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章 道统的决定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年多的时间里,道统发生了许多事情,都是沈休明无从得知、乱荆山道士也没有告诉慕行秋的。。。

    道士们最关心的不是蓬勃兴起的妖族,也不是流离失所的庞山,而是封闭至今的望山,那里不只有当代祖师,还有各家道统的大批高等道士,自从包括申继先在内的少量道士成功逃脱之后,望山再也没有传出任何消息。

    道统先后组建了不下十次使者队伍,从各个方向进发,却没有一支能够靠近望山,不是被含有大量不洁之气的冰雪拦住,就是遇见埋伏的妖族,各家道统忙于自保,都不肯派出最强大的道士,打不过信心倍增的妖族。

    接下来就是旷日持久的谈判,光是确定谈判地点就耗去一年的时间,经历过乱荆山风如晦之乱,在任何一家道统聚会都成为危险的事情,皇京最后成为唯一的选择。

    数年的拖延与拉锯之后,八家道统终于明确一件事:必须先弄清望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将困在那里的大量高等道士解救出来,。

    即使是庞山也同意这一点,重建庞山、夺回祖地是一项极为长远的任务,如果能迎回各科的高等道士,将会事半功倍,不至于连选一位注神境界的宗师都这么困难。

    道统不得不对最差的局面做好准备,那就是高等道士全部死亡,镇魔种也已失效,道士们将要直接面对大批魔种的直接进攻。由于没有服日芒道士,道统最为强大的几件镇山之宝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于是风如晦当年的冒险行为又被大家想了起来。

    风如晦试图以司命鼎控制其他道士,当然是大错特错,她被关进拔魔洞实属罪有应得,可她的手段却值得借鉴,司命鼎在封堵虚空的功效方面远远比不上镇魔钟,但是与神魂配合。却是一件强大至极的武器,能够弥补道统力量的缺失。

    与神魂结合的真幻就这样进入道士们的视野。

    道统之所以迄今仍未展开实质行动,是因为有许多事情要提前谈妥:首先得在一件事上取得共识,神魂和司命鼎不能再归一名道士所有;其次,乱荆山动用司命鼎,该得到哪些好处?最后,夺得神魂的道士又该如何奖赏?

    高等道士们不紧不慢,一项一项地争论,最终达成完整的协议,各家道统摩拳擦掌。准备开始追捕真幻、夺得神魂了。

    左流英的语气不冷不热,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态度,期间取出数件法器,摆在面前,对慕行秋进行全面检测,“你没有度劫,还是吸气七重。”

    “嗯,我没有度劫。”慕行秋正为此感到纳闷,自己只是吸气道士。按惯例是没有资格参与道统大事的,一向守口如瓶的左流英为何如此坦诚相待?

    度劫这种事情无需解释,度不过去就是度不过去,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左流英默默地收起法器。同样没有表现出态度,过了一会才说:“可你的幻境到了第七层。”

    “没错。”

    “你发现这里面的问题了吗?”

    即使对左流英已经很熟悉,站在他面前,慕行秋仍会生出一丝紧张。就像是小时候他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却不得不接受秦先生的检查一样。

    “缺少强大内丹的支撑,我的幻境不太稳定,明明已经达到第七层。偶尔却会突然降到第三四层,我真正能稳定下来的是第五层。”

    “一次‘偶尔’就会让你丧命。”

    “我明白。”

    关于修行,左流英没再多说什么,他又托起那片生有文字的叶子,“你的看法是什么?”

    慕行秋更加紧张了,左流英似乎在把他当成高等道士对待,可紧张也带来一丝兴奋与骄傲,他认真地寻思了一小会,“一种可能是真幻施法,她进不去拔魔洞,想要我帮忙。另一种可能是某家道统想利用我引出真幻,所以不希望我留在乱荆山闭关苦修。”

    “如果是后一种可能的话,出主意的人对你和真幻非常了解,甚至知道一名凡人是你的朋友。”左流英说到“朋友”两个字时,腔调略有变化,他连道统内的朋友都没有,更不用说他向来厌恶的凡人。

    在禁秘科首座的眼里,只是开窍、通关的弟子仍是凡人。

    “那就只剩下牙山申忌夷和乱荆山的孙玉露,这两人都有机会了解我的过去。”

    “你忘了最重要的一个可疑对象。”左流英提醒道,像一名耐心而严厉的师父。

    “庞山?”

