

    龙宾会竟然还有这样的绝招,曲循规肯定非常忌惮慕行秋,专门针对他创造了许多新符箓,可他还是低估了念心幻术的力量。

    慕行秋瞬间将幻境第五层的力量全部发挥出来,被树木困住的蛇没有以硬碰硬,而是从嘴里吐出一条更小的蛇来,以闪电般的速度突破层层障碍。一口咬住了梁世济的骄傲情绪。

    梁世济本人甚至没有发觉,他挡住了对方的幻术,阻止感人力量进一步扩散,整首曲子已经没剩多少,他有理由感到骄傲,曾经羞辱过曲左辅的吸气道士,将在自己手里吃一个哑巴亏。

    慕行秋已经不在意阁子里的其他人,将幻术的全部力量都集中在梁世济身上,事实上。他悄悄将这位大符箓师完全控制住,只需一点点挑拨,梁世济甚至会当众宣布自己为神,然后从窗口直接跳出去。就为了证明自己无所不能。

    他的骄傲情绪太明显了,在念心幻术面前成为致命的漏洞。

    慕行秋就要动手,转眼又息了念头,他正要前往皇京替散修和刘鼎等人洗刷罪名。不应该在断流城就杀死一名龙宾会的大符箓师,而且他也不想这么早就显露自己的实力。

    可他也不能就让梁世济就这么取胜,他看得很清楚。这位相貌文雅的年轻人真的会杀死这群艺人,得给此人一个教训。

    云梦仙曲调已乱,官员们的感动也已烟消云散,慕行秋再想重新挑起相应的情绪,时间怕是已经不够了。

    他换了一种方法。

    于是艺人们唱得更乱了,云梦仙的嗓子尖细得像是夜里出来觅食的成群小鼠,其他艺人一通乱唱,琴师们一边瞎弹一边互相埋怨。

    梁世济疑惑地转过身,看着这群疯疯癫癫的艺人,不明白庞山道士在玩什么花样,居然推动自己祭出的符箓法术。

    艺人们一片混乱,越唱越离谱,先是黄符军统帅符皓笑了一声,紧接着他旁边的陈知味也笑了,随后所有官员都笑了,慕行秋就在这一刻抓住所有人的情绪,于是笑声渐渐变成哈哈大笑,前仰后合地大笑,官员们笑这群艺人死到临头还不认真,而且笑声不会得罪大符箓师,还是一种讨好与奉承,别人都笑,自己怎能不笑?

    梁世济脸上原本一直挂着微笑,这时慢慢严肃起来,但是官员们笑得太厉害了,已经注意不到他的神情,就连皇室子孙符皓也大为失态,拍着桌子大笑不已。

    云梦仙实在唱不下去了,满心惶恐地等待发落,她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受到了外来影响,还以为发挥不佳是被惊吓的结果。

    大笑变成狂笑,狂笑变成捂着肚子的哑笑,官员们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但就是止不住要笑。

    一名老琴师,做出了这辈子最为大胆的一次举动,指着众官,颤声说:“大人快瞧,他们落泪了。”

    正抬手擦拭眼角泪水的官员愣住了,立刻放下手臂,一时间仍无法收起笑容,脸颊上的几滴泪珠也更加明显。

    大符箓师梁世济的话还在众人耳边回响,“能让一半人落泪,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他可没说过“感动”两个字。

    这回到轮到十几名官员像是待宰的羔羊了,一个个脸色苍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挽回败局。

    梁世济的骄傲受到了沉重打击,那些官员一边笑一边还在看着自己,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在嘲笑自己的失败?梁世济怒火中烧,却无处宣泄,后退一步,靠在窗栏上,只觉得喉咙发甜,拼命才忍住那一口血。

    慕行秋拱手道:“夕照湖已无夕照,慕某人告辞了。”说罢召出霜魂剑的幻形,御剑飞出窗口,直奔庞山而去。

    阁子里一片寂静,一名瞎眼的艺人未受任何法术的影响,突然不顾一切地大叫:“慕将军,那就是慕将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