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中间的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默默地盯着桌面,听到慕行秋的问话才抬起头,神情冷淡。。

    “有什么可说的?你已经见过左流英了,他把你当成高等道士对待,你的想法自然也和高等道士一样,觉得抢夺神魂解救望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她又扫了一眼沈昊和小青桃,“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不用浪费口舌,他想参加就参加,他不想参加,说什么也没用。几年前咱们就该向妖族宣战,等到现在只会让更多的道士泄气。”

    小青桃垂下头不敢吱声,沈昊却只盯着慕行秋,“我要听你亲口说出决定。”

    慕行秋明白了,五年多的闭关修行,令他与庞山、与朋友之间出现了裂痕,罪魁祸首既不是情感隔阂,也不是意见矛盾,而是时间。沈昊他们走在一条迅速变化的时间线上,修行、授课、劝说其他低等道士,每天都在忙碌不停,他们付出了大量努力,已经不可能退缩。而他一直以来却沉浸在近乎停滞的时间之河里,他的记忆还与五年多以前的那个夜晚牢牢连在一起,想的是幼魔、神魂和魔劫。

    是留在自己的时间河里按部就班地前进,还是大步快跑追上其他人的时间?

    “我得考虑一下。”慕行秋不愿仓促做出决定,“我对许多事情还没有充分了解。”

    杨清音敲敲桌面,“你慢慢了解吧,我们先忙去了。”说罢起身离去。

    “欢迎你回到庞山。”沈昊也跟着走出饭厅。

    只剩下小青桃,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显得十分尴尬。

    “他俩的火气还真大,餐霞道士不是应该更……冷静一些吗?”慕行秋明白了原因,却不明白这结果。

    小青桃叹了口气,还是决定留下来,“小秋哥,你别生气。他们两个……压力太大了,尤其是杨清音,她一直为驱逐妖族而奔波,又特别爱多管闲事,为大良到处索要花草种子,受了不少白眼,替散修争取地位,得罪不少人。沈昊也是,只要一有空闲就去其他道统寻求支持,他又不是道门子弟。受到的冷落更多。你是大家的希望,毕竟你在断流城激励过许多人,即使那些没参战的道士也对你怀有敬意。所以我们以为你一回来事情就会发生转折……可能是我们太心急了。”

    慕行秋笑了笑,没说什么,“多管闲事”曾经是他的标签,现在竟然落在杨清音头上。

    小青桃起身告辞,“过两天咱们一块去看看大良吧。”

    慕行秋嗯了一声。这天夜里,他认真考虑了杨清音、沈昊等人的计划,发现自己很难认同。当初在断流城时庞山已无退路,西介国也只剩下这一处城池,所有人都是被迫无奈,不得不面对强敌浴血奋战。虽然最终取得了胜利,却也付出惨痛的代价。

    芳芳就死在断流城外,一想到她,慕行秋更觉得不能只凭一群低等道士发起反攻。他不仅不能同意这个计划,还要劝所有人再等等,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悲壮与一时气盛的主动送死是两码事。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不该冒险。

    慕行秋存想一个时辰之后,让自己睡着了。

    一连几天沈昊等人都没再出现,慕行秋每天都去禁秘塔练功,累得筯疲力尽才出来,然后从被监督者变成监督者,看着小蒿练拳。

    小蒿可不是那种专心修行的道士,只要慕行秋不在,她就偷懒,秃子也是一个失职的家伙,每天早晨都发誓要严厉督促小蒿,等慕行秋回来,却看到他跟小蒿互相追逐,玩得不亦乐乎。

    跳蚤也被带坏了,不顾自己雄壮的身躯和威严的相貌,竟然蹦蹦跳跳去咬小蒿丢出去的木棍。

    慕行秋只能摇头,给小蒿布置更多的练拳遍数。

    小蒿很听话,就是爱讲条件,“今天就练十遍吧,不行?那十五遍?非得三十遍?你给我做条鞭子吧,摆在一边让我看着也行……”

    重返庞山的第七天,没等到小青桃,慕行秋自行前去探望大良。不用怎么劝说,总是很粘人的秃子很痛快地就同意留在庞山,他刚与小蒿、跳蚤发明一种游戏,他不施法,小蒿把他抛出去,跳蚤要在他落地之前用嘴接住,正在兴头上对出门不感兴趣。