    的确,庞山道统内部了解慕行秋的道士更多一些,在沈园弄出一些带字花草也更方便,但这也是慕行秋最不愿意考虑的方向。

    “夺得神魂的道士将得到丰厚的奖励,可以随时随意使用各家道统的镇山之宝,如果他能升到服月芒境界,还将自动成为下一代祖师。你要知道,祖师不只是名义上的好处,还能得到各家道统按时按量供奉的宝物。正因为如此,方寻墨不顾祖师身份封闭望山,才显得特别不可理喻。也因为如此,会有许多道士生出跟风如晦一样的野心。”

    “我明白了,从此以后,我会警惕一切人。首座,你支持道统的这个决定吗?”

    “不要问我没有意义的问题,无论我支持与否,八家道统已经共同做出决定,任何人的看法都已不再重要,我要做的事情跟别的道士一样,抢在所有人之前夺得神魂。如果你需要时间犹豫不决以安尉自己对真幻的感情,我可以等一会。明天过来找我,咱们接着谈。”

    “不用等明天。”慕行秋心里明白,庞山尚且无力反对的事情,他更没有办法,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让别人夺走神魂。他总有一种感觉,真幻早晚有一天会将神魂还回来,在别的道士手中,神魂却将会永远和芳芳的魂魄分离。

    “真幻和神魂分开不会有危险吧?”他问。

    “不会比她拥有神魂更危险。”左流英看了慕行秋一眼,“这个月底。咱们要去皇京,与西介国公主同路。”

    “去皇京做什么?”慕行秋又惊讶了一次。

    “参加每年一度的道统谈判,在那里你会得到更多消息,或许能找出谁是写字之人。”

    “或许写字的就是真幻。”

    “那一切就都简单多了,她会来找你,咱们会将她抓住。”

    慕行秋后退一步,紧张过后,他开始尝试着以平等的身份考虑事情,“为什么是‘咱们’?我自己不能接触真幻吗?”

    “五年前你也见到了,真幻能够轻易击败星落境界的风如晦。所以你要是注神道士,完全可以独立行动,我甚至会推荐你参选庞山宗师,可惜你只是吸气道士,空有一身不可靠的念心幻术。而我伤势未愈,需要一名帮手。你我两人正好可以互补。”

    “你能帮助我稳定幻术?”

    “从明天开始,你每天抽出一个时辰来我这里,在月底之前,咱们得找出一个解决办法。不仅能够活擒真幻,还能挡住其他道士的竞争。”

    左流英垂下目光,表示谈话已经结束。

    慕行秋向楼梯口走去,突然转身问道:“你已经夺回养神峰。为什么还要开口说话?”

    左流英抬起目光,“因为我犯下的错误还没有完全弥补。”

    慕行秋施礼退出。

    小蒿、秃子和跳蚤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年轻的引路道士,带他去见代理宗师申继先。

    在物祖堂门口。引路道士的任务到此结束,向慕行秋施以道统之礼,“五年前我就在养神峰里修行。谢谢你,没让我落入申庚手里,他是个疯子,迟早会将我们全都杀死。”

    慕行秋笑笑,没说什么。

    申继先向来不注重相貌,仅仅五年多,他的须发更白了,脸上也多出几条皱纹,一看见慕行秋就走过来打招呼,比左流英热情多了,“慕行秋,庞山的大功臣,终于回来了。”

    申继先召见慕行秋的原因非常简单,他以代理宗师的名义同意念心科招收乱荆山的段采蒿为弟子,“庞山急需合格的新弟子啊,除了五行科,其它各科缺人缺得厉害,像阴阴科,空有其名,一个弟子也没有,你若是能将念心建立起来,又是奇功一件。”

    “我只希望不会重蹈覆辙,惹怒各家道统,以至念心科又被斩草除根。”

    “哈哈,不会不会……”

    申继先虽然热情,却没有跟慕行道谈论太实际的事情,很快就示意交谈结束。

    慕行秋告辞,另有一名道士向他指明了住处,他独自前去寻找居所。

    小蒿、秃子和跳蚤先到了,正在门口玩耍,小蒿已经知道了结果,拍拍手上的尘土,起身问:“我什么时候开始修行念心幻术啊?”

    “明天。”

    慕行秋进到分配给自己的屋子里,虽然是陌生的地方,眼前的一切却分外眼熟,屋子布置得跟老庞山一模一样,连床下的藤箱都没有变,里面装着两套全新的道装和一些杂物。

    又回到庞山了,慕行秋坐在床边,生出一点小小的感慨,然后纳闷一件事,自己的朋友呢?杨清音、沈昊、小青桃,为什么还没出现?

    小蒿又一次发挥不请自入的本事,推门进来,脸上还带着脏痕,“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嗯?”

    “念心弟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蒿将沈园花叶上的字背了一遍,歪着头说:“这不是在说我吧?我也是念心弟子啊。”

    “你直到今天才算是念心弟子,这些文字从去年夏天就有了。”

    “是啊,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听上去特别耳熟,好像……好像之前有人对我说过似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