    看到三个家伙天天粘在一起,慕行秋竟然有点小小的嫉妒,叮嘱他们不要打扰道士们修行,离开台院,飞向沈园。

    沈休明不在沈园,他在断流城内另有住宅,今天正好回城,将儿子交给妻子照料,张香儿也得还给公主府,明天才能回来。

    慕行秋趁兴而来,不想就这么败兴而去,于是就在园子里闲逛,有些花农认得他,另一些见他一身道装,都表现得非常恭敬,愿意给他指路、介绍花草种类。

    直到傍晚慕行秋才向庞山飞去,半路上遇见了杨清音。

    杨清音停在一片林地的树梢上,只露出上半身,撮唇冲他吹了声口哨。

    虽然还是一句话没说,慕行秋却觉得今天的杨清音更像是记忆中的老娘。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自有办法,跟我走吧。”

    “我已经做出决定……”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杨清音降落数尺,在树丛中飞行,慕行秋只得紧紧跟在后面。

    两人一路向西飞行,杨清音特别小心,尽量贴近地面,在树林里或者山丘后面飞行,偶尔还会四处张望一眼,以防有人跟踪。

    慕行秋问她:“用得着这么小心吗,首座们不允许?”

    杨清音嘘了一声,没有做出回答。

    入夜之后,杨清音终于停下,两人这时已经飞出近百里,能够清楚地望见西方的不洁之气,那里是妖王漆无上的地盘。

    “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杨清音落地,“你愿意加入除妖联盟吗?”

    “只要还有更好的选择,我绝不愿意鼓动大家冒险,妖族没有了妖火之山,实力却没有完全耗尽,数百名低等道士即使能够打败妖兵,损失也会非常大。我的回答是不,而且我还要劝你们收手,高等道士并非不可说服,总得先试一下。”

    “你以为我们没试过吗?”杨清音又像从前那撇撇嘴,“算了,我能猜到你的回答,而且我们也不是马上就要进攻妖族,你有充足的时间继续考虑。我找你是为了另一件事,在庞山不好说,我不得不做场戏给他们看。”

    “做戏?给谁看?”慕行秋糊涂了。

    “哈哈,你不会也上当了吧,老娘是那种强人所难的性格吗?”杨清音开怀大笑,马上又压低声音。

    “你……”慕行秋虽然更糊涂了,心里却忽地轻松了许多,不由得笑了起来,“要我实话实说吗?”

    “你还是别回答了。”杨清音挥挥手,“有一群人你应该见见。”

    “什么人?”

    杨清音示意慕行秋跟自己走进丘陵地带,地上没有路,她却走得非常熟练,只凭树木和石块的位置就知道该往哪里走。

    “你留在乱荆山练功的时候,这边发生了许多事情。”杨清音边走边解释,“先说凡人那边,黄符军夺走了所有功劳,班师回朝,受到重奖,那个大符箓师,因为这一仗而权倾朝野。”

    “曲循规?”

    “就是他。咱们那位聪明的公主对此无能为力,甚至还写了一封奏章,将黄符军表扬得天下无敌。”

    慕行秋默默地听着。

    “然后再说道统这边,你也听说了,八家道统商量了好几年,最后制定出来的计划是要抢夺神魂,好像还觉得这是神机妙算似的,其实骨子里都想当领袖,却都不想带头开战,就连庞山也是一样。人人都怕道统毁在自己手里,申继先等人甚至跟漆无上谈判,划出了一条无人地带,就是周围这片丘陵。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望山身上,那里有许多高等道士,还有祖师本人,不管他的做法有多奇怪,祖师毕竟是名正言顺的道统领袖。”

    慕行秋只是点头,还是没明白杨清音想说什么。

    杨清音突然止步,对着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小丘左右打量,“凡人一团乱麻,道统犹豫不决,中间的人可就倒霉了。”

    “中间的人?”

    杨清音继续前行,山丘脚边的一小片灌木丛自动闪开,露出一个黑黢黢的洞口,她毫不犹豫地往里走,慕行秋紧随其后。

    洞口关闭,洞里亮起了火光。通道倾斜向下,拐了几个弯,到达一座极为高大的洞穴,能容纳数百人也不显拥挤。

    “中间的人就是那些普通的符箓师和散修。”

    杨清音拍拍手,洞壁上显现密密麻麻的小门,从里面陆续走出二百多人,慕行秋认得其中一些,有西介国符箓师刘鼎,还有散修欧阳槊,但他的师父洪福天不在,还有连海山的散修,包括那位护法大司马陈观火。

    慕行秋惊讶不已,刘鼎、欧阳槊等人都是守卫断流城的大功臣,何以流落至此?陈观火等散修不在连海山接受兰冰壶的保护,跑来这里做什么?

    “你可以不参加除妖联盟,道士总有办法保护自己,但你不能不管他们。”杨清音指着众人。

    刘鼎几步走过来,神情颇为激动,“慕将军,终于等到你了,龙宾会正在酝酿一场大祸,你一定要阻止他们。”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